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旅游睡了儿子

      淉梁榛又是恼怒又是心ꠡ疼,又是⺫恨铁不成钢;心疼的是那一成干股,而且还是营业额的一成,让人实在是心疼。

      卭 可偏偏又无法说Μ什么,➌毕竟这件事情要不是蔡静怡帮忙,还真不一定能成功。

      梁榛暗暗将蔡静怡的话记在了心里,,哪怕是耻辱,哪怕是打脸.....﬒.这时쩰候㳡林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安鰬慰着说道:“梁哥,虽㴾然你这次有点丢人,但我觉得没关系,以后你肯定也会成长起来既的。흍”

      ໏“就算尴尬也不要说出来啊!说出来就更尴尬了……ᵙ行了,准备联系一下朋友吧,今天可ﭨ是试营业。”梁榛无奈道。

      顭 林宇笑着应了声;而梁榛则是给方馨发了个短信,说事情已经办成了,让她明天白天过来看场地。

      礷方馨很快就回了炠短信,话语中的惊讶隔着手机屏幕都呼之欲出。ⅼ

      梁榛随便樶回了句就连忙催促林宇一起去了酒吧。

      等来到酒吧,这儿已经一切就绪了,大家都是坐在座位上,等着同事们全体到来,等待着老板过来开会。

      酒吧的开业时间是晚上八点整,此时还是鵇下午,等人们都到齐后,大家都忙着打扫卫生。蔡静怡把梁榛叫到了门口఺,说陪她一起放花篮。

      而在酒吧外边的大门墙壁上,已经挂满了ȭ周二厘朋友们送来的横幅。

      ᡾“祝䠌二厘酒吧生意红火,财源广进——交警第三中队贺。”

      “祝二厘酒吧红红똑火火——葡萄大酒店贺。”

      ......

      周二厘的朋友不得不说是非常多,几乎快把外边的墙壁都挂满了,看着格外气派。蔡静怡伸了个懒腰ꤥ,笑呵呵地跟梁榛说道峍:“猜猜今天订下的营业额是多少?”

      鈚 梁榛疑惑道:“多少?䩌”

      “七十万……必须来个开门红,这样才Ủ吉利。”蔡静怡认真道。

      梁榛惊讶Ä道:“我们酒吧总共也就三十多张桌子吧?那些没桌子的客人消费肯定是比较少的,也就是说,平均每章桌子ᷔ都要消费两万多?”

      蔡静怡点头道:“等着吧,这目标是周总订下来的,你是酒水员,今天估计会有点忙,出货要记好。”

       梁榛뮮笑道:“好咧,只管放心吧!”

      等一切都忙好后,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大家都站在酒吧里,这时候二厘酒吧里的늲女孩们穿得很是清凉,而且很多都是美女。

      特别是那些舞女,让在场许多男同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她们都在咯咯笑,弄得梁榛很不好意思。

      这时周二厘提着个包,从办公室里出来了,大家都是对他叫了㢖声周总。他对大家点点头,然后开始给大家发红包,笑呵呵地跟众人说道:“各位兄弟姐妹,今天就多靠你们了;我周二厘做人实在,有我一口乣吃的,就绝对不会少了你们。”

      那红包看着可不薄,梁榛接过红包之后偷偷看了下,发现里边竟然有八百八十八夎元。

      这周二厘,⃃可真是够大方的。

      媄酒吧里算上看场子的,差不多都快有一百人了,也就是说,周二厘今天光是给员工发衢红包,就发뉇了八万多块钱。唏

      俴 “好了,大家安如静点……”周二厘发完红包后,笑呵呵地说道,“我们来听伟大的蔡总说几句Ҩ,毕竟我就是个甩手掌柜,一切还是要听蔡总的浩嘛!”

      人们都是鼓起了掌,蔡静怡走到前边,看着意气风发,格外精神。

      她今天也是化了妆,穿上了一身漂亮华贵的连衣裙,认真地说噗道:“周总已经将目标订下䁛来了,今天的营业额是七十万;我跟周总打了个商趫量,ੇ如果能完成任务,那就再给大家发一次红包!兄弟姐妹们,今天是我们的试营业第一天,一定要将招牌都打响。好了,因为是试营业,我说一下暂时无法出的酒,这些酒统一都是鸡尾酒,≆请服务员们记一下。另外,我们今天的优惠是八折,大家也都记清楚了。”

      她拿起零一张单子,将暂时不能銳做,但是菜单上有的酒报了ӓ一遍。服务员们都拿出纸笔,很팃认真᭑地记了下来;蔡静怡等他们记完后,拍了拍手说道:“好,各就各位,开始上班榠!”

      众人连忙鼎都去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梁榛的岗位是在酒水仓库,里边早就放好了桌子,还有一个笔记뢐本电懒脑,看来是蔡静怡为他准备的。

      梁榛坐䚺下,打开电脑,查了一些资料。随着外边放起了音乐,他这边也有点影响,但因为周二厘请来的⸠DJ师傅是个高手,跟普通的街头DJ不一样,听着还是挺享受的。据说他给这个DJ师傅开的工资特别高。벢一个月好几万,还有各种奖金,是从大都市请来的一流老师。

      梁榛听着音乐,查完了资料,一时间也没事做,所幸又练了会军体拳;㾋想着外边的生意一定很火爆;果然,才八点半的时候,就有服务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跟梁榛说道:“拿两箱香槟。”

      梁榛有些惊讶남地道:“这才多久啊,就拿两箱过去?”

      ݱ鮶这妹子跟他笑道:“来的客人很给周总面子,根本不点鸡尾ꌪ酒和啤酒,一来就헉点香槟。鮾这儿只是我负责的区域,等会儿估计还有别人来。”

      뚥梁榛连忙点点头,拿了两箱,然后记录了下来。

      枛果不其然,这个妹子走后没多久;就又有几个妹子走了进来。她们看见梁榛坐在电脑前,感慨着说道:“我们在外边跑来跑去,真羡慕你啊。”

      梁榛嘿嘿笑了笑,此얄时有一个妹子瞥了一眼说道:“有啥好羡慕的,酒水员一个月也就三千块钱,陮我们一个月能拿一万多,你羡慕你在这儿待着?”

      这妹子尴尬地笑了笑,梁榛涇也没打算解释自己的工资,她们不知道更好,毕竟财不露白;现在要是跟他们说了梁榛的真实工资,虽然能装个几秒钟的逼,但带来的麻烦会更多。

      这几个妹子拿了七箱香槟出去,而且ḅ有一箱香槟特别贵,是二厘酒吧里最贵的酒,卖两万八돰千八百八十八,看来肯定是有个很给周二厘面子的人来了。੄

      梁榛悠悠地将这些都记下来,这次出货之后,迼倒也是是清闲꧶了一会儿;毕竟外边吧台也有不少存货,二十分钟之后才又有人来。

      不得不说,酒水蟏仓库这份工作真的是非常悠闲,跟外边那些辛苦跑来跑去的人៼不一样。

      不过……我本职的工作简直是要嵃搭佡上命去做殃。

      ̰一切都进行得特别顺利,特别是十一点之后,服빧务员们来拿酒的速度越ꦆ来越快了;梁榛悠闲㿧地操作着电脑记货,

      “啊!这!”

      到了十二点半的时候,原本顺利的气氛被打破了;有两个服务员妹子进了仓库,生气地骂了句脏话。

      梁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来了一帮傻逼客人竘……”一个妹子说道,“他们预订了两个卡座过来的,结果坐下来后只点啤酒喝!卡座的最低消费是两千八,但他们说自己肯定会点到的。愣的,他们都喝了好几箱啤酒了,到时候还能喝个ﻛ蛋!”

      梁榛惊푴讶道菪:“是来砸场子的?”

      如果客人来了只喝啤酒,对二厘酒吧来说确实是个损失;尤其是今天试营业,本来就想图个好开始。

      可问题䬝是,总不能把客人赶出﹣去吧?

      这服务员妹子ⳬ叹气道:“拿两箱啤酒,蔡总已经去交涉了,不过那群人竟然还骂蔡总,我看锕一会儿四哥要动手了。”

      混了个子!总有人眼红人家的蛋糕!总有人要阻止别人吃蛋糕!总䫯有人要恶心吃蛋糕的人!

      梁榛听得可谓是满心怒火,想不到开业第一天就有人来砸场子;不过这也难怪,有人来捧就肯定会有人来踩。

      听说蔡静怡在外边被骂了后,梁಼榛更是火冒三丈;但问题是他身为酒水仓库员,上班时间是绝对不能出去的。

      Ⴠ “等着吧……蔡总应睶该能搞定的。”梁Е榛靠在椅背上,皱眉说道,但心中沲也饕没个准。

      她们点头应了一声,抱着啤酒就出去了;梁榛坐在椅子上,内心担忧之情却是越发明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