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继勋蓬遂起义

      班会进行的很快,在所有人自我介绍完以后,就是按照身高排位置,徐立东190的身高当仁不让的坐在了最后。陆绪182的身高在一班也就比徐立东矮了点,理所当然的也和徐立东一起坐在了最后。

      接下去就是要选出班委。

      班干部要在军训前确定出来,军训的时候也有很多事情需要这些班干部来协助,尤其是班长和学习委员。

      赵英还是让同学们自己踊跃报名参加班委选拔,这一次连李倩都没有站出来,于是赵英只好让全班进行无记名投票先选出班长。只选一个班委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全班50个人,有40票投给了李倩,陆绪写的也是她。李倩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高一一班的班长,在上台讲致谢词的时候小脸都是红扑扑的。

      这让陆绪看的十分有趣,因为这才是青春的羞涩。

      班长选定了,其余的班委相对来说没那么重要,既然没人主动报名,那么赵英就自己指定人选了。学习委员赵英指定了陆绪,原因是在一班,或者说在整个仁英,陆绪的中考成绩是最好的。这一个理由赵英讲出来后,其他人都没有想到,就连陆绪自己都没想到。

      于是陆绪被迫领了个学习委员,

      体育委员,徐立东是不二人选;生活委员是俞萍萍,也就是那个和李倩同寝室高挑的女生;劳动委员是李伟峰;宣传委员是陈琦;文艺委员是卢梦圆;纪律委员是刘伟;团支书是钱翰。另外戴伟强还当了个副班长,原因同陆绪,只不过他是成绩第二。

      陆绪不由感叹,果然在学校,学生的最重要的衡量指标就是成绩。他明锐的发现,赵英刚刚的那份名单也是按成绩排的。

      选完班干部后,班主任赵英让班长和劳动委员挑几个男生去行政处领了课本分发下去,又嘱咐了一些事项后本次班会圆满结束。

      这个时间吃完饭还太早,于是陆绪被徐立东拉着去向了篮球场,同去的还有班级里其他几个男生。女生大多在教室里聊天,而有些爱学习的直接在教室里面提前学习起了课本,包括戴伟强。

      一行人来到了篮球场,此时的篮球场上已经有了一些人。大概是那些班委由老师直接指定的班级,不用经过麻烦的选举流程,所以班会结束的比较快。

      仁英中学有4个室外标准篮球场,相并在一起,篮球场的设施很好,玻璃的篮板上每个篮筐都荡着篮网,不歪不斜。不像有些学校,篮网没有也就算了,篮筐都是斜的。

      一般的学生打三对三,要个半场也就够了,这边每一个场地和篮筐都很好,也就不用经过刻意的挑选。

      徐立东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篮球,还不是十几块钱很薄的那种橡胶篮球,而是一个SPALDING篮球。陆绪知道这个品牌的篮球最便宜也要200多块钱,在这个一个月零花钱也没有这么多的时代。买这一个篮球,后面一个多月可能连吃顿肉都要好好考虑一下吧。

      打了一个多小时篮球的陆绪,只投了一个球,在陆绪变态的肌肉力度控制下,篮球毫无意外的空心入网。其余时间一直在三分线外坚定的当一个二传手的工作,到最后连汗都没出几滴。

      不是什么正式的比赛,对于陆绪这种明显划水的行为没人说什么,相反徐立东还夸陆绪传球的技术和视野很不错。

      打篮球的几个人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回到宿舍已经是接近6点了。戴伟强好像没回来过,张朝的床位依旧是空着的。

      晚上7点到9点是晚自习的时间,所有同学都要去教室。陆绪和徐立东冲了个凉,也一起去了教室。

      教室内灯火通明,赵英作为班主任第一晚的晚自习监督任务落在了她身上,静静的坐在讲台上,写着自己的教案。

      一班的同学大多都在聊天,讲台上的赵英也不管,毕竟是开学第一天,只要声音不太响,不影响隔壁班就行。接下去的这一周要军训,就先当做新生的适应期。

      陆绪和徐立东来到教室最后的座位坐下,刚刚坐下,刚刚一起打过篮球坐在前排的蒋书杰转过头来问陆绪道:“陆绪,你中考考了多少分?”

      “615分”陆绪靠在位子上直接回到,中考满分630分,就语文扣了几分。

      “我去,那你怎么来仁英了?怎么不去一中?”还是蒋书杰惊奇的问道,一中的升学率和教学质量和仁英差不多,仁英学费还死贵。

      这个问题徐立东也想知道,和蒋书杰一样看着陆绪,同样看着陆绪的还有蒋书杰的同桌,徐芳芳,就是李倩那个高挑的室友。

      仁英中学的座位安排事男女同桌,不像陆绪前世是男男同桌,虽然他和徐立东坐一起,没他的份。

      徐芳芳在边上问:“对啊对啊,你怎么不去一中呢,难道是因为林薇薇?”

      一听明显是一个女生的名字,徐立东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有意思的八卦,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问:“林薇薇是谁?”

      “就是陆绪和李倩的初中同学,据说是七中的校花,也进仁英了”徐芳芳直接替陆绪回答了。

      “校花诶,是不是很漂亮”徐立东碰了碰陆绪的肩膀,调笑着。

      陆绪知道徐立东在开玩笑,笑着回到:“反正也在仁英,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呗,应该就在楼下”。

      “好像在6班”蒋书杰补充道

      徐立东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道:“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妻不可欺”。

      “又没有让你去追她,就是去看看”徐芳芳怂恿到,其实她就是好奇被全校男生写情书的女生长什么样子。

      “对对,就是看看,传说中的校花”蒋书杰在那点着头。

      陆绪都不用猜,这货肯定也想看,男人么都那点心思,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也想看?”

      好像被拆穿了什么,蒋书杰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说:“好奇,纯属好奇,放心我不追,绝对不追。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妻不可欺”。

      陆绪翻了翻白,都说朋友妻不可欺,搞得他都以为林薇薇是他女朋友了。

      徐芳芳低着头,靠向四人的中间,低声的说道:“我听李倩说,这个林薇薇啊,以前七中所有的男生都给她写过情书,最多的时候一天塞满一个抽屉”。

      “这么夸张”蒋书杰惊讶的看着徐芳芳,回应他的只有徐芳芳重重的点头

      “咳咳,其实不是所有人”对于不知道是徐芳芳的误解还是李倩的疏漏,陆绪只能打断提醒,他可没有写过情书这种东西。嗯,这辈子没有。

      听到陆绪的提醒,徐芳芳好像想起了什么,然后反应过来的样子,一张嘴哦成了o型,道:“哦!对,对,陆绪你没有写,全校所有男生都写了,就你没写。”

      陆绪:……这话说的我好像不是男人一样,我可以再纠正一边么?

      徐立东重重的拍了一下陆绪的肩膀,煞有其事的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成绩这么好了,原来你不近女色”。

      徐立东这一副自己做不到,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表情,逗笑了徐芳芳。

      “安静点啊,不要影响其他班级”可能是徐芳芳的笑声有点大,讲台上的赵英,不轻不重的提醒了一下,吓的徐芳芳、徐立东和蒋书杰三人不约而同的缩了缩脖子。

      看着三人的样子,这种无忧无虑,没有社会上尔虞我诈的压力的生活,让陆绪感觉很轻松自在。有说有笑的,好像自己就是一个16岁的高中生一样,青春、年华。

      “噔噔噔噔~”晚自习课间下课铃声响起,所有的班级仿佛得到了什么约定好的暗号,声音顿时吵闹了起来,陆绪甚至能听到楼下有同学跑出教室打闹的声音。

      才刚刚认识没几天就这么熟悉了,还是说原本就是同学呢,不管怎么样,这种打闹真好。

      “下课了,老徐,走走走”蒋书杰说话的声音也不在那么刻意压制,冲着徐立东急促道。然后转头看向陆绪,问:“陆绪你去不?”

      陆绪摇了摇头,他即不喜欢林薇薇,又不是没见过,何必呢。徐立东却有点意动,又有点不好意思,半坐半立扭捏道:“真的要去啊”。

      蒋书杰一眼看穿了徐立东的心思,一把拉着他的手臂,道:“就是去看一下,校花欸,说不定以后就是陆绪的女朋友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陆绪发现,谣言似乎已经不可抑制的蔓延开来了。

      看着陆绪没有起身的样子,徐芳芳靠近陆绪低声试探的问:“陆绪,你来仁英真的不是为了林薇薇啊”

      “真的不是,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也来仁英了”陆绪好笑的看着徐芳芳,高中生的表情一点都不会掩饰,徐芳芳跳动的眉头一下子就出卖了她的想法。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的徐芳芳转身回归了自己的组织,跑到李倩哪去了。

      徐立东和蒋书杰去‘偷窥’了,戴伟强身高矮,在前排认真的看书,难怪成绩这么好,看这努力的样子,不好才怪。

      一个人坐在最后,陆绪想了想还是放下手里的课本,起身打算去上个厕所。

      高中的知识陆绪虽然在书店了全部看过,但学校的教材都是直接配送的,需要多少提前上报,教材和书店里的并不一样。好在知识点是一样的,陆绪只要大略翻一翻留意一下有没有什么差别就行。

      一班距离厕所是最远的,要经过二班、三班、四班、五班,然后才能到厕所。

      双手插袋,慢悠悠的走出班级的后门,旁边就是2班的前门,陆绪正好可以一眼望进去。视线内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头短发,穿着一条普通白色体恤的女孩,低着头在那静静的看书,仿佛边上的世界与之毫无关系的气质,显得格外的明显,是安晴。

      可能也是感觉到了什么,安晴也抬起了头,看向外边的男孩。认出是陆绪后,终于展颜露出一个微笑,那一刻,二班里的氛围好像由静谧的兰花,变成了刚刚盛开的月季,清新中带着一丝春意;明媚里有着一点盎然。

      陆绪回了一个笑容微微点头致意,继续向前走去。

      侧身从容避开一个刚刚从厕所出来的男同学,陆绪入内,站定,开始解决生理问题。

      旁边一个陌生的身影也紧随陆绪做着重复的动作,

      “诶,同学,那个,安晴是你女朋友?”是旁边的那个身影,不安的探问到。

      陆绪转头望去,看面孔是二班的一个男生。看着他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陆绪大概明白了什么。看来安晴摘掉眼镜后的变化真的很大,上午陆绪对安晴说的话要应验了。

      “安晴是我初中同学,我也没女朋友”陆绪哭笑不得的回道

      陆绪的回答反而让那个二班的男生更加腼腆了,犹犹豫豫的追问:“那你知道安晴有男朋友么?”

      尿完抖了两抖,拉好拉链。陆绪拍了拍还在抖得那位男同学的肩膀,认真的给出了一个建议:“这个你应该去问安晴,她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喜欢的人,我也不知道啊”

      喜欢多抖几下的那个男生听了陆绪的话,不由一愣,对哦,说的很有道理。接着这个男生又反应了过来,颤抖了一下,对着陆绪离去的背影大喊:“我去,你没洗手啊”

      回答他的是自来水的声音,和洗完手后的陆绪在外面传来的回答“现在洗了”。

      你现在洗了还有什么用,你拍我的时候没洗啊。二班的男同学连拉链都没有拉,看着不小心溅到手上的液体,欲哭无泪的站在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