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是皇冠跑车的直播

      黄巾军已经列阵完毕,各队的主官早已厉兵秣马,枕戈待旦暣。

      土黄色的大纛下,许安在一众黄巾军骑士的簇拥下来到了阵前。

      许安右手倒提着长戟,左手飔握着缰绳,牵引着胯下的枣红马,策马走出大纛,孤身一慁人툯行走在黄巾军大阵躹的瞄阵前。

      两军数万军士的目光此时此刻尽皆集中在许安的身上。

      长戟高举,许安调转马头,面对着身前整齐的黄巾军大阵,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胸中涌起。

      长戟所向之处,黄巾军无数的꒹军士尽皆爆䲈发出一股震天般的欢呼声,军阵之中,无数黄巾军将手中的兵刃高高举起,他们的脸上是不可抑制的┌激动。

      因为他们坚信,现᥍在单枪匹马立在阵前的许安,就是黄天化身!

      于毒和白绕,眭固三人各带了两千余名军士,被安排在了中军的位置,क他们有些失神的看着四周狂呼酣战的黄巾军军士,有些难以置信。

      如此高昂的士气,ᐗ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狂热的军队,他们也从값未见过。

      于毒心中暗自庆信,没有和许安为敌,现在他能明白,为什么为何许安可以短短数月便有如此成就了,拥有这样士气如虹的뮞军ҷ队,如何不能在这太行山中百战不殆。

       “出阵!”

      许安口中决然崩出了这两个繦字。

      쭀 在凄厉无比的木哨댠声中,他再度调꘱转马头,长戟直指赤石岭山上的杨奉军中军大营。 ㉰

      山风之中,许薯安土黄色的大纛牢牢的扎根在了黄ƣ巾军大阵的阵前,北风吹过,带起了猎猎的风声。

      畭五百名全副武装的黄天使者,将许安团团围住。

      攻击的部署,早在昨日晚上磐石岭的军议㋡上已经决쯃定了。

      紃 黄巾军第一波出击有⛴三槏阵军士,右阵乃是张燕统领,进攻河谷大营,除去张燕带领的三百名黄巾军骑ڐ士外,还有一千五百名军士,也就是三曲⫘的军士。랔

      左阵出击的则是由军㼧司马黄三统领,带领三曲一千五百名Ѵ黄巾军。

      中军则是于毒带领的原蹂来麾下的骓两千名军士,居中策应。

      在尖锐的木哨声还有隆隆的战鼓声中。

      一뱰队又一队的手持长枪的黄巾军军士,排列成密集的队列缓步羔向前,ㄌ军阵之间,黄巾军军中的传令兵策马在各队之间奔驰,传递着将校们的号令。

      “咻————”

      嬻 左阵最先响起了木哨的长鸣声,那是突ฑ击的号令。

      “虎!”

      这是左阵一千五百名军士在떤齐声大呼,临阵对敌,齐呼䢹三声,这是许安制킘定的军规ⴟ。

      许安举目뫬望Ķ去,只揭见黄三的军司马旗帜已经冲到了最前方,山ꊰ呼海啸一般的喊杀声随后便传到了他的耳旁。

      “放箭!쵞”좄

      苦唒站在望뫻台上凝重的看着正在冲锋的黄巾大军,猛地将手中的马鞭挥下。 솢

      台下的令旗亦是猛地挥下,寨墙上隐藏的杨奉军弓手尽皆探出贖头颅,无数羽箭被攒射而出,埫弓弦的震动声和箭矢的破空声登时响成了一片。

      “举盾!”

      黄巾军的军官大声的呼喝道,最前方的黄巾军刀盾兵赶忙将盾牌権高高举起,遮住了身形。譭

      但大量的羽箭划破长空,还是在密集的黄巾军阵列中带起了阵阵惨嚎,不时便有⁎人倒伏在地。

      这些软弓射出的羽箭对身披着重甲的军士自㾍然是没有什么杀伤,但是黄三麾下的军士大多无甲,只有少数披着革甲,至于铁甲只有队率之类的军官才有资格穿戴。

      “ﲅ咻——”

      ྭ短促的木哨声在各处的队列箢中响起。 厳

      ꛡ “虎!”

      听到喬木哨声,一千五百名黄巾军军士迎着漫天的箭雨,齐声大甼呼。

      在羽箭的攒射⒊下,黄巾军中的伤亡猛然上升,但却没有停下他们的脚步,就在寨墙上的杨奉军弓手射出了五六轮箭矢后,黄巾军的弓手也已经到达了射程。

      “呜————”

      诼沉闷的号角声在黄巾军枪队栴的后方响起,而就在黄巾军的军候吹响号角的同时,黄巾枪队后方的黄巾弓手也射出了他们的第一波箭雨。

      上百把汉꠯军强弓和两百余把软弓同Ⅵ时被激发,如蝗般的箭雨向着苦哂寨的寨墙上疾射而去。

      寨墙上杨奉军的大部分弓手根本来不及躲避,羽沘箭透过垛口而入,寨墙上的弓手登时空了一片。

      汉军强弓皆是重箭,不槴同于软弓射出的羽箭杀伤有限퐚,那强弓射出ⱙ的重箭射中一些还算重要瘵的部位,都会瞬间让人失去行ﳜ动的能力,更别醙提那钻心刺骨的疼痛感了。

      “咻————”

      军司马的旗帜下,再度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木㾷哨声。

      淅 瓩而此时黄巾䉸军最前方的枪队离ࡔ苦哂寨只有十数步的距离了。

      “虎!!!”

      一千五百名军士大步向前,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巨大的声浪几乎压过了战场之上所有的声音。

      ᆥ 鏂三声过胕后,便是突击之时!

      “咻——臮——————”

      諱尖锐的哨音长鸣, 响彻了整个战场。

      “万胜!!!”

      黄ࣼ巾军的军阵之中,猛地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呐喊声从无数黄巾军军士的喉咙中并发出来,直扑苦哂的营寨ꅃ而去,最终落在了寨墙上的杨奉军蛕军士耳旁。

      “嘭!”

      巨大的撞木在黄巾军力士的推动䘈下猛然撞向寨墙,撞木狠狠的撞击在寨墙之上,发出了艖令人震耳欲聋的巨响。

      寨墙上站立的杨奉军军士在巨大力道的冲撞下几乎站立不稳,就在他们在努力稳住身形时,黄巾军短梯已经搭上了寨墙。

      背负着靠旗的黄巾军什长带着뎢身后的军士,在隆隆˱的战鼓声和尖锐的木哨声中疯狂的涌上了寨墙。

      煹“万胜!!!”

      븕黄三高高擎起手中的双斧,最前方的黄巾军再度爆发出一阵怒吼,寨墙上下罗双方的军士已掱经短柄相接。

      “弓箭手前进二十步,抛射!”

      三百名弓手齐声应命,在펶黄巾军军候的指引下缓步向前。

      苦哂寨的寨墙媍外,几乎每隔数十米便有力士抬着撞퀵木狠狠的撞击着寨墙,薄弱的寨墙撞木的撞击下发ꅳ出阵阵哀鸣。

      苦哂铁青着脸注视着寨墙上的搏杀,弓手已经悉数被撤回到了寨墙后事先修好的箭楼之上了,而寨墙后的待命依旧握着刀剑,大呼小叫着的贼匪们则被派上了战场。

      漬“杀!”

      这些贼匪呼喝着跳上了寨墙,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如潮水般涌来的黄巾大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