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十三妹

      在场只有棠生的化妆师和黄音有些不明所以, 有些茫然地看突然沉默的众。

      “我警来应付他。”叶清竹潱捏捏⍛眉心,“刚好我晚上的戏不多。”

      “᣽……注意安全。”

      傅生微蹙的眉头慢慢放松,他捏了捏须瓷的手:“今天别离开我视线。”

      ⌢须瓷小说了句好。

      ₗ“第十八场熐一镜一次action!”

      【一个通体雪的鸽冲师禾飞来, 他轻轻놇抬起手, 弓五指, 鸽便稳稳落在上面, 亲昵地蹭蹭他脸颊。

      “没想到, 国师大除了招喜爱,就连动物也未能幸免。”

      戥 洛煌今日穿得随意, 淡紫『色』的外纱轻飘飘地披在肩上, 从容地看师禾的背影。

      师禾淡道:“万뀒物有灵。”

      他是修仙⮗之, 即便经封了修为,但上依然自带棒瑞气, 自然深受世间灵物喜爱。

      洛煌쇁轻笑,和师禾并列在巨树下,랉突然道:“我襄国倾城女千万,国师可曾有娶妻的想法?”

      慕襄坐在高高的树枝上,半靠主干,眸『色』冷然地望下方两。

      他突兀开口:“国师乃一国之师,自然不可误于儿女情长。”

      他的突然出并没有让Ȇ下面两感到惊讶,洛煌⸼是习武之, 自然쀘早就树上有,师禾自不用多说,即便没有灵力, 他也依然比常对气息更为敏感。

       滙师禾没有理会慕襄,只是淡漠地回了洛煌一句:“不曾。”

      “是吗?”

      洛煌微微扬起眉梢,回的是慕襄的话, 看的却是师禾:“那正巧,王也心系天下,和国师恰恰相配,若能订了终生,那也是良缘一桩。”】

      须瓷迎来了今天的第一场ng,傅生回放记录微微皱眉:“曤须瓷眼神不够,酝酿一下重来一ܷ遍。”

      总傅生拍戏的时候向来是公事֞公办,直呼大名,对比ⰽ平时的态度就会显得有点凶。

      众都⸀悄悄打量须瓷的神『色』,看他的反应。

      那边傅生被编剧叫到一边,讨论剧的改动题,풏江辉走来他讲戏:“眼神味道太淡了,因为前世种种,对她其实有杀意的……”

      ꯩ叶清竹在一旁想其它事,有些出神,棠生闻言笑道:“小瓷有过情敌吗?”

      须瓷一顿,轻轻地嗯了。

      优秀如傅生,他自然是不缺情敌的,不论是从前还是在。

      “实在不行就把我代入傅导,把洛煌代入傅导孁的追求者。”ᄝ 

      须瓷:“……”

      江辉哈哈大笑:“没『毛』病!”

      剧穞中的慕襄对师禾的态度其实很暧昧,但因为原着并没有说明这是因为爱情,但慕襄唯一的执念确鑊实就是师禾,可能念及的是选믤择死亡后刚穿越到异世在暴雨中晕厥得到的第一抹温暖怀抱吧。

      ᮘ 这也是为什原着里明明师禾没有cp,但却很多磕慕襄和师禾cp的原因。㬓

      当然,不cue男泭男cp姢的更磕洛煌和棠生。

      须瓷傅生导演椅旁边的小凳上,默默看剧,手里的『色』纸张慢慢演变成他和傅生重逢第一天,汪觉跟傅生告렺被他撞见的场景。

      “nice!”江辉猛得一拍手,“小瓷这眼神嗱,这状态,感觉不就来了?”

      뎧“……”须瓷抬眸,“那可以开拍了吗?”

      那边的编剧还和傅生凑在一起低头聊什,虽然两的距离很正常,并没有越矩,但心脏还是不自主地缩紧,莫名不舒服。

       “可以可以。”江辉把傅生唤了回来,正式开ꃐ始重拍。

      因为刚刚那一幕其实分为好几镜,棠生和洛煌两前面的戏份没什题,便只要重拍须瓷出场后的几镜就好。

      문“第十八场五镜一次action!”

      ⺯ 【慕襄脸上没什情绪,但神『色』却冰冷异昴常。

      他想起自己最开始的那几世,每一世他死前的结局都是眼睁睁看낥洛煌通敌叛国,将师禾囚在自己的幽殿之进中。

      后来他几콒世他和洛煌分庭抗争,不是死就是我活౴,这种日,便鲜知道师禾的最终结局。

       这一世他同样不会让师禾重蹈覆辙,他会利用边可利用的一切,就算是囚禁师禾……也只能是他来囚。

      ……】

      豽“过。”

      픗 这一场结束,傅生眸『色』顿时缓和,他打开小风扇帮须瓷吹,然后又拿湿巾轻윭轻拭去他脖上冒出的汗水。

      须瓷体寒,不太怕热,但也在重重包裹的戏服暎中湿透了内衫。

      傅生:“再忍忍,晚上就凉快了。” 踭

      须瓷点头,他抿了下唇:“的手机屏幕不修咧一下吗?”

      傅生的手机屏幕边角都碎进了,귈中间还有裂痕,同样是前两天被须瓷摔的。

      “不修了,刚好我们一起换个手机。”

      傅生自然不可能让须瓷一直用自己的备用机,毕竟买了都有两年多了,用也用不长。

      ꈝ 须瓷第一次进行这密集的排戏,体多有些吃不消。

      虽然男『性』体质一般都比女『性』好,就连肖悦也只喊热没说累,但须瓷的体这两年亏空得太厉害,经常吃『药』,没食欲也几乎不运붪动,体质很બ虚。

      在他自己下午最后一场戏结束后,须瓷走路都有些晃。

      傅生拉去卸妆,脸『色』比平时㚢还要一些。

      他有些心疼地捏捏须瓷鼻:“不舒服还逞什强?”

      下午拍完两场后,太阳越来越大,傅生便想把须瓷的有一种外景戏调到傍晚的时候拍뜚,但被须瓷拒绝了。 䏙

      “有说假公济私。”须瓷抱傅生的꛻脖,脸闷在他肩上,“不想别说。”

      平常的职场上都是勾心斗角,剧组自然不可能完全一条心,向善,看到须瓷的待遇与常不同,心生嫉妒也是难免的事。

      “假公济私?我就是公,济济男朋友怎了?”

      傅生谁↴说的,须瓷也不吭,只好无奈地拍拍他的背:“受委屈了要뻆和我说,别憋。”

      “嗯……”

      虽然很热,但须瓷还是喜欢和傅生贴在一起、体温相触的感觉。

      他缓缓闭上眼睛,目前在这世上,除了傅生怕是没能让他觉得委屈。

      绿豆汤送来的很快,和装满冰გ淇淋的冰柜一起推了过来。

      近两百份绿豆汤被一个个泡沫箱装,里面߭放冰袋一起运了过来。

      冰镇过的绿ᇈ豆汤很可口,甜味刚刚好,不腻且清凉。

      傅生正弯腰须瓷拿棒冰:“要吃哪种?”

      藑 “小布丁。”

      傅生笑捏他的脸:“这点倒是没变。”

      ┪过去的须瓷算是小布丁忠实客户了,一到夏天就喜欢买一大箱放在里的冰箱里,有时候还会存一点保质期时间长的放到秋冬吃。

      ╚须瓷是的热到了,他穿自己的小长t,坐在小凳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啃小布丁,『色』的『奶』渍都蹭到了嘴边。

      因为冰柜都搬来了,自然不可能让大全部休息一起解渴,该拍戏的拍戏,排戏结束的就可以自行动了。

      傅生是从头忙到尾,一直盯监控屏不断地感受氛围与场景,有没有出错或是是否需要重拍,偶尔还需要去演员讲戏,几乎没有空枪闲之地。

      或许是知晓林呈安要来的缘故,叶清竹也出错了好几次,傅生难得朝她蹙了眉头:婁“要调整好情绪。”

      叶清竹默了两秒:“我明。”

      傅生终于得到了一点闲暇时间,他侧眸看向须瓷,眉眼微跳。

      “崽儿……”㍁

      “?”须瓷疑『惑』看他。

      傅生弯腰将须瓷嘴角的『色』『奶』渍抹掉:“注意擦嘴。”

      “……”

      大都在忙,没几个注意这里,须瓷顾左右言他道:“要吃吗?”

      “好啊。”

      傅生以为须쏟瓷会把手上还没吃完的小布丁送到߿他嘴边他吃一口,结果须瓷直接送到自己嘴里咬了一口,勾傅生的脖仰起下巴,凑到他唇边索吻。

      “……”傅生下意识托住须瓷的后颈,几乎没怎推拒就入侵了对方的口腔。

      ┚浓浓的『奶』香味在两唇齿间漫延,比这世间任何一场盛宴都要美味。

      到底还是公共场合,傅生慢慢撤了出来,吮了两下须瓷的上唇便把松开了:“甜。”

      明明一开始主动撩的是须瓷,可最后还是呆愣地让脸上染上了一层薄红。

      围观全程的丰承表情是一脸嫌弃,扭到一边却还忍不住偷偷扭回去瞄一眼,傅生接吻技术好,借鉴一下……

      同样围观全程的女三肖ᬽ悦目不匚转睛,眼都不眨୑一下ᤕ地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崕尖叫出。

      她直接上了三百多万的小号了条微博:“太甜了太甜了太甜了啊啊啊啊啊!”

      习惯她抽风的粉丝们纷纷赶来:

      ——什太甜了?嵎

      肖悦回复:小布丁!!!!

      ——小布丁确实挺甜的,我每次吃都觉得甜齁甜齁的。

      ␌ ⶻ ——楼上第一次来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作为老粉一楼翻译一下:小布丁≠小布丁,=狗粮。

      ——悦悦的意思햋就是:狗粮太甜了!!!

      这是一个没有披马咃甲的小号,虽瞫然没有公开承认过,廰但很多老粉都知道这是肖悦的马甲号。

      于肖悦三番五次地因为轿磕cp上热搜,这也就ណ导致了好多其它明星的墙头来关賏注她的这个号,特别是肖悦在和自爱豆合作的峏时候,从肖悦的小号反应就可以看出她们磕的cp不。

      ——这次是谁的狗粮?吗?可乌老师在国外哎……

      ——们不懂,俩就算打电话也照样能喂边一嘴狗粮。

      ——也有可能是魏洛和叶清竹?两䞮都不算年轻了,可能谈对象了。

      ——回楼上,众所周知,我们悦悦只磕同『性』cp。

      ——唔……们就没想过,前几天娘突然公布恋情的傅导吗……

      ——!!!!

      ——卧槽,有没有可能傅导的对象맍就在剧组ᥲ??

      ——!完全有可能!!!

      吃完狗粮的肖悦含泪退出小号,看大号上的七百万粉丝“感动”得不澐知所以。

      假以时日,她的小号粉丝数量必能超越⻫大号。

      那边,“吃”完小布丁的傅生到底还是没忍住,重新俯在须瓷唇上轻咬了一下才튾罢休。

      他唇边溢出星点笑意,打开个微博了条动态:

      ——小布丁甜。

      须瓷点了个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