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酒色骑士网

      北地,沧澜江쨗畔。

      波涛乍起,一ཧ位劲装男子长身而立,周遭三丈籝内水花不入,浪潮自分㉾。

      ퟏ  ẹ哗啦~㫣

      他动了,宛若与贍卷起的江潮融为一体,双腿上ﱻ下踢击;带动起江水倒卷,呼啸连绵。

      嘭!

      人影落,浪花溅,一道磨盘大的坑洞出现在了沙地上。

      那道身影먻眸光淡漠,衣角微扬,荡起的江水自然而然的分开,散落在两旁。

      半响,一晴位锦衣青年自远处奔行而来,其步法轻灵,气息沉稳;显然也是有着不浅的功夫在身。

      “父亲!”

      那锦衣青年脚尖连点,落到了劲装男子的身前。

      “宇儿,何事?”

      那劲装男子挥手散去周遭真气,眸光柔和的望向自己的孩子。

      “父亲,您真的要与那୭玉道人一战?他之前便以二流之身拳毙宋天明,如今更是传闻他步入绝顶,慎咭重啊!”

      那锦衣青年忧虑,近日来传出的消息对自己父亲而言可算不上好,那位新晋南拳玉道人可是个狠角色。

      휮 自家父亲虽然亦为天下六绝之一,但实力也不㡠过与那宋天明在伯仲之间,此时与那疑似步入绝顶忽的玉道人交手,着实堪忧啊!

      䪯 “宇ଧ儿,习武之人首重心气,若是怯战而逃;此生都再难有所精进,为父若是退了,丢Ə的就不只是我北腿的名ꞥ声,连带着聂家都将被人取笑。”

      輻 聂江轻叹,揉了揉自䬰家孩子的脑袋,他还小,许多东西尚且看不明白。

      但他北腿聂江不一样,在江湖릶上摸爬滚打多年,早已洞悉背后的波澜大势。

      馫 玉道人㗡此行,一为比武,二为聚势;天下六绝,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是一个纯粹的武人,一个求道者,亦是一位人杰。

      “此战,可死,可败,但不可退,不可避。”

      他轻声계开口,眸光平静而鑉悠铧远,正如那缓缓褪去的江潮㝽,无声无息。

      ············

      三日后,一封拜帖送到了聂家。 㷸

      ‘二月二,沧澜江畔,南拳会北腿撷。’

      厅堂之上,聂家家主,当代六绝之一的北腿聂江;手中捏着青天观送来的拜帖,神色莫名。骧

      “二月二,龙抬头,潜龙出渊呐·····!”

      他轻叹,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势之下他遲无可退避。

      曝只怕这Ȧ一战之后,潜龙出渊,翱翔九天,他聂家成了那踏ཱུ脚石啊!

      消﹭息传出,一众武林人星夜兼Ⱛ程,ᑞ赶向了沧澜江。

      六绝对碰,天下少有的盛事,更何况主角是那位玉道人。

      就是青天观也派出了一位长景老前往观战,表现룓出了重视。

      武林名宿们亦是聚集,要参与这一场盛事,在槶他们活过的数十年岁月里,这种级别的决战还是头一౸遭。

      京ᨶ城,军营内,黄龙手持精铁大枪;率领着士卒们在场地䣐上演练招式,呼喝出声。

      半响,有亲卫赶来,将一封信㨠件送到了他的手中。

      “二月二,龙抬头·····。”

      傜黄龙将信件收起,眸光闪烁,一炷香后便带起一支骑兵离去;赶往沧澜江,王兄一战,他自是不能缺席。

      ··················

      弘历三六年㪫,二月二,龙抬头。

      大吉,宜嫁娶、⫽破土。

      띂沧澜江畔,一袭青衣微扬,少年俯瞰江涛,观潮፛起潮落。

      㭴人⾋群之中,一位劲装男庑子自聂家众人中走出,他步履沉稳,眸光淡漠。

      正是当代聂家家主,天下六绝之一的北腿聂江!

      “玉道人,王腾。”

      他开口,打量着这位未曾谋面的绝顶高澡手,如此쁟年轻;却击毙了与自己齐名的宋天明,难以想象。

      “你也可以叫我南拳。”

      那翩少年不曾转身터,依旧俯瞰江潮,自信䳀而沉着。

      ឮ “你在看什么?”

      聂江眸光不变,顺着青飐袍少年的背影看向了江潮,一如数年间那般,并无变化。

      “潮起潮落,你明白吗?” ꔟ

      王腾焉然回首,眸光锐利而炽热,恍若两口利剑,令人生寒。

      ப “我明白,但不代表会成麺为事实。”

      聂뛂家平淡的开口,直视王腾,己身信念不可动摇。

      哗啦~

      浪涛打起,几点水花溅落在两人身旁㆝,将沙地浸ꚴ湿。

      “潮起潮落,一代新人换旧人,渫你们,已经老了。”

      青袍鼓荡,少年笑容冷冽,三丈之内劲风呼啸,潮水倒卷。

      戡 啪!

      沙石翻飞,聂江动了,甫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势;双腿连环踢逮出,瞬息之ꑙ间便有十余道真气破空而来,将王腾周遭笼罩。奛

      “呵呵,看来你需要一些帮助才能认清现实。”

      王腾迈步,大手探出,玉白之色笼罩;一抓而下,劲力喷薄,轻松将袭来ᛨ的真气捏碎。

      他不饶,铁拳当空砸落,真气缠绕,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宛若一杆重锤狠狠砸下。

      哗啦~

      劲风翻涌,在聂江的惊涛腿法之下,竟然真的生出了江潮涌动般的声音!

      他双腿倒踢而下,真气附着,宛若一杆精铁长棍横扫,破空声相随。

      啪!啪!啪!

      呼吸之㉿间,两人拳腿交击,已是对碰了三招。

      ㉋ ᑧ“玉道人果然步入了绝顶之境!䑄”

      江岸边,一众观战的武林人士们感慨,这位人杰果然不凡;竟然真的开辟丹田气蒅海,步入了绝顶之境。蝺

      “此战,北腿堪忧啊。”

      有见识过泰山之巅一战的武林名宿开口,并不看好聂江。

      “前辈何出此言?他们二人现在看起来也㊱有来有回啊Ƛ?” ⋌ 辩

      人ꡋ群之中,有后辈武者不解,出声询问。

      “玉道人赖以成朖名的밅护身硬功到现在都未曾施展,还有从宋天明那里学来的两式杀招也未使用,ୋ如今只是Ჷ以砽真气对敌便能应付聂江·····”

      那位武林名宿摇摇头,说出了缘由。

      一众武者这才回想起来,玉道人最出名的可᨝是他的护身硬功啊!当初击败宋엥天明便是依仗其大成的玉真功,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聂鞄家的方向,族人们神色紧张,凝神望着那江畔懺的两道身影。

      这一战,牵扯的太多磜了。

      嘭!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聂江的身形连连倒退,真气逸散,有些梇承受不住交手间传递来的巨力。

      王腾挥拳,纯粹的气血之力迸发,生生砸出了破风声;他混元功登堂入室,混元气血孕育完成,一下子将他的体魄强度拔高눴。

       达到了一个强悍的地步,现在的他,光凭气血￷之力便足以力压之前玉궷石肌肤覆盖全身的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