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堂

      缓会视线的一睁眼,不由后退半步,这是在狼山顶悬崖边。

      “把他推下去”。

      林飞扬高声的,“慢,慢慢”!

      刚才那个声音响起,“他让你们慢,你们就慢!推下去”!

      几十名手拿长矛的侍卫不断向逼近,身后是百丈悬崖身前是刀锋宝剑,没办了只能这样了高声的,“沈三万我又不杀你,真是只缩头王八见都不敢见我”。

      随说完随瞟向坐人群后年那桌边的男人,他依旧,手拿茶杯的,“推下去。也回头了,对林飞扬说,你可以试试反抗,除非你能躲过瞄向你的那五十架弓弩即使可以也没关系还有我”。

      长矛又逼近了,硬扛是不行会被扎到只能在退点距掉下去仅还有两三步远,“这就是狼帮的待客之道”!

      “他怎么还废话”!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没理由,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底下那帮狼崽子还等吃肉呢。你不用说你有多重要身上有什么秘密,或沈三万怪罪我的话我能全权代表他,我干嘛要和你废这么多话,推下去”!一横脸目光直射过来那是双很冷酷的眼眸。

      “唉~,罢了,前有长矛,后有地狱,周围重弩环饲饿狼仰首以望。只因这名变态不喜欢我就要把我推下去,难道我真要命绝于此”。

      欲哭无泪之际又对他瞧去他依然手我茶壶闲庭自若,长矛也到身前避无可避,“行”,“我自己来”!双手张开,一仰,后倒落下去。

      “哼~,他笑了,带到大厅”。

      “是”!

      林飞扬多鬼心眼子全怎么可能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主,掉落的得差不多时腰间匕首拔出猛扎向山体,整个人挂半山腰。往下看双唇紧闭气的想骂人距他不到十米远,有张伸出的大网蓄势以待也听到,“山底那个,死没死。没死,和我去见帮主”。

      林飞扬气的,“不见了”!

      头顶传来,“好,不见还省了,东西我们要了,走吧”。

      “呵,呵呵”,林飞扬笑了,“这是半点脸不惯着我啊”。

      跳到山底后继续被蒙起眼继续弯弯绕绕上上下下的走好阵子听周围人脚步,应该到了。

      一摘眼罩,四周太亮缓会才眼睁开,一开口,“嚯嚯嚯”,“这也华贵了,金灿灿亮闪闪,来回走着四处的摸,这木头,这装饰这桌椅板凳,荣华富贵,这哪是山间楼阁明明是阿房宫啊。林飞扬不围围绕绕各处相看了,话锋一转,可是呢,却住了几位缩头缩脑的,好王八。哎~,示意座位上那几人镇定的,别着急别叫唤,别生气,听我说完,听我说完。在他摆手中都暂时的把他们火压住,也又说,自进门,首座上这位汉子,粗豪野气,刚中带狠连看我的眼神都透股不懈。林飞扬大拍自己胸口下,硬”!

      “大哥,这小子拍马屁拍的够硬。可刚才他骂咱了,用不用我去把他舌头给割下来”,说话的是刚才山顶那个名叫霍千卢是狼山二当家。

      位首,沈三万搂着两个衣衫短少的妩媚女子,看眼椅边匕首直奔林飞扬胸口。

      白光闪过,也有道破空声对沈三万飞来,匕首在林飞扬指间停住。

      “噔”,,“啊”~,那美女子吓坏了,瑟瑟看看那几乎擦她脖子飞来还在椅背上颤抖的钢钉手攥的沈三万很紧。

      沈三万生气了,拍椅道,“你狂妄,敢吓我美人”。

      林飞扬嚷回去,“你蠢货,敢伤我性命。凭什么你能欺我我不能还手”!

      沈三万恶狠狠的,“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我是沈万三,你屁都不是”。

      林飞扬不服的;“沈万三又如何,无非岁数大点,人老点也早死点罢了。和我比,你才屁都不是”!

      诺大的屋内有过一瞬间的寂静无声,到不是因为林飞扬言语强硬不屈,敢在家门口面对面的叫嚣沈三万还真让他们意外。

      霍千卢人粗声的,“大哥莫气”。一拍桌跳出座位重重对林飞扬冲拳过来,林飞扬也没贯他多有怨气的对拳而去,稳稳的接住他悬在半空的硬拳,脚下砖石炸裂爆暗劲互冲,谁都没占到便宜。

      他一翻动两脚连环踢林飞扬也都接下,一拍一拍他脚面的都压住。他落地了,林飞扬也后撤出去。

      “大哥,怪不得他敢猖狂能和千卢对两下子,也算有点本事”。

      “呵呵”,沈三万摸着怀里女人发笑的,“璟良,你去帮帮千卢”。

      “我,大哥你确定,那他可就死定了”。

      “死就死呗”。

      “好”!一笑的,桌底抽出把钢刀条出座位对林飞扬砍去。

      他的加入的林飞扬觉得有些吃力,拽掉身袍转几下迅速拧成衣棍。

      他以为林飞扬是要和他硬磕手臂力道加大劈的更狠,这样做林飞扬和他硬磕还好,如果只是虚晃,拉长的衣棍回马枪的对身后打过来的霍千卢捅去,在侧过身躲过他的劈砍就算力在大也起不到任何做用,还被反手威胁过来的匕首威胁住喉咙这是不是就输了,“承让”。

      霍千卢低头看看杵在胸口的衣棍露出满意露出佩服,双拳单手化掌的比过去,“厉害”。

      林飞扬微微点头,“客气”。又对马璟良露去得意,“承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