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火影

      第二天,王言运动一番回到家里。

      有的时候,心里想着明天比较重要的事鑊情,第二天自然而然的箤就会准时醒来。

      刚开门王言就看到许子言难得的不赖床,元芧气满满的在屋里撒欢。

      昨天他在幼儿园跟其他的小朋友一顿炫耀,可给他显完了。

      앜 看到开门进来的王言,许子言颠儿颠儿的跑过来:“爹,我都准备好了,咱们什么쾭时候出发啊?”

      “吃完早饭咱们就走。”

      ꃭ髽说着,在许子言的哈哈大笹笑醺中,一把抱起他向上抛了一把:“走吧,咱们爷俩先去洗个漱。” 

      打打闹闹的洗漱完毕,一起吃完了顾佳整的爱心早餐。又收拾了一下东西,主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忘带的东西。

      一番忙碌后,伴着许子言ྎ蹦蹦跳跳、一刻也不老实的欢笑声,一边顾佳的大声呵斥声,王言忐忑的开车出发了。

      昨天他是练的挺熟了,那홈他也没上过路啊。这开出来车一多,说是不在乎,可多少的有点儿心虚。

      但事实上还ꍔ是挺顺利的。房车一般人可能不会特别的去了解,不过人们看着公交不是公交、客车不是客车的,还是能感觉出来这玩意儿不便宜,多少的也给了王言一些宽容。

      没䘖有瞎几把滴滴,也没有遇见顶油碰זּ瓷儿的。

      忇度过最初的不适,堵了两下子车也就差不多适应了,愈发得心应手。

      早高峰嘛,堵是堵了点儿,不过ꈄ都是往城里来。他是往城外走,开过CBD内一圈也就好了。

      没有走踝高速,因为那样啥也看不着。

      一路上王言都是走࣌的国道、省道啥的,就是路上各种大小车、骑电驴的、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行人啥的不老少,加上他们还要看看沿途风景啥的,走走停停的也开不快。

      除了不时的在他旁边呼啸而去的大货车、大挂车啥的,路过他的时候滴滴的嘲讽他两下子以外,整体还是挺不错的。

      游山玩水的开过禾城、临安、越州。一路直到婺州磐安尖山镇横路村。

      一路上就是山山水水的,南方别的不多,就水多,这个湖那个江的泯老鼻子了。

      途经乌镇、西塘、西湖、千岛湖、良渚遗址、兰亭、鲁迅故居等等等等的很多历史、人文、地理景观。

      每到一地都是花钱找一个导游,毕竟这些东西他看书、看视频所能知道的,确实是不如人家专业对口的人了퉗解的多。

      王言钱给到位,导游服务到位,沿着历史的脉络细细讲解各种的历史趣闻、名人轶事,耐心的回答着他们三口人、尤其是许子言的各种无知问题。

      专业的确实是不一样,王言不能说了解的彻彻底底,但指定是明明白白。

      通过这些也让王言感受到쇽了江浙的文脉之昌盛、风景之秀丽,真可谓是人杰地灵。

      白天走走停停的赶路游玩,许子言各种的撒欢儿,加上小孩子本来睡的就沉,到了晚上绝对没有影响。王言和顾佳二人则是开足马力的运动,这在外面感觉确实是不一样。

      终于,晃晃悠悠的过了一周,三口人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婺州市䡹磐安县磊尖山镇横路村。

      村里老村长早就收到了消息,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迎鎄接三人。

      顾佳有点儿受宠若惊,她没想到这些村民整的这么隆重。

      王言则是泰然自若,他能理解村民们的想法칺。

      无非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留个好印象,留住这条财路。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如今我们的生活资料可以说是极大丰富,但享受到极大丰富的终究是少数,依然还是有很多人生活的让人揪心。

      南方经济发达,这里的人说实话比西部山区的条件好太多了,只不过好了想要更好而已。

      这条财路留住、甚至扩展,日子会越过越好,大家伙也有奔头、有干劲儿。

      傋 王言拉着满脸好奇的许子言,和顾佳一起感谢老村长和这些朴实热情的村民们。

      大家见面认识之后㼽,老村长摆了一桌招待他们三人,找了几个村里德高望重的、还审有几个能喝的后辈过来作陪。

      热情的招呼着三人,当然主要是招呼王휧言。一0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他们咋下手啊,就鳧只能可他来了。

      酒这玩意儿不分南北,哪有襌吃饭喝茶水的?

      面对各种劝酒,王言来者不拒,你提我就喝,不时的还回你一个。就这一桌的下酒菜,肯定是全村最高规格的了,全都是硬菜。有的他都没听过,打听了才知道那玩意儿市价可不便宜。保不齐这是谁家准备卖钱的呢,让他给享受了。倒是达不到各家凑菜那份上,条件还是够用的。可能是老村长划拉的城里不好吃到的尖货,他不能装比端架子寒了人家的心。

      好虎架不住群狼,这把王言是真多了,最后咋结束的他都不知道。

      第二天,这么多年养成的生物钟都白鹆废了,王言是直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屋中一个人都没有,揉了揉有点儿痛的脑袋,他穿衣起身,一旁的桌子上有顾佳쒭贴心准备好的洗漱用品,还有一份早餐。早餐看样子不是顾佳做到,因为很简单,没有花里胡哨的。

      简单的羹把早餐当午餐吃了之后,洗漱一番,王言走出⵸门去。

      屋外太阳高悬,不过横路村地势较高롆,周围ᮛ有都是大山,所以感觉不热,就是晒的很。

      王言溜达的走在巷子中,昨天来的时候全村出动,都见过他们,不时的有路过的人跟他打着招呼。打听了一下茶厂的位置后,王言晃晃悠悠的找了过去。

      昨天来也没细看这里왽的环境,就让人家集火撂倒了。

      这把仔细的看૘了一下,景色确实是非常不错。巷子两边的竹楼、石屋,泛着青苔、时间沉淀下凹凸不平的石阶,诗意盎然。要是早上在配合远处隐在雾中的群山,孩子的玩闹声,学堂里的读书声,老邻居的招呼声,那真是绝了。

      欣赏着沿途所见,不知不觉的就到了茶厂。

      进去就看见顾佳在那愁眉苦脸的,听着之前派过来的手下说着什么。

      看到王言过来,手下停止说话,跟王言打了个招呼壘。

      王言对手下点了点头。

      “不难受吧?”顾佳关心的问。她是穜看着他们喝的,给顾佳心疼够呛。看王言喝了那么多,倒是没往之前和许幻山那想。毕竟他都喝的不省人事了,只是以为王言要面子、状态好,多整了几轮。

      王言摇头示意没事儿。

      见他摇头,顾佳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那都是成年人,难不难受自己还不知道嘛,关心一下就得了。她继续的㳪在那ꛞ愁眉苦脸的思索着什么。

      真要大事儿,一是主动说出来,一是装作无事自己承受。諤顾佳这一㮜出明显的就等他关爱呢吗,王言不能看不出眉眼高低啊,尽管知道是怎么回ᠹ事儿,还是上前问道:“࢓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ꃰ “你给他说说。”顾佳对핥旁伋边的手下说道。

      “是这样的,王总,茶厂。。。”

      随后手下叭叭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就是剧中那꼌样,资质、亏空的问题,就是钱的事儿,没啥大事儿鲅。

      王言认真听完,让手下一边玩儿去,对顾佳道:“就这点儿事儿?一会儿我给你打五百万,￾不啥都解决了吗?”

      “哎呀,不是因为这个。”顾ᆰ佳不高兴道。

      这把顾腥佳也没띣有表现的如同剧中那样失魂落魄,她名下能动用的光现金就一千多万。

      王言明白㕤,她是想到过去的一些行为、一些思想就像一个小丑,人家在那看热闹,笑而不语。让人칒耍的感觉并不好,她为此感到有些羞恼罢了。

      “是那个李太太?”王言明知故问。

      顾佳肯定点头,一脸就是那个老娘们儿的表情。

      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王言拿出手机,打开一个文件递给顾佳。

      不明所以的接过手机,看了两眼,料顾佳惊骇的一抖,手윸机脱手而出。

      王言眼疾手快,一把捞住。没让手机碎屏,手下平时还是有事儿需要请示的,这要是碎了耽误多少事儿。

      “怎么做你决定。他们家不是有个小庄园吗겳?其他都好,就是太大了,咱们三口人住着没啥意思。”说着,王言摇了摇头,有点儿惋惜。

      顾佳惊骇依旧,这么大个事儿,她一时接受不了:눋“你在哪整的这些东西?就这么放手机里?”

      也不怪她反应如此剧烈,对她一个有点儿小钱儿的人来说,这些东戟西都是平时想象中的。如今她手握王炸,比小孩子舞刀弄剑的也没强多少。这是惹祸的根源,ʋ她驾驭不了。

      王言刚来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付出不小代价。把这些跟顾佳有交集秺的人调查了一圈,各种的黑料明明白白。

      给顾佳看的是李太太家的光辉事迹,包括行贿䡤、勾结、转移资产櫻、不正当竞争、偷税漏税、命案,还涉及到他儿子的一些事情,什么泡妞强上怀孕,仗㮰势欺人,吸*,滥交乱七葸八糟的一堆。

      这些事情当事人肯定的以为万无一失,可是发生了就会留下痕迹。尽管他们处理的很好,那是一般没人研究他们。能研究的也都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大家那都不是好玩意儿,你有把柄我就没有?段位高的人家自己有数,从⨊来的恭敬无比,绝对不整事儿。段位低的他根本没那胆子,想要蛇吞象?不是命运之子,大象ခ一脚下去基本上就完事儿了,几条命够他这么浪啊?

      也就是王言,他是真不怕。讲规矩还行,大家互相玩,看谁手段硬。要是不讲规矩,王骤言保证让他全家人间蒸发。

      至于放手机里不安全?他这个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不轻易的让流氓软件获取信息。不说一般没人特意的去窃取谁手机中的资料,就是有,窃取的人看잣到之后也得跪啊。至于想要要挟获利,那就看个人选择了,人性太复杂,谁也说不好。要是真有不要命的给他们点了,那也是他们活该。

      “这些你就别管了,你就说想怎么办吧。”王言道괧。

      顾佳纠结半天,最后也释然了。一是不给王言惹麻烦,那资料里的东西太吓人了。二是她也知道是自己段位低,想发财想疯了,怨不得旁人。

      叹了口气,顾佳摇头:“就这样吧,也是我财迷心窍了,算了吧玕。”

      王言以为她是畏惧、是害頽怕,上前抱住她:“没事儿,你不要多想,绝对没有问题,那一家子人最好的结果就是坐牢。”不好的他没说,太血腥了,不适合说给从小和平长大的顾佳听。

      “是真的,我是真的不想报复。没必要这么大阵仗,算了吧。”顾佳依偎在王言怀中说道。

      这뺺把王言确定了,顾佳是真的不想报复,不再多说什么。这是所谓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谓的吃亏是福。他是真的无所谓,就看顾佳选择,你说干,我指定干他。你说算了,那就拉倒。没必要上赶着给自己盉整点儿事儿出来,太磨叽了,没啥意思。

      放下心事,顾㘣佳也活泛了过来。

      小孩子交朋友很简单,昨天才来,今天许子言就能跟人家一起和泥吧了。顾佳找到满脸、满身是泥的许子言,捏着폇耳朵给他堤了走了,那没心的还笑嘻嘻的跟小伙伴挥手说明天继续呢。

      顾佳当着其他小孩子ᇡ的面没好意思训他,主要接受的教育不一样,家庭环境也不同。她要是当面说脒许子言,其他孩子们脆弱、敏感的心会疚受到伤害。

      回去自然也训不成,许子言回来就跑到王言身后求保护。王言对此无所谓,他小时候是傻了吧唧撒尿和泥吧玩的,许子言比他强不少。

      给许子言洗了个澡,换身衣服쳏。一家三口由老村长带着一起去看茶是怎么制成的,也是让许子言多见识见识,回去好뚌跟幼儿园的小朋友吹牛比。

      一下午的时间,从采摘、炒青一直到最后的干燥成品,全程的纯手工制作,쐎整个的观摩了一下子。

      看完뮑了之后,老村长还要拉王言喝酒。这把王言可不干了,不是他怕了,关键那不能天天的过半天啊。他是出来玩来了,不是过搲来当酒蒙子的。

      老村长多少有点儿惋惜,倒也没有强求。整了几个菜,小酌了一下子也就完事儿了。

      溗 把许子言哄睡着,顾佳掀起被子躺在王言怀里。

      感受到王言的手有点儿不老实,顾佳微微一笑:“我内个来了。”同时她也有点儿轻▲松,喜欢是一回事儿,那也不能老喜欢,她也受不了啊。

      王言无奈的收回手,这玩意儿他也没办法。不过看到顾佳近在咫ꗠ尺的樱桃小嘴,王言凑过去亲了一口。随后在顾佳耳边,轻声细语一番。

      听王言说完,顾佳的脸顿时就红了,这个她真的没经历过。

      架不住大牲口的软膜硬泡,缓缓的潜进了ꦄ被窝里。

      他们在横路村呆了一周。

      櫮 就顾佳每天的忙活,想着以后茶厂的生产与销售问题,剩下爷俩那是真舒坦。

      许子言是跟一帮小伙伴整天的上树、摸鱼、和泥吧的开心的很。王言则是每天的到处晃悠,这看看那瞅瞅的,也是很惬意。

      ܶ

      不是王言不想管顾佳,他要是出马那顾佳干啥?再说就那点儿玩意儿,让她折腾就完了剮。

      期间许幻山还打来电话,问顾佳把许଼子言整哪去了。

      他这是跟林有有过完了蜜月期了,舒服的差不多了才想起了他还有个儿娈子。

      好巧不巧的,他打꒦电话的时候,一家三口都在。许子言正好叫王言,那一ࠕ声“爹”可真的是刺耳啊。㿚

      和王言相识的过程浮在心头,许幻山在电话那边都快疯了。破口大骂顾佳和王言俩人,说是顾佳先对不起他的怎么怎么样的,f反正是怎么难听怎么来。

      王言耳聪目明,听得真真的。不过भ他一点儿不在乎,老子以后整不好都能和老曹俩过过招,你算老几? 誖

      顾佳身正不怕,她也不在意许幻山怎么想,沉默不言。

      许幻山骂了一阵儿,没傣有回应也就不骂了,气急败坏的挂断电话。冷静下来之后,木已成舟,他说再多都没用。

      果然是不出王言所料,第二天系统就通知任务完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