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直播老板本

      被这一发强化过有着两倍攻击力的炽烈火球打中,方黎倒飞出去,撞在了陈旭设下的雷电囚笼之上,爆炸冲击和雷电让他忌这一次彻底无法站起。

      힙余玉成一步步像倒씾在地曂上呻吟宛若死狗的方黎走去,一步一摇晃,似乎下一刻就要跌倒坠地。

      ᓖ他的魔力再次耗尽,短暂时间内频繁耗尽魔力,哪怕他的精神力曾经被专门锤炼过也难以支ꚋ撑,腹部的伤口愈发严重,他感觉到血肉被撑开的撕裂感,血液浸湿他的裤子让他分外难μ受。

      原本在楼梯口停留观望的保安这时候突然发了疯一样冲了过来。

      他们可是Ǜ认得这两个年轻人的뵵身份,哪里会不知趣铖地参与他们的打闹,至于这个被围攻的年轻人惯,他们可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췌之前能够悠然在一旁看戏,是因为两位ඐ公쇑子占据上헇风,如果他们插手就会坏了他们的好事,到时候还要被迁怒。

      ๛ 这时候就不一样了,魔法协会会长的儿子被打成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而施暴者现在正气势汹汹地↓向他走去。

      如果会长儿子出了事,背锅的就是他们了!

      둒 余玉成瞥큎见了这剤些㈧人的动作,但毫不在意。

      他也不去想之后该怎么解决,只想着在地上这条死狗的脑袋上才那么几脚解解气,要不是这个不开眼的狗东西突然打破他和两个女孩的氛围,哪儿会有这些麻烦䎩事情。 

      “公子爷很猖狂嘛。”余玉成颤巍巍地走到方黎身前,一脚结实地踩在他的后脑勺上,让他无法起沮身訓转头。

      他一直觉띚得在这ﴗ种时候发抖是非常窝囊的表现,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身体已经彻底脱离他的控制了,能够继续行动都算是不错的情况。

      쁏 十几个保安离볒他越来越近,但他毫不慌张,或者说已无所顾忌。

      “不是很得意吗?怎么不叫了啊?”

      方黎觉得这男子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恶魔,冰凉的ꑳ地板和他⼨烧灼麻痹的面庞摩擦又多了几道小伤口,痛楚令他没有力气出声。

      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这么强,又这么狠辣。

      ュ 閾 动手之前陈旭和他说过这家伙ᶢ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个抱女人퉊大腿苟活的没有丝毫天諑赋的level 2废物,没想到竟然有这实力。

      明明在之前摊贩老板递出暗影之爪时还畏畏퇦缩缩犹豫半天,却在战斗时变得如此冷漠无情,就像是双面的恶魔,换上另一副面具就换了人格。

      螊但他并不担心,就算输了又怎么样!他是魔法协会会长的儿子,他爸爸可是魔导师,뜕青枫市的顶级人物。

      ܁ 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就算再心狠手彪辣,也㩮没有实力面对那些保安,何况这家伙也是用尽力ㆺ气伤口发作。

      头顶传来的压力愈来愈大,他的脸就像是要和瓷砖糅杂在一起一样,方黎开始真正害怕起来,如果这家嵹伙真的不顾后果狠心……

      “羵雷铠!”一声怒吼打断了方黎的思考,同时燃起了他的希望。

      是陈旭!

      锅 壮硕的身体从余玉成背后突袭撞来,而他看上去完全没有防备。

      陈旭本就以雷电为自身武器,雷电对他的麻痹控制作用微乎其微,但是这没有见过的雷系魔法让他栽了跟头,也令他无比愤怒。 ᢴ

      陈旭大手一抡,想将这家伙勾住圈在自己怀里,哪怕不用竏雷铠仅凭肉体也能够制服这家伙。

      余玉成以极其惊险的反应避开陈旭这一抓,踉跄后退几步。

      赎 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天罚”对于雷电能力的异能者没有多少作用,早就做好了提防,但是身体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意ྸ识了。

      能够勉强躲开这一击已经极为勉强。

      陈旭뮸一击不劎中,果断地用臂膀将余玉成撞飞出去,他不能让这家伙继续威胁到方黎,这짷不公平的决斗뢈输了就输了,他陈旭就不是一个要脸的人。

      긁 余玉成的身体再次像纸一样轻飘飘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坠到地上翻滚几圈。

      他勉强地用右手撑着瓷砖க半跪着起身,骄傲令他不愿这时敖候像个死狗一堨样躺在地上。

      可这骄傲又是从뀵哪里来的呢?

      “莉莉……”余玉成쪴双唇间蹦出两个字,还未돫待说完。

      保安已经冲了进来,雷电囚笼本来꯺就是用来试探出余玉成的潜蓘行身影,没有多大的威力밥,他们团团将余玉成围住,生怕这家伙逃掉。✶

      在陈旭挣脱“天罚”向余玉成偷袭时,风婉清下意识地从座位上跃起,原先伪装的㋖冷静这一刻完全撕破,但她的身晃子被拦了下来。

      方槿挡住⑼她的去路按住她肩膀。

      蹕 “你不能去。”方꫰槿可不会因为这个刚刚见仟面的男孩而失控,她知道什么是大局,若是这时候让风婉清上去,只会把局面搅颽得更乱,很明显风婉清是瞒着所有势力悄悄来䡺到青枫市的,她这时候现身难保超不会让上层的人胡思乱想。

      并且如果让风婉清上去,起了争执让这些家伙伤到龀风婉清才是今天最严重的后果。

      她不在✄意这些人的死活,只觉得即便最后他们被风婉清迁王怒也是罪有应得,但方槿不能让这稳定的秩序因为这一件小事而崩坏。

      “那就밆你去!”风婉᮴清命令道,目光锐利似刀,语气森冷。她见到余玉成躲开了陈旭的偷袭싍,紧张稍稍缓解,但愈发冰冷。

      롛“他不会有事,我也㓞没有答应你的邀请。”方槿淡漠地回道,没有听从这女孩的命令。 ᕸ

      她的确是万人之上的大小姐,若是她在这里出事上面的人㰜一定会让青枫市换天,但是对于她而言,双方是平等的。

      风婉清的命令对她没有效力,即便时候要迁怒到青枫市也与她无关,她拦住风婉清只是出于情面不想让⫷事情再闹大下去。

      “所以我说了对于你而言,就算知道他的事情,在你眼中他一样是一只小白鼠。쇐”风婉清䑛冷笑着后退一步。

      “五号。”风婉清再次下令道,这一次不是对方槿,她已经下了决定。

      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打搅这个男孩犷的生活,她见到这男孩떄会使用极难的咒文便心生嫉妒,唆使温不齞语到他的训练䷛室找茬,刚才又故意给他惹上麻烦。 㓉

      礼物这种东西,对她而言一点也不重要。

      这男孩是否有秘密隐藏对她也无所谓。

      햇 她不应该打搅这男뒊孩的生活븻。

      他明明全都明白,却还是顺从她嶼的意愿,为她拭去泪水,牵着她的手陪她消磨时娍间,接下她任性惹来的麻烦。

      “五号!”风婉清再次喝到,而隐藏在她身边的人完全没有动作。

      她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望去,入眼皆是冰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