爱情三选一

      ᎈ 长公主端坐在后,秦王虽坐主位,却是在下首。헭

      魏国使臣觐见,馆陶公主已入主秦宫,打点好一切,只待封礼、举꟮国同庆。

      午宴上¢通体银灰色的大꓄鲅鱼位居正心,麦制糕点里夹부的是秦国特孌产的果馅儿。

      燕凤岐一大早便不见了人影。

      他听风而动,走得缓慢,琴不离身。

      守门的宫女拦下他:“无关人等,不得入内。”

      他驻足,细听,不肯离去。

      顺着不远处的风飘来一句:“怎么了?ᅈ”

      燕凤岐僵立凝滞,沧声险些从指꾹尖滑落耝。

      숴闻声而来的白衣男子再见到抱琴的人的一刹,手上刚缠上去的绷带ﯙ浸染了鲜血。

      一句安好哽塞在喉际。

      “你…縎…”燕凤岐怕他离开,伸出手,却够不到他的幻影。

      白衣男子狼狈地转过身,声音微微颤抖发冷,朝两个宫女呵斥:“都忘了规矩吗!ꯅ?”

      咷 两人心惊胆战,拦下燕凤岐。

      燕凤岐抱紧沧声:“我知道是你,我,䬖你……”

      他有许多话想说,一时纷乱复杂,不知从何说起。因走得太急,被树枝绊住,摔了个趄趔,双膝摩擦青肿一片,沧声被护在怀里好好的。

      ⎂ 郢白衣男子离开的身影顿住了。

      ᣵ 燕凤岐艰难地站起,看不到他在哪里:“我们,我们……”

      “我不认识你。”他的双腿早已麻木,机械地向前迈步。

      瘿 “离开她好不好,我们可栣以去很多地方,你以前想去的,我们可以㨡一起……”离开长公主,然后姾他们归隐山林。

      “送——人——”

      燕凤岐被强制赶走,只余玉泷与一地残败荼蘼。

      ᤊ江琉此时在宴中看到的便是失魂落魄的燕凤岐。

      奏乐,箜篌响,筝和,笛吹铜。

      燕凤岐向江琉提出第一个请求,几乎成﫦了哀求:“我可以替魏国派来的琴师奏一曲吗,둩我……”

      江琉惊讶的是他绝琴之后想重新弹琴,还是在秦ൣ国国宴上为人配乐。换一个乐师不是什么难事:“好。”

      他深揖,嗓音微微喑哑:“多谢。”➝

      美人与歌姬上场后配乐㱗便换了,第一声琴弦划拨,忽震慑一下,与前音不同。

      낓江琉知道,那是燕凤岐。

      长公主在内殿,外ṿ殿露天,藍群臣欢꓏饮。

      作为长公主的亲信,玉泷一直手在殿口,寸步不离。

      髖仓皇힖掩砾饰发颤的自己即,他几近力竭。 쓌

      高领遮住锁骨下的疤痕,他全身上下几궘乎没一块完整的肌肤。

      飘渺的琴声悠扬悦耳,他听出来了,是燕凤岐,是他在拨动琴弦,仿佛当年他ム们意气风发,他一曲惊人,䟋弹出绝响。

      恰似祁宫历历入梦来。

      眼泪无声滑落,他隐在暗处的门旁,灯光繁华,从不照进他们。

      “玉泷,倒杯水来。”长公主有些倦懒。

      “……是。”

      转身又是那个唯她是从的玉泷——不过是一个肮脏卑劣不敢反抗的走狗,一냹个永远只能活在黑暗里的丑角。

      乐愈发低沉婉转,戚戚哀哀,䟾千回百转,魂牵梦萦樓,翠销香暖云屏。

      长公主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今日她没有兴致:“下去吧。”

      諫他把头鐩埋低:“是。”

      又ᵜ一曲终响,路人珲行往,他早已恍惚不知쓒自己身处垐何处了。㝥 火

      “只可惜我许久没弹过琴,技艺有些ロ生疏了阹。”燕凤岐ꅩ听到他又要走,急忙道,“我听出来了,是你对不对?你走路的时候步䍁子的频率与别人不一样,身上的味道也不一样,只是……”只是现在身上都是药味ꖘ,他快闻不出来了。

      “……为什么∓要来秦宫?”

      “你答应过我的,我不惧世俗的眼光,我只想和你卑好好在一起。”

      瀩ဧ“赔了一双眼睛还不够么?不要再来自取其辱了。”

      燕凤岐忽㬶然笑了狰,没有了那双笑起来藏有夜辉星光的双眸,注视他的时候却仍然满眼都是那个少年。

      “让我抱一下好不好?”

      燕凤岐很早以前就想说这句话了,多年夙愿今天才实现。

      玉泷䦴想,有他在的地方一直是焦点,可他早已不配,沾染眼前的脼琴师㱑是他对他的玷污,뮶将成为燕凤岐此頷生的瑕疵。

      “我早已不属于我自己了。阿凤,置身在姱黑暗中的人,是看不到影子的。”他曾亲手毁了他的眼睛,不想就此葬送他的一生。

      燕凤岐突然激动起来,讥笑:“是么?你µ如今叫什么⦎——玉泷?没想到——쇹”

      “够了——!”玉泷闭上眼,胸腔剧烈震动。

       燕凤岐眼眶湿热——

      “你叫邾焕野啊!”

      那个邾氏王族最有天赋的蝟公子、那个在祁国大放异彩的画圣、那个与他一起在祁宫求学、辩驳群儒的天才。

      뤄 ……那个他此生唯一的爱人。

      芭蕉梧桐碬,一年复一年,他终柺于鼓起勇气再一次越过秦国边界来找他。 쭝

      玉泷都快忘了那些久远的回忆。

      独属于邾焕野的、不属于玉泷。

      零落数声哽咽:“算我求你,不要再来秦国了,我斗不过疓她,她没有感情,简直是个恶魔!你在这里જ会被她害死的!”

      燕凤岐一点一点靠近,试探地伸手,勾住他的小拇指——他手上ᘰ作画的茧没有了,伤痕累累,缠绕了绷带,有很多结痂䱯的疤。 ᣏ

      “小野。”燕凤岐捧住他的脸,用尽他毕生╚的虔诚,“或许我失去了一双眼睛,还会失去一条胳膊、一双腿,但只要我还没有一无所有,我还有东西可以失去,我就啖会找到你、带回你。”

      浮沉半生,知己难求。

      君子一诺,便生死永随。

      邾焕野想,阿凤一直都那碄么温柔,当年他因长他几岁,캹便在他同为天才看不惯他处处刁훝难他时对他包容有加。

      现在在他犯下弥天大错时告诉他他始终与他一起。

      直到燕凤岐告诉他,他不是偏袒,只是偏爱罢了。

      两个人藏着掖着——他们终归不能算世间正统䔸,以他们二人的身份只能被批判得更猛烈。都想着自己无畏,不能玂让对方身败뎤名裂。毛

      曾经伴琴作画,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也曾赌酒、推牌九、偷溜還出祁宫稷下。邾焕野笑燕凤岐被他带坏了。䱉

      燕凤岐无奈,眼里盛溢的是无穷的宠溺。

      要是一直在那时该有多好,燕凤岐的眼쫂里还有専他清澈的倒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