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醉香楼。 憀

      此楼是豫章城最有딽名的酒楼,酒鬼鍯们最爱的地方,此楼的酒香飘十里,门口路过⁈的人们都能闻到馥郁的酒香。檮

      江逍闭门不出练习醉拳已有一个月,叆境界刚入锻体中阶,眨眼过去了这么久,他觉得在房间烦闷,便出了⣕族内来醉香䅼楼品尝叱品尝楼内的美ơ酒。 ॴ

      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喝着醉香楼的洪招牌“醉梦乡”,十分享受,“醉梦乡”的味道醇厚,入口的感觉极好,酒的味道媰在口中久久没有离去,卤江逍细细品味,他感觉自己仿佛是身在异乡䢁的游子,久经多年,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心中满是怀念。

      “这酒的竟有如此的奇妙,这比以前喝的酒更带有一种意境。”江逍不得不赞叹这招牌酒的美味,ᯏ与之前喝的美酒相比,这酒能把他带入一种奇妙的意境中,让他仿佛就是个游子一般,回到了每天梦里都在想念的故乡。

      醉香楼门口,一个穿着白袍金边的少年骑着一匹威猛的剑炎虎进入酒楼,他身边带着四名黑衣护卫,酒楼的㳵小二看见少쎇年了뽶,嬉皮笑脸的迎上去,问道:“徐公子大驾光临,小二有失远迎,这边请。”뻁

      亱少年蔑视着小二,没有说话,只是拍了下剑炎虎驱使剑炎虎驮着他走。捱

      少年上了楼牵,小二想带他进天字号包厢,但是少年没领意,而是环顾四周,看到了江逍,嘴角上扬,指着江逍说죺道:“我坐那里,让那个低⤐等人芦滚蛋。”謥

      小二忙去跟江逍和气的뢐沟通,江逍却是冷声说道:“凭什么?”

      少年蔑视他,道:“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吗?竟然跟我说凭什么?这豫章城,我徐家就是䨜天,你有什么理由不滚?”

      江逍㾈没有再倒在杯子内细细品尝美酒,他大口灌饮“醉梦乡”,走向少年的面前,抬头看向骑着剑炎虎的少年,冲他一笑,少年蔑视他,认为他这是怕了徐家軅的表现。

      但江逍却出乎他意料,一个升龙拳直接从下巴重重的打去,少年直接被打飞到꒍了地上,“咚”的声音十分的响亮,㌔让全酒馆的眼光看向了他们这里。

      ໕少年被打了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他指着江逍愤怒的说道:“你,你,你,不讲武德,随便打人。”

      “我就是不讲武德,我就是随意打人,你能拿我怎么办?你徐家是天,那我就逆天而行。”

      ḳ少年气愤,指着江逍,使唤他的四名黑衣护卫,道:“上,给我把他打残,我要把他折磨ᆼ的生不如死。黱”

      ¥四名黑衣仆人齐齐的冲向江逍,江㬺逍却不急不慢的大口的灌饮着美酒,等四名黑衣仆人临近时,他摇摇晃晃的,躲过了四个人的围攻。

      一名黑衣人螳螂拳袭来,手掌勾起,直逼江逍的脖子,想要瞬间制服他,江逍摇摇晃晃的,如喝醉的醉汉一般,直接把使醐螳螂拳的黑衣仆人顶开,那廃名黑衣仆人被其他黑衣仆人扶助,他道:“这小子用的武学我看不出❑是什么。” 䶇

      “如醉汉一般瀑,应该是《醉拳》,没想到这种练习方式要人命的拳法竟然还有人学。”

      四名覕黑衣仆人ꀗ各出各招싲,螳螂拳,劈空掌,无影腿,沾花指,四路武学齐出,厝江逍嘴角一勾,醉醺醺的喊道“汉钟离,跌步抱酲兜心顶。”

      瞃 江逍手中姿势仿佛手中有一个酒罐,死死地抱着,似倒非倒的走着,顺势顶飞了四个⌚黑衣仆人。

      一个月的练习,每次练得꥔都十分ج的痛苦ꚱ,与刚学檃的时候相比,江逍的拳法相已运用自如,面对不同的对战环境能用出相对的八招,虽是锻体뗽初阶,但对战锻体高阶的对手也难以输掉。㧰

      ᳫ 江逍看着少年,勾了㡝勾手,示意让少年前来一战。 㘒

      少年看着自己的仆人就这样被打倒,઩十分愤怒,道:“废物,竟然连个低等斉人都打不过。”

      ꎏ 少年气愤的看向江逍,道:“豫章徐家,徐天向,请教。”

      江鞚逍作出回应,说道:“徐天向他爹,多多指教。熎”

      此话一出,酒楼内看戏的人埐们哄堂大笑,真띭没想到,豫章城内竟有这样的一个奇葩,拿徐家的少爷开玩笑,并且还直言是他爹爹。

      徐天向拳霸道至极,ᯜ如猛虎般袭来,每一拳都十分的凶猛,江逍竟一时难以招架。他使得这拳,乃家族内嫡系才能修习的《猛虎拳》,此㗨拳黄级武学内算得上是上乘,特点刚硬,如猛懤虎扑㳤杀猎物。

      誚“停下。”

      徐天向䰰的攻势停了下来,道:“停什떆么?低等人你这是要认输?”

      江逍右手摆手示意徐天向过来,“跟你说个你可能感兴趣的秘密。”徐天向走来,哼道:“我倒是要看看你个低等人有什么秘密⼹可以讲。”

      当徐天向距离江逍只有半臂距离的时候,江逍突然左手扣住他的长踙袍,右手持拳,用力的一拳,只听“啪”的一声,徐天向的左上牙贂的一颗牙齿被江逍打掉,还未等他鍲大叫痛,江逍就把他按在了地上,用脚踩得他的背部,足足踩了八下,每一脚都是用了很缠大的力。

      江逍伸了伸懒腰,笑道:“如你所讲,我就是不髡讲武德。今天还好不然你带了个䃊老虎,不然柿你就得爬回家了。”

      〟 江逍说完便迅速的离开了酒楼,这件事情闹得太大,预计没一会儿,徐家的人就会来了,从自己打徐天向的那一刻起,就会有人去通风报ᮈ信找徐家的强者来制止,到时候来了凝气境的强者,江逍可能还没解释就会被镇压被徐天向打一顿。

      今日江逍也竀算是僢出气,惹自己的是陘徐家的人,打他䯡一顿虽复不了仇꫔,但也是解了解心里的一些狠。

      酒楼内剑→炎虎驮着徐天向,徐天向脸色惨白,在江逍收手后离—开,他吐了一口鲜血,这血内掺有自己的ꈶ精血,这让他愤怒无比,武者的精血十分的稀少,精血就等于武者的生命,一旦流失了几滴拏就ຐ是耶损了自햷身的寿命。

      徐家的人如江逍所料,Ӱ没等他走多久便到了酒楼,领头来的是徐天向的父亲徐天方,徐天方看着自己儿子被打成这幅模样,心痛不已,十分气愤,餍但问了酒楼所有的人,却都不知道㵛这个打醉拳ચ的小子是谁。

      徐天方冲天大吼:“小崽子不要被我逮到,不然我让你尝尽痛苦!”

      这吼声震天,吼声中夹杂着灵力,方圆十里全都听见㽞了,江逍听到,腿差点要被吓得歪掉。

      “你儿子自己找打,还늱要折磨我,现在䘤的老年人都这么激进吗?”

      说罢,江逍从怀中掏出一壶酒,乐道:“从后ඈ门跑的时候顺走了一瓶䝺“醉梦乡”,等回去慢慢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