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强?校花

      她粉白如芙蓉的덊面颊,霎时浮上两朵红晕。

      湛蓝的眼眸中,盈上点水光,像是雨后初晴被洗ೄ涤过的澄澈天空。

      饱满艳红的唇瓣沾了点酒,令人不禁想到滚着露珠的玫瑰花瓣。

      在座的无论是男男女女,望着此时的穆月,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穆月浑然不觉他们热切的目光,她是真的酒量差,俗称的“一杯倒”,不过用酒润了润唇瓣后,便将手中的酒杯放下。

      “呵呵……就喝这么一点……不会不尽兴吗?”흩沈文琳瞥了一眼酒杯,见里面酒的水面线并軰没有降렲多少,于是又笑着拾掇着穆月再多喝几口。

      “是啊是啊!”周围人也趁热打铁。

      鋃面对他们的起哄,穆月却不再有任何动作了。

      她坐在沙发上辺,腰背挺直,姿势规矩,面颊飘着晕红,一动不动,乖得像是个正在听老师讲课的好学生。

      然而,若ꎜ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睫毛下的那双蓝眸,已然失去了焦点,✾空落落的,没有一处着落点。

      她醉了,醉得很厉害,訅“一杯倒”不是开玩笑的。

      “穆月?穆月?캹”众人尚且不明不諃白的唤着她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겯无论怎样叫她,她都没有反应了。

      还是贺荣然先反应过来。自落座后,他总有意无意紹兴趣盎然的盯着她瞧,穆月一有点不一样,他自然是最先看出来的。

      贺臈荣然眼中意ₕ味不明,他唇边携笑馔:“别늿叫了,她喝醉了。”

      “啊?这,喝醉了?”众人皆是一惊,面面相觑后,一时都仔细的打量起她。瘐

      ⚪见她精致的眉眼间几不可见的露出点晕乎乎的茫然,他们心下一时都涌出⍾点无以뎜名状的滋味来。

      见过喝醉的人撒酒疯的、唱歌的、大哭的……什么样的都见过ﱿ,还真就是没有见过,喝醉后,这么乖的。

      乖得想揉揉她的脑袋,摸摸她隬的头发냷,抱回家藏起来。

       他们꽙有这个心,没这么胆子。

      俻 就贺豞荣㭨然胆大包天。他站起来,欲㉮要去扶她:“她喝醉了,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我送她回酒店吧。”

      “不、不行䗈!”没等众人说什么,沈文琳第一个先跳出来。

      她带着一脸的不赞同,飞快的说,“你也说了,穆月是一个女憟孩子。荣然,你是公众人鯍物,万一被什么无良的狗仔펏拍到不清不楚的照片,捕风捉눽影的,闹出事来就不好了。鍞”

      뿉 “要不然,我送穆月回酒店好了。”쿀她说着,眼뒕神期盼的望着贺荣然。㢼

      甃“是啊是啊。”众人应和她,“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更方便一点。万一又有居心不良的人对穆月下手,给她쾞制造出不好馎的新闻,那多不好。”

      主要是,他们都看出来,贺荣然似乎对穆月很感兴趣。俨然不想猪把一兞颗大白菜叼了去。

      贺荣㨫然在众人的视线下,慢慢的皱起了眉,他扶퇘着穆月反问道,“沈小姐,你不是也喝醉了吗?即使是你们两个,回去的路上,也很危险吧?”

      啊!对哦。沈文琳也喝醉了,䒐她送穆月回去,也很危险。众人思忖着。

      沈文琳一愣,眼中快速闪过一抹慌乱。

      糟糕,忘记了她原本是在装醉了!

      忽然,她看向了静静坐在沙发上置身事꨷外的糀白栀薇,“没关系!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跟薇薇一起把穆月送回去。”

      白栀薇莫名被cue到,没反应过来,先是愣了愣。

      ⪬ 䏀 她收到沈文琳暗地里对她的疯狂眨眼,于是笑了起来,“是啊,我也可以帮忙。砚” 몵

      “有薇薇在,那琳姐送穆月넇回酒店,也是可以的。”众人商议起办尹法的可行性。

      然而,没等他们讨论出个结果,贺荣然已经鷺把手箩中的穆月搂在怀里,打横抱了起来。

      他唇边那抹笑依旧温柔得不可思议,话语却十䫆分强硬쨣,“我送她回酒店了。”

      “诶诶。”众人想叫住他。

      贺荣然带着穆月的身影却已然消失在了门后。

      膸䮯“唉……”一时间,包厢里满是可惜的叹息声。跴

      ꧻ看来贺荣然是打儕定主綴意要对穆月下手了。

      众人一心沉浸着惋惜、痛心之中,没注检意到角落里的沈文琳,恨恨的往沙发上砸了几拳。

      她拿出自둬己的光脑,给一个联系用户发送了一条通讯:你不用等了,事情◍出了点意外。

      白栀薇紧锁着眉头。 뗆

      ྨ贺荣然是真的看上穆月了?不行,这一夜过去,穆月就有点不好ﹱ处理了。

      穆月是真的醉了,她并不是在装醉。

      她思绪昏沉的任由贺荣然抱着她坐嫦上悬浮车,回到金煌酒店,随即到了402房间门前。

      进房间需要酒店办理的信息卡,不过,쯄信息卡丢失了,ꓻ也可以使用瞳膜扫描。

      “嘀”的一声,房门感应到穆月睁开一点额的眼睛,缓缓的自动开了门。

      一进去,贺荣然将穆月鿘放在了卧室中的床上。

      他起身,饶有兴致的在房间里四处走动了起来。

      老实说,酒店内每一间픵房间的布置都是一样的,就算带了点私人物品,也多被收纳在柜子里,并没有췘什么好看的랚。

      但贺荣然确实是对穆墠月很感兴趣,这种兴趣,以至于到了想研究研究她身边的人和事的地步。

      卧室里忽然传出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

      ኦ 穆月喝醉了酒,很乖。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喝醉了鹏酒,不会不ﳩ呕吐、不缺水吧?

      贺荣然迟疑的想着,抱着帮人帮到底的心态,重新走进了卧室里。已ퟪ经准备好看到一地的呕퀕吐物,或者是穆月喃喃着要喝水的场景了。吩

      等他走进去,眼前ひ的一幕令他脚步一滞。

      剧组完工后,穆月便已然换下了戏服,ᴘ穿上她的节棉衬衫贸和简筒裤。

      此时,她披散着ݨ一头金散散的卷发,脸颊粉红,嘴唇嫣润,半垂的蓝眸中水光潋滟,似含着一池的春水。

      半截细軪白柔嫩的腰肢,在廴她的扭动间露出全貌,一个非常ὸ可爱的小肚䄼脐,在衬衫下半遮欲掩,像是羞怯于见外⿱人似的。뒩

      不仅如此,穆月喃喃着“热”,她细长的f手指,已然要去脱自己的裤子。

      直到她一角粉红色的内裤被她挣扎间拽出来,贺荣然方如梦初醒,赶快走过去,要止住她的动作。

      “你㟊、你,你清醒一点啊。”紧张之下,他竟然结巴了一下。

       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想送她回来而已ﷶ,并不べ想㽨做什么慿邪恶的事情。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