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V小电影

      雨后,莺飞草䙭长闢,杂花生树。

      擭皓月门从山上到山下,从客舍ꛧ到楼阁,皆槕纤尘不染。

      林霜翻看着从万书阁借来的两本江湖侠誉录,百无聊赖地泛读着。

      原本以为,十六年前的事情应该很容易在这些书中找到。可是翻了一个上午的书,除了四大宗门门主的丰功伟绩以外,也就只剩下有的没的的一些名人轶事。

      这里就ㄱ有一卷关于蜀王亲卫祁中ᤤ天的名人轶事。

      “ᱦ这个祁中天应该不会是半月前把孙导师打死的那个!”

      少女心有余悸,她不敢去回想那日的情形。

      只是那件事之后,方安同愈加猖狂,调戏自己,欺压同门。 㙁

      山门里的师兄弟对他不是奉承的也都避免和他正面接触,只敢背地里小声议论⯼。

      阳光透过没有ō关紧的逶窗户缝隙照設到台桌上,少女微微抬头,眸㼹子里⌂还因适才的不安从而泪盈于诎睫。

      “王公贵族凭什么杀人不犯法!”

      她愤慨,可是一个女儿家的愤慨有什么用?

      㫑Ⲩ正当她因为ᐸ自己的柔弱无用而抱怨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蟀声。

      她放下书,推开门,叫住一个往东面练武场方向奔跑的弟子。

      “云师弟,那边发生ਔ了什么事?”

      “是林霜师姐啊。”

      被叫住的师裷弟听见是林霜的声音,自然是停住脚步。

      詂“师姐不知?方安同的侍卫又上山了,ᜀ说是要找东拳门的人!”

      说着,这位云师弟往东边探探头,他摆鼩摆手,有些等不及。

      “师姐,我先去了!”他一边说一边往东边奔去。

      看着半个山门的弟子往东边练武场跑去,少女心中已有丘壑。

      东拳门门主之女近些日子刚来到皓月门,这方安同一定是惹了她又打不过,喊来了祁中天!

      她来不及多想,跟着众师兄弟也往练武场去。

      부 这一路因为她,许多弟子都放慢퍁了脚步,想着欣赏这轻盈步履下曼妙的身姿。

      而此时的练武场已经聚集了皓月门数百名弟子。

      一位身躯凛凛样貌堂堂的中年男子抱着一柄棯长剑站在练武场䝺的中央耸,他的面前站着的是矮他起码两个头的小女볳孩੣。

      “本䥋将军再问你一遍,你到底道歉不道歉?”

      祁中天微闭着眼,随着嘴唇的波动,声音的㠷震慑使得原本喧闹的四周全都安静了下来짓。

      “ꌠ道歉?本姑娘要和这个废物道歉?”万欣怡指着祁中天身后的方安同,噗呲笑出声。

      众人一片哗然,这女僕孩真的是初生牛犊ම不怕虎,这可是打死导师都不偿命的疯子!

      “啧啧啧,这小姑娘死定了。”

      噊 “൙死定了?你벋知道这姑娘谁吗就死定了㍀。”

      “谁?”

      “东拳门门主的㼘女儿!”

      练武场四周再次有杂乱的讨论声,知道两䒇方详细身份的弟子,一段细致入微的分析下来,觉得这两方一个代表权贵一个代表武林,恐怕不会像上次鵧那位导师那样因为没有身份被活겤活打死。

      “东拳门门主的女儿?”

      混在众人当中的方子轩听闻到万欣怡的身份,觉得这事뜴的确极有意思。

      祁中Ẁ天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孩居然在他面前还敢指着方安同说话。

      一是考虑到东拳门是四大宗门,䗊祁中天本챢着不伤害两方的关系才没有直接出手,而想着拿方安同㈹脸上的伤作说辞;二是近日里密㷝探来报,那个人已经到了皓月山,不知道此时此謠刻是不是在皓月门中。

      쐞“万姑娘,请你୪说话注意点分൤寸,牉世煞子是当今蜀王的世子!”

      ȏ

      “蜀王世子?哦呦,我还以为他是当今皇上呢。”

      万欣怡指着方安同。

      “就算是皇上,本姑娘照㊟打不误!”

      䳓“你!”方安同捂着脸上的淤青,他刚要发怒,因为脸上淤青的疼又狠狠憋촼了回去。

      万欣怡从小到大受那些哥哥姐姐的熏陶,养成的敢爱敢恨性格,她韂只需要知道自己所有做的事情不违背道德即可。譝

      “有趣的姑娘。”

      方子轩点点头,身边忽然有人将手臂搭在他肩膀上。

      他侧过来一看,并不认识。 㺹

      那个人憨憨一笑:“金屋兄弟,怎么?不认识我了?”

      艻 “㜕你是……颜如垠玉?”

       㝱颜如玉拍拍胸脯:“好兄弟,咱看戏。”

      练武场上,祁中天觉得自己该说浞的话都说完了,既然万欣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皇上都敢辱骂,那就别怪他下手太狠。

      “假呵呵,既然万门主不知道管教,那本将军就好好替他教训教训女儿!”

      言罢,怀里的剑蹭的一ꍩ下从剑鞘之堜中飞出,祁中天ẟ飞起接剑。

      林霜大喊道:“住手!”

      上一次她也是喊住手,但是孙㴓导师还是没能幸免于难。

      这一次쫟她还想试试,因为她知道,无论一件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作为总比不作为要好乷。 耵 χ

      可是这一次的住手并不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耙。

      另一个声音则是她的父亲林如剑뻮。

      林如剑飞过人海落在练武场上,他手里拿着的是皓月剑。

      祁中天认得林如剑以及他手中的剑。

      “林门主,别来无恙啊。”

      敨 “害,祁将军也是一样。”

      祁中天收起长剑,凝聚心神,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黑白ꝲ发相间的老东西,心里暗暗惊叹:

      炐“頒这个老东西半个月不见居然已经踏入化境巅峰。”

      鋔 他背过身,让方安同离远些,以防待会打起来伤到方安同。

      “祁将军今日造戓访难道是想在我皓月门杀了老师再杀䚒弟子??”䆋

      毈 林如剑见祁中天背过身去,他继而追问。 奖

      ą手中的剑,明如皓月,暗如星光。

      “哈哈哈庭,林门主说笑了,本将军这次……”

      祁锁中天抱着剑慢慢转身。

      “这次……是杀门主!”

      怀里的剑陡然飞出剑鞘,他转过身面部狰狞,接住长剑便是一个大劈而下!

      林슭如剑就地画圈躲哏过大劈。

      皓月剑剑魄涌动,林如剑一剑破晓,剑尖抵在祁中天的脖子上。

      “哈哈ٌ哈,林门主果然已达化境巅峰实力,可喜可贺啊。”

      祁中天调侃地大笑:“加上神器相助,如虎添翼,皓月门愈发强大。”

      䝲林톩如剑ౌ收回皓月剑,也随之大笑几声。

      “祁将军真不愧是江湖人称冷热笑面,杀人动手是真是假,全在自己心中。”

      笑罢言罢,林如剑摊手道:“那这件事?”

      “两个孩子都不懂事,哈哈,我Ѽ这把王爷的家书给世子,就下山㶬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