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视频广告跳舞的女的

      整个新年活动从一开始的第一阶段到最后的第三阶段,进展比预想中的顺利很多,途中并没有옩出现什么曲折,很多之前参与那次会议的玩家倒是觉得此前有点大费周章了㻣。

      然而明眼人都明白,这次的新年活动虽然循规蹈俐矩,没有峒出现什么什么意料之外的突发情况,但是整个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就拿第一阶段来说,如果不是有方浶羽这个BOSS收割机在,第一阶段的任务能不能按时完成都够呛,第三阶段就更不用说了,出工最大的就是方羽。

      皩 大范围的持续ᚯ伤害技能有的人不少煆,可是拥有这样的技팾能是一回事寠,能不能打出那么高的伤害又是另一回事。

      也好在这次的新年活动三个阶段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不然,结果真的很难说。

      毕竟方羽再怎么强,终究是一个人,而一个人的力量终有限。

      总之,最后齽的结果是好的,这次的难关也算是渡过了,至于别人怎么想方羽也并不在意,他做这么多也不是为了让别人记住他的好,各取所需罢了。

      如今,新年活动告终,⣚游戏进入为期三天的版本更新,连续一䈃天一夜高强度作战的玩家们也可以借此机会好好休息几天,等游戏版本更新完,又有得忙了。

      ......

      忙完游戏中的事情,也是时候该忙现实中⎧的事情了。

      㯃 今天是大年初一头一天,补觉是不可能了,因为뾹接下来要去拜年桨走访亲友,今天一天别想休息了。

      方羽和董香一下线,就被早就等候在客厅的董安夫妇催促去洗漱,然后拉着出了门,相比䮛较于董香,身为男的方羽就比较惨了,充当起了搬运工,两手大包小包,跟着董安夫妇开始在小区里四处奔走。

      整整一上午,去了这家去哪家,轮到洛云小灵儿几女家的时候,还被几女无情的笑话了一番。

      原本方羽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结果只銀能证明他太天真了,因为接下来还要分别去拜访董安这边生意上的合伙人以及林冰这边的亲朋。

      方羽听到之后那叫一个头大如斗。

      乘↟车前往的途中,一脸佩服加疑惑的向坐在一旁的董香问道:“小뮼香,往年也是这样的吗?”

      结힮果。

      쭥“不是仝啊。”董香回道:“往年쏺都是走访完쐕小区里相熟关系好的人家后就回家了,至于我爸的那些合作人和我妈那边,都是往后譡两天约个饭局,今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爸妈他们都要쭥去串门。”

      ໳ 虋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针对他了。

      养了十几二十年白菜被他这头‘猪’给拱了,彩礼什么的都没要,他自然得付出点什么才行,比如现在付出的是劳动力。

      这让他想起了一个饮用水商曾经风靡华国的广告标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而他是拜年贺礼的搬运工。

      当뙀然,这些都是开玩笑的。

      珃 虽然不排除有些许这样的因素在맓其中,但是更多的应该是将身为董香男朋友的他介绍给他们的那些亲朋好友,让他㤋们知情自家的小白菜有猪了,免得这些亲朋好友中有的人做‘热心’媒婆。

      㤿这一天,方羽不是跟这个叔叔阿姨问好拜年就是跟同龄人握手自我介绍,出于礼貌还不得不跟他们说几句,聊些没营养的话题。

      期间还发生了一个不是很愉快的小插曲。

      那是在走访董安的一⚺个张姓合伙人的时候,其膝下唯一的子嗣,一琑个叫做张祥,带着金丝边眼镜的海归青年借着迎客进门伸手想要去拉꠻董香的手。

      结果自然是没得逞,被站在一旁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方羽给挡住了,还顺便将手中的提的东西放他手上,而后牵起董香的手进了屋。

      后者气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特别是看룰到方羽牵起董香手的那一刻,心中更是妒火中烧。 

      不得不说,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并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都是纨绔子狍弟,别的不说,张祥的面部表情管理的就很到位。

       ﴙ哪怕心中再如何愤怒,脸上依然挂着笑相迎。

      交谈的过程中,张靊鑫,也就是董安的合伙人,直言不讳的问到董香的婚姻大事,并有意无意的为其儿子张祥说好话,其所要表达的意义不言而喻,是个人襛都能听得出来他的意思是什么。

      无非就是想撮合自己儿子和董香,两人是合伙人,如果膝下的子女能够喜结连理自然是ꢡ亲上加亲,这对于二人来ᢕ说都是一件好事。

      而这件事一旦成了,以后天方集团说不定就改姓张了,打得是一手好算盘。

      㱛可楒惜,他们晚了一步。

      不,哪怕没有晚一步,也没戏。셑

      现在可不㪤比以玕前,不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年轻人婚姻自由,更不用说董安还是个实打实的女儿奴,在这件事上肯定是看董香自己的选择。

      董ጺ安那里会不明白张鑫的想法,这也是他今天带着方羽到处跑的真正原因,如张鑫这样的人可不止一个,很多人都是盯着他膝下无子只有一女,惦记着他打拼的那点家底。

      ⻝ 当即董安笑道:䯵“老张啊,还没给你㏕介绍,輆这位是䁲小香的男朋友方羽,方羽这是你张伯伯,你张伯伯可是和我一起打天下的好兄弟,以后见到了就像见到我一样,当成亲长辈䳿对待。”

      “张伯伯你好。”

      方羽起身向张鑫打了个招呼,随即坐下,没有多客套说些帍什么,毕竟他也没有什么和这位觙所谓的‘张伯伯’说的。

      什么当成亲长辈,董安也就那么一说,纯属是客套话而已,方羽不可能听不出来。

      而随着方羽的身份揭露,原本从头到尾就没有在意过方羽,只是认为他是董安带出来见世面的亲戚的张鑫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伸脚碰了碰情绪有点失控的儿子张祥,皮笑肉不笑道:“不知方世侄现在在믙那里高就覦?”

      “无业,还在读书,去年刚参嚠加完高考。”

      ౞“哦,想必以世侄的才智,目标肯定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校吧,世侄志宦愿填的是华大还是青北?”

      老一套来了。

      对于学历这东西,方羽还真没那么看重,当即道:“没,过完年后去东安大学报道。่”

      “东安大学떥啊。”张鑫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接着道:“那也不错,东安市虽然是二线城市,但是这几年发展的很快,东安大学作为东安市首屈一指的名校,还是很不错的。”

      “不知道世侄你选的是什么专业,你张祥哥是学金融的,如果专业对口的话,还能让你张祥哥给你指导指导,别看你张祥哥这样,他今年刚获得了乔里斯大学的金融博士巗学位。”

      一捧一哏,这老东西坏得很。

      表面上好似在说方羽考进了一个好学校,实则通过评价东安市从侧面贬低方羽,同时接着打压他来抬高自己儿子张祥髲。

      是,方羽ꪂ是董香的男朋友,可也仅仅是男朋友,这不是还没结婚,就穖算是结婚了也能离婚嘛。

      遗憾的是Ꞑ,方佘羽选修的是计算机专业,没有给这个老东西继续恶性他的机会。

      “不用了张伯伯,我选修的ꃢ是计算机䕓专业。”如果说之前看在董安的面子上他任还算有礼的话,那么现在就頸是连多说一句俗话都觉得欠奉。

      谁的面子都没用,要不是不想让董安难堪,方羽直接走人不伺候了。

      所以说;人情ꮴ世故什么的最麻烦了。 앪

      逗 可惜张鑫识趣有人不识趣,㉇只见张祥扶了扶镜框,自得道:“没事,我在国外也有很多朋友是学计ં算机专业的,今年有好几个都成功攻读了博士学位,有时间我给小羽你牵牵线。”

      捗 “多谢好意,不必了。”

      方羽直言回熭绝,接着扭头对董安道:“董叔,你们聊我出去给家퀯里打个电话。”

      毷说完,方羽起身朝内院走去,他实在是不想在和这两父子继续虚情假意了,一个开口闭口世侄,一个动不动小羽,谁跟谁呢,可⤜把他心里膈应坏了。

      张鑫父子巴不得这个不识抬举惹人讨厌的小子赶紧离开他们的视线,不在最대好,没ꗌ了这个搅屎棍在,艎正好可以拓展一下感情。

      然而。

      颳 ⽙ 徔 正当张祥起身恬不知耻的想要坐到董香身旁的前一刻,董香起身道:“爸妈,张伯伯,我也去给我男朋友父母놳拜个年。”

      话落,董香紧随方羽之后,出了房间来到内院中,两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有说有笑的,这一幕可把张祥气个半死,而站在原地的他像个傻子。

      虽说他很想过去插一脚,可是人家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他这个疫局外人再跟着ਡ过去那真就是彻底不要脸了。

      好在张祥临峘场反应不错,当即反应过来以沏茶为借口走到客厅的厨台一边烧水沏茶,一边看着窗外内院中坐在埶一起你侬我侬有说有笑的方羽和董香,眼中的恨意不加掩饰。

      ꟊ他张祥,注定的未来社会精英,上层人踰士,那里不如一个撞大运的社畜?

      是的,在张祥看来方羽也就是会说话博得了董香的心,吃软饭的小白脸一个,那里能跟他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相比。

      张祥深信方羽和董香不会长久,就算能他也不许,如今他已经毕业归来,可以进入天方集团工作,少不了要和董安打交道,也就是说以后他有正当的理由到董安家,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多在董香的面前刷刷存在感和好感度ퟙ。

      当믔然最好是先博得董安夫妇的好感,到时候有身为父母的董安夫妇为他说好话,长此以往还怕事不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