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张伟感觉自己有苦说不出,真后悔跟着公子出来,他难以启齿的模样,看得王皓两人表情难看。

      该说的终归还是要说,王皓两人也等了足够长的时间。想通了后,张伟也不再扭捏。说:

      “没错,如果没有发生后面的事情,那全江水镇的百姓都会笑这是条笨狗,可是镇长的举动太不正常了。

      刚才也说过那畜生直朝着大人扑过来,虽然最后把自己给撞死了。可大人也不好受,被撞飞丈余远。

      刚好前方有一坨屎。

      真应了那句老话‘摔了个狗吃屎’。

      也不知当时镇长是怎么想的,虽然老朽不经摔,但他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忍着剧痛慢慢爬向那坨屎。

      并且,

      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下去。他吃屎的举动可惊呆了众人,人们在那一刻可能都在问自己,这还是一心想着黎民百姓的镇长大人吗。

      到了这个时候,人们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于是笑柄至此传开了。”

      张伟自从站起来就再没有坐下,他双手无力的摊开,垂首立在王皓身后,像极了犯了错的孩子。

      “你就没有阻止他?”王皓面无表情,他此时也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表情来。

      “我……”张伟怯弱的说:“当时大人的举动太反常了,我……我不敢靠近。”

      “哼!你不敢靠近!”秋兰毫不客气地训斥道:“大人平时待你如何!难道会吃了力不成?”

      张伟还真有这层担心在里头。他

      把头压得更低了,就怕秋兰哪怕半丝目光冲进他的眼睛里。

      王皓摆了下手,示意秋兰不要再说了,低声问道:“后来呢?又是如何收场的?”

      “人们在那天真是把自己给笑坏了,大笑声就如山呼海啸。

      但奇怪的是,镇长身为主角,对此却恍若未觉。

      屎也吃完了,他费力的站起来,就呆呆愣愣的环顾四周。转向我这边时,我发现他目光呆滞涣散,就像我曾经见过的死人眼一样。”

      “可老爷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知道!”

      张伟忽然大叫道:“可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公子我没有撒谎啊。”

      “我相信你!”

      王皓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为张伟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得到了肯定,张伟压低了些音量,“虽然目光涣散,不过镇长很快就确定了一个方向,朝着十里外,喜风桥方向走去。”

      刚好是我所做的方向?难道昨天晚上老爹说谎,他就是来找我的。

      这一串匪夷所思的事情最后还是跟自己产生了点关系,这不得不引起王皓的重视。

      “镇长才走了两三步,许是大腿少了一块肉,行走不便,就在大家目光中肆无忌惮的爬起来。

      这时候,拉屎的那个小孩大叫‘狗镇长,狗镇长’,于是……大家也就跟着这样叫起来。

      而镇长的身影也在大家的嘲笑声中渐行渐远。”

      说倒这里,张伟怕王皓产生什么误会,紧接着道:“镇长行为太过异常,那时虽然我心里害怕,但是也怕他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我就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

      李捕头向手下吩咐了几句,让他们收拾残局,然后带着两个人同我一样尾随在镇长后面。”

      “可是,在喜风桥我并没有看见你们三人。”王皓微微摇头。

      “我们确实没有跟到喜风桥,”张伟突然有些恨恨地说:“别看李捕头五大三粗的模样,简直就是外强内弱。尽管我们后面还跟着一群不嫌事大的百姓,他依然胆小如鼠。”

      “你是说,你们是被什么东西吓退的吗?”王皓问道。

      “不是别的,正是镇长自己。”张伟目光漂浮地说:“镇长是爬着出来的,速度不快,直到黑夜降临,才堪堪出镇。

      我们还是像之前一样稳稳的跟在后面,可是前方的镇长突然变得烦躁起来,他突然低沉地怪叫了一声,就像鬼似的吓得后方人群一阵骚动。

      还有许多人说嘈杂的说天边有模糊的人影在晃动,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想要跟着看热闹的人停住了脚步。

      镇长这时候没有继续向前爬,他猛地一跃而起,华丽的后空翻落地之后,众人才看清了镇长此时的真实面貌。”

      张伟心有余悸地说:“镇长下巴吊着一串哈喇子,最让人害怕的是他的两只眼睛正泛着淡淡的绿光,虽然光的强度不大,但是当时是晚上,就分外醒目。

      我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就感觉魂魄都要被镇长勾了去。

      其他人的感觉应该跟我一样,有些人甚至已经慢慢地向镇长移动。镇长先前的怪叫声还在夜空中回响,有人忍不住惊叫起来,所有人都跟着慌乱,有人断言镇长中邪,会勾人命。”

      “李捕头本来就在我身后,但当我回过头时,已没有了多少人,包括他在内。最后几个人都是胆子大的,只是他们这时也打了退堂鼓……”

      “公子,我……我怕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我想我肯定会被吓死,所以才……”

      “那种情况下,继续让你跟着确实有点强人所难。”王皓突然转过头,对张伟道:“今晚多谢了,明天去宅子拿钱吧,现在我身上没有。”

      “公子,我知道了……”

      张伟有些气馁离开了浮华街,毕竟自己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

      “狗镇长!!!”

      过了半会后,王皓一声冷哼打破了沉默,“老爹真是撞了邪不成。”

      张伟走了后,秋兰不敢再说话,看王皓的眼神也变了。

      她有时候在想,这真是十一二岁的人?还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一番长谈下来,王皓也将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只是这其中的疑点确实让人琢磨不透。

      这个世界的神秘由此可以初见端倪,仙佛神魔可能真的存在,妖邪鬼怪也许真的在作祟。

      那么老爹又是什么情况呢?

      先是被狗咬了一口,然后行为举止都异常起来,是中了邪术还是患上了狂犬病?如果是狂犬病就要及时就医。

      如果是邪术又该如何是好,该怎样做才能解开?

      王皓看似在沉思,实则已经焦头烂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