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会计

      ···

      一觉睡醒的范伊衣,已经忘记了昨晚做的梦了,只感觉到口干舌燥,从杂乱的梦中醒过来,感觉到外面好像天光大亮了,范伊衣还以为天亮了,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

      只是,眼前的一切,却让她目瞪口呆。

      刚刚还有些睡意,这会儿全部都消散不见了。

      因为,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并不在范彤破旧的小屋子里,而是在一片果园里面!

      看着面前各种各样的果子,甚至不在同一个季节出现的果子,范伊衣一脸的懵怔。

      难道自己又穿了?还是自己在做梦?

      自己不是在范彤的小屋子里睡觉的吗?怎么现在又在一个果园里面了?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手上还抓着范彤的玉坠。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范伊衣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难道这就是空间?是这个玉坠带自己的过来的?

      想到这里,范伊衣兴奋了起来,仔细的查看起了这个传说中的随身空间。

      这里面看起来很大,还有很多地方都是空地,没有种什么东西。

      也就眼前的这一亩地的地方种植了各种各样的果树,大概能有个几十棵。

      再往前面走,就是一池泉水,范伊衣作为一个有见地的人,也见怪不怪了,这不都是空间的标配吗?

      不过,范采萤进入的空间可比她这豪华多了。

      不仅仅有这些果树农作物,还有一排排的货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粮油米面、生活必需品,还有治病救人的医术供范采萤选择。

      到了她这儿,直接缩减成这样了,果然,炮灰就是炮灰,女主都是天道爸爸的亲闺女。

      想到这儿,范伊衣就思考了起来,为什么范采萤的玉坠有空间,而范彤的玉坠也有空间?难道范家的玉坠都是批发赠送的空间?

      还是说,自己手上的玉坠就是范采萤的那块?

      想到这个可能,范伊衣立马觉得自己手中的玉坠烫手了起来。

      这可是女主的金手指啊!

      自己提前霸占了女主的金手指,那岂不是要被天道爸爸给活活劈死?

      虽然不知道范彤的玉坠是怎么到范采萤那边去的,但是这毕竟是小说,属于女主的东西总归还是要回到女主的手上的,自己抢了女主的东西不就是天道爸爸作对吗?

      不知道被天道爸爸劈一下,会不会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呢?要是能让她再回到原来的世界,那就再好不过了!那她肯定天天跑到女主的面前去作死!

      但是,要是回不去了呢?

      瑟瑟发抖的范伊衣立马把自己手中的玉坠扔到了地上。

      只是不管她怎么扔,玉坠都会自动的回到她的身上!

      好在范伊衣接受能力也超强,见玉坠实在是扔不掉,只能把它好生的收了起来。

      看了一眼冒着热气的泉水池子,范伊衣抿了抿唇,心想:本来这玉坠也是范彤的,既然自己机缘巧合得了这个空间,那就证明这个空间和自己有缘,自己洗个澡,也算不得什么吧?

      想到这里,范伊衣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把自己泡在了泉水池子里。

      温热的泉水触碰到皮肤,范伊衣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真舒服啊!

      只不过,还没有舒服一分钟,范伊衣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范伊衣很明确的感觉到了是空间外面传来的声音。

      不知道这大清早的,是谁来了?

      范伊衣从泉水里面站起身来,擦干净身上的水渍,脑海中想着要出去。

      刚一有要出去的念头,范伊衣就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一阵晕眩,然后就出现在了范彤的房间里面。

      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玉坠,范伊衣想要再次试试,看能不能把玉坠放回去。

      但是玉坠却像是有意识似的,就算范伊衣放回去了,它还是会回到范伊衣的口袋里。

      范伊衣也就没有再挣扎,把玉坠放到了自己贴身的衣服里面,然后准备去开门。

      打开了房门,范伊衣这才发现,外面不过才蒙蒙亮,看天色,绝对不超过五点钟!

      这么早,会有谁来敲门?

      范伊衣一脸的疑惑。

      毕竟按照范彤的名声,和村里人对范彤的惧怕程度,应该不会有人大早上的就过来找自己的。

      范伊衣起身去开了门。

      刚一打开大门,就看到了门外伸出了向东方的俊脸。

      “怎么是你?你怎么找上门来的?你是不是跟踪我了?”范伊衣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向东方,一脸的警惕。

      向东方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这里是范伊衣的家,愣怔了一下之后,这才对范伊衣说道:“你别误会,我没有跟踪你!”

      说着,就把昨天晚上经过这里时听到了范伊衣哭声的事情告诉了范伊衣,然后表示自己就是正义感爆棚,想要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

      毕竟昨天晚上范伊衣哭的实在是有点太凄惨(瘆人)了。

      范伊衣见此,这才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对着向东方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事,我只是太过于思念我的亲人了,这才忍不住哭了一会儿。感谢你的好意!”

      向东方听了范伊衣的话,心里的好奇更甚了,往范伊衣的身后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我能进去坐坐吗?”

      “不能。”范伊衣直接就拒绝了。

      向东方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而且,这毕竟不是一个开放的年代,范彤的名声已经够不好的了,自己要是放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屋,被村里的人见到,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闲话呢!

      以后可能范伊衣和范彤就是一体的了,以前的事情没有办法,最起码,以后的名声不要再差下去了。

      向东方露出了诧异的眼神,显然是没有想到范伊衣拒绝的这么的爽快。

      但是既然人家已经拒绝了,自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叫向东方,现在住在你们大队的知青宿舍里面,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去知青宿舍找我!我能帮你的,一定会帮你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