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戏最多的偶像剧

      双十年华的曲幽,正值人生最美的年纪,薄薄疘的一层薄纱又怎么能掩盖她㸟那绝世的容颜,进寺门的时候温暖就已经盯上了曲幽,此时见到她与沈昱一直在谈笑风生빢,心里就像被耗子抓了般的难受,故意咳了一声:“了缘禅师,既然人已经到齐了,咱们这香会也该开始了吧?” 䧫

      了缘笑道:“温大家莫急,先请稍息片刻,老讷这就让豱人蟪摆上香炉。”

      “嗯。択”温暖点了点头,欥目光径直看向曲幽,笑道:“曲仙子,香会快开始了,快点就坐吧。”瀀

      温暖手楋指的地方正是紧邻自己的蒲团,也不知曲幽ꆉ是没看到,还是故意装傻,微笑道:“曲챌幽䥙才疏艺浅,哪里能坐得了中间的位置,正好奴蟄家与沈昱还有騭些话邱说,就坐在䬬这里了。”

      说完,像是怕温暖还要纠缠似的,拉着沈昱便在边缘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计未成,ޚ温暖心里幽幽叹了口气,望向沈昱的目光变得更加不耐烦了。

      看着温暖힣投来那怨毒的目光,沈昱心里叹了口气,身体故멯意朝曲幽靠近了些,接着压低声道:“这么多挡箭牌,曲仙子为何单单挑上了我?你看那老东西的眼神,就像要吃了我一般。”堟

      簾就算没看到,曲幽也能想到此时温暖的目光有多么的吓人,忍不住偷偷瞪了沈昱一眼,低声道:“还不是因为你够厉害,一会一定要好好羞一羞那老东西。”

      暗暗比划了一个OK,㴊也不知道曲幽有没有看懂,等到众人全部落坐之后,早有寺ᚉ中的小沙弥端着一个模讔式古拙的香台走了进来,ܳ放到正中的方台堡上面,快速멪地退了下去。

      了缘再次站了出来齵,双手合十冲着众人施了一礼,微微笑道:“贫僧了缘,欢迎诸位施主能够参련加安国寺寽此次香会,这其中有熟人,也有新客,所以这香会的쑘规矩老둂讷还是要先讲明白䒦才是。”

      “咳。”了缘话音刚䬳落,众人中便响起一个极不ﹿ和谐的声音:“了缘禅师,这香会一年才开晻一次,那些啰嗦的话还是留在以后再说吧,至于你口中的新客……怕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吧。”

      Ϻ 不用想,沈昱蓾也知道了缘口中的新客说的就是自己,对于这所谓ቦ的香会自己的确不是很了解,可是看到温暖这般针对自己时,就算沈昱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怼了回去㈴:“温大家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安国寺,不是武昌,难道客随主变这种事,还用我教你不成?”

      “你……”鳐温暖哪想到沈昱居然还敢反击,一下便愣住了。

      就连曲幽也微옾微笑道:“只是几句话ᵲ罢了,温椐大家总不能连这点功夫都等不得。”

      “哼䗷!”温暖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来。

      了缘心中暗笑,脸上却未曾表现出来,轻声念道쫓:“月夜寂静、鸟栖鱼睡,心静江深,ᢇ琴弦鸣动。案塌之畔,玉炉焚香……”

      寥ꍕ寥几句,便把一付焚香弹琴的画面展现在众人面前,沈昱似乎也明白过来此次香会的深意,原来他罾们点的不是安国寺的头香,而是弹琴时点燃的香料。

      먽 而且看众人脸上淡然的表情,显然他们是早就知道,而且也有所准备,屋子里这么多人,怕是只有自己是空手来的。

      沈昱⍍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却被身边的曲幽注意到,샿压低声音问道:“弟弟难道不粉知道香会的详情?”

      沈昱微微一点头,苦笑道:“大和尚的请柬上只写了香会二字,我还ꃵ以为是殿外烧的香呢。”

      䌂想了想,曲幽点了点头,安慰道:“放心,还有姐姐呢。”

      駘就在这功夫,了缘的诗也念完了,然后笑道:“此次香会需各位施主依次在方台上点燃各自的燃香,并且扶琴一曲,认同者࣋最多的,老讷有重礼奉上。”

      “我说大和尚,去年你便说有重礼奉上,结果就是几张不䥤值钱的宣纸,今年你总不会还拿这种东西糊쑶弄我了吧?”

      温ɶ暖在下面开了口,显然是并不满意去年得到的礼物。

      了缘微微一笑,淡淡道:“温大家放心,今年的礼品乃是安国寺镇寺之宝,一定会合你心意。”

      镇寺之宝?

      听到这里,温暖眼中顿时一亮,迫不及待道:“大和尚说的……莫非是那张春룹雷琴?”

      “正是。”

      了缘话音刚落,众人中立刻掀起一阵沸腾,就连沈昱听到春雷琴的时候,⎮也不由哑然幥,此枑琴鉑放在后世也是赫赫有名,并不比自己身边䍅的这张九霄环佩差,甚至在某些鶋人的眼中,地位还⒋要更高一些。

      这大和尚到底是在৛想什么,居然拿这种重宝来෡做奖品,真是的让人琢磨不透ﺀ。

      偏偏在这㊍时,了缘特意抬头看了⤯一眼沈昱,目光中似乎别有深意舕,只是不等沈昱琢磨閙明白,了缘便已经转过ѹ头去,笑道:“不知这次哪位施主桊肯弹第一曲?”

      骪 若是没有这张春㣃雷琴做注,谁先谁后又能如䠅何?只当是雅士平常的相会而眽已。

      可当奖品变成如此珍贵之物时,众人先难再保持一颗平常的㱞心,各自开始盘算着,这次胜数到底有几何,到㕷底能不能捧得宝物归。

      其中胜算最鬾大的当然就是琴痴温暖,前풂几次聚会均是他一鸣惊人拿到最后的礼品,这次奖品变成春雷之后,更是当仁不让,目光扫了扫四周,突然冷笑道:“以往都是百誉兄开头,我看这次便由新人来开这个头如何?对了,还忘了问你叫什么名驙字了。”

      刚刚沈昱已经自报过家㷺门,而温暖却是故意这么说,就是想当着众人的面对沈昱进行羞辱罢了。꼋

      弹就弹,难道自己还怕你不成?

      Ვ 沈昱的脾气也被温暖激了ᨌ起来,正想要站起身,谁料身边的曲幽却突然按住了他,笑眯眯地站了起来:“沈昱新到,怕Ư是不懂什么规矩,既然百誉兄不肯当先,那便由奴家为诸位弹上一曲如何?”

      温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讪笑道:“既然曲仙子肯ਸ਼献艺在先,我们自然求之不䈊得,请。”

      曲幽落落大方来到方台之上,从腰间的布包中掏出一块精致的木盒,当着众人的面打开궰,혭露出里面洁白如玉般的香料,轻笑道:“此香虽无盛名,却是奴家精心调配数年方得,名曰‘相思’,特意奉献给大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