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征途

      一方面,累得要死,困的要命,恨ම不得马上躺到床上睡过去,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第二天一早不能按时起来。

      武文杰听听楼道,外面早已安静下来。

      这时候即便外面有人,也不能跟人家说,明天早上你喊我一下吧?

      突然,武文杰心生一计。

      他从包里翻了半天,找出他的针线包,取出一个线轴,从上面抽出了一长根线。

      自从上大学以来,៍他一直随身带粒着针线包,这是打小在家养成的习惯。

      小时候的衣服窽材质特别差,很容易就磨破了。

      ⷅ衣服破了,他就随时用针线补上。

      ≂ 在大学的头两年,他还时常用针线,到后来,穿着条件改善了很多,几乎没怎么再用针线。但他一直没扔跟勒了他多年的针线包。

      他把线的一头固定在自己宿舍门正对的墙上,高矮差不多有半截小腿高,另一头拴在他昨天喝空的堩啤酒聇瓶口,啤酒瓶就放在宿舍门口,形成了一个矮矮的“绊马索”。

      这是干什么用的呢?武文杰是这样想的,明天一早总有早起的人,路过门口的时候肯定不㺲会看见布得这么低的“绊马索”,只要用腿蹚上这根线,踽啤酒瓶就会随之放倒,谁蹚上顶多吓一跳,不会有任何伤害,但这一ꏝ响,因蜩为就在门外,应该能够吵醒自己。

      肒如果被绊魉的人再驻足骂上两句,则叫醒效果更佳。

      这招有点损,但武文杰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他心里先给明天的那个倒霉蛋娿赔了个不是,然后关门回到自己的床䄺上。섀

      上了床,他几乎是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咣当!”

      “妈呀!怎么回事儿?쪀这是谁干的?”门外一个沙˩哑的嗓子在喊。

      这一连串的❤声音把武文杰吵醒了。ﴪ

      他睁开眼,迅速醒了一下神。

      看了眼窗外,怎荖么,外面还是一片漆黑。

      现在究竟是几点啊?别是半夜吧?

      䗕 鹵门外那家伙如果是下夜班,那现在是几点都有可能。

      但究竟是几点,依然不知道。

      如果外面有天亮的意思了,那他武文杰可以不露﨧头,躲在屋里蔫不出溜地起床穿衣,等外面没动静了,再出去洗漱。

      可现在不行,自己倒是被叫醒了,但似乎不是应该起床的点。

      要是不出门问一声,还是不知道确切턀的时间。

      他只得쭛硬着头皮出去。

      ﶭ他刚从铺上下藛到地面,就听有人敲门,看来人家找上门来了。

      因为啤酒瓶是在他武文杰的门口放着,人家不找艗他找谁呢?

      武文杰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正⼀是早上见到的那个睁不开眼的同事,不过这会他的两眼瞪得滴溜圆:“숷哥们儿,你这是玩什么呢?上÷夜班累不死我,你想吓死我呀⁅?你咋不把酒瓶挂到房顶上呢?”

      武文杰知道自己弄糟了:本来是想让早上出门上白班的人“叫醒”自己,不料却让下夜班的给碰上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不是펧,武文杰连连道歉。

      夜班男人盯着不䕾停ꌓ道歉的膕武文杰,眼睛瞪得更圆了:“哥们儿,你看上去醀挺正常늊的呀,怎么这么Ჸ不着调哇?你是新来的吧?大学生?哪个车间的?”

      武文ハ杰说:“我是刚分来的大学生,在组装车间。那个玩艺是我的闹铃。”说着,他一指地上躺着的啤酒瓶。

      “什么什么?”夜班男人听迷糊倢了,殨眼睛又眯了起来。

      “我原来有个闹钟,可找不着了。我睡觉死,怕一早起不来,影娆响上班,于是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武文杰撒了一个苻小谎。他从来没有过闹钟,甚至没戴过手表。

      听到这里,夜班男子的眼睛又瞪起来:“果然是新来的,看来你啥情况也不了解。咱们这꾘平时常年是白班夜班䀹倒,白班能准时下班,夜班就说不好了。要是ሞ再忙一点,我䱤们还有24小时三班倒呢。”䵀

      旉武文杰边听边点头。

      夜班男人说话间挥动手臂,武文杰注意到他腕上带着一块电子表。

      现在武文杰最关注的,ⲱ还是眼下的确切时间,便插空问了曽句:䚧“师傅,请问现在几点了?”

      夜班男人看了一眼手表说:“差几分钟2:00。”

      武文杰心里咯噔一下暞:自己这才刚睡了一半的觉,剩下的那一半,肯定没法再睡了。

       “啤酒瓶闹铃”不好使,不溩敢再用了,丏但如果再睡过去,绝对没法按时醒过来,那样的话,自己跟车辆班长做的承诺就吹了。

       想到这,武文杰闪过一个念头,他厚着脸皮对夜班男人说:“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你现在去睡,不用看表吧?ൗ要不你把你的表借我用一下,웎就是叫个早。我用完就还你,保证耽误不了你上쥊班用。”

      夜班男人爽快地说:“没问题,我这表有闹铃,你要几点起来,我给你上一下。”

      武文杰想了想说:“那就7:30吧。”㮭

      夜班男人在电子表上鼓捣了几下,然后摘下来递给武文杰:“它早上7:30就会响,不过你要注意,它声音不太大。你要是睡得太死了,我可保证不了它能把你叫醒。我还真赶上텕过两回,实在太累了,这表楞是祦没把我叫醒。”

      武文杰接过表,兴奋地连说几声“谢谢”。

      쫀妘回到床上,武文杰美滋滋斉地把电子表戴在手腕。

      躺了一会,他觉得这表离自己的耳朵太远,怕听ܧ不见,便把表从手腕上摘下来,挂在耳朵上。

      可是稍一动,表就从耳朵上掉下来了。

      他想了想,又起身去拿他的针线包。

      獵 他用一根线穿到手表带上,然后像紧箍⧿咒一样,把线在脑咄门上缠了一圈,这样一来,那块表就整好被固定在他耳朵的位置¹上。

      他左晃晃右晃晃,那块表很稳定地停留在它该在的地方。

      武文杰这才满意地躺下来。

      由于心里踏实,他转眼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什么时候,他睁开了眼,一看窗外,天已大亮。

      他赶紧一摸耳边,那表还在。

      把表从头上摘下来,一看显示屏,上棪面显示的数駖字不是那么清晰,隐约看得出显示的时间是7:50。

      武文杰心里一激灵:得赶紧去上ꂛ班!

      他翻身下床,从墙ᧄ角扯过带着油泥和汗味的工作服,像消防队员那样迅速穿上,然后打开门冲了出去。

      按照惯例,每天早上7:55开班前会,班长要训话,班里所有的成员都要到位,列队站在班长面前聆听。

      本来前一天技术组쯧长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让武张文杰到班里报到,与セ班长和工友们见面,结果他到晚了。

      昨天武文杰已经和大家见了面,也算汥认鮂识了吹,特别是跟车辆班长,更是不打不成交。

      ⦬ 作为班组ꁵ成员,又答应了班长,如果缺席班前会,着实不合适。

      鉚武文杰拼命䃂往工厂跑去,只为能赶上班펲前会。

      쟳 ⎤跑的路上,他心里嘀咕上了:“不对呀,那个上夜班的家伙明明跟我说,把手表的闹铃上到了7:3඾0ᔱ,刚才已经7:50了,自己好像没有听到闹铃响。莫非是闹铃响了,自己睡得死没听到٭?硩”

      想到这里,他一摸衣兜,却发现那块表没在自己身上。

      他心里一慌,向前飞奔的脚步停了下来。

      是压根就没把表带出来,还是掉在路上了?他不知道。

      汗水倏地从脊背冒出来。

      他赶紧往回跑。这个时候,路上ᰰ的人已经不多了。

      跟他打照面的人,无不带着惊奇◊的眼神쑭。

      武文杰知道自己的样子有点狼狈,筛但这个时候,他죰什么顾不上了。

      如果真把人家的电子表弄丢了,得赔给人家多少钱,武文杰完全没有概念。

      在学校的时候,他从来也没想过给自己买块电子表。那个东西离他太遥远了。

      推开宿舍的门,武文杰一眼就看到在他的上铺,那块电子表好好地呆在枕头上,表带上还穿着一根长长的线。

      他松了一口气,一把抓过表。

      挊匹屏幕上空空的,什么数字也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