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78co

      盯着簪子,苦竹面无表情的回道:放心吧。

      看着苦竹抚摸着发簪,眼睛里似乎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小兰浅笑一声,离开了房녯间。

      没눧看到小兰什么时候离去的,苦竹拿着簪子,慮思绪回到了一间装饰普通,只有ꔓ一张䞨桌子和一张床的房间中,屋内有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同坐在桌子旁,桌上有两瓶酒和两个酒杯拆。

      少年正犵是苦竹,只见苦竹从桌子上将两个酒杯都倒满,拿起其中一个酒杯道:轻柔,我用我专为你酿造的酒庆祝你十二岁生秊日快乐。

      銯少女正是一身火红裙子的叶轻柔,闻言,跟苦竹碰杯后,一口饮尽,笑道:谢谢,因为你,今天我收到两件令我非常开心的礼物。

       苦竹疑惑道:哪两件啊,我记得夫人和老爷已经不送礼物给你了啊。

      叶轻柔闻言,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的长盒,打开盖子,里面是一支通体鲜红的簪子,末端垂钓늴下来的一个心型吊坠上有쿬着两个金色的字,写着“红尘”二字,叶轻柔道:这个簪子叫“红尘心”,是我们叶家世代流传的祖传之物,只是他有什么作用已经无法得知,或许也没有作用,也不知道其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

      我娘⡟说,癍这个簪子其实是每一代叶家嫡子交给其妻子的定情信物的,可到了我这一代,因为嫡子可选,所以,在我们叶家十二岁生日,也就是榃“红尘日”这天把这件象征着传宗接代,从此“成人”䉧的礼节上,把红尘心传承到我手上,也是从此,我身上多了份压的我快喘阔不过气的责任。

      苦竹闻言,皱眉道:你们叶家为什么要选择十二岁成年啊。

      叶轻柔道:这是规矩,老祖宗낅传下来的,具体有什么说法,早就出现了太多的版本,所以根本无从考究。

      䬀哎!苦竹叹息一声后,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我ۘ还在想着如果过好今天,如何跟药师傅多学点药理知识,如何跟朱师傅多学点酿酒쩿知识的时候,你就要试着开始当家做主了,我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帮你。

      叶轻柔笑道:没事的啦,说是这么说,真正轮到我当家做主的时候还早的很呐,先不管那些,活好今天才是眼下最重要的,哦对俢了,ꌦ你这暪酒的名字叫什么啊,好好喝哦。

      苦竹闻言,䅕笑ᓈ道: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心柔”,好听吗? 鐣

      叶轻柔闻㞢言,喃喃猡道:心柔。

      忽然想起什么,脸色一红,不过却没有说出来,笑着点头道:ਰ好听好听,不过这个酒还要第二个名字。

      苦뭠竹疑唄惑的问道:为什么啊。

      叶轻柔道:这是你专为我酿造덢的酒,那这个名字也是我的,我不想把你送钇我的东ꉤ西分享给别人。

      闻言,苦竹摸了摸脑袋,想了想才道:这酒旌一晚上就能做룷好,每天清晨鸡鸣时댸就可以喝了ꇼ,如此,便对外声称“鸡鸣酒”吧。

      叶轻柔闻言,不知可否道:都行,这都慧不重要,来,我们喝酒,今天我们要不醉不归。

      苦竹鍓道:不醉不归!你当我的酒是大风刮来的吗,就凭我们的酒量,喝这个是能喝醉的吗。

      뭌 叶轻柔道:反正我不管,我就要。

      说完,还挑衅的拌了个鬼룿脸。

      苦竹䂦见状,到也没有心疼酒的意思,笑道:只要你喜欢,什么都行,我们喝酒,喝他个不榎醉不归,喝他个彻夜不眠꒼,喝他个没有烦恼。

      叶轻柔见苦竹越说越大声,也跟陪着大喊道:喝他个不醉不归,繯喝他个彻夜不眠,喝他个没有烦恼。

      …… ߳

      不知何时起,等回过神来,眼眶已经湿润到负载不砵下的地步⤆,浅笑一声,泪水终究是没骨气的破眶而出了,感觉到异样,苦竹急忙擦拭掉眼泪,自言自语道:这꼈世上最美的画面永远是遗憾,所以,我要把这份遗憾化作一份蹽寄托,再把这份寄托化作实物,我ᤏ不会再哭,因为触手可及!

      说完,似乎心門境得到升华,整个ꀈ人的状态提升一截,看起来要墔好多了。

       荰这时候,小兰再次端着食物䵘过来,打算亲自喂苦竹吃。

      菜苦竹ꖂ见状,急忙要接过钌碗,施想自己吃,身为一个有着千斤重担的人,怎么允许连吃饭这件事都要人伺候站呢。

      ٳ 然而,小兰不给机会,道:以后你想我亲手喂你都只能想想,现在就老实一点任黭人摆布吧。

      额!㳝苦竹有些尴尬,不过听小兰这么一说,竟鬼使神差的放下了。

      见苦竹不坺反抗了,眞小兰笑道:真乖。

      有些无奈,苦竹只好转移注意力道:恭喜你了。

      ㌰一边喂饭,小兰道:你知道了啊。

      ꋏ苦竹闻言,轻笑一声,道:如䟌今属于你了,说起来ᤓ有些可笑,这么大一个家,却要让两个不可能的人来当家,我不知鬎道是不是时代变了,还是一开始就生活在梦中,只是这个梦太长,长到似乎橓还有无穷无尽的路要走,我在想,会不会哪一天突然醒来,发现世界再次回到从前,或者,从前也是假的,就好像,梦中梦。 郤

      小兰道:会迷茫,是因为你对将来还没有信心,而这个信心,是你还不够脀强大,等你找到一煻个能够让自己不顾翍一切去做的人或事,你就不会迷茫了,你也就不会去考虑有没有信心了,因为你没有退路了。

      뇚 闻言,苦竹心中一怔,是我䷑的决心不够깬吗?还是쏍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丢掉死志,所体以才툝会觉得无所谓,所以才会感觉缺턘少动力,所以才会迷失未来霩吗?

      看到苦竹陷入沉思,小兰没有再ࡕ说话,一口一口的喂着,苦竹也一口一㕰口的接着펔。

      这诡异的一幕足足持续了一刻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喂砧撑了,还是本来就该醒了,苦竹道:谢谢你,小兰,我不该迷茫的,我还有퉻着太多的事等着我去做,我不是我,我也是我,一个带着程面具的我。

      闻言᫃,小兰訨问道:她就有那끵么好吗? 

      쾥苦竹闻言,肯定的点头道:有,若没有她,我不知道要怎么活哱,䉼甚爿至不知道为什么要活,既然命运选择让我做个人,那么做人뜃就得有追求,而㿬我追求的不在了,我便把我自己当做她,以我的♾想法,以她的责任,走完她应该要走的路。

      小兰道:那你会为了你自己做什么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