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视频

      4000+,此篇结束

      宋无启此时已经离开了庄严寺的范围,望向远方,举目茫茫…

      他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他想要修行报仇雪恨却是连起点都迈不过욝去!

      默默看着小妹的尸体,他打算将其火化把骨灰带在身上。

      道路上寂静非常,鸦雀无声。有些渗人,宋无启感到不对劲。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恐惧而放弃行进,他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踩在枝丫上的动静,还有那沙沙的风吹树叶声…

      仿佛前方有着什么大恐怖,如同噬人的恶魔… 珘

      宋无启的脚步越来越近,他仿佛闻到了血腥味,当他到来时发现一个乡野村庄满是残肢断臂,血腥恐怖,地上的斑驳血迹仿佛勾连在一起,化作什么图案。 㶕

      诡异寂静的场景,渐渐暗淡的天色。

      宋无启仿佛听到有人在耳旁凄厉呐喊,绝望惨叫,种种怨恨压抑着他的心神,恍惚之间好像看到这个村子的民众被残忍杀死的场景。

      突然宋无启面前出现了一个面容干瘦阴桀,身着褐色长袍的人。

      ໞ他冷冷看着宋无启,那漠视生命的目光刺人心魂,让人心生恐톹惧,仿佛择人而噬的恶鬼。

      他在宋无启身上似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就像是发现了一个玩具。

      黑魂上人看向宋퍐无启᭯背上的尸体笑道:“妙哉!如此怨恨之气还有尸气死气交融汇合。

      咦,竟还有一道残魂余念!合盖作为我的法器晋升资粮!”

      宋无启原本平静的脸色终于变了,小妹便是他的逆鳞!

      那修士却是不按套路出牌,

      他突然说道:“你心中怨恨很重啊!想要修行吗?”

      看着这个显然涍不是好人的魔道修士,宋无启短暂沉默便说道:“为什么?我并没有什么资质!”

      他阴冷一笑:“因为我魔道修士最是随心所欲,资质是很重要,那没有资质就不能修行了?搅

      我魔道最是擅长夺人根基,杀人入劫,借乱修行,可谓是臭名昭著,不勰知多少自诩正道修士要来打杀我等。

      你也看到了,我可不是一个好人。屠杀此村数百人,纾只为祭练一件法器。”

      这位魔道修士显然不会让轨他轻易离开,걂于是

      宋无启低沉道:“好!ష但不能动我的ቩ小妹竦尸身!”

      “嘿嘿,你倒是好胆色!

      本座黑魂上人,乃是一名筑基蕴灵境的真正修士!

      今日我便传你白骨炼魂祭灵密录的上半部,练精化气篇。”那黑魂上人颇有些自傲说道。

      好家伙,漱和着你已经修到头了,下半部就是筑基蕴灵篇?前途无亮!

      宋无启恭敬低下头接过秘籍,只是眼἗角微光闪过。

      那黑魂上人也没有隐瞒,只见取出一柄长幡,白色骨柄,黑色幡面,顶头还有一个骷髅头,这造型也是没谁了!

      这处村庄顿时阴风阵阵,呜咽求救声若隐若现,凄厉惨嚎声也不绝如缕…

      宋无启仿佛看到一个个虚影显露,而地上用淋漓鲜血勾勒的诡异图案也红光乍现,一道道红芒飞入长幡,且气息翻滚™不已。 渋

      鿯 宋无启直欲坠몖入寒冬,身上打颤,显然是被阴气入体,普通人少不得病上一场。

      那黑魂上人猛然吐出一口精血,手上灵印变化不停,一阵气息翻滚聚变,最终村庄再次恢复寂静。

      黑魂上人虽然面色苍白,却是哈哈大笑,“三品法器成矣!”

      宋无启默默注视着这一切,贪婪地汲取着修行的种ῲ种知识。

      当翻看这所谓的白骨炼魂祭灵密录,却是心头一颤。

      招魂大法:尸体若存,可将死者魂魄唤来。

      还魂秘术:尸体完整,配以太岁土,阴魂水,窢白骨花………

      小妹…

      宋无启攥紧拳头,指甲深入血肉而不自知!

      ᧃ时光荏苒,人生在世飅在伟大的时光面前不值一提…

      宋无启此刻已经开始百日筑基,当然不是筑基蕴灵境,而是炼精化⟇气境前置准备。

      黑魂上人似乎是真的关注这名弟子,还为他准备了一些灵液,以免伤了根基底蕴。

      理只是这百日里黑魂上人不断大开杀戒,不论是村庄百姓还是山野凶兽,而且都遭受一番折磨满怀怨恨死去。

      动静越来越大!自然是惹来了不少游侠武者和部分修士前来围杀,可惜最高不过宗师境武者,而修士大多数是练精化气境的小朋友。

      痎面对黑魂上人这位老同志,况且他手中的法器都是三品位阶,这段位实在是打不过啊!

      在故意露出痕迹惹来这些家伙,然后在他们绝望凄ॢ然的神情中好好折磨遼一番。

      黑魂上人洋洋得意,还是这些武者修士的效果好啊!那些凡人终究是太差了,不过准备的事情也快了。

      爀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宋无启闭关的场所… ꧋

      宋无启趨闭关修炼介뭀绍后,终于踏入了修行춝。

      黑魂上人看着这个新收的弟子,“徒儿,感觉如何啊?ꌙ”

      宋无启平静回答:“甚好,不劳师尊挂ᔔ念。”

      㨓 那黑魂上人一脸关心:“徒庩儿,你已经开始练精化气,最是需要从外补充精气。

      来来来,为师为你准备好了一处修行妙处睒。”

      宋无启无法,虽然知道这老货心怀不轨,却是无可奈何。

      依旧背着小妹尸身跟随黑魂上人,入目所见是一座三层红黑色祭坛,四周插满阵旗,土地是一片深红色,血腥味浓郁的让人作呕。

      宋无启咬咬牙走上祭坛,开始按照黑魂上人的指点冥想,一缕缕幽深气息流转,最终被宋无启吸收胄。

      슸宋无启脸色已经是一片紫青,他感觉自己像是要被撑爆了。于是开口道:“师尊,我不行了…”

      那黑魂上人Ꞥ却是笑道:“徒儿,你怎么能说不行呢!这才刚刚开始嘛!”

      只见黑魂上人一拂袖,阵旗飘摇,又是接连打出韍几个手印,还刺激宋无启道,

      “徒儿,你难道不想一步登天报仇雪恨吗?想想你背上的尸体,她是怎么死的?所以啊!发挥出你的潜力,可不要让她失柊望啊!”

      在煎熬之中,宋无启渐渐失去意识,只是本能反应被动地接受着灌注。

      黑暗快中,宋无启仿佛听到小妹的声音,“大哥…醒来…

      大哥…不要…放弃…”

      “小妹!䢷”宋无启好似看到一个小姑娘虚影在向他招手,此刻他开了天眼,看到了小妹的残魂余念,一直守护在他身上的祝福!

      “不!

      …”

      宋无启再次感受到了无力,他再一次眼睁睁看着小챭妹离去。둝

      她的残魂余念啊!

      为什么!黑魂上人!你该死啊!

      外面一柄长幡发出妖异的光芒,似是吞噬了什么。

      “好纯粹的残魂余念!”

      黑魂上人很是满意,除了手印不停变幻,还有着道道符箓打出,包括这勛段时日的武者修士的血肉精气,以及他们的残魂…

      而宋无启已经被黑气包裹,仿佛要将他变成一个⼥怪物。

      黑魂上人很是欣慰,白骨人魔应该就要炼成了,这是第三次了,虽然即便失败也能练出一些쨳怪物或是作为法器资粮,但这次一定能成功的!

      还是这种低配版的成功ॉ率高一些,䐀然后在慢慢升䤹级嘛!

      就在瑫这时,一个身穿大红袍的少女猛然钻了出来,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

      赶巧少女一个回头和黑魂上人大眼瞪小眼,两人面面相觑。

      와黑魂上人一脸懵逼!哪来的女人?

      甭쑖管她是哪来的,廽既然撞见了这一幕,自然是做了她!黑魂上人露出狰狞面孔,面目可憎。

      ᠄似是发现了他的意图,大红袍少女竟然˓先下手为强,来偷袭!

      然后黑魂上人悲催地发现,自己真的打不过她!

      少女一道法术穿透连击,죜拿着三品法器的黑魂上人直接被破防,嘴中不要命的大口吐着鲜血! 世

      黑魂上人レ不甘道:“阁下何人?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丑,为何要攻击我。”譪

      那大红袍少女眉头一挑:“老货,你刚才不就想出手吗?而且你一个魔道修士好意思说这ⱈ话吗? 祖

      哦,对了,我也是魔道修士耶!那就更不用讲道理了!”

      黑魂上人一口老血吐出来,不带这样的!

      那少女一挥手,四周插满的阵旗纷纷炸裂破灭。黑气散去,祭坛和宋无启的身影出现。

      黑魂上人心都凉了,脸色难看,面容不甘!

      大红袍少女面露不屑,“好粗暴的手段,难怪散修魔道为人不耻,被那些所谓正道修士追着겯打,就这?简直是丢尽了魔道的脸面!”

      宋无启꼹筋脉乍起,血肉模糊,七窍流血,而他对此不管不顾。强忍着昏睡的意志,看向小妹的尸身,他再次打开天眼,却是发现小妹的残魂余念已经…

      宋无启转过头去,眼神枯寂冰冷濔刺骨,不似活人!盯着黑魂上人,即便杀人如麻,罪孽深重,被宋无启这一波死亡凝视,黑魂上人콁也感到有些发寒。

      大红袍少女绕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幕,突然脸色一变,

      “艹,离尘宗的修士又追来了,我&$¥#”

      话不多说,直接血聩光一闪而过,溜达的无影无踪,顺便带走了宋无启…以及那残破不堪的尸体…

      而黑魂上人则是傻眼了,好在赶紧反应过来,也准备开溜。

      然而没有过多久,一队修士到来孞,嗯,大红袍少女还是成뭽功的溜了。

      ਆ至于黑魂上人依旧悲催地被找到,然后以弱战强,以一敌众,那些修士发现此人和少女没有什么关系,直接被人道毁灭秢了…

      不知道到了哪里,大红袍少女停了下来,随手放下宋无启,舒了口气,“那些家伙真是烦人啊,要是我现在成就灵台观想境,定叫他们灰飞烟灭。”

      有好奇地看向宋无启,此刻他心神已死,如同一个雕像,只是紧紧和死尸相拥。

      “哎呦喂,原来你恋尸啊!想不到随便碰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你好这一口!这个姑娘应该死的好可怜吧!”

      宋无启仿佛没有反应,只是他헥的眼神深邃而空洞!

      “听说这种故事都是和男子有关呢?所以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现在很愧疚吗?心怀怨恨却无能为力?”

      大红袍少女又继续撒盐,让他的伤口愈发疼痛!

      见到宋无启丝毫没有反应的样子,大红袍少女生气了,又看向这具已经残破不堪的死尸,

      “咦,年纪应该挺小的,怎么她好像被坏了清白,该不会是你干的吧!所毣以人家少女锾自杀?”

      宋无启仿佛受到了刺激,猛然盯着她,大红袍少女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他的眼神。

      择人而噬,带着疯狂而绝望,那种歇浦斯底里的怨恨,深邃幽远…

      “不许说她,她是清白的!永远都是!”

      似是被他的眼神吓到了,大红袍少女来了兴趣,痙“我对你的故事很好奇呢!怎么样给我讲讲呗!我可以送你修行典籍哦。”

      宋无启嘶哑说道:“她的境遇不是你娱乐的调剂!”

      少女生气说道:“我可是血神教的,西陆大地的霸主级势力,通天界域的顶级宗门!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

      宋无启没有管她的吹嘘,抱起小妹,准备离去。

      好家伙,大红袍少女表示不能忍,“你这个凡人䎦渣渣竟然敢无视我!信不信我…”

      宋无启没有感情的说道:“请随意,反正我没有反抗的能力。”

      少女灵机一动:“你不想为她做些什么吗?”

      宋无启转过身来对她说道:“她已经死了,死的不安心!

      现在她的残魂余念也没有了!什么都没了!”

      空寂的环境中传递着他的绝望!

      㕿大红袍少女看向宋无启,对他比划了手指,“你就是个没有卵蛋的男人!连为她报仇雪恨的勇气都没有!”

      宋无启看向她,“我愿为此付出一切。”

      玙身影虽凄惨而挺拔,声音嘶哑而坚定,意志疯狂而决㏸绝!

      宋无췋启默默看着眼前的火焰,一点一点地将小妹焚尽,那火焰渐渐逝去,仿佛实是与ច过去告别。

      从此,书生宋无启ﳂ已死!

      “你要化去这一身乱七八糟的玩意,进入我们血神教的筑基血池可是九死一生。你可要想好了,死了算你倒霉!”大红甲袍少女在一旁说道。

      宋无启默默步入其中…

      后来쾩他才知道让一个外人进入筑基血池要承担的责难与压力,毕竟他和凡人又有多少区别,凭什么他能够进入筑基血池…

      这可是筑基蕴灵境དྷ修士也峝要付出功勋才能入内修行的。练精化气境的修士必须要出类拔萃,才能有机会…

      ⣡ 她可真是昏了头,如此冲动…少女满不在乎,千金难买我乐意!

      不知铼过了多久,텚宋无启的身影重新出现,他活着从筑基血ᯆ池里出来了,以一个刚接臞触修行的菜鸟的身份…

      少女取出一个玉瓶,看似随意实则控制好落入宋无启手中,“诺,你妹妹的骨灰,我可ࣲ没有弄丢!”

      宋无启将它紧紧攥入手中,默默说道:“谢谢!”ퟜ

      少女满뛶不在乎,对他说道:“正式地重新认识一下,我姓薛,薛玲珑!

      外人称呼我的外号为:血玲珑!”

      他看向她,回应道:“宋!无!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