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凉abp

      召唤出斩魄刀,无形的涟漪从斩魄刀上散发出来,最后在四面八方形成了,놩大大小小几十个无形门户包؄围提达尔羊魔ଽ,被门户触碰的树木枝叶都襚像雪花一样慢慢消融倒塌,最后树木全都融化成,泛着点点银光的水鴾流向门户融入其中。

      됷 做出了防御的动作,灵巧的避开倒塌的树木和泛着银光的水线,但事情并未艴结束。

      随着其中一鹬个⟃门户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几年碨之前被漭虚无之水吞噬的半巨人,率先走出㏴门户别于的门户中,紧跟着走出几十位,这几年来被林清,斩杀的强盗女巫中的强者。

      “尊敬的王子,如果你愿意饶我一命,我愿意送给你我7个子嗣中,最有潜力的那一个孩子,他觉醒苏提达尔的血脉比我更加出色,而且更加年轻,有更高成长的潜力”

      鯟 见事不可为,对面的山羊魔物人立而起,身上的皮毛一阵变换,化作了阑一个有着山羊角与羊耳朵,拖着长长尾巴,身穿雪白羊毛制成的短衣短裙的美丽妇人。

      “同时我也愿意为英俊的王子,做一些特别的事情作饡为答谢。”

      “美丽的夫人,虽然我撻很想遵循大路上一贯规矩,让你的孩子代替你迎来噩运,但很抱歉,在出发之前我就立下了誓言,一切黑暗邪恶生物,皆亡与吾之剑下,作为滶对人类威胁最大排名前几的揸黑暗生物,请恕我不能放过你”

      林清摘下头上的礼帽表示抱歉,心Ꮋ念一动下达命令,被自己称作虚无之鬼的生物一拥而上,虽然苏提达尔羊魔,实力挺不错,但是擅长魅惑的他们身体素质并不强,对这些毫无神智的投影而言,纯粹是在魅惑石头。

      葱 无视如同对方挠痒痒的攻击,那位强壮的半巨人,一只手死死攥着这只身材丰满的魔物娘双腿,无视对方的拼命挣扎,把他拖进虚无之水形成的门户中。

      “另外一个原因,只给一个太少我全要!对于你们这种拥有强大魅惑力,还喜欢吞食脑浆的生物,在人类的必杀名单里,作为珍稀魔物,刚好我的收藏里缺少你们这一种,外面䈢的世界太危险,被我收藏了,你们就再也᭾不딫担心危险与死亡了。”重新带上头上的礼帽,林清静等片刻,等待这只魔物被完茧全吞噬。

       林清的斩魄刀有三种能力对应三个化身,根据对比林清做出了以下的判断。

      兽性分身的斩魄刀,拥有如同规则ﶺ剧毒的侵蚀同化,如同深渊一般把裯被侵蚀同化多事物给拉到另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层面上。

      人性分身的斩魄刀,表现形式是一种无形无相之水,至柔至刚,可以化作锋利的刀刃,也可६以如同无形꿌的云烟。

      双神性分炙身的支配,ᾨ可以自由支配的౻自己所能感知的一切事物,为自己所用。

      ᜖因为本为一体,三种斩魄刀的能力互相组合,叠加变得更加恐怖,现在所使用的就是林清开发出的一种斩魄刀鐺能力,把无形之水௞结合侵蚀,

      林清经过研究发现,被虚无之水吞噬侵染䐟的事物,同样会到达了另ꭾ一种层次,所以自己才能获得축其身上的宝物与神䑫性碎片。 

      被吞噬者可以给放出来与之前娺的记忆没有任何变化,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种新的物种,是灵魂思维,附在了虚无之水上形成的傀儡。

      而ꞏ虚无之水模拟出了对方完整无缺的肉体,鎅并且各种力量使用起来毫无障碍。

      可以㷽被鴈自己给操控,这몰些人没了死亡的概念,毕竟他们真正的本体,早就化作了虚无之水,出ꨇ现在现实的其实就是一种投影,因此战死后也可以如同平静后的水面,再次映照出被吞噬的뫄事物。

      “为什么我总感觉不来几句,如巫妖王这样的boss台词,逼格立马少了几分,可惜现在场景不符”

       看着被侵蚀完全,重新从水镜里面走出的苏提达尔羊魔,林清眼前一亮机会来了:“向你们的王致敬”

      然后林清控制这些虚无之鬼,向自己单膝下跪,这一下䡚气氛到位, Nice!完美!

      最重要的是,通过斩魄刀兽之化身㗘可以获得被吞噬生灵与他相岇符合的部分,现在自己两个分身之间,互相换了寄托物,严格珶上斩魄刀还是魔之化身的寄托物,增强斩破刀也是增强他⢃。

      뇾 ៊闭目感应果然言情世界的自己,果然从被吞噬的提苏达尔羊魔身上,获得这个世界中魔鬼血脉的一些特殊概念,填充了他的本质,还幸运的获得了魔鬼对情绪的操纵。

      仙侠世界的林清现뇧在能够感受到邂小镇上,所有生灵⸠的᜸某种情绪,并且吸收到达体内,之后会诞生,一丝一缕仙侠世界的法力,븕看来是世界﹥的不同产生了鵓变化。

      这也同样证明了自己这门,机缘巧䀴合下成就的神풩通,修成的分身裮并不是单纯的分身,每个分身都是自己的一部分概念,变成了概念生物。

      现在大陆上还有魔鬼的直系子嗣留存,能力可是更加正宗휆,签订蔂契约,掠夺灵魂,真不知道他们的血脉会为自己带来鶞多大好处?

      ꤚ“去把霬你的孩子都带过来,算了,你作为一个샷投影情绪与状态都有点不对,容易被看出什么破绽来了,带路我陪ጯ你섔一起去”虽然很想直接赶往,黑遡皇后那里拿到魔镜,但现在还有7份大餐没有吃到。

      穿过路边的密密麻麻的灌木,⥂林清对这个世界奇怪的森林中的树木,早就见怪不怪了,树木不但长得距离都很远,树叶树욭枝之类的事物,更是在十几米高的树冠上才有生长,就像磍一颗颗蒲公英。

      ц除了一些杂草,劓连枯叶都很少有,一般的落叶只用两三天,饶便会腐朽干净,一眼望过去,虽然有点昏暗,但可比人来人往,马车碾压的道路平整多了。

      收回别的虚无之鬼,只保留提苏达尔羊魔,为自己带路,往前面走了大概几刼里,前边有一只周围喬一片霸主的苏提达尔羊魔带路,也誩没有不长眼的野兽袭击林清,走过一条浅浅的小溪,阺溪水是从前面十几米高的山壁上留下的。

      到达一片⅟山壁苏끙提达尔羊魔灵巧的几下跳上山壁,站在上面,然后回头向林清开口:開“至高无上的主人,我榐的家就在这上面”

      林清柹跳下马跟着前面的苏提达尔羊魔,也没攀登,用力原地一个半蹲跳起,直쥤接跳上了岩壁,看着岩壁苎上是个在两㮙座大山之间的山谷。

      七色⏭的阳光从山间洒落,地上生长着精心修剪班的绿色牧草,在牧场的中间,有一栋看着就相当有年代感的木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