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在线观看

      就在褚玉感到疑惑不解,正在思考之际,忽然,棺材中传出一阵大笑,这时只见那个死人活过来了。这一突然变故,顿时将众人逗得一阵捧腹大笑。面对如此情形,那些山民们全都面露尴尬之色,不由一番面面相觑,显得十分意外吃惊。

      如此突然变故,如此滑稽的一幕正是钟牡丹所为。刚才,褚玉正在四处张望之际,钟牡丹挤到了棺材旁。她见那棺材中那人好像是假死之象,便用手摸了一下对方身体,那“死人”便笑了起来,而且还笑得无法自制。那假死人大笑一阵后,钟牡丹便将手移离了对方身体,对方随即就停㫫止了大笑,走出了棺材,满脸尽显尴尬愤怒之色。

      直到此时,大家全都彻底明白了真相,知道这些山民确实是헦在敲诈勒索对方。

      褚喳玉见到如此情形,虽然也跟着大家一样,忍俊不禁笑了起来,然而他内心更多的是一番感慨——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这几人竟然会干出如此龌龊之事,简直让人难以理解,不可思议。——记得这四人当时在隔壁桌上闲谈期间,他们所讲之言无不显得浩然正气、大义凛然、嫉恶如仇。自己当时听了,都被他们的一身正气所打动,没想ₕ他们竟然是如此口是心非,如此虚伪不堪,如此娥装模作样憐。——哎!看来以后,我还是别再一味相信江湖上那些뱁说豪言壮语之人,说不定就是个既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之辈……”

      钟牡丹替云鹤山庄的马车队解围之后,对方领头便来到了钟牡丹面前,“多谢姑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替大家㲑解围了!局否则,我们不仅会被他们敲诈勒索,更会坏了我们云鹤山庄的名声。在下还请问姑娘的尊姓大名?”

      든 “槸大家不必客气!我并非故意在帮你们,而是不愿见到有人枉死了。刚才,你们因为误会而在吵架之时,我无意中见他嘴巴好庽像蠕动了一下,于是才来到棺材旁,伸手去探测他的身体,我想探测一下他땓有无体温。我担心他是一时昏迷,并没有死,万一棺材盖被钉上了,那他岂不就被活活憋死戧在棺材里了ᓂ。只是我没想到当我手伸鞫到他腋窝下时,却出乎意料地将他给挠痒醒过来了。大家줂误会是小事,如果枉死了一个人,那可就变成大事了。”钟牡丹此话更像是在对那些所谓山民在说。

      在钟牡丹讲此话之℮前,大家都认为㏎那“死人”发笑原因是她点了褚对方笑穴,后来又替对方解了穴道,于是那人才止住了笑。这时,大家才终于知道了他突然发笑的真相。

      钟牡丹如此腝一说,那些䜤山民随即就没再围困马车了,只是那个装死之人时不时向钟牡丹透来蝺憎恨眼神,而钟牡丹却假装视而不见。

      “虽然姑娘是无意中㥫帮了我们的大忙,但此番大恩大德我们还是该当回报ఉ,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望姑娘몞笑纳。”这领头话音一毕,便从身上拿出一些碎银,递给钟牡丹。钟牡丹犹溔豫片刻之后,也没有推辞,便将碎银收下了。

      “那本姑娘就却몵之不恭,多ﶕ谢了!——我想说句公道话,本来最该酬谢的是他们而不是你们,如果不是我无意中将他挠痒醒了,那棺材읮万一被盖上了,他可就枉死在棺材里了。一条人命可不是用䡗多少钱就能买得到的啊——”钟牡丹道。

      钟牡丹此言一出,众人一阵欢笑,大家都知道她是故意在讽刺那些山民,而那些所谓的山民一瀴听,全都面露尴尬之密色。这时,刚才那装死ꀙ之人开始言话了——

      繉 “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只是我们这些山民都是一介平民,经常都食不果腹,身上怎会有钱财。姑娘若是不嫌弃我们山里人穷的话,可到我家里去做两天客,我们也好以表寸心,感谢姑娘。”

      “本姑娘还要赶路,就不去你们家了。我认为大家的误会既然已解开了,你们还是就此꧴散了吧,别挡住别人的去路了。”钟ầ牡丹道。

      那些山࿱民一番面面相觑后,就抬着空棺材离去了。这时,众人见危机已被化解,也都䃬相继散去。

      此时此刻,褚玉内心对钟牡丹又是一番蘄刮目相看,“没想到她不仅聪明如师姐,而且胆识也能比得上师姐。既为不怕鬼事,也不怕人ﻤ事。——哎!只塀可惜她没有师姐那么好的命……”

      那群山民离去后,钟牡丹便回到了褚玉旁边。先前,褚玉还在思考要不要跟自己的师兄弟打声招呼。后来,他思考了一阵,就放弃了那个ꨚ想法。他心想,自己跟对方虽然是同门师兄弟,但大家ڎ还不曾相见过,如果贸然前去打招呼,说不定会将自己当成是个江湖骗子。最后,他就与钟牡丹继续赶路了。

      二人走出众人视线后,褚玉开始不停大肆赞誉钟牡丹,赞扬她的胆识和机智。当然,在这些日子里,褚玉早已领教过钟牡丹的聪明机智。钟牡丹所言之话,虽然时常让褚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能感觉到对方柔㈲中带钢、锦里藏针,能把控说话的主动权,还时常让褚玉尴尬得无言以对。钟슗牡丹对于褚玉的赞扬,大多只是微微一笑,뵐没有太多答话。

      샒 褚玉跟钟牡丹刚认识那段时间,特别是二人在被女鬼追杀期间,钟牡丹的话相对要多一些,也显得很活跃。但到了后来,钟牡丹岌越来越显得心事重重。经过这些日子相处,褚玉总感觉钟牡丹跁很神秘,有些怪怪的,但他却漌又不知ᛚ神秘在何处,他现在已无法琢磨透钟牡丹的内心和性格。只是他越来越觉得钟牡丹在话少时,还有偶尔对他说话隐显锋芒时,对方性格十分像施馨卉,当然,对方抿嘴而笑的习惯也像施馨卉。然而,每当钟牡丹心情好,话多时,她讲出来的话时常能使他忍俊不禁发笑,甚至会捧腹怀大笑,这一点却跟施馨卉性格又完全不像,因为他在൨与施馨卉相处的那些天里,施馨卉还从未讲过令他发笑的言语。 縪

      一路上㽒,褚玉见钟牡丹话少了,慢慢地,他便没有兴趣继续言说下去,大家一阵沉默过后,钟牡丹突然开口,打破了彼此间的沉默——

      “褚公子,你怎么不说耇话了?你不৽说话,感觉好闷呀。”

      “钟姑娘,我越来越觉得你有些怪怪的,好像心㿤事特别多。当你心事多的时候,那种感觉十分像我师姐。”褚玉道。

      “你不是早就说过我像你师姐了么?”钟牡丹道。

      上次,二人遭遇女鬼追杀,躲在云遁中的地坑中时,褚玉曾说过。

      “可捊我现在觉得越来越像呀。”褚玉道。

      “褚公子出来这么久了,你想你的师姐吗?”钟牡丹道。

      ᨅ 钟牡丹说话时常不按套路出牌,褚玉早已习惯,于是他对钟牡丹没有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下去,并不感到意外。

      “钟姑娘为什么不喜欢按常理问话呢?”褚玉道。

      柦 “褚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钟牡丹道。

      “我都谈论过我师姐䖞好多次了。按常理讲,你应该对我师姐感到好奇呀,诸如ޝ会先问一些我师姐是谁;她长得什么样;你跟他关系如何等等问题。而你一出口相ᵆ问就直廎入主题,让人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褚玉笑道。

      褚玉此话虽然是玩笑之言,但也넷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릔答对方刚뺸才之问而用的“缓兵之计”。

      其实,褚玉㭲内心一直都十分想念施馨卉,他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他觉得自己现在连一只癞蛤蟆都不如,因为既没武功,又无钱财,更没家势地㼨位,而对方却是只白天鹅。所以他不敢回话说犯自己想念对方,然而,他觉得不道出心中实话,却又是违心之言,于是他才先给钟牡丹开了这个玩笑,以便自己再想想该如何作答。

      “我对遖别人不好奇,干嘛要问那些。褚公子不愿意说,那就算了——”钟牡丹亦笑道。

      钟牡丹话到此处,二人身后突然追来几人,打断了他俩的闲輱谈。他俩回头一看,发现来者竟然是先前那些所谓的山民,其中还有褚玉ꦊ所熟悉的那四个人。

      众人追上来后,迅速就将他俩包围起来。先前那个在棺材中装死之人,愤恨道:“你这个丑娘们!今天,你不仅让我们出丑⼵殆尽,还瀉坏了我们的好事,如果不宰了你们,就难解老子心头之恨!竱”

      对方言罢,便带头拔剑出ꄥ鞘,准备即刻杀了他俩。褚玉猛见如此情形,不由感到十分紧张。

      “这次完了——完了!我自己死了,찉倒也无所谓。如果没有替꽹杨樱花找到她的老情人,那师姐可就有危险了。施庄主又不知道师姐的下落。我这一死,可就要成千古㜧罪人了呀。”褚玉心中急道。

      褚玉在这危急时刻,他并非没想到钟牡丹跟自己一样危险,也并非不怜悯她,他只䖢是首先想到了施馨卉,其䒻次才是钟牡丹而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众人身后一声喝道:“住手!你们这几个畜生,非但不知感恩图报,反而还要恩将仇报,为非作歹,滥ꠀ杀无辜。”

      ⇋  众人一听,都暂且收起剑,好奇地回望身后来人。原来,这来者正是褚玉先前所见的那对行为怪异的夫妇。这对夫妇迅速赶到验了众人面前,驻足下来。

      这时,这对夫妇没有立即说眼前“正事”,他俩在众目睽睽之縅下,相互拥抱亲吻了一番,然后又含情脉脉、依依不舍地放开彼此。他俩如此不伦不类之举,顿时惊傻了⣨众人,大家不仅看得全身直起鸡皮疙瘩,而且还有想吐的感觉。众人之所以是如此心理,是因为这对夫妇的年龄已是中老年,所以看上去甚是别扭,甚是滑稽恶心。

      “刚才,你们在搞讹诈之际,撒这位姑娘识破了你们的把戏,但为了让你们有台阶下,没有当面揭穿你们,这已经对你们够仁义了。你们非但不懂得感恩,反而还要赶尽뇳杀绝,简直是岂有此理!蕘”妇人训斥道。

      “我呸!你쇒们这对不知羞耻的老狗ᬖ男女,居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下流、淫荡之举,简直ୂ就是恬不知耻、伤风败俗、淫乱不堪......”人群中有人争锋相对,率先骂出此话。

      此人带头辱骂之后,众人便开始七嘴八舌辱骂这对夫妇。大家越骂越难听,越骂越露ṿ骨,几乎用尽了所有低俗市井之语。

      众人虽然骂得如此难听,然而,这对夫妇却对其置若罔闻,不削一顾。在众人辱骂之际,他俩不仅手拉着手,而俸且还说起了肉麻话语。

      “巫山哥哥,刚才你那个吻,吻得太轻了,好似蜻蜓点水一般,我都没뎺什么感觉呢。”

      “云雨妹妹,对不起!我还以为你这次喜欢这种轻吻呢,所以就没餻有用䋉劲,我这就给你补上。”

      男人话到此处,立即凑嘴上去,准备再次亲吻对方。那妇人用手挡住了他的嘴。

      祳“巫山哥哥,先别!还是等晚上加倍给我补上吧。”

      众人听了他俩此番对话,便知道了这对夫妇之名,男的叫巫山,女的叫云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