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元武十年三月三日,中原的中州一个偏僻村庄,大庙村,今天村里热闹非凡,唢呐鼓声不绝。

      伅 村里的大户人家莫家小儿子出生了,家龜主莫海波年过四十了,已有俩子一女,ﬕ大儿子在外做生意,二儿子在京城游学,小女儿年前出嫁了。

      这些日子家里就两口人,有些清淡,如今小儿子的意外来临,让老俩口欢喜不已,老来得子好不高兴,就大摆家宴,宴请就近亲戚艴与村里人,吹锣打鼓的,好不热闹。

      럛这时,莫海波站在门口笑呵呵的对走来莫大有说:“大有来了啊,都是村里邻居,就不要送礼,你也不容易,就图个热闹罢了”,ↈ

      “这不四婶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就提只老母鸡给四婶补补”,莫大有说完,就提鸡走了进去。

      ᓃ 莫海波继续在门口接待宾客,中午时分,宾客已齐至,宴席摆上,客厅里推杯交掷交头接耳,恭贺喜词声不断,气氛非常热闹。

      时螋间㷝悄然而逝,到了傍晚,宴上的宾客走了,莫海波笑容满面的来到房炥间中,看着妻子怀中熟睡的孩子,

      凉 烌 轻轻的抚摸到:“小宝贝,你要快快长大哦,长大后爹亲给你娶个漂亮的媳妇”。

      小儿子因鳢粗糙的手纹抚过而摇头,莫海波一时看得有些痴了,时间在幸福的海洋中流过。

      两年后,莫家小儿子两岁了,近日莫海波两口子全愁眉苦脸的,因为小儿子一年前发现体弱多病,请了许多医师看过了,都说是先天不足,无法根治,且说了活不过八岁。

      两口子怕小儿早夭,去寺庙求取平安符,并且为小儿子取名莫别离。

      为了小儿子老两澈口找遍了方法,前些日子把在京师游学的二儿子莫道全也叫回来了。

      此时,在房间中,莫海波道:道全,ク在京师游学也见过世面,你弟弟的情况也知晓了,有쎉什么办法没?“

      莫道全想了想,道:“在京师听说过世间有修行高人,修炼仙家妙法,应该能改善小弟情况,不过他们不参与人间世俗权利,都在名䒟山大川,江河海外,护卫中原人间,跟他们接触都讲机缘,一ㅓ般人难以加入,可以访查试试了”。

      夫妻俩大喜,莫海波道:“无韸论如何也要去找一找,ᵼ不能让老幺就这样夭折了”,

      说道就做箄,让二儿子看躇家,两天后,老俩口收拾好东西出发了。

      ᾗ为此还买了一辆好马车,开启了为小儿求缘治病之路。

      两口子走了两个多月了,到了中州这附近的ꟁ一道山川。

      山脉名叫垂藏天十二峰,十二座山峰高耸入云,半山之上,笔直如刀削,光滑陡峭无坡,上下뎐三百来丈,向上望去,直如天柱。

      半山就可见白云朵朵,山腰之촖上,雾气终年弥漫环绕,飘渺似幻,偶有晴日才看见山腰之间,依稀有木林。一般人难以攀登。

      这天清晨,两口子到了山下Ꮯ的小镇上,刚在客栈吃早饭,小儿子就饿了,哭声不止,妻子见状,就抱着回房喂米粥,莫海波正喝了一Ð口䵧酒,以解心中烦闷,忽然听到雷声大作,青红光闪现ⱑ,一瞬间还在ퟤ空中发现了一抹青衣,转眼消失。

      立刻站起来就跑,跟着光芒,一时间客栈里的人都惊愕不已,一直跑了两里多地,还不忘挥手大喊,这时袾一道红光向他射来,同时一道青光将之截住,空中传来阵阵喝骂声。

      在空中,一道青衣人影道:“你还要杀凡人?你今天再难逃了,把事给我交待清楚,我可暂饶你一命。如知错,禁百年后,睡我可放你自由。”

      另一ᒬ道紫色身影狂叫道“你查了这么久?就这么点?哈哈,让它们先沉埋吧,坑死的不只他们。 䞞

      我今天就是身死魄散你也休想在我这得到一点信息,哈哈,我在黄泉里看最后的结果,你也会不得好死的。”说完,身体爆开,턻真气四射。吟

      青色身影立刻出手发招挡住用生命催发出的最后能䠸量。

      大约过了一柱香时间,真力劲道耗完,光影不在闪动了。

      空中降下一道人影,年龄大约五十开外,身形削瘦,挺拔彏,ﺱ面目清奇,双眼炯炯죓有神,神彩间眉⩫目飞扬,气势泰然自若,身后背着一把长剑,青衣紫履,一派仙风道骨,一看就是不世真人ꄜ。

      看着莫海波皱眉不已,道:“你这人这是怎么了?櫒刚才我❥在捉拿妖人,你跟着不要命了”,说完,转身就走。

      莫海波大急,扑通一声跪下,大鲏喊:“高人救命,我也是迫ᡀ不得已”,됕

      真人见状,就转身问道:”怎么回事?“霿

      莫海波连忙一五一十道来。

      “ﯵ那我过去看看吧” 鏕

      莫海波就把真人领到了客房,这时妻子喂饱了儿子,正在妻子怀中安睡,莫海波向妻子说明了情况,妻子把小儿交给了真人,真人一手抱孩子,一手搭脉。

      半响,才道:“是有些先天气血不足,小孩太小,一般药石难以承受,若不得法,恐怕夭折”。

      莫戄海波问道:“真人有什么办法,难道我儿就此夭折?上天有好生之德,请真人无论如何也要救救他吧,我们夫妻二人给你供长生牌”。

      ”这孩子只能以修行真气细心调养,才能治好,要更改体质,只能修行了,修炼弟子都是招流离失所人群和修炼人士子女为首,他如果进入我派就基本与凡人断连了,与你们绝缘。”真人㹂道。

      在给把脉时发詇现了小孩有修仙慧根,而숇且资质还不错,只是气血不足,要细心调养。

      夫妻两人大惊,妻子哭道:“这怎么行?”

      낔 “人伦天道难以割舍,但修炼后,寿命比凡人长久,自有修仙天地世界,过多牵涉凡人亲情,会违反仙界界规,做有违人间凡俗之事,你们仔细思量,有一柱香时辰,我在外间茶室ꄲ等待”,真人说完,转身离去。

      莫海波想了想,对哭泣的妻子道:“就这样吧,让真人带走,这样才能保他一命”。

      “可我舍不得我的儿啊,才两岁,刚会说话,这不是要我的心肝좂啊?”

      放宽心吧,这是别离的缘法,一般人都难求,以后他的天地更广阔了”。

      氉妻子不在说话,只是泪流不止。

      ኣ一柱香后,莫海๛波和妻子来到真人茶室,把小儿子交给了真人,并把平安符挂在他手上,咀交代好小儿用品。

      在夫妻俩注视下真人带着莫别离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真人抱着莫别离来到垂天十二峰的其中一座山下,道运转体内真气,如旱地拔葱,攀ᰈ登起来,直上云端来到峰顶。

      山峰名叫枫回峰,峰ϣ顶四季如春,红枫禟满山遍野,远处望去如同一片红霞,山上小溪贈流淌,鸟语花香,嘤嘤啼叫声不绝于耳,峰上即可俯看云卷云舒,一到傍晚,天边彩霞与枫林,云雾相交辉映,自成人间一片美景。

      往前走,两里地后,有一座宫殿,宫殿朴素典雅,大殿后面屋舍重重,精致非常,殿中一名男子正在扫地。

      看到真人后,高兴的说道:“师傅回来了啊”䲘

      看了一眼弟子,“嗯”。

      就进Ⱀ了大殿后的别院,将莫别离衣物放下,并将他放在床上,坐在椅上喝茶。

      真人是垂天十二峰中仙门虷大㼑派界天门的枫回峰聆山主,叫济沧海,名号沧海月明,扫地男子是他的第十一个弟子,身形微傋胖,样貌憨微,名叫王同。

      溄莫别离此时醒来,没看到母亲,看了一眼周围,也没发现父亲,只有一个陌生人在边上,顿感害怕,小嘴一嘟,就要哭声出来。

      济沧海温和的说道:“看看这是什么”,

      从边上的抽屉里拿出个拨浪諩鼓,轻轻一摇,鼓声不止。

      莫别离顿时被吸引,济沧海把拨浪鼓拿给他,꼙顿时玩得不意乐乎。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王同进来给济沧海请安:“师傅用饭了”。

      뜫 济沧海:“嗯”。

      将莫别离抱了起来螾,到了后院的食堂中,弟子们已座在席间了。

      돛 席间只有五个弟子,大弟子何书我坐左手第一位,三弟子唐别见坐左手第二位,六弟子李亦⫍刀坐左手第三位,七弟子安如是坐右手第二位,十一弟子王同坐捱右手第三位,济沧海将莫别离放在右手第一位,然后坐在主座上。

      给大家介绍道:“这是你们衢的小师弟,莫别离,今年两岁了,今后你们由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吧”。

      安如是见状,将小碗剩了碗小米粥细心的给小师弟喂食。

      莫别离看见了一群陌生人又害怕踂不已,顿时开口大叫,哭喊:找娘亲,冐爹亲的。

      一顿饭下来,众숂人都叫苦不绝。

      王同更是叫道,“这小祖宗也太难伺候了”。

      安如是抿嘴笑道:“当初你小子还不是一样,你上山时都六岁了힢,还整天叫找阿母呢,拨浪鼓就是师傅哄你才买回来的”。 

      圹王同顿时羞红不已,收拾碗筷匆匆逃离,众人大笑。

      此时,济沧海说道:“书我,明天你去◖通天峰掌门那给别离报备”。

      縕 “是”。

      傍晚,济ﴣ沧海用真气为莫别离调理气血。

      啒 济沧海之前收有十一名弟子,九弟子慧茹和五弟子季安外出执勤,八弟子江枫,十弟子晏朝歌在外游历,二弟子啔,四弟子战死,整个枫回峰人丁单ꊀ薄。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