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哨基地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看这态势,今天又是一个뢑温暖的天。

      鑀싀 杒 君墨夜打开窗户,房间里冷到极致的氛围稍显缓解。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夏季时分,竟出现了丝丝白气。

      ๊打开房ﯘ门,下了楼,第一眼就看到了大堂客厅的雁长安,他笑着打了个招呼,“哟,君兄早。”

      昨日说好的今天由雁长湄安做东,在此地游玩一番,君墨夜自然不会说什么,有傻子愿意自掏腰包,请你旅游,加吃东西,傻子才不去,君墨夜表示,请再多来一点,我要(打)十个。 Ԋ

      走在街上,四周熙熙攘攘,很是热闹。据传花魁大赛㝉是此地鞲最有名ꚲ的活动,有삭此规模也不足为奇。 

      킭君墨夜看了一眼前面,一个大瞱块头整个人挡在前面,把一些宵小之辈挡在身前,同时用自쬾己的身躯开路。这个大块头不是别人,正是初见时的那个肉系战士。

      君墨夜玩味的看了雁长安一窱眼,今天雁大公子可不是一个人来了,他明面上说是为了少一些麻烦,但真正原因是什么,ᄻ大家心知肚明。而且我们的雁大公子,把折扇都꼩带上了,防谁䫣不言而喻。

      木南用身子挡着前方而来的各种冲突,用手拨㭊开前路,同时,把绝大部分的킽注意力都放在了ꅫ后面的君墨簣夜身上⦓。他并不知道昨天具体的详情,,公휤子也没必要告诉他一个下人,他所能得知的就是,此人很危险。昨晚回来公子就这样对自己说,现惊如今自己的感觉更是告诉自己,会死!

      雁长安手拿折扇,敲Ⱀ打着手心。周㠀围人潮拥挤䲳,他却好似不受影响,闲庭漫步,一袭白衫,一把折扇,面容清秀,真的好一位翩翩公子。

      他看着㜂四周,似春游般,“君兄,以前可曾来过南安城?萨”

      君墨夜摇了摇头,“没有。”快滚。

      雁ᣳ长安笑了笑,“那此첓趟我说不得当半﬚个东道主,我曾来过南安城一次。此地地靠边境,因而民风开放,风景却是分毫不差。”

      “但说到此地最有퀄名的,莫过于南峓安寺,和一年一次的花魁大比。”雁长安用手指了指南油面,那里턭可以隐隐约约看躺见一㜼座高塔。

      “哎,”雁长安叹了口气,“要说最值得一看的,莫过于南安寺,ꨚ之所以ↅ花嚲魁大比能和南安寺相提并论,不过是南安寺只在特定日子搛开放,而且只迎心诚之人,我等却是无缘了。”

      他一副遗憾的样子굾,马上又变得兴奋起来,“但君兄你知道吗,我曾听闻有坊间传闻,南安寺建寺已有几千年剪,甚至更久,历ᨸ史更在南安蟲城之上。南安城之所以称南安렵城,便洂是因为南安寺。”

      雁长安心生向往,“真想知道这段灛秘辛到底如何,还有南安寺内的뗆风景如何?”

      君墨夜看了眼他一副向往加遗츃憾的样子,不由得内心狂喊,问我问我啊,㡣我知道。

      雁长安翐转过头来,“君兄可曾知道这些问题的궻答案?”

      “没有。”快滚。

      后面一段路,雁长安一直没有说话。君墨夜眉头一皱,什么玩意儿,不是两大吗,花魁大比呢,就不介绍一下,你这什么破旅行社,退钱。

      哦,我本来就是白嫖的?那没事了。

      君墨夜转过头去,就看到雁榬长安两只眼睛发光的看着他,眼睛里面就差写着,快来问我,问我啊。

      Ꭺ 君墨ཟ夜脚步一顿,继续向前走去,爱说不说,綝滚。

      ࢨ雁长安一副被你打败쐭的样子,“君兄,你这不行啊,聊天聊天,就箆是要两个人一起扯淡才好玩嘛,你这样ዹ就弄ል得很尴尬你知道吗㚮?” 첬 䥤

      君墨夜在心砬里摇了摇头,表示,不,其实我一点都不尴尬,你老继续。

      雁长安败下阵来,继续说道:“其实花魁大䬢比没什么好说的,就是附近几个城的花楼,一起举办的一个퀇活动,以此来决出南安附近最有名出色的女子,冠以花魁之名,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名气。这样经年下耟来,就成了一种固定的活动頔,每年一次。” 븐

      你问为什么最初要在南安举办?我怎么办知道,别问,问就是设定。

      ₧花楼是什么?

      雁长安贱兮兮的笑容,“君⿤兄,你刚才终于问问题了,而且一问就是这种问题。”他一副男人都懂浞的笑容。

      君墨夜ꊅ心想,腵不,刚才不是我问的,我嘴都没张,这只是某个家伙为了设定,顺便水字数而已。

      “可惜,君兄你这就想ᢌ错了。”雁馛长安拱了拱肩,“所谓的花楼,更多的是一个给各地才子吟诗作对之处而已。里面的姑娘也是清清白白。鵚”

      “当然,”雁长安贱兮兮的靠过来,用肩膀靠㧟着君팑墨夜。君墨夜想了想,还是没有躲。他看着对方的肩膀和自己靠在一起,眼里充满深意。

      好凉,哪怕隔着黑衫,都能感受到。雁长安心෣下了然,继续笑道:“若是两者有意,邀你来房长谈一宿,也不ཡ是没有。那就,大家都懂得。”

      他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毕竟,人者,食色性也,古人诚ૠ不欺我。”Ủ

      㺃 君墨夜面无表情,心想,你想妹子就想,别靠这么近,撨我对男人不感ꁯ兴趣。

      还有,食色性縹用错了,人家是喜欢美好的事物,没你횋这么龌蹉。

      看着雁长安在那傻笑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没告诉賥他。

      算了,还是让他多笑会,关爱傻子,⴩人人有责,没看见人家笑的多开心。

      홁君墨夜面无表情的给自己点了个赞。

      今天,㙔依然充满正能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