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天价前妻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决战Ẇ回合,最后的蝂对手,不出意料,是整活成功的福禄寿。

      好几个回合前,郑活就曾遇到了福禄寿,那时就是一场苦战,最后奇迹般的取得了胜利。而这一次,福禄寿双“卡雷苟斯”的阵容又发育了好几回合,奇迹……还会发生吗?

      郑活这段时间已经算是沂抛开一切拘束,不择手段地去夺ʝ取胜利,为此甚至做了许多让自己内心感到不安的事,但是,这时遇〟到这样属的对手,他仍感到心里틠一点底都没有臗。

      这⅚是一场⏤不能输的战斗。혚刚才那小胖子输掉时,哭得涕泪满面,而郑活知道自己要是输了,恐怕比那小胖子也好不了多຤少。

      㩦同样是ૂ放弃了自ሡ己原来的生퓎活,同样是赌上了自己的一切,这场胜利对于郑活和那小胖子的意义,并无不同。

      赢了,就是涅槃重生!输了,就是一辈子做个提线木偶!

      ᇶ每个人都有任性地想选择自己命运的时刻,又有多少人在若干年后为自己当时没有做出那样的选择而追悔莫及。郑活不想后悔,他可以允许自己的人生有努力过后却落空的遗憾,却绝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完全没有好好努ぞ力的悔恨!

      所以这场战念斗,无论如何也要拼尽全力!

      “你想要胜利吗?那么接受我的另一件䣝神器吧,我的孩子!”

      Þ 准备回合的操作之禥前,游戏世界里,拉法姆再一次找上了郑活㍥。

      泽鲁斯在脑中大喊道:“不要再相信他了,他一定有阴谋!相信他就完蛋了!”

      ⚻ 傶其实不用泽鲁斯提醒,郑活也知道拉法姆的行为肯定不对劲。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拉法姆必然是有某种盘算,才会主动给自己提供神器的帮助。

      蜍但是即便如此…ꆟ…댐又如何?

      戀这种时候,没有比胜利更Ƃ重要的了!

      힜如果没有拉法姆的帮助,自己有可能打败福禄寿的巨龙军团吗?有可能,但很难!

      ꮃ 那么加上拉法姆的帮助呢?之前已经证明过,接受拉法姆的帮助,是能让곉自己打赢一场奇迹般的团战的!

      既然如此,没有拒绝的理由!

       哪怕明知道是陷阱,也只有往里面踏了!

      “好,将你的另一件神器传过来吧!”

      “哈哈,还是和刚才一样,接好了,我的孩子!”

      地面上突然又出现那뙙个盗洞,里面飘出一颗闪烁着玄奥紫色光芒的拳头大小的宝石,宝石之下又有几束光芒牵引着它,似乎在绑着它不让它脱离。

      郑活上前去伸手抓住那颗宝石,顿时感觉一股巨뺕力Ⓛ将宝石往盗洞里拉去。戺

      郑活同那股䀘巨力对﫚抗着,空间似乎也因此受到影响,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旁边鲍勃钻出来,一脸惊慌地大喊道:“别扯了,别扯了,空间要崩溃了!”

      꾁 郑活咬着牙,却一用力,将那颗宝石彻底抽了出来。

      空间一阵摇晃,仿佛在发生地震一样,好慇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蘞

      豸鲍勃在旁边抹汗:“好险,好险,差一点这个空间就要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后面的拉法姆英雄虚影突然发出一阵狂笑——

      緃“哈哈哈哈,我终于离开那个该死的囚笼了!”

      笑声在空间中回荡,所有人都是心里一惊。 蕳

      “大事不好了,他出来了!”泽鲁斯在㻠脑中惊慌地大喊。

      鰁 ໐鲍勃也惊讶地看着拉法姆:“你就是弹那个一直喜欢偷随从的家伙?”

      郑活转身面对拉法姆虚影。 졧

      果然是有什么阴谋吗?

      ↆ 但是郑活绝不相信,自己只是随手扯了一猡下֠这颗宝石,就能让拉法姆从深渊囚笼中脱困而出。如果那深渊囚笼是那么儿戏的东西,艾泽拉斯大陆早就该灭亡了。

      郑活镇定地싎问道:“你骗了我!你怎么过来了?”

      拉法姆虚影用带着回响的雄浑声音回答道:“我怎么会骗你,我的孩子?我只是在那个囚笼里关得久了,想出来透透气而已!”

      앲 他颖又用目光环视着四周,ꤞ惊叹起来:“这个空间可真美啊,这精巧的设计,井然有序的规则,简直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閮 ੀ

      鲍勃皱眉道:“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个家伙这么称赞,我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埍 拉法姆又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过来:“我的孩子,你很想赢吧?你手上的‘全视之眼’,拥有着通晓世间一切的力量,有了它的帮助,你必将战无不胜!”꣛

      郑活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宝石。原来这叫作“全视之眼”吗? 驤

      从中确实能够感受到一股澎湃的力量,但至于是否像拉法姆说的那样能够通晓一切战无不胜,就要对它存疑了。毕竟拉法姆之前说的无敌的“正义之枪”,最后也不过是一把能够让人瘫软无力濭的毒枪而已。潣

      郑活问道:“那我该怎么使用它?”

      郑活不关心拉法姆有怎样的阴븊谋诡计,他只关心自己这场战斗要如何取胜,因此只询问了“全视之眼”的用法。

      拉法姆笑道:“这个‘全视瓉之眼’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你借助它的力ᖵ量,实际上也是借助我的力量。具体的方法很简单,你只要放开你仚的心神,接受我的力量就好了ك!”

      ꛹ 放开心神吗?

      郑活摇了摇头道:“不行!”

      一听就是很危险的事情,他再怎么渴望胜利,也不可能答应这样的要求。

      拉法姆露出遗憾的表情:“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够把我的部分力量分给你了。但是‘全视之眼’툟的威力会因此而减弱,这样也没关系吗ﬤ?”

      “……让我先试试再说。只要能帮我赢下战斗,就没关系!”

      拉法姆㐿点点头道:“那好,那么在那之前,我还要和你签订一个协议,我要你答应以后有机会就多把我从那个囚笼里带出来玩玩。就像这次一样,能够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我很高兴!”

      拉法姆又看了一眼周围的星空,露出欣赏阚的神情。

      多带他出来玩吗Ύ?如果只是像这样让他时不时出现在英雄虚影里,倒是没什么关系。 

      只是,拉法姆的目的,真的只有这个吗?

      郑活心里还隐隐有些不安,但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反正是口头协议,先짽答应了再说。

      拉法姆满意地₏笑了起来:“那好吧,我现在就让你感受一下,至高无上的‘全视之艆眼’的力量!”

      他一指自己的额头,额头上突然生出第三只眼睛,眼睛闪着妖异的紫光,有一种洞察一切的光芒。

      与此同时,郑活手上的“全视之⇿眼”也发出了光芒,一股玄奥的紫光笼罩了郑活的全身,让郑活眼前一亮,突然间视野仿佛上升到高空,ꜣ以一个纵览全局的角度俯瞰着整稑个空间。

      郑钅活看到了不远处也有一处棋盘战场,那边也有一个鲍勃虚影和另一个英雄虚影。

      낗 郑活心里一震,那是福禄寿的棋盘战场!

      샊那场上的两个“卡雷苟斯”和两个“融合怪”分൏明和之前看到的一样,而那个英雄也是福禄寿使用的“奥拉玙基尔”!

      不会错的,借助“全视之眼”的力量,战斗明明还没开始,他却젴在这个空间里直接看到了福禄寿场上的阵容!

      这确实能够帮他赢得战斗,因为这不根本就是……在窥屏吗?!

      窥屏行为,所有竞技游戏里最令人深恶痛绝的一种行为。如果说之前在游戏世界量里的战斗还能解释为换另一种方式去和人竞争,这样的窥屏行为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씷饶恕的卑劣行径了。

      它完全破坏了比赛的惷公平性,践踏了其他选手的努力,将胜利变得毫无价值!

      但是……如果能赢,还顾得上这些吗?

      为了取得比赛的胜利,郑活选择犯下不可饶恕的错,他毅然看向了福禄寿场上的阵容——

      不是草草地看一眼,而是仔细地研究起来!

      챪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

      칫 ——“红衣纳疖迪娜”!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