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番号怎么用

      第二天,刘定如约与小冯见了面。刘定见药面不多有些怀疑说:“就这么点东西能毒死人吗?”

      “不信,你可以试试。”

      “要试也是你试。”

      “银子还给你,药还给我,你自己找你相信的去吧。”

      “你这人不经逗,这不是和你逗着玩呢吗?”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以后毒死人可千万别说是从我这买的,你说是我我也不承认。”

      “不会连累你的,你放心吧。”

      “你这种人没法让人放心。”

      两人分手后,刘定赶紧来找小桃红。把药包交给小桃红后嘱咐她把药下在汤里,把饭菜端上去后,马上回房,我在你的房中等着你。给你安排好后我再走。小桃红点头:“你可一定等我回来,给我安排好了你才能走。我的房门是虚掩着的。”

      刘定说道:“知道了,你快去吧。”

      小桃红这才走向厨房,把给龙氏准备的饭菜汤放在一个托盘里端起来走向龙氏的房间,路过一条走廊时,小桃红看看前后没人,把托盘放在一个廊柱下,从腰里取出药包,打开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把药包里的药面倾倒出去一半多,把剩下的倒进汤里,用调羹搅拌匀了,端了上去。龙氏在两个丫环的侍候下愁眉不展的吃着饭,一抬头看见小桃红在自己面前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吃饭,便说道:“小桃红,没事了,你也下去吃饭吧。”小桃红一惊,她是心里有鬼的人,以为龙姨娘看出了什么,赶紧说道:“龙姨娘,我不着急,你吃完我再去吃也不晚。”龙氏说:“那何必呢,你在这也没什么事,去吃饭吧。”小桃红说:“龙姨娘,没什么事,我就吃饭去了。”龙氏说:“去吧。”小桃红行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一转过影壁,就大步流星,出了院门,奔向她自己的小院。

      小桃红为何把药面倒掉一多半?因为她害怕。她怕药量太多会让龙氏拉肚子拉死。正因为两个小人物的临时害怕,救了龙氏的一条小命,

      小桃红气喘吁吁的跑回到自己的小院。刘定早在此等候,忙迎出来,问道:“药下好了吗?”小桃红点点头:“下好了,吓死我了。我本来想等看到她把汤喝了我再回来,不知为什么龙姨娘一个劲地催我回来。也不知她是否发现了什么?”

      刘定想了想,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便放下心来说道:“事已至此,多想无益。还是按我说的方法,善后才是。”于是两人按照刘定的办法布置停当。刘定回转自己的小院,功夫不大,就听到外面乱了起来。刘定走出院门,拦住一个人问发生了什么事。那人道:“听说龙姨娘吃饭中毒了。现在老爷、夫人都在龙姨娘的房里。”刘定赶紧问:“请大夫没有?”“已经派人去请赵神医了。赵神医是咱们镇上医术最好的大夫。”就在这时,外面乱哄哄嚷成一片:“赵神医到了,赵神医到了。”刘定随众人一起来到龙氏的院内,院子里站满了人。乱哄哄的说什么的都有。这时刘刚一掀门帘从房中走出,急匆匆往外走,有人问:“刘大哥,龙姨娘怎么样了?”

      刘刚答道:“刚给龙姨娘灌下第一付药去,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效果。”

      这时,管家玄寂搀扶着赵神医出来了。大伙围上去去七嘴八舌地问赵神医情况。赵神医对大伙说道:“从症状上看是砒霜中毒,老夫现用药护住病人的心脉,然后再一点点清除余毒,现在刚服了一剂药,还看不出有什么成效。到明天这时候,就能看出点眉目了。”

      刘定沉不住气,问了一句:“人怎么样,还有救吗?”

      立即有人质问:“刘定,你什么意思?”

      刘定赶紧朝大伙打躬作揖:“大伙别误会,我只是想了解龙姨娘中毒的深浅。对了,既然是中毒,则必然有人投毒,这个人跑不出咱府去。赶紧报官把他抓起来。”

      赵神医说道:“这是当然,人命关天的事,谁敢儿戏。从老夫一诊断是砒霜中毒玄大老爷就已经派人去县里报告了,恐怕一会儿县里的官差就到了。”

      刘定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就在这时,一阵哗啦啦的铁链子响,县里的官差走了进来。领头是一个黑脸大汉,叫裴双,是县衙的一个捕头。他旁边陪着的是玄府的护卫名叫孔勇,孔勇先介绍了管家玄寂和自己的顶头上司刘刚。三人见礼毕,由刘刚陪同裴双进入房间,见过玄霸。

      裴双查看了昏迷不醒的龙氏,见龙氏脸上隐隐透着黑色,有多年办案经验的裴双一眼就看出这是中毒的迹象。

      玄霸对裴双说的:“裴头,请到会客室里坐吧。由我的武师头领刘刚配合你办案,需要传唤什么人,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对他说,我们全力配合。一定要把投毒的人找出来。”

      裴双说:“请大官人放心,这个案子不难破,下毒之人无非出于厨子,传菜的,伺候吃饭的这些人中。审讯这些人不难找出下毒之人。三天,我保证结案。”

      玄霸说:“那就谢谢裴头了。”

      接下来,就是把这些人拘齐了带到县衙审讯了。可找小桃红时却找不到了。她是最大的嫌疑人。只有她在传菜的路上有单独接触饭菜的机会。所以,当得到这个消息时,裴双和刘刚立马来到小桃红的院里。推推门,里面闩上了,裴双立即说:“不对,里边有人。”刘刚马上来到院中,拉了拉窗户,没拉开,刘刚运起内力一掌轰向窗户,一掌把窗户轰得四分五裂。向房内一看,果见小桃红在炕上躺着,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刘刚从窗户跳进房内,拉开门闩,让裴双进来。裴双见小桃红脸上挂着泪痕,裤子脫到膝盖处,脚踝处还绑着两圈绳子,双眼紧闭。裴双上前给她解开手脚上的绳子,拍拍她的脸道:“别睡了,起来穿好裤子,出来回话。”于是他和刘刚到堂屋等候。

      一会儿的功夫,小桃红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战战兢兢地跪在裴双面前。裴双说:“说说吧,你这是唱得哪一出呀?”“大老爷,小女子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又是谁把你捆起来的?”“大老爷,小女子不认识他呀。小女子昨晚回房,走到院门口,小女子刚打开院门,有人在背后拍了小女子肩膀一下,小女子回头一看并不认识,他脸上还蒙了一块黑巾。之见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在小女子的眼前一抖,小女子就人事不知了。再醒来就看到大老爷和刘大哥了。”裴双一看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带着一干人犯回县衙请县令大人审问。

      龙氏的情况倒没有继续恶化,在赵神医的精心医治下,虽没有痊愈,可也没有继续恶化。就这么不死不活地熬着,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多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