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亦菲小说

      澋泠用衣袖挡住喝茶,喝完后继续道:

      “灵气是有限的,若想把它修的浓郁些,便是要纯靠自身努力了。

      你既能修出灵心来,那这无疑就是实力提升的一大步。

      有一个快速提升的办法,那就是寻块与你想要的灵心属性相似的地点去修炼,越危险的地方,修炼的成效越大。

      同样的,越容易失去生命,别到时候有命修没命练。

      因此,修炼灵力的速度同危险程度成正比。

      这五行中,金代表敛聚,木代表生长,水代表浸润,土代表融合。

      这五种灵心衍生出的技能便是与其息息相关”

      随着描述的深入,导师都渐渐开始认真听了。

      有的导师下节有课便手持着一本书,偶尔翻两下看有关内容,旁边的导师全部凑了过来。

      有的导师从卿文手里借了几张纸然后开始记起了关键内容。

      虽然澋泠讲的这些都很普通,但是却细致到人人一听就懂。

      “形态,在世人眼中就是技能。

      但你们可曾想过,为什么书上要特地加上这二字。

      其实形态是比技能更加强悍的东西,能炼出形态的说明已经有了原形。

      灵心是气,是虚的,技能是力,是虚实参半的,而形态则是体,是实的。

      一个是虚无缥缈的,一个是能让你触到却又会流逝的,一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二修灵心,顾名思义在基本属性的灵心中第二次修炼出的另一种灵心。

      比如水灵你可以二修成冰灵,也就说冰灵是在水灵的基础上通过某种条件炼出了另一种灵心。”

      这时的休息时间到了,澋泠便也不再说下去,而是对着那些人道:“休息吧。”

      这时候的导师可不淡定了:

      “都讲到关键时刻了,怎么就停住了呢?”

      “我累了。”澋泠回道,随后走出门活动了下筋骨。

      他们也不好再催,反而围成一圈开始聊起天来了。

      “唉!下节有我的课……”

      “我也是……”

      “我决定找个人帮我听一下。”

      “我打算罢工……”

      “你这是不想活了吗?被副院长逮到你可别想活了!”

      “这都到二修灵心了!我竟然没机会听到!!”

      “说不准她也不清楚啊……”

      “你觉得能把这些最基础的知识扒得那么深的人会没点东西?”

      “可她这么年轻……”

      “年轻怎么了?我可听出她讲到形态那还有所保留的。”

      “哪里保留了?”

      “就那句,练出形态的就说明有了原形。原形!她还没说是什么原形呢!”

      “对对对,我也一直在纠结到底是什么原形。”

      “他不是说就是看得见摸得到的吗?”

      “……”

      “我觉得你没认真听……”

      “我也这么认为……”

      “难道不是吗?”

      “形态是体,体才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原形并不等于形态!”

      “对对对,就跟她说书上记载的为什么会强调形态一个意思。”

      “她有强调形态吗?”

      “我开始怀疑你是走后门才当上导师的……”

      “英雄所见略同。”

      “这理解能力比学生还不如!”

      “我也这么觉得。”

      休息时间结束了,澋泠再进来时看到了满堂的导师……学生就两个,依然是那个认真的卿文和睡觉的高湘。

      早在一炷香之前,要去上课的导师都喊了个人帮忙听课,然后那个人又找其他导师作陪。

      有几个导师又去找了几个同伴一起过来听,同伴的同伴闲着也是闲着就跟了过来。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这堂课就变成导师专课了。

      “诶?你还真罢工了啊?”

      “嘿嘿,千万不要告诉副院长!”

      澋泠倒也无所谓了,兀自顺着上堂讲下去:

      “上堂课我们讲到了二修灵心。

      例子是水灵可以二修成冰灵,也就说冰灵是在水灵的基础上通过某种条件炼出的另一种灵心。

      一般二修出来的灵心并不会影响基本属性的灵心,除了在修炼过程中出了意外。

      比如说被修炼地方的恶劣环境所侵袭,又或者说在修炼环境那受到攻击。

      这些情况就会影响到你的基本属性,导致你无法蕴出基本的灵心,这种情况也不是无解。

      大家都知道,五行是相生相克的,这时候你就要修炼与其相克的灵心了。

      具体会二修出哪种灵心,就要看机遇了,因为往往都是跟温度气候等自然之物有关的。

      我建议,想二修出灵心的最好去些秘境,越危险越好,环境越恶劣越好,同时要做好随时会丢掉性命的准备。

      这也是为什么二修出灵心的人这么少的原因。

      还是那句话,实力往往与危险成正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