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房里做事

      “快说快说!”

      “果真能见花解语?”

      “真的假的?䨷薛兄你莫吹大气!”

      众人七嘴八舌的追问,薛蟠既得意又恼火,终忍不住道:쓍“吹大气?我如此诚实良善之人,何时吹过大气?”

      冯쌕紫英笑道:“没道理㻄啊,我上回能见解语姑娘一遭,还是托贵人之福,远远见了一遭,夥根本没机会言语。”

      贾宝玉则畅想道:“据说解语姑娘色艺双绝,已超过无数古今名妓。我若能与解语姑娘相识,得闻其声,得观其面,纵即刻就死,死了化成灰,也值了。”

      贾蔷侧眼看了这小子一眼,虽然当下人都早熟,可见一ฦ个将将才十二三岁的毛头小子发下这等毒誓,他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薛蟠被追问的急,终于说出缘由来:“说来还是因钘蔷哥儿之故,那日里得鬕知你被珍大哥还有我姨丈他们污蔑,逐出贾家,连老宅都收了,我心里大恨,气昮不得抄起门闩去跟他们理论。可你们也知道,我老薛ꢝ家如今就我一个,全靠롾亲戚帮衬才能支立门户,若是恶了他们,唉……”

      贾蔷忙劝道:“ஃ朋友相交论心不论行,薛大哥有此心,便比黄金还赤,何须如此自责묢?伩”

      又对面露惭愧之色的贾宝玉道:“此皆贾珍以谎言诓筎骗笚令尊,非令尊污蔑于我。”

      听他口中쉃的称呼,贾宝玉就知道贾蔷彻底死了再回贾家的心,一时间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竟痴了去……

      诇等摆平二人后,薛蟠继续道:“我心里着实窝火不痛快,便带了几个随从出城,原想看看能不能䯏寻几个良家……咳咳,想看看景儿散散ꐳ心。谁知带路的是个眼瞎心黑的贼王八,竟带错了路,引得他祖宗去了坟场,这个蠢笨下流胚子,我……”

      鑏眼见薛蟠越说越气,冯紫英忙忍笑拦道ѥ:“文龙文龙,鷹莫气,说不定就能引出一场奇遇呢。”

      薛蟠一听高兴了,大声道:“呔!朝엯宗你真聪明,竟猜着了。我一见居然走岔了道,去了死人窝儿里,先把那废物点心狠ꔉ抽了几鞭子,就要往回走,你们猜怎么着?”

      贾宝玉尃笑道:“莫非遇到花解语了?”통

      薛蟠一᳻拍大腿,气笑道:“想得美!第二个带路ꉋ的长随,又౲他娘的走岔道了!”

      “噗!”

      蒋玉涵正喝凉茶,闻此言一下没忍住,一ퟱ口茶水喷出,伏在几边很笑。

      其他人也被这转折给闪⠒了腰,连贾謿宝玉也一并大笑起来。

      낫 薛蟠自己回想起来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那地儿原有些邪性,一片林子起的密密麻麻,林子里面的道又乱七八糟,难怪我们走岔。”

      冯紫英笑道:“那片我也知道,是有高人布下的……好好的大道你ꎵ们不走,非要图快走小道,你们不迷路谁迷路?”

      一般的大户人家,都设有家庙,家㌿庙后便是宗族坟地。

      只有寻常百姓人死后,才会ꇖ埋在乱坟场内。

      薛蟠闻言,非但不反驳,反而得意道:“这就是命数,这就蕳是上天糧注定的缘分!我虽走岔了道,却遇到了天大的好事。原来走岔道的不止我老薛,还有那大美人花解语!花解语姑娘出身贫寒,她老子娘就埋在坟场里ủ,恰巧那日是她娘的忌日,因不愿惊动外人,所以只带了随身丫头⿮和几个随从,赶着车就来了。不想先是出城后碰到了无赖子,不知他娘的怎地就看到了她丫头的脸,一路追了上来,三个随从留下阻拦,一个赶车带花解语和她丫头先逃了出去,结果逃进那片林子里,找不到出路了。”

      冯紫英闻言,大为惊奇:“文龙,你见了那花解语,没动凡心?嘂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啊!”

      薛蟠在江南为了抢丫头打死人的事,他们谁不知?

      薛蟠却晦䲠气道:“没的提这事作甚,你以为当初那事我就凭白过去了?我妈天天唠叨不说,我姨丈,我舅舅,哪一个没教训过我?要不是因为这,说不得我薛家这会儿就在王家呢,也得亏没去……算了算了,不提这些了。ᕎ总之,得闻她是花粮解语,我就恭恭敬敬挜的护着她去祭拜了她娘,又送她回城。这……说救命之恩不为过吧⫇?也就是咱老薛人性好,不然换成你朝宗,保准让人以身相许!”

      蓇贾宝玉笑问道:“那你是怎么让人报答的?”

      薛蟠瞪眼道:“我是施恩图报的人吗?不过嘛……”话音一转,又得意道:“解语姑娘自己觉得大恩深重,就认堏了我当大ᗺ哥!还说我每月都可去丰乐楼见她,你们等着,等下回我去见她,必请她入会!”

      贾蔷闻言心里感慨不Ⲍ已,果真一个蝴蝶的翅膀,就能引起海啸般的改变。

      若没有他出现,薛蟠也就没这个造化了……

      앀 莫要小瞧一个花魁,更不要小瞧一个天下第一花魁背后的力量。

      贾蔷笑道:“那就这样,有机会你提一提就是,不强求。若让人家觉得你挟恩图报,反倒不美。至于这会馆选址何处……”

      冯紫英笑道:“就由我去寻地儿吧,既然只是自己人高乐之处,倒未必一定在贵所。我心里大概有数,明儿去寻一遭。不过,要办这会馆,花费嚼用终究少不⨉了的。” ˢ

      贾蔷笑道婐:“既然此议由我所㜉起,那就由我出个大头吧。我出五百两,嵱占五ʢ成。”

      冯紫英笑道:“看来蔷哥儿近来果然发财了!我手头没那么多银子,出个一百两,占一成。”

      贾啢宝玉和蒋玉涵笑道:“我们也一人一百两罢,略表心意。”

      앢薛蟠大手一挥,豪气道:“那剩下四百两我包圆了!”

      泉 众人:秺“……”

      笑罢,冯紫英等人一起告衃辞。

      等贾蔷送别友人归来,便回至书房静思。

      与金沙帮之交往,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箪

      Ꟁ 难道再遇到一个金僇沙帮,他还得再亲身上阵,以命相搏?

      单打独斗,终究难成大器!

      况且,他的敌人댠可不只是区区金沙帮这样的江湖帮ꯣ派而已。

      还有极有威胁力的宁国府!

      他若不抓尽쭟一切机会扩充人脉,寻找路数强大己身,那么早晚要遭䅍大难。

      所以,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打开局面。

      故而今日冯紫英一开口,他就抓住了ޜ机会,将会馆的概念推出。

      说来是他有些功利了,一벖旦此会馆建起,一定程度上来说ﵯ,冯紫英、薛蟠、贾宝玉和蒋玉涵的人脉和背景,就是他大有机会可借用ꧥ的人脉和背景。

      冯紫英,神秘豪爽的神武将军府的公子,交游广阔,人脉可谓四方八达。

      蒋玉涵,至今贾蔷都不知,他背后到底站着的是北静王府还是忠顺王府,但必⦏不简单就是。

      至于薛蟠和贾宝玉,同样有不可小觑的背景在。

      薛家有财,更有江南商路的渠道,不能小觑。

      至于贾宝玉,也不全无一用,至少ퟣ他能够影ﳠ响到贾母和王夫人,对贾蔷而言,未来或有大用。

       若能将这些人勾连成奷利益共同体,下次再有金沙帮之流相逼,他又何惧之有?

      若是会馆大兴,会员众多,他以利益多多勾连权贵,强大己身,他未必扛不住一座宁国府!

      当然,此谋对﨟冯紫英等人也有好处。

      因为纵然贾蔷再三强调,会馆只是一个志同道合能谈得来的好友聚会畅聊之场所。

      但等会员制推行后,一定会引起诸多权贵子弟的注意。

      再加上会馆内会不断有推陈出新的玩意儿出现,引人注目,会员引荐新会员,根本迱用不了多久,就能结成一张大网。

      冯紫英四人身在其中,又岂能没益处?

      其他人不说,就冯紫英这般好交游之人,会襼不喜欢这张大网?

      ꯿唯一亏欠的,或许就只有对糙男人有厌烦之感的贾宝玉。

      因为他多半不会和这张大网上的大部分人来往。

      䕆但即使如此,未来他也会分润到一ꢒ笔数目不菲的分红。

      洛当然퓗,贾宝玉的作用,其实뼶还在未来。

      待元春封妃之后,这位贵妃亲弟,也可当上几年的招牌……

      ……

      姧 PS:感谢书友我劝你善良啊、和蔼的祖父、胡某人要上天、白羽苏芳、假装怕冷、黑刀如雪、筋괷柔而握固等书黯友的打赏。

      豓 本来一直求推荐和춉打赏,想冲一把历史新书榜,昨天没求是因为受⒭打击了。因为一些书为了上签约榜,现在不刷点击推荐,开始刷打赏了ĥ,周一凌晨就⪰刷一千个打熗赏,直接登顶榜首,这哪干得过,氪金玩家惹不起,算了,就是觉得郁闷,每次开书总能遇到这种氪金高手。只굣有祝福他们上架后能收回本钱……(惨笑)

      最后,求推荐짏,推荐票是免费滴,滴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