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体女友

      老板所言,让闵兴瞬间记起了往事。䤕

      胖老板活着的时候曾经告诉过自己,绑架练婷裳的那伙黑衣人又出现了。当时他䇣有事在身,黑衣人也没有对婷裳采取行动,便暂时搁置了。

      现在看来,这伙人蛰伏许久,到底还是图谋不轨。

      心神沉寂,灵识聚焦,闵兴的周围升腾起一阵恐怖的旋风。旋风劲气太足,吹得周边的行人站不稳脚跟,东倒西歪。

      待到疾风消散,众人凝神去看,闵兴已豘经不见了。

      幽暗的树林中,쑷黑衣人背着婷裳,以앜闪电般的速度穿梭。黑衣人퍡动作轻盈,引起的波动极其微弱,沿途甚至不曾㛚刮下一片多余的树叶。

      在他的背上,练婷裳早就失去了直觉,双目紧闭埋头沉睡。

      一道火红的残影划过树林,在树尖飞来飞去。如火如荼的步伐紧逼黑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追赶对方的脚步。

      蒙面黑衣人听得声响,鹰眼回头一探,随即皱了皱眉,加快了前进速度。

      一红一黑,两道光影时而闪烁。

      在两道残影极琤为接近之时,黑衣人突然揪下冲,如同一把利剑插向一块空旷的地面。片刻之后,牗火红的光影紧随其后,在树䈘与树之间纵横穿越,落定于附近的区域。

      站定之后,弥散在二者周围的烟尘渐渐散去。黑衣人的后背上,已经没有了练婷裳的身影。

      他背身分腿而立,一头乌发梳成一个整齐的髻,用一根木叉固定住。他的手上,利剑已经出鞘,闪着凛冽的寒光。

      闵兴站在黑衣人身后,没有任何动作,眼䅏神落在垷前方不远处。

      那里停着欛一辆马车,山风间或从树影间刮过,车帘不时随风高高飘起。帘子鳃里黑洞洞的,并不见人影。

      屑 下一刻,风吹牵得更둼猛了,树木和山石剧烈地摇晃。帘布更加离谱,整个被掀开了。可是除了呼呼的声响叠,映入闵兴眼里的,仍旧是一片漆黑。

      轻轻呼出一口气,闵兴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的黑衣人,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断。

      马车里坐着什么人无法看清,却是瞒Ὠ不过他的灵识。仅仅透过呼吸,闵兴便能感知到,练婷裳就在车里面。而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闵兴推测,很有可能和曾经绑架练婷裳的那伙组织有关。

      问题是,自己面前站着的黑衣人又是谁?黑衣人᩶长剑ᅛ微动,明晃晃的剑光闪得闵兴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一阵风刮过,黑衣人的遮脸布被风掀了起来。见到遮脸布下浓密的胡须,闵晢兴因疑惑而纠Ґ结的眉头一瞬间舒展开来。

      “秦啸天,你怎么和这帮匪徒混在一起,不觉得늁丢脸吗?”闵兴愤怒而又无语地问道。

      听了他的话,黑衣人肩膀微微颤抖,接着,便转过身来。他渹的眼睛呈现出诡异ὀ的暗红色,除了这双眼睛,其他的部位都被黑布蒙住了。

      盯住闵兴看了一片刻,秦啸天干蠾脆扯下黑布,阴沉着脸问道:“ﯘ你是如何认出我来的?”

      为了掩盖他的气息,花郡王特意赠与秦啸天一枚花丹。

      花丹是季亮炼制的,也就是闵兴的师父。本以为可以瞒过所有人,没有想到,居然一眼就被闵兴识破了身份。

      “你服用了丹药?”闵兴皮笑肉不笑地问。

      “这重要吗?”秦啸天面无表情。

      噔“到底銳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፯秦啸天的语气变得很烦躁,他很精心地做了伪磄装,甚至不惜留下后遗症,动用某种特殊的药物改变쯎了瞳孔的颜色。

      处心积虑,还是被识破,秦啸天自然恨得牙痒痒。

      “这把啸天剑,谁人不知?”闵兴᳻用顺心灵棍指了指他뾹手中的宝剑,嘲笑地说。

      秦啸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百密ᶄ一疏,这么简单的答案,他竟然没有发ࠔ现。

      “说吧,为什么궽要绑架练婷裳?为什么要和这些人来往?你到底在做什么?”

      㞖说话间,闵兴手中的灵棍,不知不觉间开始伸展。

      随着质问语气的凌厉黍,䗮顺心灵棍感受到了논他的战斗意志,出现了变化。

      “我在砘做什么?”秦啸天嘴角微咧,抬起쎉啸天剑指向闵兴。

      “还看不出吗?我要报仇,쓳我要一雪前耻,我要你付出代价。过去这些天,我没有一天忘记过仇ᓪ恨。是你,让我訏在常青藤学院里名誉扫地。是你,让我有家不能回!闵兴,我要让你知道,惹了我秦啸天,是没有好下场的。”秦啸天端着剑,優大声咆哮着。

      ڛ 他越说越激动,极度浓密的胡须,也无法掩詅盖扭曲狰狞的面容。然而,面对他的仇恨,闵兴并没有表现得太意外。

      藟“所以,为了快速变强,你不惜花大价钱去拍卖行拍下了草原真主。”闵兴沉声问道。

      익闻得此言,秦啸天明显吃了一惊。他想了想,奸笑着回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

      “告诉你也无妨,那玩意儿是我的,多谢你的银蟺子!”闵兴有些得意地说。

      秦啸天震惊了,他无法想象,如此珍ᘥ贵的宝物,竟然是闵兴弃之不要的东西。

      原本以为对方会羡慕自己᭫得到了修炼加速器,没想到,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㘡。他的骄傲,又一ꘘ次被眼前的小辈无情践踏了。

      一瞬间,秦啸天怒不ᄰ可遏。

      “你就是在那段时间,认识这伙黑衣人的吗?”闵兴话锋一转,试图从秦啸天的口中打探出更多的真相。

      骚 秦啸天强压下心头的怒火,闵兴的问题,至少说明他知道的并没有那么多。再怎么愤怒,秦啸天也ヰ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他要杀闵兴,还不能让他看出这是精心策划的阴谋。毕竟,他必须为整个秋芒族,甚至是四季大陆的和谐考虑。

      “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将你的女人掳来,是为了引你上钩。柼闵兴,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帄说完,秦啸天将啸天剑甩在身侧抖了抖,开始催动内力。

      “别说谎话了,如此用心掩盖自己,怎么可能没有预谋?说,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闵兴毫不退让,同时暗自鼓噪体内的能量。

      即使是剑拔弩张,闵兴也没有被紧张和激烈冲昏了头脑。和秦啸天一战在所难免,不过即便要交手,也绝不能打得不明不白䫈。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先打了再说!”秦啸天冷喝一声,提剑的右掌缓缓平升,其间骤然涌现出一团黄色的真气。

      闵兴见状,嘴角ᣕ微扬,口中不再多言。他缓缓撤步,机敏地跟着对方的态势调整。

      啸天剑噗嗤作响,置于秦啸天胸前,转瞬间放出刺眼的光。恍惚之间,空间峽中竟分裂出三道相同的剑影,隐隐地悬浮在秦啸天身前。

      闵兴凝重地看着对方,顺兴灵棍幽然而出,握住灵棍的手掌青筋暴突。

      秦啸天닟怒目圆睁,主剑直指长空。三道剑影齐头并进,无视迎风阻力,带着犀利狠辣的劲气ሟ从不同的方向扑向闵兴。

      三道剑影平行划过,朝着闵兴所在的方位进击。在接近目标前,各自改变了原先的行进路线,以狡猾的姿态蜿蜒盘旋而来。⍩

      闵兴脚掌下压,身形微微弓起,在第一道剑影横飞而来时猛地启动。

      身웤体一矆闪一放,在危险半步之遥时灵棍一挥,击飞了直刺眼眸的剑影。没有停歇,下一刻,闵兴整个人仰面向后下腰沪,蕡顺心灵棍急速回身,뜏绕身旋촀转一周。

      “当!”

      一声脆响偩,直刺腰椎的一剑被生生拦下。

      与此同时,闵兴一个挺身纵然跃起,脚掌如同插在地上,身形向׏左微斜,顺心灵棍轻轻一迎,扎向心口的寒光骤然向外庨散去。

      眼睛、腰椎、心口,凌云剑分化出的剑影招招狠辣,毫不留情地向着闵兴身体要害处攻击。쯗

      闵兴闪电般灵活变动,眨眼之间,不知又与那三道急速穿梭的剑鹙意碰撞了多少回合。

      ᥎ 秦啸天手指在空间中诡异地摆动,控制那三道剑意围绕着闵兴呼啸碰撞。

      ﻴ只要闵兴稍有闪失,露出破绽,秦啸天便可以一击致命樴。此时的他,已经被闵兴识破了面目,唯有将其斩杀,才能平息后续的麻烦。

      马廯车귴中,黑衣人小眼微眯,紧盯二人的战局。 밶

      他看了看昏睡的练婷裳,为了岂避免麻烦,又藚给她喂下一片药丸。

      秦啸天摘下了遮脸布,黑衣小眼非常怀疑自己是否还需要在此留守。想到已收下对方钱财,为抛了信誉,他只能耐住性子等候。

      双手如铁般强硬,闵兴急速拨动手中灵棍,以骇人的速度紮在空间中旋转,瞬间搅动乾坤。

      灵棍暴转,划出的涟漪荡漾在他身形周围,仿佛成片的盾牌,将无数剑意拦在身形之外。

      清脆的声响在他身形之外炸开,秦啸天钳越ፍ发急躁,因为他看见闵兴神情淡定,在剑雨中从容穿梭,一步一步向❯着自己所在鐉的位置逼近。

      闵兴的脸上,没有一丝畏惧,反而充满了杀气。秦啸末天知道,仅用分化出的剑气,已经没有可能干掉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