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小奶猫的二维码了

      周涛没想到叶芷졾晴居然会这么挺自己,倒是让他的心里安慰了许多。

      看到两人并肩而行,离开了包房,李帆的嘴里又Ґ嘤嘤怪怪起来。

      “你们别信他有钱,我可以证明,他就是个穷鬼,那ฑ张黑卡肯定有问题,要不然就是那个叶芷晴帮他弄的卡!”

      不论怎样,到现在为止,李帆都还不相信周涛有钱,至少,她不认为这张卡是周涛凭借自己的能力拥有的。

      全省限量五十张,周涛何德何能?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没有人会去理会那些莫名其妙ᎆ的猜想,也没有人会去关心别人的钱为什么会那么多。

      人家有钱,是人家的事情,有人把账单结了,那该闭嘴就得闭嘴。

      于是现场剩余八个人之中,没有一人理会李帆,甚至都觉得她有些神经௎失常了。

      至于唐继风,感觉最丢脸的就是带她来这里参加同学会。

      因此,在她说完之后,唐继퍙风亲自叫保安来౤,将她赶ꙛ了出去。

      周涛和叶芷晴一起从酒店走了出来,一路上倒是ᮕ都显得非常的安静。

      酒店门口。

      周涛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你有开车来吗?”

      ꊹ还是觉得有些拘谨,刚刚自己发火的样子确实让人感到害怕,他不知道叶芷晴有没有被吓到。

      ਚ “我看你的手还在流血鵭,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这个时候,叶芷晴才葂反应过来,于是䣇立即掏出一包心心相印,然后抽出一片纸巾순,轻轻地将伤口边缘的血擦掉。

      “不行,你这个口子有点深,还是先去找个诊所处理下。”

      “算了吧,一点皮外伤,回去用碘酒抹一下就没事了。”

      周涛不以裙为意,浅笑㖈说道。

      “什么算了!你要小心,酒店的桌椅板凳,那么多人碰过,万一有什么细菌感染了,那可要截肢的!走吧。”

      叶芷晴态度非常强硬,一副女王范儿。

      餥 “可是……”

      见周涛还有拒绝的意思,叶芷晴立即白了他一眼:“是ꍍ不是不听话?忘了我是你小姨妈了吗?”

      “칗表……表的!而且还是没有血亲关系的!”

      ທ “得了,走吧!”

      ……

      只能Ꞷ生拉硬拽了,好在周涛还算听话,转过一条街,燑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家药店,正好还有值班医生。

      “嗯,你这个应䗤该没什么大碍,不过为了防止有破伤风感染,建议打一针。”

      医生是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高高瘦瘦,说话也中气十足。擉

      “打……打一针?”

      周涛有些微微뮽颤抖起来。

      叶芷晴一看,不禁噗嗤一笑:“你一个大男人害怕打针?算了,医生,给他做截肢手术吧,长痛不如短痛。”

      讨“这……”

      医生有些为难,这应泛该是在开玩笑。

      첷 “行行行,我打,我打!”

      周涛一阵无语,算是怕了쓨她,然后低着쨌头,乖乖的走进了注射室。

      “小样!᝗看我还治不了你!”

      看到周涛走进去,叶芷晴一抹鼻尖,一副得意쏳的样子。

      䁪 “啊——”

      进去没多久,就掫听到一阵杀猪般譳的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是周堅涛的声I音,那惨叫,感觉比他那一次滚落山坡把手水脱臼还要痛。

      周涛这屋辈子其实没有什么害怕的,唯独这个在屁股上打针……

      小时候,因为发烧脑膜炎,非は常严重,一个月足足打了接近六十针,屁股上全都是针孔。

      鏱 这给↚他造成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隔了好一阵,周涛才勉强从里面走出来,脸上尽显尴尬之色。

      迓噗틎!

      叶芷晴真心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好了,针也打了,叫也叫了,我看你也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顺便跟你说说当年的事情。”

      叶芷晴还没有忘记答应周涛的事情,其实这件事ꕹ就算周涛不问,她也要说,因霺为她也有不明白的地方,想看看周涛清不清楚。

      “嗯,走吧。”

      姾周涛不多言,拉着叶芷晴,直接往后巷走去。

      后巷有一条街,主要是卖吃的,还是非常热闹,有时候,周涛陪李帆逛街什么的,累了也会到附近坐坐,吃点小吃什么,当休息一会儿。

      这些地方他还是比较熟悉的,很快,就来到了一家小馆子,门上写着正宗崂山豆腐脑。

      ⪏周涛可不管什么巴山崂山,他中썌意的还是豆腐脑。

      “㼌你也喜欢吃㥡豆腐脑Ѥ?”

      叶芷晴好奇的看了看周涛。

      “对啊,我喜欢,不过不喜欢往里面放酥肉쨤,就吃素的,挺好吃的。”

      “我也是呢!走吧,进去吧,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叶芷晴按ꝳ耐不住口中馋味,直接冲进了店里,嬊大声喊了一句:两碗豆腐脑,多放葱,不要肉熵。

      뇝“好嘞!两位随便坐。”

      老板吆喝了一声,周涛二人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ᑓ,坐了下来。

      不过周涛还是很绅士的帮叶芷晴拉了一下板凳,同时还用纸巾擦拭了一下。

      “谢谢。你也坐吧,方面的事情,其实我也只知道一部分。”

      坐下来,叶芷晴直接进入正题。

      챱 周涛点了点头,道:“嗯,你说吧,知귧道多少是多少。”

      虽然叶芷晴不知道为什么周涛如此执意的想知蹹道当年的事,宁愿花八万八也要买这个真相,但她以她ꑺ的角度来看,也是能理解的。

      າ 꺜因为她也想知道全部。

      “当年我们一共ᬙ十个人去老龙山踏青,走到景区门口的时候,不是遇到门口卖票的黄牛了吗艽?其中一个黄牛还跟你们打了起来,你这件事记得吧?”

      说起这件事,周涛还是有印象的,不过这与当年的事情有关吗?印象当中,这件事很快平息了的姯。

      “记得,怎么了,难道与那个黄牛有关?ῤ”

      叶芷晴点头说道:“对,那个黄牛,ꅣ其实也是我们学噉校的学生,他比我们大一级,后来留在学校搞学术櫃研究,偶尔帮个别老师带班,周末的时候,做做兼职什么的。卖黄衽牛票,主要是他家里人在做。”

      “还有这种事吗?我怎么不知鋳道?”

      늟周涛完全不了解,对这些没有半点印象。

      叶芷輫晴抿嘴一笑:“你当然不知道啦,你当时昏迷了大ჟ半个月,后来同学们都各奔前程了,自ད然也没有人提及这件事。”

      緫这点没错,周涛当年莫名其妙的滚下山坡,导致昏迷,都是第二天才被人发现的。

      也是因为ྟ那次事件,他对当时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就像断伴片了,或者被人抹去了那部分记忆似的。

      “那怎么后来又发生了命案?跟䵞那个黄牛有什么关系?”

      周涛非常不理解,一脸쮕的懵逼。

      侁 쪪 叶芷晴淡淡的说道:꣱“你知道命案的死者叫什么名字칏吗?”

      “不知ಯ。膨”

      窧 “吴正刚。那你又知道吴正刚跟那个黄牛什么关系吗?” Ꮴ

      叶芷晴又问。

      周럚涛一皱眉头:“难道说黄牛就是死者,黄牛就叫吴正刚?”

      Ⲍ“对的,就是他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