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66d樱桃s

      吔今天的酒席,很正宗!是韩松林记忆当中的味道,小时候不吃的烧白和龙眼肉被韩松林连干了几个쟊。

      不得캤不说一点,这东西,真的没法多吃!

      ྥ腻人,那㏅真的是腻!

      主要是用猪肥肉做的,尝尝味还惮行୼。

      趻难怪说,以后複的时候,基本上每桌都傻会有剩下。

      퉤整鸡ي,整鱼,还有卤鸭,那鎏都是上了的。

      鸡肉韩松林没去动,因为那是炖的;一般的话,韩松林不去碰鸡肉,因为小时候家里面喂养得有母鸡,每当吃鸡肉的时候,总是觉得说心里面有一种膈应在。

      酒的话,韩松林是喝了一两的样子就没有在喝。

      小酌一杯那是养生,这酗酒就伤身了。

      ㄿ 差不多快散席的时候,这就是有人拿着塑料袋子开始收桌上没有吃完的菜。

      反正韩松林扌还没有遇到过,这刚刚开席就直接倒菜的情况。

      轻叹一声,韩松林明白,会是出现这样子的行为根子在那。

      鍵 “晚上的时候吃夜饭啊,徵记到来哦!”

      “二舅,吃了佢早夜饭在走嘛!”

      “不了,屋头还喂起养牲,得回去㈡看到,现在贼娃子多得很!羶”

      “那你把这个拿到!”

      这酒席结束的时候,有人就是要走了,当然也有不少人是要漈留下来好好玩一下。

      比如说打下麻将,长牌,扑克什么的。

      桌子上面的菜盘什么的,很快就是给收拾完毕。

      张举不断招呼人上桌打牌。

      韩松林想要打牌,倒是一下子却找不到至人打。

      这是看不起我吗?

      “你们这些老板打得大,我们可不敢上桌子!”쬇

      这话说的!

      张梦兰就站在一旁,出声道ϊ:“Ⱘ我们来打!”

      “那来嘛!”

      韩松林,绱张梦菦兰,还有一个叫杨开申的,另外一个谁都没有想到,居然是刘久远。

      张梦兰倒是不知道刘久远的事,对于她来说,其他人都不祈重要,有韩松林就行。

      “先说好,五块打缺,不封顶!”张梦兰首先得要将规矩给讲好。

      五块,就是一番五块!

      要是不封顶的话,清大对加四个杠的话,那可就吓人了哦!

      钱什么的,韩松林倒是不缺,他也不觉得说,自己会输到承受不起。

      韩松林看了眼另外两人,说道:“不封顶要不得,八十封顶羞!”

      张梦兰倒是随便,就看杨开申和刘久远了。

      既然敢坐上这张麻将桌,那自然就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

      所以,都没有问题。

      뱂那ꐮ么,就开始吧!

      打了两圈下来,韩松林发觉,这怎么感⾫觉,尽是在洗牌啊!

      现在还不流行说打血战到底类麻将玩法,都是有一家胡牌,那就直接洗牌。

      窶 所以,摢一把下来,时间倒是老快了。

      “这尽是在洗牌了,我们换一个玩法!打血战到底。”䗬

      “啥子是血战到底呢?”

      辘 “䔆血战到底,就是有一家龥胡牌了,其他三家继续摸牌打起走,该杠滁就杠,该碰뿹就碰,直到最飊后两家有人胡牌,一局才算结束훖。”

      听到韩松林这么一说,好像是可以哦!

      韩松林具体是说了规则,相比起之前的玩法来说,血战到底的玩法实际上更加的刺激。

      以后还有一个血流成河,即使胡牌的,不再是说就完全脱离牌局。

      真的是成了,走得早不算赢,要做得大才算赢。

      韩松林讲了规则,然后再是打了一圈之后,这规则现在三人都给弄明白了。

      这种꟝新玩法,也是吸引了一大票的人来进行围观。

      说是血战,不得不说,真的对得起这个名字。

      八十封낔顶?

      真的要输,一局可就不止八十了。

      柳玉烟也是坐在韩松林⽻边上看着ً他打牌,想不到,藸韩松林玩牌,还挺是厉害。

      韩松林摸了摸手中的牌,这张牌,打出去可能就得要点炮哦!

      뛓 “二筒!”

      “哈哈,➏不好意思ꯔ,杠!二十块钱到手。”张梦兰连后槽꒡牙都笑出来了,今天她可是赢到不少钱。

      她有ꀨ钱,这赢到的钱对于她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铹。

      ᐭ可她享受这个过程啊!

      꾼 韩松林恶毒的说道:“小心杠上炮,我对家可밊是清一色!”

      韩松林的对家是刘久远,这碰了两次牌带杠,全是万子牌。

      一看,就是明白,这清一色的可能性很大。 Ắ

      而张梦兰可不要万子的。

      张梦兰摸上一张牌,瞬间脸色一变,瞪了眼韩松林,居然真的摸辊了一张万子!

      “八万!”

      “哎呀,胡了,哈哈!” 絛

      杨开申蕫笑¿呵呵的是摸牌,看了眼摸起来的牌,然后故意的打到刘久远的面前:“八万!”

      “哎呀,我的妈妈哦!我自摸的牌遭错脱了。”

      这要是自摸的话,那可不得붬了哦,直接就是满了!

      家家八十!

      自摸加番的。

      这规则,就是鼓励自摸。

      “打得不错,帮我们一家节省了八十!”韩松林笑呵呵的说道,八十块不多,可牌桌上,一分钱也没有多的。 䩢

      ᒇ 张梦兰白了眼韩松林㭏,直接从桌垫下面拿钱。

      这真的是奋斗三十ꔖ年,뷻一朝回到解放前。

      本䳒来还赢着的,现在还倒输了二十多。

      好长时휭间都是没有᱗打牌了,韩松林这还真的赢了不少。

      打到半下午的时候,韩松釫林已经赢到萗两千多了。

      杨开申也应该赢了不少,反正看样子比韩松林赢得还多。

      倒是韩松林对家辆的刘久远,这输了不少,已经开始找人借钱了。

      就韩松林记住的,差不多两千多了。

      让韩松林微微的咂舌,这居然뛣还有不少人真的借给他?筸

      埝这让韩松林有些想不通。

      ᔇ 有的时候,这打牌,真的要看看闐黄历,比如⏢说今天,刘久㜏远显然就并不是很适合打牌。

      很快就将借来的钱,全部输了!

      这下子,再也没有人借钱给他了。

      现在农村,谁家也没巨鳢款啊!

      既然뉙没钱了,那么自然就得要下牌桌,换人来打。

      牌桌上,一ɣ定不要说㊒欠钱什么的。

      很多人这说得好听,下了牌桌就不认账了;说实话,有点太过于没品了点。

      ਫ 韩松林手賨放在麻将上⊿,也没有说话。

      就看着刘久远借钱:“那个在借我点钱啊?放心,我会还的。”

      可就没人借了,这魅时候,刘久远急了,直接叫唤道:“我老婆,我便宜点,一晚上二十!”

      韩松林此时看得目瞪孙口呆,之前的时候,他听到传言,以为那只是传言,当不得真!

      可现在,居然真↾的发生쨧了。

      憯目光又是看向刘久远的老婆,长相上面来说,算是ꛈ清秀,唯一让韩松林眼前一亮的,就是身材还不错。

      年纪大湺了,真的过了看脸ọ的年纪。

      都是看身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