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由奈资源

      北冥世家一群人出来找攻击他们之人当然找不到,实际上整片营地的人都见不到此刻的阿飞和叶三刀,在神识立场里笼罩的两人又怎么可能是一群后天先天武者能寻到踪迹的。

      此刻的华夏国营地里,叶天晴等人从会议室悄悄溜了出来,交头接耳的讨论的热火朝天。

      小麻子捂着后脑勺叫道:“现在就去吧,我看到了,那里面啥危险也没有,我都看到那些东西在哪里了,那莲花可真漂亮。”

      范淼好奇连忙问道:“那你说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人家都说感觉到危险了。”

      众人没有去过,当然不知道其实武者修炼到一定境界对危险确是会有一些感受,但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这种感觉就会相对变得很弱,而且这种新的环境又如此诡异,当然就亦步亦趋不敢探索了。

      所以苗先生说里面危险,范淼内心是接受这种说法的,可奈何六个孩子里有两个天赋异禀,一个能听万事万物,一个能看破万事虚妄,小麻子和张六耳肯定是不怕的。

      张六耳接着说道:“放心吧,那里面虽然有奇异空间,但里面可没活人,动物都没有,就有些虫子之类的,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对啊对啊,我也看了,只要把气聚集在我这眼睛周围,我就能看透很多东西,就像传说里说的透视眼一样,清清楚楚的。”

      叶焱按耐不住了忙道:“那里面路线怎么走,我和天晴现在就进去把东西带出来然后我们就溜之大吉。”

      “不行,我们现在别去,光是我们国家就有三个先天强者等着了,这么多眼睛我们要是悄悄溜进去那就是靶子了,不如等他们打生打死的抢舍利的时候,我们在里面悄悄摸了宝贝就走。”天晴相对来说沉稳一点,这一刻孩子心性在环境的影响下是彻底收了起来。

      “天晴说的对,我们是小孩,哪怕叶天晴和焱子武功第一,也打不过那么多大人,何况还有我和范淼这个拖油瓶,不暗中行事万万不行,免得到时候我们被人一锅端了,院长以前是怎么教我们的?凡是要量力而行,稳中求胜,能躲在后面捞好处就不要往前冲。”

      诸葛小天年岁大一点,也相对沉稳,像狐狸偷油一般狡猾让大家收了激动的情绪,众人感情极好,当然是谁说的对听谁的,六耳和麻子当即找来纸笔,把内部地图详细的画了出来,哪里看不清,哪里可能有陷阱都一一交代清楚。

      在简易地图上看去,这佛塔废墟其实并不大,只有几十公顷的样子,远没有外面各国的临时营地大,可是里面是有仙道空间阵法的,给人的感觉自然是无限广阔,印尼国信仰梵天佛教,也就是小乘教派,华夏国的佛教是大乘分支。

      细节不同,大方向却是相同的,佛法玄妙,这片废墟遗迹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留下的东西,古时候通讯不便,哪怕是仙佛神圣要传讯都要跋山涉水更何况是普通人,普通人在古时候只能依靠信鸽和面对面口述,所以这遗迹由来阿飞是不知道的,只是心里暗道:“也不知是哪位佛教大能留下的机缘,佛教道家大能多数后知五百年能掐会算,可能是算到了什么才留下这些手段的。”

      已飞升而去的佛教大能泪流满面,‘我这遗迹是留给自己国家的信佛之人,你们这些虎狼猛兽抢了我弟子的机缘’

      当夜,就有一些修炼人士按耐不住靠近了遗迹入口,自然是一番惨战,修为弱一些的当即就丢了性命,叶天晴和叶焱看过地图,也是睡不着的,索性就出了营地远远看着,王大胆找上他们问了一下。

      “计划有变,我们今晚就要进入了,我华夏国兵强马壮,有一个入口已经派人清理干净了。”

      叶天晴和叶焱连连摇头异口同声拒绝道:“我们是小孩子,就是来见见世面,不掺合不掺合。”

      他俩心里自然是已经把那废墟里的宝贝看成了囊中之物,跟着华夏国进去,说不定宝物就带不走了,当然是不愿意的。

      印尼国的考察队就在离华夏国不远的地方,其内一群修士气得饭都吃不下,明明是自己国家的东西,却招来了无数虎狼,自己国家穷,大地震死伤无数,接受了其他国家的援助,此刻腰板也硬不起来,要不然外交官员定然会拒绝所有科学考察队的入境申请。

      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此刻这一群人心里是憋着气的,就想着进了遗迹以后大开杀戒,修炼之人无忌讳,夺宝期间杀死几个人也不算犯法,毕竟修炼界和普通人的世界已经是两个世界了。

      这一次地震显出的遗迹自然也引来了魔门修士,在另一边安营扎寨,带队长老赫然是个有六个指头的四十岁男子,这男子那双各有六个指头的手鲜红如血,煞气铺面。

      如果王大胆在此,一定就能认出来此人是江省赣州灭村惨案的凶手,那时候他们勘察现场,发现了不少6个指头的血手印。

      村民尸体上也有不少六个指头的掌印淤青。

      随着华夏国的队伍长驱直入,抢夺进入遗迹争夺宝藏权利的很多散修眼睛都杀红了,喊杀声整天,没办法,几个大国占了不少入口,这些散修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是不敢去大国入口搏杀的。

      在入口处狙击更多对手,进入以后就有更大机会,这些入口呈圆形分布在整片遗迹的四周,叶天晴一眼能看到六个入口,先天武者还不少,随便一眼都已经看到七八十个,平时这些人都隐藏在现代社会中不显山不露水,有了机缘全世界修士怕是来了小半。

      “天晴,进入以后你跟着我,我不怕,抢宝贝是要杀人的。”叶焱摸了摸身后的宝刀。

      叶天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我也不怕,自从第一次杀野猪出了丑,后来我就跟着你上山见了不少血了,只要对大家有好处,我也不怕,胆子早就练出来了。”

      叶焱笑道:“那我跟着你吧,你武功比我高点,保着点我”

      一句笑言冲淡了两人的紧张气氛,两人猫着腰朝着一个散修入口而去。

      范淼和另外几个孩子此刻留在营地里,来来回回的不断走着,心里一直担忧,虽说对自家弟弟的本事有十足信心,可怎么都算是第一次,而且现在叶天晴两人可是去夺宝的,不是上山打猎。

      此刻争斗已经平息,该入场的强者都进入了遗迹,留在外面拼斗的都是一些后天境的散修,你一拳我一脚的也算走个过场,人都是奇怪动物,明知没有机会也要试试自己的斤两,这部分散修不是来夺宝的,是来锻炼自己的。

      也没人注意这两个小小的身影,只当是哪个修士走丢的孩子,法制社会的好处就在于哪怕是争抢宝物也会有所克制,所以当两人进了那闪着微光的入口众人才反应过来,‘靠,这是两个先天境界来夺宝的小孩。’

      “焱哥,你眼里看到的是树林不?我是树林。”叶天晴紧了紧手里的刀,说不紧张那是假的,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场面,是个人都紧张。

      “老弟别怕,这些都是假的,我看到的是沙漠,我们只要按着麻子哥他俩画的地图不乱走,这些东西就对我们不会有影响。”

      叶焱揣着刀,一马当先的按地图指引向前走去,表面上风轻云淡,可手心的汗水是实打实的,他攥着刀的手比叶天晴还用力。

      叶天晴随后跟上,有了焱哥的榜样在前面,他心里的紧张情绪倒是冲淡了不少,仗着自己招式精妙,多迈一步越过叶焱,超了一个身子的位置。

      叶焱也不托大,知道自己蛮力厉害招式不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天晴的千刀不尽防御把握更大,也就尾随叶天晴快步前进了。

      一炷香时间两人辗转腾挪间就到了这片遗迹最中心处的佛塔,那朱红色的大门牢牢锁死,大门上还有八十一个凹槽,想来是需要那八十一个舍利一一镶嵌。

      初生牛犊不怕虎,两人一合计,决定用开天一刀强行破开大门,叶天晴转腰发力,双腿牢牢钉在地上,那刀斜着向上一撩,嘴里大喝一声:“开天”

      这一刀开天着实了得,内含开天一式四小境界的所有招式变化,刀在短短距离里幻灭百次有余,种种轨迹尽皆融入一式。

      一道若隐若现的刀气就顺着宝刀劈在了大门上,只见那大门应声而碎轰然倒塌,尘封多年的佛塔就在这一刀开天之下展现出神秘的面纱。

      “快,天晴,就是那朵浮在空中的莲花,你去拿莲花,我上佛塔去看看那个天泣九诀的门道。”

      叶焱说话间已闪身上了楼梯,眨眼间就失了踪影,此刻他把身法提升到了极致。

      也不怪先贤没有防备,先贤也无法想到有两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能仗着千里眼和顺风耳的便利瞬间就到了中心佛塔,那九九八十一颗舍利才能打开的大门在开天一刀面前跟纸糊的没有区别。

      再加上年代久远,再好的阵法加持的大门也腐朽不堪了,若是苗先生等人到达这里,攻击力略弱的一行人必然是轰不开大门的,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去搏杀充当钥匙的舍利,要是使用热武器更是不敢,热武器和武者内气是不同的概念,热武器会爆炸,武者内气大多凝成一线或一点,别到时候得不到宝物反而全毁了就是国家罪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