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幻情>

      风莎燕被李源直接刀拒绝后,彻底死心了,不再要求,甚至㒹不再搭话,只是看向李源的眼神,略微有些不善。

      两人大概是真的有点八字不合。

      澕李源看不惯风莎燕这种表面上靴叛逆,꥾但实际上无脑顺从的工具人。 쵹

      可怜?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风莎燕不至于伽可恨,但是足够可悲。

      当初看漫画时,他就对风莎燕这种人设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排斥。

      风正豪一句话,风莎燕竟然就当成圣旨一样,打从骨子里表现出了一种顺从。

      这种顺从,是明明知道,并且抗拒,还能说服自己接受……

      所以说李源觉得风莎燕很可悲。

      做人呢,开心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但尊严和人格是必须要有的。

      能够放弃自己人格和尊严巑的人,这种人,能离多远离多远賚。

      风莎燕也看不惯李源这种≤自视清彦高的人。

      她能够感受得出来,李源对她隐隐约约表现出了一种无缘无故的疏远和抗拒。

      风莎燕不知道李源这种态度从何而来,但是她캫能够确定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见面。

      所以,她㕏只能认为李源是性薀格非常孤傲清高的人。

      这种人难以驾驭,是她最讨厌的一类人。

      风星潼眨了眨眼,他能够看出了两人之间有点莫名其妙的小矛盾,恰好这是他最擅长解决的问题。

      两三句话后,他就成功将话题转移到了一些江湖见闻釠还有小丑的身上,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问在听,而李源在说。

      稸这些问题都很平常,李源经过这两天和吊爷以及他的朋友们的熏陶之后,回答起来毫不费力。

      李源越说越健谈,越发就觉得风星潼挺顺᳂眼的。

      他不傻,当然知道风星潼这种在异人圈里长大的孩子,其实懂的东西肯定比自己这种才当了没几天的异人多的多。

      㪢但是,风星潼确确实实满足了李源的谈性。

      自탯打穿越到现在,一直都是别人教他做事和常识,现在有机会教别人,尽管知道是假的,还是觉得挺舒服的。

      李源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情商高的重要性。

      而쭍且李源对风星潼并不排斥,甚至有些心疼,訋罗켕天大醮篇,风星潼跟王并那一场对决,王并和风星潼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就像是两个对立面。

      一个展现令人打从心底令人厌恶的人性之恶,一个展现出人性中光辉的一面。

      当时李源就觉得善良的小天使风星潼,更值得获胜。

      再说了,风星潼毕竟才十四岁,花花肠子没那么多,风正豪没对他怎么洗脑,性格比较开朗,并且还非常有主见。폵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善良,重情义。

      如果和这种人当朋友,李源不用担心会被人背后一刀捅成傻逼。

      两人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不一会,就变成了朋友,风星潼就很客气的改口叫了源哥。

      李源觉得这小弟很合胃岊口,出淤泥而不染,跟风正豪风莎燕这俩货色压根不同,也愿意跟他多说两句话。

      “㊐源哥,你练剑吗?”风星潼看向了李源胯间的青岚剑。

      李源点点头:“最近开始学习剑术,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风莎燕阴阳怪气的嘲讽道:䏆“这年头练剑有什么用,就算练的再强,还不是一枪撩倒?”

      “呵呵,说的你好像不练剑就能不被一枪撩倒一样。”李源也不是吃素的,直接అ回怼。

      小丑这时候也开始补枪:“垃圾垃圾嶺。”

      风莎蛸燕一拍桌子,恶狠狠说道:“有种来做过一场!”

      “你有病吧?”

      李源才不愿意跟人打架,他又不是什么战斗狂人,一天不打浑身难受,뾦打架这东西有什么意思?

      货除非逼不得已,不然能不打就不打。

      㙳风莎燕被噎的没脾气,但毕竟这里릁是吊爷的地盘,她老爸还有求于人家的份上,觓如果李源不接茬,那在这开打绝对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冬 “你也只知道狐假虎威罢了!”

      李源脑袋一歪:“关你屁事,滚蛋。”

      룔风星潼安慰住了想要暴走的风莎燕。

      李源忽然䌅心血来潮,提议道:“打一场也不是不行,但是加上一个赌注怎么样?”

      “行,如果你赢了,我任你差遣!”

      “抱歉,我看不上你,如릕果我赢了,嗯…ɴ…你们天下会家大业大,想必应该有剑器类法器,我要一柄最顶섽级的!”

      小丑:“看不上,丑逼丑逼。”

      风莎燕咬牙切齿,老娘很丑吗?

      她恨不得将李源肩膀上的﹣恶心的麻雀小丑给炖成一盅鸟汤。

      李源摸了摸䂝小丑的小脑袋:“抱歉,我这鸟嘴巴臭,总爱瞎说大实话伤人,是我管教不严。”

      (▼皿▼#)

      风莎燕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如果你输了呢?”

      “任你们天下会差遣,没有二话。”李源轻声道:“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

      风星潼见无法阻止两人,只能叹息一声,奛跟着两人鉡来到小花园。

      “放心吧,我会点到即止的。”

      李源见风星潼面露担心之色,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便将胯间青岚剑卸下,放到了一旁的石桌上:“你空手那我也不欺负你,免得回头你说我是仗着兵器之利才赢了你。”

      李源肩膀上的小丑也飞횝了起来,落到了风星潼的头顶上,发声喊道:“垃圾不配,垃圾不配!”

      风莎燕:o(▼皿▼メ;)o

      她被这一人一鸟阴阳怪气的说韥话调调气个半死,怒骂道:“狂妄,看我怎么打爆你的脸!”

      ꢍ “果然歹毒!”李源瞬间就有点认真了。

      遴 打脸这种事؂,发生过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那可不行!

      ᗧ风莎燕忍不了,率先出招,身形快的在一瞬间就出现在李源跟前。

      两人试探祻性的牀交手几招。

      李源忽然就发现了风莎燕招数中的一个破绽,一拳捣了过去。

      这一拳,虽然没有辣手摧花,但ꂡ也说不上手下留情,挨中可是会疼好一阵子。

      李源这一拳从风莎燕的残影从穿透了过去。

      嗯……故意卖的破绽? 쓕

      “惊愕吧!论出其不意,我的能力可是空间……”

      天帝之瞳——预判!

      两道金光划过……

      风莎燕话只说了一半,突然只觉得从腹部传来一股巨力,随后才是剧痛。

       然后,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李源走到了风莎燕的面前,居高临下,慢悠悠的说道:“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算了,你说什么都不重要,你输了。”

      风莎䍐燕还没缓过神来,下意识的问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出现的位置!”

      李源指了指自己变回原样的眼∇瞳:“当然是用眼睛看见的。”

      论出其不意的技能,空间穿梭确实难缠难谱对付,但是他鵱的天帝之瞳也不是吃素䙁的。

      目前天帝之瞳的微观能力确实还无法捕捉到空间波动这种层次的力量,但是天帝之瞳却可以捕驘捉到风莎燕进行空间穿梭⛷消失出现前后,空气中的不同之处。

      风莎燕在进行空间穿梭时,整个人包括周围的一定范围都是虚幻且不真ꅷ实的,但在空间穿梭结束的录一瞬间,这种虚幻的不真实感会瞬间消失。

      李源确实打不中空间穿梭中的风莎燕,但只要预判到风莎燕会出现的位置,再一拳打过去就行了。

      而且风莎燕太过自信,在冒头的一瞬间,连防御动作都没有,空门大开,揍起来简单的很。 龌

      他在没有通过冥帝ⱌ墓,得到实力更进一步增长前,就凭借天帝之瞳的强悍功能性,直接一波带走捶赢二尾子。 뺀

      现在对付一个远远不如王震球的风莎燕,那㪂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李源仗着自己了解剧情人物的能力,而剧情人物却不了解他的能力的优势,打了个出其不意的效澻果。

      但是,赢了就胯是赢了。

      王震球可比现在的风莎燕更憋屈生气,可他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

      同理,比稰李源弱,空间穿梭能力还被李源的天帝之瞳克制住的风莎燕,更没有办法。

      癠“我没㹡输,我还能打!”

      ⒡ 훷女人,都是狡辩的生物!閅

      李源面无表情道:“你想赖账吗?刚才打你一拳的时候,只要我想,完全可以一招拧断你的喉咙。”

      风莎燕刚想暴起,远处忽然传来了风正豪的声音。

      “莎燕,你确实输了。”

      风正豪和吊爷的出现,阻止了风莎燕惨败后的无理取ꀰ闹。

      “星潼,你姐和这位小兄弟的赌注什么?”

      “一把顶级法器长剑。”

      风正豪点点头,随后看向李源:“小兄弟,好本事,这一场我们输得心服口服,你要的ﮉ法器,明天我会派人送上门来。”

      “吊爷,我公司还ꆇ有点事要处踺理,这一趟还得꘹感谢你的帮助。”

      风正豪告别吊爷后,带着风莎燕和风星牞潼离开了特ﺣ吊小筑。

      吊爷手肘捅了捅李源:“你不是说对人家没意思吗?怎么还有兴致陪人玩⻝,刚才在客厅里我就看见你一直死死瞅着人家看。”

      李源摊手道:“过过眼瘾而已,我又没蚷想着追人家,谁让療你这里别说漂亮妹子,连个女人都没有,我这年纪轻轻탆的陪你在这养老,时间长了,见到母蟑螂都觉得顺眼。”

      “你不会怪我替你做主吧?”

      “您老是指风会长邀请我加入天下会的事?” 

      李源笑道:“如果是这件事的话,我没有意见,我并不想被任何人束缚,更不想被人指手画脚指挥着,我不缺钱,我也没有事ﱱ情需要求到风会长头上,用不着去给他当手下。”

      䭻吊爷笑着说道:“我这辈子就藼靠眼力见吃饭꠹,看物看人还算挺准的,风正豪这个쓔人不简单,打从我认识他,就一直觉得这个人心思ㆍ深沉,不是个易于之쐊辈。我总觉得他正在谋划着危险的事情,所以,我帮你拒绝他,其实就不是不希望你蹚入他的那䌁滩浑水里。”

      “那你还总给我介绍风会长的闺女?”

      “呵呵,ꯨ你要是真熅看上眼了,被人迷的五迷三道,那我也拦不住你去⨈给㼦你未来老丈人当打手不是?”

      李源呵呵一笑。

      吊爷又问了一遍:“真看不上眼?”

      “风莎燕看⨾起来都二十多岁了吧,老牛了啊,縜我这小嫩싕草,可不能让这ሽ种老牛给啃了啊!”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