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不要了进去了

      不周山坐落于国家边境,山脚ꛧ下是条河,游䑭经不周山一直延伸至别国。

      ﺗ曾经外界关于对尚都寨的说法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争议最大的,都说尚都寨是土匪窝,借用地势的优势,将不周山珍贵的药材高价售往国内外,从中牟利。

      镎 传得最离谱的还说尚桗都寨要对国家搞“大逆不道”的幺蛾子。

      这踏马就离谱。

      他们能想到的国家能不知道?尚都寨存在这么多年,真为非作歹,国家能不一祸端了?

      直到前些年,一个代ൂ号叫“山羊”的国际毒贩头目被捕落网的消息传遍国内外,外界对关于尚都寨才有了初步的认识。쁨

      ㅫ忘川河延伸出国界的下游名字叫戈尔河,主要流经Y国、T国、M国,其中这三国三不管的金三角地带是罪犯和D犯的天堂,戈尔河>是D品流鷲入国内的黄金渠道。

      直到尚都寨出现,这条渠道被柳封锁,拦截了不少流入国内ᓿ的D品。긄 ⹇ 눘 틉尚都寨的人是匪,劫的却是荼毒生灵的D品。

      늩自从“山࢐羊”落网,对面消停了几年,但泂最쌡近几年孼又开始蠢蠢欲动,老一代毒枭落网自然会有新一代的崛起。

      㟖 虽然他们暂时放弃了戈尔河这条线,但尚都寨断了他们的市场这个梁子是结定了,还没得解。

      那群人隔段时日就会过来找麻烦,总之他뵮们没有了生意,你尚都寨也别想安生。

      起初还是小打小闹,近些日子不知怎么滴,那群人突然腰杆硬了,动作越来越大。

      蘥 尚理ᕏ猜这群茅坑里的驱虫应该是找到蛆王了,想跳⎍出坑造反。

      赶暘去后山的路上,那人汇报情况:“理爷,今天早上有人进山,把李大堠个子的媳妇给抓了。”

      从早⮒上到现在过去了近半天。

      尚理脚步没停,拧眉不悦:“人被抓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尚都寨管控一向很严,外人进识山必须向尚理汇报,否则根本进不来,这里说的进山是不周山山脚,下面住着药民。

      “害,都是那个婆娘自个找⬨死。”这人姓许,人叫许马大锤,长得黑瘦,继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拠李大个子的媳妇王娟妹出了名的贪小便宜,这次挟持她的两个男人谎称是外面的中药㷗商,想来不周山采一批草药,但草药生长地只有本地뎃的药民进得淺去,外人根本进不去,所以他们拿出了丰厚的报酬,让田娟妹领他们进去,药钱自然也겭付给她。

      王娟妹见钱眼开,想也没想真就带人进去了,殊不知两人是来打探尚都寨地形和岗哨情䞧况的。

      田娟妹后来发现不对劲,她只想赚钱没想害不周山的人,回ጣ过头来把人往回领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被要挟一直往山上走。

      䎥 后来被巡山的人发现,可惜两人手里有人质,没敢轻举妄动袍,把人逼到后山的秃崖上。

      几百米高的秃涯,㤾下面就是忘川河,惊涛拍岸,激流急湍,掉下去不死也难活。

      尚理到达后山时,一众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纷纷给她让路。

      “理爷,就在那!”

      饯许马大锤指了个方向,百米之外,田娟妹被一个人男骛人用懳枪抵住头,另一个人也举着枪警惕地ⱑ瞄准尚理。

      李大个子惭愧又焦急,站在尚理身边道歉:“理爷ள,这次是我对不㈙住您和山上的弟兄,但……我媳妇怀孕了,老李家就我一根独苗,求理爷救救我媳妇,我回去一定教训她。”

      李大个子一米八的壮汉,此时脸憋的通红,诸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脸求尚理,毕竟万一那两个人没被发现,还不知道会给尚都寨带来꣘什么麻烦,到那时她媳妇死一百次也难以弥补损失。

      䧊尚理抬起手背拍了旜拍李大个子的前肩:“干什么干什么,猴屁股还没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脸红,㑊叫那两人看见了,还不笑话我们尚都寨没男人?”

      身后有几人笑出了声,李大个子知道尚理这是㺆没怪他,当即挺直了腰杆殕。

      尚理手里还抓着把手枪,往前走捉了两䈀步:“两位是哪路好汉,来我们绺子山有何贵干?” 肏

      挟持田娟妹的男人带着口罩넎,看不清脸,眼神却凶恶:“少废话,让你的人放쫹我们走,不然我崩닯了这㩷个女人。”烞

      “你们想쭱怎么走?”

      “你们都靠后,我带人从索桥过去,돳等我们安全了再放人。”㠵

      秃崖对面긧是大山崖,叫鹰嘴关,只间只有两条高索桥连接,뷘对面也有不少人把关,没有人质,他们很难逃生。

      男人抵住田娟妹的枪又加了几分力道,쨆田娟妹被吓得泪眼婆娑。

      尚理又往前跨了两步,几ш分可惜地摇了摇头:“你们뛭未免太高看那个女人了,一个见钱眼开蠢᧚货而已,跟你们两条命比起来不觉得太剗廉价了?”

      三个字总结:不值当。

      见尚理说的真像㸴那么回事,男人心燹里底气弱了下去,但还是维ꧧ持表面平鑯静:“她怀孕了。”

      意思是一尸两命。

      ޽尚理无所谓的样子:“哦烠,那就是㞴一个蠢货加一个蠢蛋呗ሴ。”

      田娟妹一听,立马绝望了:“李大个子,你个王八羔子,看着我被人杀了你也不救我,我⊾死了,你们老李家就绝㮣后了,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众人:“……”

      男人摸不清尚理想搞什么把戏,拖着人后退了两步:“짻你想干什么?”

      话落,只见尚理将手里还有腰间的枪扔在地镒上,声线低冷:“放了她,我给你们当人质。”

      “理爷!”

      “小姐!”

      身后一群弟兄惊了一瞬,不赞同。

      尚理抬手阻止,对R那两人笑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个女人是我兄剾弟媳妇,她死了我兄弟家也就绝后了,鼪所以你把她放了,閺我跟你们走一趟。”

      那两人믴日了狗的表情:“……”

      闯荡“江湖”几十年第一次听人用这种理由要求交换人质。

      不能绝后!?

      瞎几|把扯淡呢!

      “呸。”男人锟冲田娟妹的大腿开了一枪:“别想耍花样,吶放我们走。”

       田娟妹哭得撕心裂肺,尚理心里骂了句糟心婆娘。

      要不是⑑她现在手里没有枪,还能去补一枪。

      “你们懧怕什么,我跟你们一起从索桥뚩上过去,你ꛎ们可以把我绑起来,要是我想耍花招把我扔下去就是,就算你们出不去还有我陪葬,也值了。”

      两个티人将信将疑,㋳手里这个졙女人确实没有尚理价值룃高,高索桥上行动受限,只要把人绑起来上了索祺桥,制服她还是有几椖分把握的。

      PS:

      1.有些内容太敏感了ᑈ,不敢太多描述,知道尚都寨是干嘛的就好。⡨

      2.小说虚构,切勿带入真实,看文开心就好,考究党可弃馚文쀒啦。

      3.如果觉得以上两条是不负责任的话,emmmm,也可以弃啦,很多怅题材都遃不敢写TA⏚T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