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中国人做人爱视频

      云沧历十万筴零九千九百九十年三月十五,燕山城,陈府。

      一向冷清的陈府今天显得格外热闹:大门正对㜢面并排站着两匹高头大马,后面都拉圠着一个又高又大的红木马车,上面标有陈氏商行独有的标志。向后看去,这样的马车竟还有十余辆。

      陈府内不断有佣人进进出出,将一些箱子搬到马车上,有些稍大的箱子甚至需要两三个人才能抬上去。

      有路过的睉行人看到这副场景,忍不住驻足观望,并与同行之人议论起来:“看这架势,陈大老爷这是又要出远门啊。”툢

      “可不是嘛,我敢打赌,那些箱子里装的不是金银珠宝就是玉石文玩,这么十几辆马车,得值多少钱啊?”旁边有人附和道。

      醯刚才那캷人又忍不住好奇问:“你说……这么多宝贝,要是被劫냣了的话,陈家岂不是吃了大亏?”

      旁边那人冷笑一声说:“哼,你也太小看陈老爷了,鯌在三江郡这地界,有哪个人敢劫他的东西?况且,陈家在京城的背景也不小ᄯ,就算是那些大人物想动手也得好好考虑考虑……”

      趁着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佣人们已经将所有箱子都搬上了马车,殞又在马车外面裹上了一层布。

      又过了一会儿,所有的佣人禲都并排立在大门两侧,从陈府内先后走出了三个人:

       最前面的一人自然就是陈家的主人——陈鼎山。只见他中等个头,穿着紫︕色金ь纹的刺绣长袍,虽然身材略有些发福,但从举止中就돲能感觉到莫名的气势。

      跟在他后面,体型修靿长,穿着一袭湛蓝云纹锦衣的青年男子,便是陈家独子——陈念。相比于其ኯ父鬦的成熟稳重,英武逼䥿人,陈念则显得白静,稚嫩许多,长发扎成小辫垂在身后,在春日的阳光下像是活脱脱从画中走出的俊美公子。

      最后的那人是一位老㤄者,半弓着腰,穿着普通的粗布棉服,默默的跟在后面。这是陈家的管家—獒—纳兰漠河。陈念从小就称其为纳兰爷爷,尊敬有加,陈鼎山对这样ম的㘤称呼竟也没有反对,反而对这个看似普通的老者极其信任,벁让其管理陈家内部的一切事物ઽ。

      陈ᇢ家父子走出大门便停了下来,纳兰漠河走上前去,接过佣人手中的清单,走到每一辆马车旁一一清点,随后回到陈鼎山身旁,婅将清单上的东西一一汇报。

      ᘷ 陈鼎山听了几句,便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挥了挥手,表示欥自己已经厙了解,管家怏这才又退下去儃。

      这时,有侍女从府中牵出来一匹步履轻快,高大威猛的白马。那马见到陈念,轻嘶➟了一声,挣쎛脱缰绳,敝跑到陈念身旁轻轻的蹭了蹭。

      这匹马名叫白羽,乃是陈鼎山高⹃价从北方龙旗国求得,只有陈家父子一同出行之时才会骑乘藛,其他时间都是养在府中。

      陈꽛鼎山从儿子手中接过缰绳嗣,一跃便跳上了白羽的马背,又拉了一下缰绳,白伫羽便只在原地踱步,而没有前狍进半步。

      陈念走上前去,摸了摸白羽的头,对脿父亲说:“䌲爹,白羽的脚力远胜普通马匹摒,后面的马车肯定是赶ꢓ不上的,你一定要记得每逢驿站便下马等候,别离我们太远。”

      说罢,ᮐ他又对白羽说道:“白羽啊白羽,你可一定要跑鋽慢点啊,不要听我爹瞎指挥,就当是照顾照顾他ᚮ这个上了年岁的老人,听☝见没?”

      白羽没듀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倒是陈鼎山不禁鄫反驳道:“行了行了,你爹我年轻的화时候可是骑兵统领,这么点路算什么,如果不是要等你们,我骑着马日夜兼程,两㗾天就能到京城……”

      陈念没有再听父亲说他年轻时的英勇事迹,而是转身上了一辆装饰简约的空马车,驾车之人正是纳兰漠河。

      陈鼎山见⫁身后车队已经整装待发,便大声喊了一句:“出发”,随后骑嚻着白羽一骑绝尘,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䒴人视线中。

      纳兰漠河驾着马车在队伍的最쾽前樞面带路,其他侍卫则分别骑着ۊ马分布在队伍两侧。就这样␊,一支有着十几辆马车和五十个侍卫的车队在普通百姓好奇的眼光中浩浩荡荡的出了燕山城。

      陈氏父子难得一起出犈门,又带着这么多的金银珠宝,自然ᒝ不是为了什么小事。他们此行的终点便是南乔国国都——古乔城,目的是为ꐘ陈鼎山的岳ᆱ父,也就是陈念的外公祝寿。

      陈念的母亲王若词出身于权倾朝野的京城王家,几十年前,她的爷爷便是兵部尚书,家族内更是有Ӻ许多人在军中뢰身居高位。可能囂老爷子也觉得有些功高震主,上了年岁贗便主动辞官告老。

      즔 而后,老尚书唯一的儿子,也就是陈念的外公王霜甲为了让皇帝完全放下戒心,便颵辞去了军㫽中的侼官职,到臢三江郡当᠎了几年的郡守。等到老尚书去ቊ世后,王家在军中的势力也被瓦解了大半,皇帝为了补偿王家,㫝便召回了王霜甲,封为户部尚书,之后更是直接升任了宰相。

      只是,颳王家自然没有完全放弃对军队的控制,陈鼎山就是一颗棋子。춅他刚入绲伍不久就凭借悍不畏死的精神成为了王霜甲的心腹,之后툰在王家的帮助下一路高升,并且与王渤霜跕甲唯一的女儿王若词相恋。

      难得的是,他所敬重的王将军竟然没有反对,而是答应在陈鼎山退伍后便将女儿嫁给他,陈鼎山也自然而然的成了王家在军中的代表。

      自从王若词死后,王家和陈鼎山的来往也少了许多,但还是对陈氏保持着必要的支持。陈鼎山从商之路能一帆风顺,王家䣆的影响靈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出城之后,陈念一人坐在马车中,手里拿着的正是之前纳兰漠河所持的寿礼清单。随着他的目光一行行扫过ꓩ去,许多奇珍异宝都一一映入眼帘。

      突然,清单上的一物吸引了陈念的鯒注意:凝血丹!

      陈念仔细回想,这几年他随着父亲四处闓奔波,见过的ᆲ昂贵之物也不在少数,却从未听톤过这凝血丹。

      ‍ 于是他钻出马车,与纳兰漠河并排而做ꚿ,询问讴道:“纳兰爷爷,我方才看这清单,上面有一样东西从来没有听说过,想问问您知不知道。”

      맄 “哈哈哈!”纳兰漠河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问什么,是凝血丹吧?”笑

      㮩“嗯,是凝血丹!”

      纳兰漠河轻轻拉了一下缰绳,让马车的速度稍微降下来一点,这才开口说道:“凝ᔵ血丹是一种较为珍贵的一品丹药,对凝气期修砷士的破境有很大作用。”

      听他这么一说,陈念更不知所以了,又连忙问:“修士?凝气?这㛉些都是什么?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听人说过?”

      纳兰漠河稍作沉思,随后才开口说道:“关于修士的事情,普通人不了解峿也正常,但你肯定是迟早要知道的,今天我就跟你好好说说。”说着,整了整衣服,笔直的坐了起来。

       陈念难得掺见纳兰爷爷这么严肃,也不由得挺直了腰杆,准备洗耳恭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