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口亚矢番号

      一间别院里,一个身着鎏金黑衣的男子正投抔喂着湖中的锦鲤。

      一个男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将一封信件呈햾到了那黑衣男쥸子的身旁。

       男子停下手中的事,打开꣸信件,只看了一眼,쇅就将其中内容收入脑中,

      “这场戏越来越精皼彩了,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渔夫?谁又是那条䕌大鱼?让破天暗中保护他,且不奠要让皡人发现。斘”

      躝 ꮞ “诺!”

      ……

      宔濠州朱家,透过屏风,可以看见有两个男子正在对弈。

      “二弟的棋艺大有进步,为兄都不是对手了。”一个白衣男子轻笑道,他的容貌,居然与朱文允有着七䯧分相似。

      ꗞ “大哥过奖了,只是近日闲暇时间较㦒为丰怟富,才操练了一下棋艺。”朱文允笑道,将一枚黑ᢷ子落下。

      “你赢了。”白衣男譸子放下手中的白棋,笑道:“二弟的酒庄近来如何?”

      “还好,只不过没有酿出什么好酒罢了。”朱文允将黑棋一枚一枚的收入棋螉盒中。

      륋 “哦?我可是听闻二弟相中죉一个小子,据说他的品酒技艺⺤不输刘李两位大师。秌不知他可否来䳇到酒庄内?又可曾酿造出何种从好⻿酒?”白衣男子也是将白棋收入盒中,不过ᤥ他是一把一把的收。

      “他啊!过几日就哯会来到酒庄,我想,他应该酿出了好酒。”

      白衣男子收棋速度很快,随意ꞏ的盖上盖子后,便是笑道:“到时,还请二弟给㉺为兄留下一碗,让我看看这样的大师,能酿造出什么好酒?”

      嘇“那是自然,不过弟弟听闻,大哥的几家酒楼出了些状况,奈何弟弟近日不在庄内,没㉔有帮到大哥,还请大哥见谅。”

      白衣男子眉头微皱,片刻便是舒展,笑道:“没事,那些都是小问题,为氼兄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

      “那就好,大哥走好,弟弟就不送了。”说罢,依旧捡拾着棋子。

      白衣男子见状,轻哼一声,拂袖喿而去。

      白ấ衣男子走后不久,朱文允轻轻紙盖上棋盒的盖子,嘴角一挑:“不想花银子就想从酒庄内取酒,以为还是当年吗?”

      一个护卫走了进来,先是鞠躬,随后道:“禀公子,凤公子昨日启程了。想必二十日内,就会到达濠州。”

      ⓷“嗯,让那些人暗中保护他,不要让他发现,不到紧要关头不要出手。”朱文允站起身子。

      “是!”

      护卫退去,朱文允也是走了出去。他站ﳙ在大门前㸲,望着刻덉着“一曲酒庄廿”四字的金字牌䮑匾,嘴角喃喃道:“终究你会成为大奉䞼国第一酒庄的,她到时也㭫会听騢说吧……”뵆

      ……

      哒哒哒

      马车行驶在大道上,镞这一路,对于舞清清来说,可是一点都不无聊。霐凤石宝如同无数本故事书一样﫲,有着讲不完的故事。

      “接下来我们讲讲女帝武则天的故⛻事。”凤石宝喝两口水,润⇋了润喉。

      ُ “女帝?武则天?”舞清清听闻,神色微变。

      隔着帷帽,凤石宝看到舞清清的表情变化。ⴉ

      “只是故事而豿已,在大奉过的历史䚚上,完全昺没有这个人。”Ŷ凤石宝连忙解释,他忘了,自砫己处于一个什么社会背景了。

      ꢘ “嗯嗯,那你快讲呀!”舞清清似乎十分好奇。

      “那我开始了,这故事,还得从李世民开始讲起……”

      就这样,风石宝讲了一个时辰,天色渐暗,舞清清拉开了车窗的帘子,ㄆ一缕夕朚阳照射在她肩上发丝上。

      舞清清嫣然一笑:“那凤꼣公子认为,这位女帝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认为啊!她有容人之量,又有识刃之智,还会用人之术,确Ң实是个治国之才。不过我不是곂很喜欢她,她对感情实在是不专一,我最讨厌駏这种人。”凤石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舞清清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她像是有些生气:“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她肯定是붂有苦衷的。”

      Ỏ 也正是隔着帷帽,凤石宝不清楚舞清清神情的精彩。

      凤石宝笑了笑:“算了,不讲这个웘了,说句大实话,我还挺怕她的,万一她哪恒天蹦出来把我杀了改怎么办?” 

      “凤公子此话怎讲?难不成真有这鋑个人?”舞清清神色再次变化。

      “没什么!哈哈哈!”在凤石宝的笑声种,这段谈ᲈ话就过去了。

      入夜了,天空中抹上〙了一层闪闪发亮的纱布。凤石宝指了指天上的星星,却被舞清清用手按下了。

      “公子切勿这样做,会秃头的!”

      被舞清清抓住了手的凤石宝,不由一愣。

      踯쀳“她的手,好软徬呀,又好凉,很舒服。”此时此刻,凤石宝似乎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么跟王小雨保证的。

      身为医者的舞清清,自然不怎么在乎这些,她只是忽鍛然发现,凤石宝的脉搏加快了许多㱤,便是连嘳忙将手抽回。

      붠㏚“风公子不要多想,小女子只疊是不想让小雨妹妹看到你秃头的模样䟠。”

      凤石宝大笑道䷊:顁“芊你这是迷信,亏你是还是大夫呢,这都不懂。”

      风石宝忽然发现,这个隔着帷帽的女子꘢,表面上是一个极为高冷的女子,实际上却是十分有趣。

      “开个玩笑,不知道舞姑娘看出了我的脉象没?”

      “嗯?风怨公子连这都发现了?”舞清清不由一惊,她刚刚只是顺手那么一点,就被风石宝察觉⃄了。

      两人一言一语,说得有声有笑,可是他们并未发现,有着数双眼睛正⭥盯着他们。

      阴暗处,一个黑衣男子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动手?”鰿

      “还没有那夝么快,现在还不是时机,朱家的人可是盯得死死的,现在动手,必然会被他撏们察觉。”

      “那究竟什么时候动手?”

      䩉 黑衣刃抬头看向星空,道:“子时三刻,或者明日清晨。”

      转眼,凤石宝几璴人变吃下来干粮,坐在篝火旁聊着一些故事,车夫本不敢与风퇏石宝二人共坐,在风石宝的要求下,也是옣妥协了。

      “姑爷的故事倒真是好听,我ˠ说那些小辈们⥓怎么总想让姑爷讲故事。”车夫喝了一口老酒,略微感到有些苦涩。

      风石宝伸了伸腰,打了个哈欠:“路还很长呢,以后还有时间讲,时间不早了,该歇息了。”

      沵 此夜,格外平静,因为那↤群黑衣让让你发现,朱家的人,正死死的盯着凤石宝他们。

      看来,刺杀要等到清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