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涩

      其实黄⬻文昌早就收到了李兴之破了刘李庄镇的,杀了刘大昌以及㞓洗劫了刘家堡᭄的消息

      这令刚刚履新的游击将军是伤透了脑筋,你李大寨主安安心心呆在山寨里不蝘好吗?咱又不缺您的银子殾和粮食,现在出来抢掠,还他娘的用了火炮,这不是打本将军的脸吗?

      新安꫗知县鲁良直可不是雷之渤那样的草ꕂ包,不用猜就知道这廙火器是本将军送的,要㌿是他到鵵保定府告了本将军的刁状,㿚本将Տ军这个游击还要不要干了?

      对于黄文昌的烦恼,管家李有才却是笑道:“东家不必心忧,此前将军剿了李㽠逆,这事已经传遍了保定府,高知府和陈制台亦是加将军为游击,要是现在处置咱们,那不是打他们自己的脸吗?学生担忧的是上헔头会让东家再次出师征剿李兴之。”よ

      听了李有才的话,黄文昌就是更加烦闷,征剿贼寇,自己哪有궱兵调?难不成还要效仿上次抓流民上嬄战场,再说了这李兴之是那么好打的吗?张邵谦可是新安为数不多的好汉,还不是着了他的道了,自己好不容易,又是送钱,又是送粮ꕜ的才拉拢了他,若是起兵䝪进剿,万一李兴之那狗日的翻脸可如何是好?

      쫳 李有才眼珠一转,献计道:“东家镇守新安、高阳两县,李兴之袭了刘李庄镇,咱们若不出兵,必然引来非议,莫如着张守备抓些流民进驻拥城,先把姿态做起来绲,然后再等府城那边的消息。憽”

      黄文ḇ昌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得从李有才之计,着张达尽快收拢四百流民进驻拥城。

      果然不出李有才所料,就在张达刚䈌刚收拢好㼯流民后,黄文昌就收到了宣大总督陈新甲的将令,着他立即率军进驻拥城,配合新安知县鲁良直,进剿李家寨。ꂌ

      看着手上的军令,㙄黄文昌又是不知所措,征剿?怎么征剿?任丘的官军恐怕还】不如高阳的呢,新安的兵是比较能打,可是被李兴之俘虏了近三成,那能进兵的只有뼃保定府的兵了,李家山那么大,就凭这千把人围的住䣑李兴之吗?

      㨶李有才再次进言道:“东家,既然陈制台着咱们进兵,那肯定뀹是要打了,依学生之见,莫如两头下注,咱们先派人和李兴之联络,怏将此事言明,再坐观李兴之和鲁良直分出胜㷯负,若是李兴之胜了,既然咱们提供了情报,他总怪不得我们吧,若是李兴之打不过,那说不得咱们就要痛餐打落水狗了㛚。”ẟ

      閣黄文昌有些担心地说道:“若是我军战败,我恐怕陈制台那边不好交代呀챫!”

      李有才哂笑道:“鲁良直总督三路军马,打输了须怪不得东家,咱们一边在拥城制造声势,一边派人联络李家寨即可。焾”

      黄文昌思索了一下就是说道:“如此和李兴之联络之事,就交予你去办,这事交给别人,本将不放心。”

      与黄文昌不同,任炩丘守备徐志坚收到陈新甲手令后,就是大发雷缑霆,高阳和新安遭了贼寇,不应该是他们两县的驻防军马征剿吗?关老쳓子什么事?

      롥再说㭆了去高阳剿贼,老子哪里有兵出征,相比于黄文昌,徐ພ志坚更能喝兵血,黄文昌还养了二十㢭几个家丁和近两百军户,徐志坚干脆把手下龥的军户改成了佃户,直接让›他们到自己庄子里种田去了。崊

      鵳可是现在陈新甲传来돈了手⤽令,自己要是不出兵,那怎么和上面交待呢?

      硫 徐志坚的师爷宋广坤笑道:摃“东家莫急,高阳和新安遭了찭贼,咱们任丘可是一无所知呀,任丘这么大,咱们的军马又分守各镇,这集结兵马也是需要时间的,再说了,咱们的军马进驻高阳,那就是▩客军,总不能自带钱粮吧,学生以为可向鲁良直行文,着其调潱拨五百兵一个月ᄏ的钱粮,若是没有钱粮拨给,那出不了兵须怪不得咱们。刅”

      徐志坚大喜过望,要是按宋广坤的意思,这次剿贼,非但不是坏事,뾍自己还能借着剿贼的名义捞些钱粮,当下笑着说道:“宋先生所言极是,如此还请宋先生替本守㳅备给鲁知县发一道㳊文书,告诉他,咱们见了詀钱粮就发兵。”

      碑相比于黄文昌和徐志坚ꆽ,保定总兵刘光祚却是对讨贼之事颇为热心ꠖ,他伡本是山西榆林人,鼓承祖荫任延绥游击,崇祯三年因主动入京勤王,因功授封山西副总兵,在山西任上屡次进剿陕西的农民军,曾亲自博杀高迎祥悍将号鞴称活地草的贺宗旺等人,被擢升ﯹ为保定总兵。

      崇祯九年,阿济格纵兵入关,诸地皆失,刘光祚凭城据守,屡次挫쨱败东虏的攻势,后东虏解围北返,宣癛大总督梁廷栋严令刘光祚率军追击,刘光祚以兵少不足野战,坚持不箢肯出兵,兵部居然议刘光祚不救䡐百姓,畏敌⮹如虎,坐罪当论死。

      大学士范复粹怒骂道:“东虏甫至,宣席大各路俱丧,辽东诸将缩首,督臣顿兵不前,坹光祚ͬ孤᫫守๼保定,尔等不议其守土之功,反议其罪,国朝板荡至此,尔等妄罪有功之将士,岂不令天下笸忠良之士心寒。⹀”

      崇祯从范复粹之言,仍以其为保定总兵焙,驻守宣大。

      낐 䍄 时有人向刘光祚进言,认为皇帝有功而不赏,诸臣不公而ൄ议∙罚,莫如投靠东虏,以将军之武勇,擣纵不能比孔有德之辈,封侯拜将当不在鮄话下。

      刘光祚立斩进言之人,搸顾谓左右将佐道:“吾家世食明禄,岂能为奴当猪做狗,ྒྷ自当为国尽忠,皇帝不过是被奸臣蒙蔽而已。

      所以刘光祚闻得高阳有反贼时靇,就欲提兵亲征,陈新甲ꤒ坚持不允,以东虏入寇在即之事力阻之,刘光祚也知道轻重缓急,遂以其弟刘光勇统兵八百随鲁良直出征新安。

      李家山。

      正在整训军马的李兴之看着空篐手而来的李有才就是有些不习惯,自从和黄文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李大管家却是经常造访李家山,每次ᾙ前来必然是大车小车带来大量的酒米肉食。

      潅所以李兴之还特意朝李有才身后看了又看,ꎎ想要看看有没有装载物资的车队。

      李有才心Ḃ知李兴之在看什么,然而这次他是真的没带,只得躬身说道:“大当家祒的,这次学生来的匆忙,并不曾来的及准备物资,学生此来是有十万火急的军情要向大当家的禀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