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鸟网络电视

      木沁话音一落,李珩便是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了。

      是啊,普普通通的所谓礼物,在李珩看来,还不如一首诗䢘词来得好。

      送之好礼,当投其所好。

      虽然李珩认为,只要他送出的礼物,木沁都会喜欢。但很关键的,就是他压根没时间去准备礼૿物!

      所以,木沁这一番话,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算是让李珩不至于如此难堪。

      当然,木沁并不鶴知道李珩压根就没这方面的才华,所谓的文㋟抄公,就是ု他了。

      虽然说,李珩读过很多的重诗词,但想要找到一首比较符合眼下场景的,还是有一些难度。

      “桃树?”李珩摸了摸下巴,眼睛盯ꐁ着院落里的物事看了看,那里有三棵桃树。

      虽然院落里依旧有海棠,但是ꖦ前面才借李清照的才华,ど动摇了汴州ᄏ第一才女苏翠丹的心。想要短时间想出一首能够比拼《如梦令》的粓,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千古第一才女的名头,毫不吹嘘好吧。

      鎊 쟭“有点儿思路了,可能不太合适,将就一下吧。”

      李珩脑海里뜂闪过一首诗,似乎有那么一丢丢地贴切。

      主要是,这首诗的名头,也不렧小。

      只要将这首궃诗抛出克来ౡ,一方面能让木沁满意,不至于觉得李珩在敷衍淑;另一方面则是这首诗里,正好有院落里的ꡯ桃树。

      陂“这么∾快?公子,应该不会随便作一首,敷衍沁儿吧。”木沁眨了眨眼睛,满脸都是幽怨,深怕李珩ꛝ随便敷衍她,那可就不太好了。

      “应该不会太敷衍……”李珩暗暗吞了吞口水,髅仔细回想了一下这首诗,里왅面的内⮆容应该是贴合的,曏不会蠱出现敷衍的情况。

      “不会太収……敷衍,岂不是……”木沁心头一沉,暗暗叹息了一下。要是李珩真的这次发挥失常,那톤她得想想,怎么安慰一下,以防李珩心灵受到打击。

      “롚要不你先听一句,看看合不合心意。龋如果不行的话,我就换一首。”

      李珩本想直接像背诵一样,掏出鲈这首诗来着。可他突然想起,送给女䍀子礼物,不一定要多촬贵重。但一定要ᔯ有仪式感,这样才能让女子觉得,这是受到了重视。ƴ

      “不用换的,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作一首诗词,已经很不错了。等全部写下来,再进行润色,也并不迟。”

      木沁深知这里面的门道,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刻作出一首流传于世的诗词,有些天才可能做到,但依旧需要润色一番。

      尽管李珩之前已经拿出来一首,賵足以流传千古樬的词,证明了其才华。但臈这并不代表,뎫李ख़珩就有可能拿出第二首来。

      流传千古,何其难。

      青史留名,难;千古骂名,难。

      木沁^是认同李珩的才华,₱但也会担心。人之常情,无需多言。

      “对了,有墨宝吗?”李럾珩打定了要给木沁一个仪式感,自然不会草草了事,念完就没了。

      “公子这是……”木沁闻言퀺,眼前一亮。

      꾊是啊,她꣝都忘记了,李珩还有一手妙绝的书法。这还是她在李珩留下的字条⑸上,所发现的。那些字条,尽管现在上面的信息已经过时了,但并不妨碍木沁收藏在梳妆盒底蝧。

      “献丑了,要是这首诗你不满意,那希望这手ถ书法,能让你喜欢。”对于Ǫ书法,李ዿ珩就超级有自信心了,这可比心㋌虚抄前辈老祖宗们的诗词好多䠤了。

      犹记得,当初上学的时䧥候,李珩的字迹就跟狗爬过一样,毫无字体结构可言。饶是语文老师乃是多年教书的人,见识过不知道多少奇葩的字迹,但当她看见李珩的字迹之时,差点没心脏ჶ病发作。所幸ҳ,当时速唨效救心丸带在身上,这才避免李珩一生背负遗憾。

      自打这件事发生以后,李珩决定洗心革面,将这狗爬式的字闰迹给抛闽到九霄云外去。至少,要把字写工整了。

      于是,在语文老师这个书法大家的指导下,李珩学会了许多种字体,也会写一手妙绝的书法。

      “等一下,沁儿去爹爹书房里,将他的珍贵墨宝拿来!”木沁一想到那令她心痒痒的书法,就뿒超级兴奋,⼆连最初想让李珩念首诗都忘了。

      李珩连忙拉住了兴冲冲的木沁,这里离木县令的书房,可是有些肍距离。毕竟,他刚刚从那边过来。椌

      “没事,普通的ﳘ就行了。”李珩对于墨宝并没有太大的挑剔,在他看来,所谓好的墨宝,只是让使用者更加顺手罢了。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구这个,并不能说全部适用。

      在李珩看来,一名合格的퀩书法家,是不应该㡰挑剔墨宝的。在书法大家手里,已经不再㟠局限䊖于毛笔、墨水、宣纸,陘他们可以用其他的东西,写出一行⪞漂亮、妙ﳟ绝的书法来。

      这个时候,在房外뢥等了些时间的木县令,不太淡定了。

      他估摸着时间,都这个时候,应该解决了才是,怎么还没出来呢。

      胡思乱想下,木县令决ν定主动出击,要是李珩敢对自己女ힼ儿用强,他这一身的肌肉可不是白练的㵐。

      对了,还不빷能将这个小子打死了。

      于是,木县令只好也把孙大夫拉了过来。

      “李珩!休要用强!”木县令聅刚走到房门外,便是高声喊道。

      孙大夫揉了揉太阳穴弒,总觉튆得这个木县令脑子有点儿问题。难道,他要开始朝着大脑这个神秘的领域发展了?

      稍等片刻,木县令便㺒是跳进了房间内。一进去,就瞧见木沁和李珩用一种두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媿。

      “你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木县令瞧见李珩和木沁围绕在桌子旁,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瞹问道。

      “爹爹㱼,你在说什么맠呀?公子这是要作둺诗了!”木沁现在毤都没有誱心思和木县令搭话了,她现在得给李珩做研墨、铺纸䲬之类的承工淳作。

      “作诗?”木县令闻言,与孙大夫面面相觑,皆羌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这李珩还会作诗?

      “献丑了,不介意的话,看看再说吧。”李珩本想自己来做这些工作的,但还是低估了木沁的热情。

      “你要作什么类型的诗?这首诗有ᰜ标题了吗?”木县令对于李珩的能力,没什么怀疑。但是,卷宗上可是有记载,李珩曾经去参加过科考,但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这算是送给沁儿重逢的一份礼物,姑且称其为ɇ《桃夭》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