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无限安卓版本

      刘福和棠梨二人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刘福就开始说影卫的故事了:

      “影卫的历史可最远可追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开天纪末期,那时候普通人还是弱者,只能被印阵师奴役,但终究有人不甘于此,以绝顶的聪明才智,在加上几代人的努力,制定了一套完整的针对印阵师的技艺大全,其中包括口技、武术、机关和药物等各个方面,无一不针对印阵师的弱点。影卫就凭借着这高超的技艺吸收了大陆各地不甘为奴的普通人,一时门徒遍地,风光无二。

      这个组织一开始不叫影卫,叫天人堂,他们自诩天选之人,比印阵师更高贵。但那时候在大部分印阵师眼里,普通人就应该如牲畜一般,被圈养在家里,任其宰割,突然被被牲畜骑到头上来,这让他们觉得这是对他们极大的羞辱。于是,印阵师们开始组织在一起,围剿影卫。

      那时候,印阵师讨伐天人堂,因天人堂占据主场优势,一开始节节胜利,眼看就要大胜,这时,对面出场了一个九印印阵师,他就慢悠悠地走向了天人堂主殿,所有普通人的手段对他都没有任何作用,所锻造的最锋利的刀刃,也只能在他身上砍出一道火花;任何毒药,都没办法让他吸收分毫,他就独自一人走到了主殿,一个阵法就将主殿连同天人堂的堂主一并化为齑粉。

      那时候,普通人才深刻地理解到,与印阵师之间实力差距的深不见底的鸿沟,是永远不可能填满的。

      大战过后,天人堂分崩离析,大部分人都被抓住,重新成为印阵师的奴隶,也有一部分人逃脱了。这部分逃脱的人,不忍天人堂的技艺失传,于是成立了影卫,以接受委托杀印阵师为生,开始了隐姓埋名的生活,将天人堂的技艺,传承至今。

      然后到了太清纪,杀人的买卖是做不成的,因为天顶阁的律法不允。但影卫的众多兄弟要活下去,就需要活计。眼看着影卫即将分崩离析,这个时候,是老爷救了影卫:老爷给影卫的弟兄们都安排生计。影卫的兄弟们也都答应了老爷,一生守卫朱家,守卫落山城。

      这就是影卫至今的历史了。”

      棠梨听的很认真,听完目瞪口呆地点了点头,然后问刘福:“所以,普通人真的可以和印阵师抗衡吗?”

      “这是当然。影卫的信奉的格言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

      “化不可能为可能……”

      棠梨低着头,喃喃着重复了刘福的话,随后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向刘福:“我也可以这么强,对吧。”

      刘福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对了,义父,印阵师的弱点是什么啊?”

      棠梨确实想不出来印阵师的弱点是什么。

      刘福微微一笑,讲解道:“我们都知道,六印之后,印阵师可以察觉到一定范围内的同属性印阵师,而七印之后更是有灵气通感,可以察觉到一定范围内的同属性灵气变化。但是,普通人体内先天没有灵气,这就是普通人针对印阵师的第一优势。

      其次,印阵师也是人,在黑暗中,他们同样看不到东西。只能通过声音和灵气之感来寻找敌人,但印阵师的灵印却会发光。所以影卫都善口技,用以迷惑印阵师。这样,在黑暗中,我们就拥有了场地优势,我们看得见他们,他们看不见我们。所以,影卫行动时都穿黑衣,带黑色面具,且只在晚上行动,以保证最优作战条件。”

      棠梨听了刘福的话,思索了一番,又问道:

      “但是印阵师的阵法多种多样,像印阵师的化灵,只要他们一化灵,我们就打不到他们了,但他们却还可以继续使用阵法攻击我们,就算拥有了场地优势,他们一个范围性阵法照样可以一下击杀我们,这样的差距……普通人真的能够打赢高阶印阵师吗?”

      刘福笑着说:“梨儿想得真周到。”

      随后表情又变得凝重了起来:“所以,影卫要学的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比如各种机关暗器。印阵师多关注自身印阵境界,且大多有家族供养,所以有的印阵师连基本的生活器具都无法熟练使用,更别提复杂的器械了。而且,印阵师的塑之阵构造出来的大多是结构简单直接没有变化的兵器用具,对机关之术更是不了解,这也是影卫对印阵师的另一大优势。

      但有了这个还不够,正如你所说,印阵师阵法多变,且大多会防御阵法,一旦印阵师决心死守,影卫的机关暗器大多起不了作用。

      所以我们击杀印阵师的大多数情况,都是占据一手优势后,使其散失布阵能力,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做到第一刀,就砍断印阵师的手脚或者是头颅。这要求影卫要有极高的速度和力量,越快越好,让印阵师无还手之力。

      所以影卫训练的时候都辅以各种灵丹妙药,以求达到普通人的身体极限,为此,影卫更是开发出了透支生命以获得远超常人速度的毒药,这丹药,也是影卫号称‘八印亦可杀’根本来由。但服用此药的人,九死一生……

      但就算具备了重重优势,普通人击杀印阵师依旧是个九死一生的行为,所以,为了保证击杀,影卫每次行动前都会充分了解自己的敌人,了解得越多,击杀目标的把握越大。所以,探查情报,也是影卫的必修课。”

      刘福说完这些,想起了上代影主和自己讲这些的那个时候,很是感慨。于是,叹了口气,随后看向有些呆滞的棠梨,微笑问道:“怎样,有兴趣学吗?”

      棠梨听了刘福话,才从对“八印亦可杀”这五个字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啊?”

      “想学吗?”

      棠梨点头如捣蒜。

      “想学想学,学了这个就可以帮小左哥哥打架了吧。”

      “嗯,可以,少爷以后估计有好多架要打。”

      棠梨听了着急说道:“那我要赶紧学,义父义父,快教我。”

      刘福定下棠梨晃悠着的手,摸摸棠梨的头,看着棠梨,怜惜地说道:“梨儿,会很苦的,这样,你也要练吗?”

      棠梨坚定地看着刘福,回道:“我不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