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马阎王更㗅是吃了一惊,牛眼一瞪,走向正在艰难爬起的雪儿。

      他朝雪儿奸猾的一笑,伸手就去抓雪儿的肩膀,就桵在他手接触雪儿肩部㿒的一刹那,雪儿猛地抡动右手重重地扇了他一耳光!

      “啪!”

      ⇯ 这记耳光ヨ可真响亮,像春雷像爆竹像肄飞䵐雪像日出像出海蛟龙像下山猛虎。

      “哎呀!” 堡 헲

      马阎王被打呆了,打傻了,打蒙了!

      他捂着火辣辣的脸ᆭ颊,百思不得其解,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这张脸的阴晴变化引起了多少悲欢离合Ⲉ,又决定了多少人的生生死死。

      正是这张脸的可怕,才获得了阎王称号ﰊ。

      她,一个下贱的,一个贫寒的小女子。

      竟敢打阎王的脸。

      真是活腻歪了!

      哈哈哈······ﺹ

      马阎王一阵狞笑。

      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阴冷残忍愤怒癫狂,还带着浓重的血腥。

      伸手夺过一名家丁手中的哨棒,马阎王将他高高举过头顶,狂笑中,恶狠狠地朝雪儿的头顶砸去!

      “雪儿!”

      千钧一发之际,倒在地上的小青终于喊出了嘶哑的呼唤。

      这是엲泰山压顶的提醒。

      这是罳奈何桥前的召唤。

      鑰 鼥 人们看见马阎王要行凶杀人,也是一阵惊呼。

      不少人不忍心看这残忍的一幕,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榱。

      雪儿看着即将下落的哨棒,嘴角掠过一丝轻蔑。

      她面色从容,岿然不动,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看了一眼朝自己招手的小青,雪儿美丽的眼睛中都是解脱,还有一丝丝的珍重。

      “雪儿!”小青在拼命挣扎,喉咙中又喷出一股鲜血。

      ᤇ麻九一看,情褳况大大的不妙。

      婉红已经尖叫出声,但,因为距离㤩太远,纵身上前也是ጤ来不及的,所以叫声中都是无奈。Ხ

      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麻九甩动胳膊,一枚小小的鹅卵石划着优美的弧线飞了出去!

      “啪!”

      鹅卵石不偏不倚恰好打在了马阎王的右手手腕上!

      “哎呀!”

      疼得马阎王扔了哨棒,四周转动着脑袋,寻找着作俑者。

      “是谁打的老子?真他妈是作死,你他妈敢滚出来吗?”马阎王뇩冲着乱哄哄的人群大喊大叫。

      没人应答,也没人出来!

      ᡒ败类家丁们也是恶狠㏆狠的扫视着百姓,手里的武器攥的紧紧的。

      马阎王喊了半天,也没人应承,便大嘴一咧,恶狠狠的说道:

      “好!好!好!你不出来是吧?兄弟们ྶ,给我抄家伙,昐打死这对痴男怨女!”

      䜱 呼啦一下,一群黑衣家丁围了上来,刀枪棍棒一齐向雪儿和小青扶贯去!

      麻九檈婉红见状,大喊一声,迅速拨开人ᙓ群,向前冲去!

      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一阵急速的风声传来經,几名家丁应声而倒!

      是弓箭射中了他们的要害之处!

      ㈴有的被射中了心脏,有的被射中了喉咙。

      其它家丁吓ᜇ得蹲在地上,ݺ四处张望。

      芜 马阎王也一个高蹦到了黑马谪的背后,没了声响。

      人们一通叫好。 퍃

      有人拍起了巴掌。

      百姓有时像绵羊,其实正义心中藏。

      说时迟,那时快,两名身背弓箭的鑶黑衣蒙面人从胡同里边冲了出来,夹起小逇青和雪儿迅速消失了!

      “三木会的人来了!”有人兴奋的说道。

      一看黑衣人不多,马阎王和几❻个家丁壮着胆子追了过去,刚刚跑了几步,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羽箭射掉了马阎王的逍遥巾,吓得他妈呀一声蹲了下来······

      这一天,麻九婉红吃过早饭,又去街里闲逛起来,当走到马阎王开的荣华米店门口时,见大门口围了不少的ﺼ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大家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显得有些神秘。

      麻九和婉红挤到里边一看,原来米店的黑色大门上贴着一张大黄뎺纸,黄纸上用黑笔写着:

      ⹞招募金童玉女一对

      有老员外笃信仙事,现招募一对金童玉女侍奉仙翁。

      륫要求:

      一、年纪十八岁以下

      二、两人同年同月同日出生

      三、童男童女

      四、剙身体康健

      有意者请到粮店꣰柜台报名,报名时间,仅此一天,过期不候。

      “靱阎王他爹也真是的,前一阵子不招募过童男童女吗?这咋又招募金童玉女了呢?”

      “你懂个屁呀!那老不死的想成仙得道,当然需要童男童女蕏了!”廃

      “金童妶玉女干啥活呀?”

      “䊈陪那老不死的一齐炼丹修行,脱胎换骨옅,得道升天呗!”

      “人没有翅膀,咋升天呀?”

      “턛蠢材一个!成仙了,就能腾云驾雾了!” 儥

      纚 㩸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接近马阎王的机会来了!

      麻九婉红低声商量了一下,决定报名试一试,要是能被选上的话,就能进入马阎王的府邸,了解或䷺是接ⵓ近马阎王的机会就多了。

      于是,两人进入大门,挤到米店的柜台前。

      这时,一位穿着花布衣衫的妇女站在柜台前正在报名登记,回答着孩子的姓名,年龄,出生年月,家庭成员的职业以及社会关唝系等。

      柜台里,端坐着一位账房先生模样的中年男人,他一边慢条斯理的询问,一边用毛笔在一个ざ大账本上认真地记录着。

      屋里的人们低声议论着,有的埋怨这个妇女说话磨叽,有的埋怨账房先生写字太慢,有的叨叨咕咕,似乎拿不定主意㎠。

      也有专门看热闹ꕨ的,说些羡慕或是嘲讽的话语。 냩

      瘶屋里有些闷,左手又被婉红攥ฦ着,身子紧紧挨着婉红,麻九额头不禁渗出了一些细汗。

      抬起㦆右手擦了一下额头䴧上的汗水妛,麻九羮用力挤走了右边一个妇女,两人拥有的㾓空间大了一些。븟

      终于登记完了。뺙

      ᭍ 账房先⠃生放下毛笔,喝了一口香茶㟌,朝花布衣衫的妇女说道:

      “明天辰⌍时三刻,领着你的宝贝蛋们准时来这里,进行殿试。”

      殿试?

      ೬口气可真大,不怕犯欺君之罪呀?

      花布衣衫的妇女答应一声,便扭动⧭腰身挤了⚫出去。璳

      ႆ 婉红趁机拽着麻九挤到了最前面。

      后面传来了低低的咒骂声。

      麻九一阵脸红,婉红却如无其事。 㐊

      账房先生可能是有点累了,或是本来就是慢性子,只是低头品茶,并没有招呼下一位进行报名。

      等了几吸的功夫,看到账房先生还是老样子,婉红就有些着急了,她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

      “先生,我们两个报个名。”

      좦 可能由于婉溰红有些赌气,所以,说话的声音实在有些大,震得账房先生哆嗦了一下。

      不过,婉红的声音清脆悦耳,账房先生并没有生气,他抬起老鼠一样的眼睛看了看婉红,又移动目光看了看麻九,然后,面无表情地低下了头,开始蛮有兴致地摆弄着樏柜台上的算盘子。

      欪这个算盘做的鱎很精致,珠子不大不小,是紫檀木的。

      账房先生有些瘦弱的手指轻轻舞动着,算盘珠子噼里닫啪啦地响着,节奏越来越快,像一种特别的鞭炮。

      婉红一见,真的有些生气了,棶贝齿一咬红唇,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射出了丝丝的怨愤,她死死盯着账房先生,用手一拍松木柜台,厉声说道:

      “这位先生,我们报名应招金童玉女,难道你耳朵聋了吗?”

      账房先生被婉红突然的举动吓得又是一哆嗦,有些自得的算盘声戛然而止。

      他有些怯生雓生地抬起头,重新ࡺ打量着婉红,老鼠眼睛在婉红的脸颊上缓缓的划过,ፙ随后,又扫向了婉红的高耸部位捽,老鼠眼睛中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账房先生盯着婉红下巴上迷人的美人痣,轻叹一口气,鲝说道:

      틯“小丫头片子,你说谁聋啊!”

      “你不聋跟你说话你咋不应呢?”

      闻言,账房先生苦笑一下,没说话,低下头,又若无其事地摆弄起算盘来。

      顿时擃,噼噼셦啪啪的响声又充满了튡屋子。

      愷 “我们报名!听见了吗?”婉红依然坚持着,语气很生硬。

      过了几息的功夫,账房先生终于停下了拨动算盘的手指,缓缓地抬起头,斜视了婉红麻ẙ九一眼,冷冷的说道:

      “要报名是吧?叫你们的家主来。”

      “我们是孤儿,没有父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