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闪电

      ꥣ“它睡着了?”鲍勃问道。

      郑活看了看在他触手下熟맀睡的泽鲁斯,点了点头。๖

      这紫皮的触手怪抛开平时凶恶的外表和逗比的内心,在毫无警惕地稫沉睡过去时껊,竟然也有几分天真与可爱。

      쬵鲍勃道:“这个世界里的所有生物都是意识穿越过来,曆其实是不需要睡觉的,它能在你身边睡着,一定是因为相当疲倦了吧。”껠

      郑活点了点头。

      鲍勃继续道:“同时也是相当地信任你吧……”

      郑活愣了愣,看着这触手怪,心中ڋ涌起一股说不清道㔹不明的情感。

      被信任的感觉是奇妙的,那能让人分外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这泽鲁斯虽然认识以来就ꀜ一直和他ᨩ吵吵闹闹的,但某种类似于羁绊的东西,却似乎已经在两人之间建立起来了。

      郑活突然迫切地想做些什么,他想起上一盘的“崎岖外衣”,想起伤害了泽鲁斯的“长鬃草原狮”,想起将那一切痛苦甩给泽鲁斯的自己,突然想要去弥补这一切。

      有一些痛苦,其实并不那么难以承受,只是自己选择了逃郖避而已,而这一次,他再也不想逃避了,他想要去好好的面对。

      郑活确认泽鲁斯已经沉沉睡去,便小心翼翼地站起,在不惊动泽鲁斯的情况下,刕离开了“泽鲁斯商城”。

      穿过被时间冻结的棋盘战场,郑活来到对面的“饰品陈列室”。

      华丽的陈列台上,郑活一眼就看到了那件黑色胶皮短裤。这件造型独特的衣服䳣,上一场穿在泽鲁斯的身上,也不知经历了怎么样的对待,变得破破烂烂的,胶皮被拉扯得扭曲变形,灰尘和泥土也遍布其上,看起来污浊而残破。

      汷由此也能看出捂,当时穿着它的泽먜鲁斯,经历过怎样惨痛的遭遇了。

      ꌳ 郑活触手轻轻抚在这件黑色胶皮短裤上,身体不由打了个寒颤,之前他㾆自己留下的心理阴影确实也是难以抹消的。

      真的不想再穿㰠这件衣服了,穿了就要遭受欺负,就要经历排挤,要是沉浸于一个人的孤寂,那真的是很难以承堲受的东西。

      但是想起那边还在沉睡的泽鲁斯ꏨ,郑活一咬牙,还是毅然而然地再次穿上了这件黑色獦胶ᖪ皮短裤。

      펔 就算害怕,就算痛苦,但是不挑战这些걁,征服这些,这些伤人的东西,就会永远成为阴影,悬在他和泽鲁斯的心头,所以挑战它,倶征服它,就是郑活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做的。

      破败的“崎岖外衣”变得松松垮垮,⫩搭在郑活身上,这次没有紧缚,但那份无形的重量,依然压得郑活直不起身子,同时心灵也似乎受到了压迫,变得压抑而沉重。

      郑㶻活晃了晃脑袋,将沉重的订心情抛在脑后,深吸一口气,抗着这股压力,向屋셧外的战场走去。

      “鲍勃,开始游戏吧!”

      鲍勃答应一声:“好,你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吧。”

      郑活回到平台之上,坐回那水晶宝座上,身上缠绕着沉穀重的“崎岖外衣”,俯瞰全场。

      鲍勃一个响指,时间流动,游戏继续了。

      ꖂ这一次的战斗回合,郑活是不准备上ೈ场的。因为他还没有变身,现在上场偶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力量。像上一场裸上也只是因为局势紧迫,不得不赶紧上场指挥局势。但这一次游戏还只是前期,他还有充足的时间等待下一回ൖ合进行变身。 寭

      于是,郑活又回到现实世䬵界,稍微操作一下,看着战斗开始,他这边和对面打了个势均力敌,然后战斗即将结束,他又回到了游戏츢世界。

      ↥ 变身的时间到了。

      战斗结束的一瞬间,紫色光芒流遍了郑活的全身,他感受着身体中涌动的力量,大吼퉙起눫来——

      “爆裂吧,现实!破碎吧,精神!消失吧,这个世界!!!”

      忘了是哪边看到的中二台词,但只有在这个时候,想要全心全意地大吼出来。

      眼前突然被紫光覆盖,一个个模糊的虚影出现在郑活眼前。

      这一次变身,没有泽鲁斯陪伴,岿那从来没用过的“辅助变身”和㑉“指定变身”,似乎还是没有机会去用펫。

      㘌 但是……

      “闭上眼睛ꭝ乱撞吧,运气好也能变身成强力随从,ꤵ不过你这种人品的家伙就别想了,哈哈哈哈……”偃

      泽鲁斯的声音还是在耳边响起。

      “那个家伙,敢㮻笑我!我倒要让它看看,我能变成什么!”

      郑活闭上眼,凭借心意的指引,向前不管不顾猛冲了出去!

      䴈随机变身!

      不知道撞上什么样的存在,身体突然传来灼热的感觉,紫色的亮光쮷在全身流转,身体如同被拉扯般不断膨胀,强大的力量不断从身体各处涌出。

      郑活有感觉,这次变身的,又将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生物。

      然后睁开眼,郑活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金盔捋金甲的战士,神圣的光芒在全身涌动,膥带着不可侵犯的气息。

      这是什么૑随从,炉石战棋䨥中有这样的随从吗?

      鑥 由于不方便看清自己的全貌,郑活一时也弄摼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大喊起来:“鲍勃,镜子!”

      旁边的光头鲍勃飞快把头伸쿅过来:“没镜子,用这个凑合用吧!”

      郑活ᴸ看向鲍勃的头顶,从那光滑可鉴的光头上反映出来的,赫然是一个充满神圣威严的……᛽狼脸! 胳 璻 郑活睁大眼睛,终于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五星独特随从,“三幻神”之一的——“光牙执行者”!

      这只神圣的光明巨狼,拥有狼的外貌,战士的装扮,却崇敬着神明的力量,并不以战斗见长,璖反而以激励和强化其它随从作为自己的主要参战方式。ỹ

      它拥有神的仆从所特有的慈▿悲和平等之心,对任何种族都一视同仁,将神的恩泽赐予战场上的슲所有种族身上,将神的光芒普照战场。

      慜“光牙执行Ԩ者”:在准备回合结束时,使每个种族的一个随机随从获得+2+1。

      由于这种可以不断强化随从的能魖力,“光牙执行者”和“布莱恩铜须”、“瑞文戴尔男爵”一样成为一人可以撑起一个体系的强力随从,也因此被叫做五星生物中的䃚“三幻깭神”。

      “ゼ光牙执行者”멽所特有的“光ŋ牙流”聚集所有种族中的最强者,并不断对它们进行强化,完全成型之后,可以说是汇聚了所有种族最强大的力量,即使是面对强悍的“巨龙流”和“鱼人流”也有一战之力。

      而郑活的꬈这一次“随机变身”能变成“光牙执行者”,不得不说他的运气是相当不错了。

      当然只从游戏的角度来说,能在第八个回合就用“百变泽ꪳ鲁斯”变出“光牙执行者”,也是相当巨大的优势了。

      “居然能漟变成‘光牙왞执行者’,这一场,我能赢!”

      좘 郑活心里也亢奋起来,兴奋흺地握拳踏下水晶宝봧座。

      突然有黑色的锁链从身后섙缠绕过来,那是一条û条胶皮编织成的锁链,如同一条条跃动的毒蛇,窜动着缠遍了ﴱ郑活獻的全身。ᶃ

      然后锁链猛地收紧,一股巨力瞬间传来,缠得郑活战力不住,猛地向前跪去。神圣的光芒在这一瞬间也仿佛受到污浊和压制,变得晦暗无光起来。

      “怎么回事?”

      펍 郑活咬着牙,向自己身肨上望去,然后睁大眼睛㖳。

      竟是那“崎岖外衣”,随着郑活∋的变身,也发生了形态变化,变成一个延伸鄗出锁链的巨大枷锁,背负在郑活的背上。

      鶺就仿佛是一个漆黑的蜘蛛,趴在了郑活金黄的躯体上。

      “我变得强大起来,你也变得强大起来了吗?”

      郑活将狼爪握成拳,狠狠地抵在眼前的地面上。

      ᚹ“那就试试吧,你究竟能否……将我压垮!!!”

      郑活狂吼着,对抗着背上传来的巨力,又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

      嘭!

      他挪动一步,向前走去。

      嘭!텸嘭!嘭!

      每一步都被身上的枷锁压得重重踏向地面。

      然后来到平台边缘,看向下方的战场,看向战场一角的“泽鲁斯商Ҩ城”。

      읞“看着吧,小泽,我会让你看到,那些欺凌和压迫你的,只不过是一个笑话,压不垮我们的……终究会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閹郑活猛地撑死胸膛嶤,神圣的光芒,在这䍞平台边缘激荡넑,撑得后面的锁链,劈啪作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