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转化器app下载

      陆长生敏锐䦛地察觉出药老的态度有些许冷淡,不过橫练武学是必须要练的。

      自家人知自家事!

      对于常人而言,修炼橫练武学无异于自掘坟墓,但自己却是不一样。

      “틶多谢药老!”

      퀥药老不置可否,说道:“这两天好好准备一下,荆山上的荆草已经到了收割季,到时候孙教习会带队前往!”

      陆长生连忙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계收割季?

      回到院子,陆长生看到郑二牛正在打扫院子,走上道:“牛叔知道荆草收割季么?”

      “啊?챬知道啊!荆山镇之所以叫荆山镇,就是因为附近有一座촡山,长满了荆草!这东西可是一种稀有资源!”郑二牛说道,“听说过荆鞭没?ᱣ浑身长满尖刺,往人身上一甩就能刮下一堆皮肉下来!这荆草就是用来制作荆鞭的!听说在府城中,有不少的武者都用这玩意!”

      “不过整个青府就这一带长了荆草,所덇以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派人前去收割!”

      “荆草浑身是刺,再加上荆山那地方毒虫毒蛇不少,因此任务就落到了我们头上!之前药老急着补充药童,就是为了这事!”

      还有毒虫毒蛇? 䔤

      这药童做的果真是高危活计!偔

      “药老会去么?”

      “狫一般来说都会的!但——去的몮地方不同!”郑뮃二牛压低了声音。

      ﶑ 陆长生瞬间秒懂。

      匆匆回到住处,拿出了药材,用药锤碾成粉末,然后开始配置药⼓膏。

      一两银子全部被他换成了药膏的药材。

      穷文富武。

      足舤够一个普通家庭半年甚至一年花销的银子,最多能够配置出十二分药膏。

      按《铁布衫》秘籍所说,药膏称为虫草膏,是以౾虫草为主的外用药膏。

      ⶼ 过程并不复杂。

      很快地,一堆像是粑粑的药膏出现在瓦⿒罐中。

      没有合适的器皿,他便用衣物直接把瓦罐包了起来,放到床底。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陆长生安静地等待。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

       除了张华看自己的眼神뻸满是愤恨之外,其他倒也没多大的事。

      出行的日子很快到来。

      陆长生拿着行李走到院子中。

      荆山之行持续的时间不短,自己等人可能要在荆山上待一段时日,必要的换洗衣物自然不能落下。

      走到院子中,已经有好几个药童等候。

      “陆师兄!칢”

      一个药童走了过来,叫道。

      此人是上次贿赂他两串铜钱的药童,名为邓宝。

      至于另外一人,则是投入了张华的阵营,每次看到陆长生必然是恨得牙痒痒的。

      贿赂错了人,肯定是打了水漂。

      倒是这邓宝咬咬牙䌚,继续钾一路黑到底。

      啑陆长生虽然不稀罕,ଔ但想着有个人跑腿也是不错的,就没쿪有拒绝。

      没过多久្,孙教习走出了院子,手里抓着一把宽背大刀,目㮫光炯炯地扫了一眼场上,发现没豦什么遗漏,这才说坻道:“出发!”

      陆长生眼中掠过一丝羡慕。

      提刀护卫!

      牛逼普拉斯!

      먀不过,快了!

      此番前去,自己肯定要抓住机会,把《铁布衫》入门!

      㢺一行人离开百草药铺,往荆山而去。

      王府宅院。

      忙活了一天的王员外坐到椅子上,旁边有侍女正在端茶倒水服侍。

      相比于前两日,如今的他看寱起来已经和常人无异,圆鼓鼓的肚子也变得正常了许多。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而去。

      “老爷!”

      “准备得怎么样了띎?”

      “已经好了!只等您的话我们的人就能出发!”

      王员外眼中露出一丝期待䮖之色。睳

      “⇗我王家虽然颇有家财,但终归是缺少了底蕴!若是能够拿到ݸ那里面的东ৎ西,未必不能成就世家之⠆尊!唉——世家啊!”他叹了叹,道:“等一两天吧!三河帮的两逰位执事还在,我们要避开他们的目光!”

      老仆福伯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王员外揉了揉额头,不挿知在想什么,不一会,他抬起头,正要丣吩咐边上的侍女,忽然感到腹部有些不舒服,拉起衣物,仔细看了一下腹部和脚掌,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小花!大少爷现在在干什么?”

      叫做小花的侍女回道:“回老爷!大少爷现在正和少夫人待在房里!”

      虅王员外皱起眉头,道:“新婚之日已过了十来日,再如何也该收心了!去,把他叫来见我!”

      侍女察觉到他心情不好,连忙转身离去。

      王员外揉了揉眼,一股疲惫涌上巌脑海꽑,不一会就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梦中,他出现在一个漆黑的地域中,一个人正背对着他。

      他下意识地走了过去,叫道:“请问,这里臺是哪?”

      话音刚落,见那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诡异的面容,却是那一头长长的头发,野蛮生长,穿透了头ꎙ皮和脸蛋、䚽鼻腔、眼珠······细长的发丝上面,还有淡淡的血渍······

      王员外脑ꅉ子嗡地一下,无边的恐惧潮涌而Ⱕ来,将他从噩梦中惊醒。

      捀不知뫀是不是错觉,他感到腹部更加不舒服了······

      荆山。⒆

      ꚽ 距离荆山镇有十多里的距离,,⻝位于一片群山ᦜ之中,因为山上长满了荆草而得名! ꅯ 皗

      山脚下,有一座山村,名为酴荆山村,仅有三十多户人口,村里的村名靠山而生,上至六七十岁老翁,下至五六岁小孩,都有着天生的猎人因子,走山路那是轻而易举,远超常人。

      以往他们都是靠着打猎乃至采集药材,换置生活物资,山里资源丰厚,每天都有不少的收获,按돧理说村民生活不说富裕,但温饱那是绰绰有余,然而事实上却是,荆山村的村民햢过的很是贫苦。

      也只有某个时间,他们的日子才会过得比较舒服。

      “哐啷띋!哐啷!”

      플荆山村忽然响起敲梆声。

      村民们听到这声音后,纷纷跑出家门。

      只见道上有几人正沿途而镳来,前方正是村里的村正,깖左手持梆,右手拿锣,一下下地敲打。

      “各位村民们!今天开始,可以上山收割荆草!╧三河帮的人说了,一斤荆草换2个铜子!”

      “各位村民们!今天开始,可以上山收割荆草!三河帮泌的人说了̇,一斤荆草换2个铜子!”

      ······

      ᴫ 听到这消息,顿时所有村民都激动了,纷纷返回家里动员起来。

      “一斤荆草2个铜子!100斤那就是200个铜子啊!”

      턏“又到了这个时候了么?走走走!准备准备,上荆山!努力一下,今年能过ꠖ个好年!”

      ······

      村正朝着身后䓒人笑道ꩲ:“怎样?这效果嚥还满ꈇ意么?两位小先生!”

      朩所谓的‘小先生’年纪不过十一二岁,身㲣上蔴穿着灰色短打,正是陆长生和另外一名药童邓宝。

      闻言饠,陆长生点了点头。

      正點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不远处一声音道:“不能上荆山!不能上荆争山!荆山上有大佒邪!吃人恶鬼!”

      扭头一看,角落里一座低矮的木屋前头,一名披头散发的老人趴在地上哀嚎。

      “不能去啊﹇!恶鬼!那是恶鬼住的谭地方!”

       村正恼怒之膦色一闪而过,对陆长生笑道:“不用理他!一个疯子而已!前几年村里人进荆山收割荆草,他的儿子也在其中,但却因为䐠不小心,掉落山涧,摔死了!”

      说完,朝着那老人跑去,呵斥道:“李⼕老头,你儿子死了,家里没人能上荆山了,赚不到银子,就使劲阻拦大家!真是可恶!还不快滚回去!”

      哀嚎的李老头悲哭了一下,缓缓地爬回了屋子。

      “真是晦气!”

      딖村正骂道,返回这头,脸上便是恢复了谄媚之色。

      对于他来说,眼前这两人可是三河帮的代表,要是能够无搭上关系,好处无穷!

      陆长生虽然觉得对方可怜,但并不会做什么。

      푴入乡随俗。 ㋃

      自己自身都不保,怎么有能力管这些。

      这次过来,不过是把收割荆草的消息传到村里而已Κ。

      不仅是荆山村,附近的几个村뿬落都会传到,当然了,那是逋其他药童做的事了。

      他只负责这个村。

      핈 “不错!消息传到了,我们也要回去了!”陆长生没有逗留坸此地的打算。

      荆山脚下有三河帮的营地,他们还需要回复消息。

      “好吧!那两位小先生一路好銓走!”村正脸上满是遗憾,他꯸本想着好好招待两个小先生一番的。

      陆长生眼珠子微微一转,笑道:“还请謣村正安排几个人前往营地!到时候你们村子的人过去了也好照应照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