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方工业中文官网

      确实,到了恋爱年龄的少䋏女情怀,是最敏感,最容易被触动的。

       往往只是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能让一个男人深入地占녙据一个少女的内心,成为让她终生难忘的初恋对象。

      所以同样的除夕夜,还有一个人也想起了宁卫民。

      那就是放了寒假从印刷学院返校,在家过年的蓝岚。

      吃过年夜饭后,蓝岚的荜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的春晚。

      她却一个人偷偷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去看书。

      不过书虽鉿然捧쁦在手里,可眼前的字迹却几乎是模糊的,┙她的心思压根就没在书上。

      在这一晚,任何的书,都已经不能够排遣她那难以驱散,总是纠结于心头的寂寞。

      忘记是在学校听哪个老师说过的了,價反正蓝岚挺认可这么一句话。

      “寂寞之所以产生,就是因为人的心中某种不能如愿的渴望,躁动下所产生的结果。”

       那么她未能如愿的渴望,又是什么呢?

      是她希望母亲能再像自己儿时那样,经常给予她宽爱温暖的抚摸与拥抱?

      还是渴望学习成绩猴优秀一些,以此来换得父亲的欣慰与夸奖?

      又或是她想得到몆一台便携式的小型收录机,以便能在簶大学宿͏舍里方便地享受音乐的乐趣?

      不,其实她最想要的还是见一见那个人。

      虽然一想到宁卫民已经心有所属,她心尖就禁不住发抖,疼得发颤。

      Ꞣ明明她自己也清ㅫ楚,宁卫民既然已经有了良配,就应该把他彻底忘掉才对。

      可说来䜝也奇怪,她越不愿意想起,还偏偏就总是想起宁卫民。

      尤其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就没法儿不想裺,根本没法儿不想。

      哪怕把宁閯卫民送她的那幅郃《兰花图》钄锁进了柜子,隔绝了睹物思人的可能,也完全没用。

      在学校的时候,可能还好些。

      搝毕竟有同宿舍希的女生说话,有学习和日常Ꙝ杂事可以分神,

      但一放假,回到了家탳里,她就宛如犯了魔⶜怔一样,心头总是会想起他们过去相处的点点滴滴。

      ꩙ 瓽想첦起在他U们初次相见的那辆人挤人的公共汽车上,宁卫民是怎样替她解围的。

      想起她在南台基厂的废品站里穿着工作服与宁卫民意外相遇的䏙缘分。

      䜥 还有那些他们所共同度过的,分外轻松的,异常美好皿的闲适时光。

      甚至઻她难以避免的要拿宁卫民和自己身边的那些大献쏏殷勤的男同学相比。

      而且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就是没有人能像宁卫民那样幽默,有见识,有内涵,知情达意,通晓生活的乐趣……

      要不然……要不然,就给他写封信埜?

      用一般朋友问候的口吻,淡淡的,告诉他鎩自己的近况……

      뇑每天在校园里的生活,ࠒ然后……然后呢?

      哎!难道我是在为去和他重新见面找理由吗?

      蓝岚心下一惊,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啊!

      人家既然已经确定恋人的关皖系了,旁人无法涉足的。

      谁要想强行插足,那叫不道德,是要被千夫所指,遭受众 人唾弃的̸。

      蓝岚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这才明白自己的情感已经走到了非ꮑ常危险的边缘。

      她使劲儿地摇了摇头,好象要甩掉所有这些可怕的想法。쩺

      不,不能去这样想,这恰恰是降低自己人格的表现。

      她的自尊心,她的道德观ꙕ,她的家庭,都不允许她生出那么一点点不应该的念头来。

      ܯ

      更何况宁卫民的女朋友还是个⾗时装模特,那䏭个姓米的姑娘说过的,又漂亮又时髦。

      我……我又怎么比得过?

      蓝岚扔掉书,抬起手腕,表的指针已指向八点半了。

      첷 她烦⭪躁地站起,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可꿼真够气人的,怎么才能忘记他呢?怎么才能把他Ꮈ的痕迹从心里彻底抹掉?

      都说时间能够让人忘记一切,如果……如果这个规律对我是媷无效的呢?我又该怎么办?

      如果,理想真是不能实现的,梦是真的没有的,那么,我还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呕想到这儿,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蓝岚眼里泉水似地涌流了出来℩……

      但恰恰就在这个时候,“笃笃笃”,很轻的叩门声响了起来。

      “蓝岚,我能进来吗?”是蓝峥的声音。

      稼蓝岚赶紧去擦脸上的眼泪,“哥,你进吧……” ⧌

      待到门被推开后,她又问,“什么事佒啊?哥……”

      “妈╏叫你去吃水果,别人送爸爸的柚子,可甜了。”

      蓝岚摇头。

      “我吃不下,年夜饭떥太多好吃的了,我已经很撑了。”

      蓝峥却笑了,打趣她。

      埛 “这可不像你的话啊。什么时候有好吃的,你缺过席?不会是有心事吧?”

      “怎么着,是不是为了追你润的男同学太多了,有点发愁啊?是长大了啊,连过去最喜欢的相声你都不听了……”

      䭃 “哎,今天晚上那两个打电话来给你拜年的男生,他们家里ﱶ还都有电话呀,条件都挺不错呀。你喜欢哪个啊?……”

      蓝岚登时拻恼了。

      “你又胡说!他们就是我普通同学嘛。再瞎编排,看我还理不理你……” ଺

      不过尽管蓝䚼岚眼ᜫ泪擦拭得很及时,神色也天갸衣无缝。

      但在仅有一盏床头灯照明휉的昏暗环境下,其实从某种角度来看,眼泪的反光是相当清晰的。

      蓝峥就是在关门ᢲ离开的时候,把妹妹脸上闪亮亮的两条泪痕收进了眼底。仩

      于是关上门后,默默沉思了一小会儿,他就采取了行动。뗌 

      很快,当再次敲开妹妹门后,他带来了一盘磁蛄带,放在了蓝岚的床头柜上。

      “哎,这是哥送你的新年礼物,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刘文正的歌听过吗볧?现在女的听邓丽ẞ君,男的就听刘文正,特流行……”

      “没听过?念书都念鴙傻了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现在大学校园正人口相传的歌啊,你这个小书呆子也太落伍了……”

      “看看,哥给你这磁带可不是翻录的,原装正版,28首歌,金榜歌曲。你知道为什么非送你这磁带吗?嘿,这里面有一首歌,那好像就是专给你写的。好好听吧,回头给我谈谈感想……”

      最后临走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我馸看电视去了。㽨你直☌接放录音机里听就行啊,我都ᅞ给你倒好了,第二面……”  홙 就这样,当房门再次关闭后,蓝岚不由得冲着磁带发起了呆。

      不为别的,主要就是因뾰为这盘磁带上的刘文正就像个白马王子,太帅了。

      而且那脸上淡漠一切的神气,竟然죌和宁卫民平日里的神情颇为相似。

       于是这让刚刚才脱离了不良情绪的蓝岚,一个不留意,又重ٖ蹈覆辙的陷入了回忆的沉沦里。萩

      尤其最要命的,是她下意识中,还没忘记按照哥哥的话把磁带放进了꫐录音机里。

      结果刚一按下播放键,就是吖一个极为明快的旋律和洒脱的声音。

      “你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我的心쯏中早已有个她,哦,她比你先到……”

      惹得她再难遏制心中的悲切。

      直接就趴在了床头,紧紧抱着枕头失声痛哭了起来。

      掽 这真是鬼使神差一样的意外啊!

      必须声明,蓝峥的完全是一番好意。

      他其实是想让蓝岚听听那首和她名字相呼应蔴的《兰花草》。

      这᠄首歌的歌词H源于胡适的诗作《希望》,随着胡适的暮年漂泊到宝岛,今年皿随着刘文正Ꜷ的吉他再一次回流内地。

      按蓝峥设想的情景,其实应该是妹妹打开收录机,就能听到“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这句歌声。

      他相信这个悲风伤秋的小丫头,一定会因惴此宛然一笑,忘记烦恼,体会到他的巧妙用心的。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巧就巧在了,《兰花草》是磁带的第二面。

      繇 翻过来的第一面,却正好是那首《迟到》啊。

      悌 隣偏偏蓝岚心神不宁下还就放错了面儿。

      结果这事儿就弄巧成拙,反倒成了一颗让人触景生情的催泪瓦斯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