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夫上司连续侵犯中文

      “怎么了,你们就笃定我没可能夺魁吗?”南宫陌质컛问,“我确实资质不峖好,可是宗门大比难道就是比资质的?那不如直接按资质排名,翗还比什么比꛺!”

      南宫陌一席话堵得众人矶哑口无ఠ言。

      ꧛ “好,老夫榼法宝准备好了,就等你明年来取。”洪无极捋着胡子说道,他知道南宫嘴皮ࠕ子厉害,也不㏀跟耂他争辩,只是说道,“你什么实力,嘴皮子说再溜䔷又怎样,终究是要场上见真章。”

      南宫陌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明镜的,就自己这资质,修炼一年,还不如别人修炼一个月,想争第一,那是天方夜谭。不过虽然如此,吹吹大话还是可以的遘。反正自己说的是有可能,又不是真可能! ഘ

      宗主坐在中间,也不发话,笑吟吟地看着南宫与一众軾长老斗嘴。她看洪无极他们在口舌上基本完败南宫陌,౅心里甚是畅快。洪无极ﴮ强势多年,还很少像今天这么吃瘪过。

      长老錒会议之后,南宫陌回到洞虚山뎍。他唯一的弟子由ᾫ赵固代为教导,自己无所事事,又嫌修炼无贯聊,便打算下山逛逛。

      鹤鸣山东边不远便是阳州的首府朔阳城,南宫陌来到城높里,见有一处酒馆便进去坐了。酒馆里约莫坐了十헟几个修士,都在听一个说书先生讲书。

      南宫陌见说书先쮹生讲得颇有意思,㵫便也找了一个位子落座,听起讲来。

      那说书先生讲得是三足乌为祸阳州的故事。这阳州本来是和东边的青州是相连的,结果有껙一年,十只妖兽三足乌作乱,在阳州的东边燃起一片大火,烧毁州里十几个城纏镇,至今那些地方还쳽是一片火焰。阳州땟和青州的道路也被隔绝,若要种通行,唯一方法是穿越雷泽。只是雷泽怪物凶猛,薺金丹境以下修士擅入者,极少有能活着走出去的。 ୔

      后촃来,有一ᵧ个英雄后羿,用一把神器逐日弓,射死了九只三足乌。后羿心善,没有赶尽杀⣰绝,留了一个三足乌,据说它就生₺活在雷泽南边。篫

      说书先生讲得就是这段荡气回肠的故事,中间还穿插駌了后羿和嫦娥的缠绵的爱情。故事讲完,听众无不拍手叫好。

      南宫陌旁边桌上的一个女修士听得入迷,不禁高呼,“如此好故事,怎么不得뙾喝几杯。”说完,便叫小二上酒,接着一掏口袋,眉头皱了,叹了口气,“뵥今天出门急,忘记带钱了。唉,没法喝了,真是扫ꐶ兴。”

      南宫见那女甴修生的绰约多姿,便不禁起了结识之心,便说要请她喝几杯。女修同桌的一人说道,不҈能厚此薄彼,就듵请她一人,要请就请全场喝几个,其他修士也跟着起哄,女修也说陘不如请大家一起喝,南宫无奈,被逼着请了全场喝一杯。

      他想趁机和女修认识一下,㐸结果不想웮一转眼,便不见了她人影。南宫陌四处张望,寻找着女修的下落。旁边一个男修拍了拍巩安朔,这人二十来岁襴,长得风流倜傥,只是有点邋遢,头发凌乱也被收拾,他手持一口利剑,看样子是个剑修。

      “你是这个月上当的第三个人了。”那人笑着说道,崇原来,女修是酒馆雇来悬卖酒的托儿,专骗像南宫陌这种见色起意的男修。

      “不过,还是感谢你!要不然我也喝䳂不到这杯酒。”那人说着咕,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等剑修喝完,蕎巩安朔问道,“这一杯酒得多少钱?ꠑ”

      “不多,不多,也就五十大钱!”

      “五十藶!”巩安朔一算,在场的㲶有十九人,自己这下子就花了九百五个大钱。要知道找个客栈休息一晚上才十个大钱了。

      “太黑了吧!这什么酒这么贵!”巩安朔欲哭无泪,心里㹈恨死了那꥟个酒托女修了。他找来酒保ە理论,酒保那里肯认,只说不认识那女的。又说自己这酒,叫醉生梦死,用十八种名贵果品酿制㚹而成,卖煐五十大钱都是便宜的了。

      南宫陌和캘争吵了一番,无果,只得自认倒霉,付了酒钱。他心里有气,坐下之后,又骂了几句。

      这时,剑修说,“앎虽然你被套路了,但这酒确实值这个钱。别人都说云境最好的酒是六粮液,我看着醉生梦死不必它差多少。”

      “你对酒很了解呀!”南宫陌说道。

      “那当然!”剑修醉醺醺地说道,“小兄弟我看咱俩有缘,不如你再请我喝几杯蠴。我跟你讲讲这酒的门道。”

      “我没钱!”剑修理直气壮地说到。

      “怪不得你练剑,你这也太贱了!”南宫嘲讽。

      슠 “至少我不会见ᖅ个美女就想撩,䋊然后被人骗!寛”剑修笑着说道,往南宫陌伤口上又撒了把盐。

      “我让请我喝酒是有缘由的,我一说你肯定不会拒绝。”剑修뫱又说。

      “你要送我法宝?”

      “那你想多了。我是К说你这么好骗,与其让别ㅰ人骗,还不冞如便宜我。” 㜩

      “ࣝ大哥,你谁呀!我跟你很熟?”南宫气愤。

      “我是萧若何啊!”剑修ॎ一副你居然不认识我굱的表情。

      “你这什么表情?你意思是你在뫝这ꢢ儿很有名吗?”南宫陌问。洌

      “自然!”萧若何点头。

      南宫陌⢮便问说书先生,是否知道萧若何是谁。

      W “知道呀!那可是问星门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嶺说书先生说道,“前几年的时候쓡,问星门弟子大比,南宫陌喝得醉醺醺上场,吐袁了坐在前排的宗主一脸,因此成了云境修仙界的传说,人送外号醉剑仙。”

      南宫陌一听,笑的合不拢嘴,忙起身向萧若何拜了蚮几보拜,“久仰,久仰!”

      他问萧若何,繗“宗主퟇没把你打死啊!”

      “他打不过我。”萧若何淡定地说,“不过我被逐出了宗门。”

      “真会吹,宗主打不过你?你໺什么境界?”

      “不过具灵而蘍已。宗主倒是元婴境了聀,但是他功法比不过我。他那木系灵法,吟唱鐻时间太长,等他出招,我剑就抵上他脖子。”萧若何不屑地说。

      “原来剑修这么厉害!㧎”南宫膜拜了。

      “倒也不是,主要还是我厉害!”萧若何说道,“我学剑有天赋,剑法玅学的快,还能参悟到新的招数。”

      南宫叫来倫酒保,让再上十杯酒,他要跟萧若何一醉方休。

      耗萧若何一摆手,说道,“要不了那么多。这醉生梦死酒劲大,喝个三杯就够了,再喝就不省人事了。刚喝了一杯,没人再来二杯好了。”于是,又叫上了四杯。

      两人一面喝,一面说着,聊得甚是投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