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顶级人休艺术

      夜晚。药灵堂。。。

      我的儿呀,你怎么这么命苦呀,一位蚀白发老妇,坐在床边看着躺床闭目,满脸苍白,发出一丝丝呼吸的高大青年ꛑ。

      好了,别哭了。一名消廋白发老者,坐在圆桌,手里拿着大杆长賑烟,面色发黑,两眼发直,怒吼道。

      棕冒素衣中棜年人身体微微一震덦,低身拱手道,郭堂主,少堂主现在魂气消尽,经脉碎裂,

      还能不能救活,白发老者猛吸一口问道。 檖

      굍少堂主的命是可以保得住,只不过…素衣中年,面色胆怯。

      白发老者道:但说无妨,

      素襗衣中年咽了咽喉咙道:少爷恐怕以后只能躺즃在床上……能不能醒来也要看他自己ኄ的造化,

      那白发老妇两眼一 黑,趴在床边昏厥了过去。

      白发ܗ老者捏起放松的拳头。刘管家去哀,这是小医给少堂主配的药方,钟灵医递回㴥笔纸,然后躬身道:䩰小医告退。

      万幸自己老来得子,儿子虽然傻了点。心地善良,孝敬父母,对自己儿子也十分满意,他郭家到了自己这一代就只剩这一根棰独苗,下一代希望全在还没娶媳妇的儿子身上,不曾想到。

      我郭大钢愧对祖宗呀,眼里涌出两滴落柑泪。过了会儿看着昏迷的母子,深深呼出口气,就算你张家有耀光宗撑腰,我也要将那毒子,千戥刀万剐。一掌拍下,只见那圆桌顺间成为碎快,廋小的体型下拥有强悍的威势。

      张撅天荣呀张天荣,想不到你把你儿子藏的跟你当年一样深。

      召集所有人马,白发老者朝屋外喊道。

      张族府。,,

      怎么样,体型肥胖,衣着尊贵的中年人问道。

      大哥,此凡身体到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手臂上那凸股似乎大了不少。廋高中年人说道,此人便是张天荣堂弟,张同,杫张此凡叫他大同叔。

      这颗回灵丹给子凡服下,很快就可以醒来。张同从袋子取出一个丹药说道,

      福才。你进来,把这颗丹药给少늹爷服了,他醒后让他到我书房来。张天荣眯眼喊道。砬 

      是族长。

      父亲你找我?推门而进,书房里张此凡看着父亲坐在书桌前,桌上放着一个包袱。

      父亲你这是?张此凡一脸빏不解。

      我从来没跟你提騖过你母亲,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本想在你18岁离开之前的时候再告ၔ诉你,事到如今只能提前˶了。

      18岁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呀父亲?张子凡惊讶道,

      看着父亲神情凝重,

      扎这事要从14年前说起,当年为父本是张族里资历最差的一位。

      最差一位,父亲现在可是六渡修者,放在方圆百里算得上一等修者,张此凡心里不敢相信。

      为父当年在张族没有一人瞧得起,数人冷落。30岁还是初体界,请了各种쐏灵医高人,用了各种神丹妙药, 㤼

      都无法突破二渡器魂界。对于张族里是很可笑的一件事。

      那年为父听闻,国都有个藏金拍卖楼。有一种异域助灵丹,服咋下后可以在修炼时瞬间提升十倍灵气,方可突破二渡器魂界,当年你婶婶与你大哥也想去国都见见世面。

      张此凡⮞知道在自己来到张族府ȓ之前,父亲有一位妻子,听说被劫匪所杀,对于大ꓴ哥被送到耀光宗修炼后,一心修炼,一心想成为一名极渡修者,为死去的母亲报仇↗很少回家。

      ꝴ 那晚我们以最高价十万金币拍下,满是欢瘗喜,鲎于是我䏍们来到了一家酒楼好好庆祝一番,不曾被几人认出,那晚他们也在藏金拍卖楼,对这助魂慬丹虎视眈眈。被我高价买到,他们耿耿于怀。我发现情况不对。所以我们尽早离开了,然而第二天在回去的路上被劫掠。那次你婶婶为我挡剑死去。后来一群回都的国兵路过,我跟你哥才有幸存活下来。

      回来之后我每天沉醉于酒楼中,你哥那年刚好六岁,我不能影响到你哥的前程,于是把他送到了耀光宗。

      你爷爷当时对吺我失望至极,还扬言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那晚我欲发难受,一个꾁人来到了川山崖上,我痛恨自己痛恨世界痛恨所有人,﹭喝下了最后一口烈酒,打算结束了此生

      然而间,繁星耀鎷眼处,一道玄光飞来,쐵一位白发长须老者手里抱着一个裹着被袄哭泣的婴儿。

      张此凡听之身体一震,想必那婴儿便是自己。此刻那画面呈现在脑海中。那白发老者应该是从母亲手中接櫼过自己岽的那位模糊之人。

      不错你就是那婴儿。

      那白发老者手指一伸一束红色玄光朝我袭来,我踏入崖空的身体一晃,跌坐在崖地上。

      年轻人为何想不开自寻短见。

      Ṙ 我当时醉意濛濛,瞬间被窚眼前的一幕这一声,吓了个惊醒。

      那老者释放灵气探视了下。原来如此,初体界,嘴角微微翘道。手里多出一刻金灿灿的丹药。要不我礳们做謞个交易如何。我可以让你突破到五渡圣洗界,如果你造化深的话。方可更高。

      当时我眼睛一亮。五渡圣洗界,从没想过。要当如此,那不是可以找到凶手为死去的夫人报仇,让你大哥能正直胸膛的走路,不用糟别人的唾弃。自己绝对能在家族里拥有一席地位。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在我坐拥之下。

      当时我毫无犹豫就答应了。两年后果不其然,那神丹之力助我达到了五渡圣洗㣾界。在家族좗里地位也达成了我的理想。

      那后来呢,关于婶婶的事?张此凡问到

      之后我去国都花了数万金币调查。掠杀你婶婶的幕后梞黑手是烈阳宗ㅐ七长老之̛孙。烈阳宗从开宗以来一直跟国家有着密切关系。有着国宗之称。

      那他有如此势力为何还要抢父亲的助魂丹呢?张此凡迷惑道。岓

      藏金拍卖楼在多国的国都里,都有拍卖商。传言其藏金楼身后的势力国家都不敢妄动。他们只认现币,没有赊账的规矩。我想那晚那烈阳长老之孙并没带多少金币吧。

      ꋡ 张此凡倒吸了一口气。这藏者金拍卖楼真不简单。

      有晚倾我精心策划,以为一切在自己鷏的掌握之中,然而他们早已发癬现了我的异动냗。刺杀失败的我身负重伤。还好身份没有暴露。ᩈ之后想想可怕,为了你大哥能好好活下去。我选择了放弃。

      笗 再后来由于你继母耀光宗的关系,쥯我坐上族长之位。

      哎,张天荣深深叹息。

      原来父亲有这样的经历。

      那白჎发老者有没有告诉我我母亲叫什么,张此凡忙问父亲道。

      只见父亲摇摇头说봏道,他只说了你叫此凡是你母亲给你起的。还给了这个。

      父亲拿出两封书信㕐。这一本你现在可以看,这本你不能看。

      张此凡接过书信急忙打开看。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体质q奇特,在于手臂上的凸股。它叫魂骨。在没有把魂骨融入肉骨之前是无法疏通筋脉的。原来这就是自己无法拥有灵气的主因。千万忌讳没有融釘入肉骨之前,不能有灵气修为渗入身体。

      这也是我经常提醒你切记不要触碰灵气。

      罹张此凡脸色一惊,想到郭少爷,急忙问到,父犀亲您有没有郭少堂现状的消息。

      늚 在你醒来之前从一位灵医那ই得来消息,称郭少爷全身瞌经脉尽碎,今后只能躺床余生了,父亲平叹一声道,븒眯着眼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辰星药堂。这信上说让我去西辽帝国,晨西省找辰星药堂Ḻ。⌨张子凡质疑道。

      父亲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想药灵堂的人在来的路上了。记住父亲指着另外一封书信道,到了晨西省,把这书信ѭ给辰星药堂掌柜的,他自会安排你。这一切也是你母亲给你㕦安排的。

      张此凡也知道事情严重性,这一离开也不知何时能在见到父亲,田儿,大哥,心里最对不起的就是郭섹大少了。

      两人走出房屋来到了院边处,一䵃群人愈在此等着。

      哥哥…一道哭啼緆之声传⿞来,

      㤈 撡 田儿,张此凡看着疾跑过来的田儿拥抱着。

      哥哥你要去哪,是不是不要田儿了,两道泪水涌的满脸都是。父亲这是怎么꠳了我听张记哥哥说,大哥闯祸了,要被赶走。你们不要赶哥哥走好不好。张田儿昂头对着父亲哭泣道。

      田儿听话,哥哥只是出一趟远门,等哥哥将来变厉害了,回来带田儿去抓大白兔。张此凡用手指轻轻刮着泪流满面田儿的脸蛋道。

      駓张田儿给我回来,一道妇人从里屋走出,一脸怒色,拉着张田儿的手往回走,

      不要拉我,我要哥哥。

      看着这一幕,哎,张天湚荣心里叹息。对着前方几人道。你们是我张谋最之信任,带如亲人。今晚你们务必把此凡送出。希望他能힣平菃安到达西辽帝国。

      ힲ是族长。几声同道。蹀

      张此凡看着这几位可是父亲的左膀右臂。今晚灵药堂到此必쏤是凶多吉少。父亲一个人怎么面对。

      不行父亲,此次出行不必出那么多人,人多了容獲易暴露行踪。我看就让姜叔王叔跟李叔一同即可。

      张天荣手掌伸出,阻止了张此凡的话。虽然灵药堂势力与我不相上下,我张族府有耀光宗,쐘何惧一个小小的灵药堂。

      张此凡想说什㓱么,他知道父亲确定的事是改变不了的。

      ỉ 几人走出了院外。水湖边停靠着两艘小船。

      此凡以后的路就只能靠你自己走了。为父对不㷼起你。

      父亲你别难过,这一切也许您改变不了。但我相信我一定能。

      对于上一世自己也是位天众之才,如果到了西辽国,能将体内魂骨阻气舒通,想必自己能够重势而起。

      꼽 到时我会回来跟你田儿团聚的。张此凡些许坚强微笑安慰道。

      英子,你们完成这次任务,你们就自由촿了,上船吧。

      族长你放心,少爷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这里也是我们的家,一定不负您的重望。

      恩,张天荣露出满意的表情。

      䨬两艘小船慢慢的消玔失在漆黑夜里。

      鍞 张天荣⺭来到了张族府大门口,望着数百米处无数个灯火飞速前来。他慢慢捏起了拳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