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随着公爵领的诺德步兵们愈来愈弱겹的反抗,场面顂渐渐安静了下来。

      刚刚完成战斗的前排维吉亚佣兵们,在解决那些公爵领的步兵后没有趁胜追击,而是举盾收斧,向己方阵型靠拢过去。

      留苡下残存的水手和长弓手们背靠背,徒劳地防备着来自海面和岸上地敌人。

      此时阳光正鋦好,太阳还未西斜,远处的뫻海面飘过几只海鸥,画面恬静安逸。 Ἧ 韟

      但对于公爵领众人来说,稥正做着困兽之斗的他们心情可谓糟糕。

      “我是埃德加爵士!让老鲍勃过来见我!”

      输人不输阵,埃릦德加爵士朝着汨罗岛大Ë军方阵喊道。

      现在留给他的只剩体面投降这一条道路,敌人既然폐没聮有选择将他们屠尽,想必是在忌惮公爵领的实力,那么一切都还有回旋余地。

      过了许久,汨罗岛围堵严实的哊半弧形包围圈裂开一个缺口,一个披着全副板甲,腰挎长剑,骑士装扮模样篛的人ꢑ越众而出。

      ᖩ拉开头盔上的卡扣,露出半张脸来:“速速氁投降,优待俘虏。”

      纆 “是谁䰩在向公ᓹ爵领军㒳团喊话?”

      埃德加爵士皱眉问道,喊话之人并非老鲍勃又或是雷米和大卫这三人。

      ኌ“站在你面前的,是汨罗岛之主,基尼人庇护者,北境的拯救者,预兆之狼的宿敌,林克大人!”

      那名板甲骑士身旁的黑皮土著,操着一口流利的通用语,大声朝着埃德加爵士介绍着。

      林克双手杵着长剑立在原地,听着卡尔报的名号,心中只觉得羞耻万分。

      没办法,这年头贵族领主之间的战争,互相报名号都流行这么촪浮夸的方式。

      “竟然是ᑹ那个角斗士!”

      林克作为士汨罗岛新进的安全管事,埃德加爵士出发前有所了解逓,现在听到对方被冠以汨罗岛之主的名号,他心中不详感愈发᫜强烈。

      “鲍勃管事在哪?我要见鲍勃管事!”

      “你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今天送你去见老鲍勃,要坨么立刻投降,安心等待被公爵领赎回,和家人再恢次相见!

      埃德加爵士!选择权在你手上。”

      卡尔慷慨陈词,一点也瀼看不出战前的那副哆嗦样。

      埃德加爵士听后纠结万分。

      ‘我怎ކ么能向一名奴隶角斗士出身的칯家伙投ヨ降?这要是传出去我会成为贵族中的笑柄!’

      贵族之间的战争,输赢是常有的事,一个合格的贵族袳在输掉战争后,体面的选择投臇降,再正常不过。

      杒 同为贵ਧ族,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必须给与投降贵族应有的体面待遇,在对方家人赎回他后,双方尽释前嫌,投降贵族甚至有义务在贵族圈子里传播对方的뉺美名᩶。

      Ṝ而杀害一名已经들投降的贵族,这会让剑凶手成为整个大陆的公敌,没有人会喜欢一个破ꇸ坏规则的人,尤其当这个规则是由统治阶级贵族们制订的时候。

      如果林克是大陆各国正统᡾出身的贵族,埃德加爵士无论是选择投降,又或是死战都在情理߆之中。

      投降能够被人们仓理解,死战到底也会得到公爵领的偂尊重,赢得身后ꔱ美名。

      但很可惜林克是一ᗥ名角斗士出身的杂牌贵族,且不论他的这个贵族身份大陆各国屋会不会承认,光是输给他就足以让埃德加成为公爵领的笑柄。

      向对方投降⒭更是会让家族蒙羞,这对视荣誉高于生命的淅贵族家族来说是諌不可饶恕的行为。

      ‘难道只剩下死战到底一条路了么?’

      埃德加看着周围惶簅惶盯着他的公爵领士兵们,这些精锐士兵虽然作듺战英勇,令行禁止,但现在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埃德加爵士的一句话中。

      ꇌ有生的希望,谁又能᧘真正做到视死如归呢?

      这些士兵们鯃身后是ʉ一个个盼望着他们安全归来的家庭。

      埃德加爵士做不到,他做不到就这么默默无闻地死去。

      声旁的副官急得头冒冷汗,生怕爵士一时上头,想要坚持贵族的荣誉,和对方来个鱼死网破。

      “大人,咱。。咱们不如先把武器放下吧,这也不算投降,让我再ꍂ和对面商量商量。。”

      副官绞尽脑汁,委婉地劝说着埃德加爵士,只要爵士答应下来,那么投降Ꮦ这事就能全≼部算在埃德加爵士身上乞,自己委屈一段时间졙后,回到公爵领还是一名前途无量的后起之秀。

      﫧“打晕我!”鴗

      “什。。什么?”

      副官一嬿时愣住,像是没能听清爵士的命令。

      “我说!”

      埃德加爵士咬着牙,用只有站在他身旁的副躅官才能听举到的低吼声喊道。

      “朝我的后脑勺来一ꡜ下狠粬的!把我打晕!”

      副官这下听清了,心中狂喜。

      右手捏拳,蓄力举起。

      䌔 埃德加爵士认命般闭上双眼,他决骰定用这种装晕的葃方法蒙混过锸去。

      “砰”的一声。

      ‘这个镽蠢货!’

      副官一拳击打在埃德加爵士脖颈处的颈椎上,不仅没能将他击晕,反而让他໵觉得颈椎几乎被打得散架。

      ꫩ 来不及纠正对方,晕晕乎乎间听见副官高呼:“埃德加爵士同意投降了!爵士命令大家放下浵武滗器!。。”

      摸着脖颈的埃德加爵士听后﷮眼醄珠凸起,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副官,终于被气晕了过去。

      “我竟然被这家伙摆了一道。。”

      四周的公爵领士兵们面面相觑,他们没㞻能看到副官和爵士之间的龌龊,眼下埃꿦德加爵士已经晕倒,在场上第二指挥官的副官命令下,튈众人丢下了武器,正式开始投降。

      水手们见势也只能照做줪,他们莫名其妙的被命令下船支援,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投降被俘镳虏。▒

      좝  公爵领军团大势已去,在汨罗岛大军的虎视眈﵆眈下,被琼恩带人缴械后押送到汨罗岛腹地的监牢处,等待他们的将是无尽的劳动改造。

      摆靀完了姿掍势的林鮧克脱下板甲,换上一身轻便的体闲装束后,迫硑不及待地上到了新缴获的这几艘战舰上。

      肯尼斯正命令着,将战舰上俘虏的船员们捆绑好依次排放在甲板上的船舷边。 䨠

      没有了水手的战舰面对肯尼斯带领的跳帮伙计们,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他们甚至没有足够人手去将风帆升起。

      ꏼ 在杀掉了硬气的,号召船员们反抗的船长后,剩下为数不多的船员们迅速认清现实,束手投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