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肉书App

      修行界都知道,这安阳一带多古墓,且是年代比邙山帝王柗墓群更걮加遥不可及的“古”墓。所以这里也是不少鬼修与盗墓贼뙧青睐的地方。

      一般人死后,灵魂都会进入轮回,所以鬼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存在,只有那些被一口怨气支撑趢或有合适道法保护的大意志的人才能踏足鬼道,一般这样的人若非生前受尽折磨或者修行一歙生,惮成就仙佛正道却没有希望,是不会有人选择的。

      깪 当然这两种可能也是有区别的,前者或许能修个厉鬼鬼王,后者则是谋求个土地城隍之类。

      困在野外煞气中熬了一夜之后,虽然天亮了,但是此깗地仍旧大雾弥漫,老头子认为是很难走出去了!与椯其苦等,不容죗易主动出击,地上不让走,只氲好走地下了。

      没蹕想到的是,我们下墓不久,黑咕隆咚的古墓下,杕竟然遇痔见个同行,而且还是一个又黑又矮的젦少女!

      “恁是哪儿个村的,在这儿弄啥嘞?”我尽量用河南话问,虽笓然,我的河北方言她也听得懂鲄,但是,还是用同乡的方言更能拉籈近关系,这깣是老头子传授的走江湖经验,而且,☯这家伙碰面后就试륰图杀人灭口,虽然,被我制服,但敌意依旧很浓烈。

      瞪了我一眼,别过头去来了一句:“恁是啥人?姐不清楚?俺们这一行的规矩,姐懂,那个布包里的都是你们的咧,放不放俺,왪恁说了算,姐栽恁手里不冤。”

      一听还是很有江湖味儿的大姐,只是这样子又黑又瘦,怎么也看不出比我大来!滪

      “吞外面那东西你清楚不?恁咋没事儿?”我又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煞气那么重,我这修行中☥人都扛不住,这为大姐怎么还敢在底下盗墓?

      “姐的八字儿硬。”一身喆黑衣的姑娘说了句糊弄鬼的话。

      ᴑ “笑话,恁八字再硬也不能扛煞气๻啊?恁见过⣆哪个八字硬罄的能经得住火烧、水淹、刀斧剁还能活着的?”拿我当小儿哄实在有些过分,道爷说话也就不客气了!

      “况且,刚才恁是要杀了俺,现在玙说ཷ的这么逞脸,真当小爷俺是二半吊子?老实说,搁下面掂了啥?碰了啥?东西不用撂下,털还饶你一命。”见这小姑娘可怜,我也将目的说了颈,没给她绕什么弯弯绕。

      ✛ 雉 “就这?”小姑娘明핾显一愣!

      “就这!”我回答她。

      然后,她就讲述了㋌她下斗的经过以及抵抗煞气的经过。

      她们村早年就是靠倒斗生活,附近的村子也这样,农忙的时候干点淦农活,闲下来为了挣口饭吃,就跟着村里的能人们学倒斗,祖辈多少代都是这么过来的,明白命比什么都值钱。

      起先䭂,她跟着三个村里㌷老娘们下墓,都是孤儿寡母,丧夫失㇠子的女鳋人,鲏为了活下去,仗着胆子干起了这一行,ဏ也没男人愿意跟她们一起,一者下墓这事儿玄乎,嫌ẳ女人不吉利,二者都是死了男人克死父母的人,更没人嫌自己比她们命硬。

      所以,四个大老娘们就在墓道里摸索,能摸出点值钱的东西算是运气,能摸点金银之物那就是发大财了!

      前天,噴她们以刨药材的名义离了村子,来到这个荒野地里,当然,大伙儿都잱知㖲道是干什么去了,那些收野药材的贩子或游方郎中能给几个钱?靠的都是地里的东西。 寴

      ﮡ四ⅵ人的下墓位置是花钱从一个风水先生那里买到的,这几乎快让她们破产,所有家当都赌在了这次下墓中,因为风水ඎ先生说这是个大墓,而且没人倒过斗。

       四ﳂ个人在荒地里下起了铲子,由于力气比不上男人,所以,她们用的是尽量挖窄洞的方式ㅊ,还从倒斗能人的手里学来了用火药炸的方法,勉强打开了一处墓道。

      薸 四人쭌转悠一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拿着飂火把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值钱的金银首饰,至于其它的东西,都不认识,甚至连主墓室都不敢룚接近,一直有意识的㟸沿着边沿转悠,因为䵗怕랾机关重重自己没本事逃命。

      㼗或许是命真好,外围的一些地鑜方都塌了,所以,根本没有能用的机关来威胁她们,还非常好ꀓ运的捡到了一些金银器皿,或韛者小巧的铜器,唯独这位小姑娘捡到了一块残缺的玉珏,当然,残缺不是指玉有什么损伤,而是,玉珏都是成对出现的小饰品,有点像女子的耳环,只有一个只能说残缺了!

      芷 其余的三人都对这小姑娘手里的玉珏看不上眼,他们不知道哪个更值钱寈,只认金银,只看大小ڶ,若非这小姑娘看着这个耳环似得玉珏漂亮,估计无人去셺捡它。 緼 鮩

      这个大墓真的很大,几个人转了半天感觉就像是在只探索了一角而已,从빢方位上看,还是西边的嗴一个小角。

      但是,她们不比篲那些专门盗墓为生的能人,有︖自知匢之明,尽量쇊能靠边站就靠边,就是捡点小鸼财,为了活命而已,所以根本不会干那些为了发财而搏命的事鄱。

      可也组就是这个小角落,在墓墙的最外边,发现了一ᑚ个类似白玉净瓶的东西,让四个人犯了难。

      这跓空荡荡的角落唯一的一个看似很新,很值钱的东西谁都想要,但也正是它的突兀出现,导致没人敢动뾊。

      下墓这么多次,各种会❒要命的要点都记在了心里,这种反常即妖的刲设定,只要接触多了,是连农村꘥没读过书的大老娘ⴚ们都知道这个经验,四个人更是小心谨慎之人,道理明白的紧。醳

      但是,这么一大块玉石真的太罕见了,别说她们一辈子没见过,估计就算是那些收这东西的读书人都没见过。

      四个老娘们一合计,不敢动,坚决不能碰。

      然而,运气这东西真的是玄乎玩意儿,ᇶ再谨慎有什么用,该来的还是会来。

      明明小心的避开任何东西的退走却还是出了意外,有个大老娘们的破藤筐坏了,一个好不容易捡到的金꺛坨子漏了出来,砸在了后面那老娘们的脚上。

      깸 嗷的一ꊴ声尖叫刺破空旷的墓道,把仨人下了一大跳,领头的大姐赶紧把火把照在了轅被砸的那人脚上一看一个不知道什么造型的金坨子,再看혿后面老娘胡们搬着脚,什么都明白了,气的随手就甩了被砸老娘们一巴掌。

      背上背着背篓,又一只脚짳站着,一巴掌下去,下意识的躲闪没站稳,所以摔了괋个屁蹲,背篓里的一堆乱七八糟的逴东西就洒了出来,好死不死的砸向了净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