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直播老版本

      晋阳城最初是由董安于修建밫,至定公十五年(公元鋑前497年)竣工,历时三年。 糀

      猔城周长4里,青石砌基,夹版夯土筑墙⳶,墙内加荻、蒿、楚(类似芦苇、野草、荆条之类植物),使其坚固。墙基厚丈余,高4丈。 䙝

      城四周各开一门,青铜龙饰ᚩ城门。城四周开挖壕沟,犹如一道护城屏障。

      但至东汉,晋阳城又扩大了数倍,但是外围的城墙如今只有三丈的高度了。

      퐪 晋阳城上,床弩和抛石机往城下一刻不틇停的倾泻着矛枪和大石,收割着一个又一个黄巾暴民的性命。

      城外两千多黄巾军的军卒推着上百架盾车和两架云梯车冲在最前,这部黄巾的军司马乃是李恒,原来鹿台山李家的家主。

      黄巾军的另外两部的军士跟在李恒部后方不远,向着晋阳的东门瓮城压去。

      䀥 许安麾下军兵越来越多,原来从鹿台山一路跟来的三家子弟也是水涨船高,尤其是那些原本就是太平道教徒的更是身居高位。

      홰赵家的家主赵乐为人虽然有些胆小,但是能识文断字,又颇为精通术算,现妠在跟随在许安军中,作为长史。

      王家的家主王任则是和李恒一样,ᚤ直属于许安的麾下担任军司马一职。

      担任突击的是李恒部的第一曲,此时他们的士气还算高昂,晋阳城上的罿矛枪精准度不足,他们只损坏了五架盾车,由于绪冲锋在前,也没⛡有遭受到抛石机的攻击。

      眼前的城墙越来越近,黄巾军第一曲的军侯攥紧驹了拳头吹响了含在口中的木哨。

      “咻——”

      急促而尖锐的릩木哨音陡然响起。

      “万胜!!!”

      第쓞一曲的黄巾军军兵们齐声高呼大步向랾前,几乎是同一时刻,城墙䡡上无数箭雨攒射而下。

      “注意隐蔽!”

      一名队率紧握着手中的环首刀,躲藏在盾车的后方,大声的呼喊道,四周的黄巾军챳军士也是尽可能的将身子埋于盾车之后。

      晋阳城上飞箭如蝗般落下,带着尖啸声,射击在云梯和盾车上,发出“笃笃笃”的响声,饶ﻙ是有云梯和盾车作为掩体遮蔽,但是仍旧有不少黄巾军的军士被射翻在地。ଙ

      “绷!ޭ”ഺ“绷!”

      崪 两架床弩响起,如此近的距离,床弩的穿透力惊人的恐怖,一名躲在襔盾车后的黄巾军什长连同身后的两名军士被一齐穿成了葫芦。

      “咚!”

      一声闷响响起,黄巾军的云梯车被底部的力士拉动,云梯的梯顶上踐尖锐的钩状物广被狠狠的嵌入了城缘⬢。

      “万胜!!!”

      躲在ੱ云梯防盾后的一名黄巾军队率率先冲上了云梯,紧接着更多的黄巾䋃军军士沿着云梯的通道向着晋阳城的城墙上直冲而去。

      土黄色的队率旗飘扬在云梯的上方,也激起了其余黄巾军的士气。

      万胜之声在城下此起彼伏,紧接着又是一架云梯车搭在了晋阳城的墙头,城下的黄巾军皆是ࡇ争댉先恐后的向上涌去。

      沁 他们举着木盾沿着云梯向着城墙上佘直冲而去,两边䘠的汉军弓弩手自然不会放任他们直接冲上城墙。

      汉军的羽箭从两侧飞出,云梯㣶上的黄巾军军士登时倒下了一片,如同落饺子一般从云梯上滚落而下。

      箭矢虽密,但是依旧不딽断有黄巾军的욇士兵们从云梯上跃下,但大多都是刚一落地,数把锋利的兵刃就迎面而来,最先跃进城中的几名黄巾军军士都἞被刺中,惨叫着跌下了城去。

      与此同时,李恒部第二曲和第三曲军士也已经赶到了城下,一辆又一辆的云梯车被搭上了城墙,紧接着无数简陋的长木梯也被搭上了城墙。

      “倒!”

      滚烫的金汁和沸水被守城的汉军倾泻而下,攀爬在长梯上的黄巾军듰军士皆是ݶ惨嚎着落넟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ꐵ

      一股恶臭随之传出,城下不少的黄巾军军士甚至被豹熏的呕吐了起来。

      퓹 越来越多的黄巾军士登上了云梯,他们向着城上奋力攀登骒,背着靠旗的黄巾军什长大踏步向前,队率和军候的旗帜飘ﳮ扬在城下향。

      “死!”

      一名汉军队率挥刀将一名刚刚跃上城墙的黄巾军军士砍翻在地,那黄ꍾ巾军的军士颇为骁勇,守卫这处垛口的两名汉军甲士都倒在了他的刀嶦下。

      但是终究还是技差一筹,饮恨在了ⶮ汉军队銚率的刀下。玦

      ᒧ就在汉军的队率击杀了这名黄巾力士后,云梯上一名身穿着重甲的黄巾军军옕士翻身滚入了墙内䋳。

      刀光一现,一名正在云梯附近的汉军顿时栽倒在了地上,喉中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他的小腿已经和他的身体分离了开来,鲜血从他的膝盖处喷涌而出。

      汉军的队率㣀眼神০一䥯凌,双手紧握环首刀大踏步上前,眼前这人ನ技击之术极为老练,决不能让此人站꿠住位置。

      否则黄巾켡军可以靠这人打开的缺口源源不断的登上城墙,汉军要再度赶下他们,就要付出更大的伤亡。

      “死!”

      汉军的队率爆喝一声,长刀猛地劈向那ኑ重甲黄巾军。

      两刀믢相撞发出一声暴响,刀口竟然都有火星飞出。췓

      与此同时,就在汉军队率和这名重甲黄巾军缠斗之时,另外两名黄巾军的军士握着刀盾从云梯两边跃将而出,刚刚围拢过来的几名汉军一时间被杀的节节败退。

      而后一面土黄色的队率旗,㌁自云梯上慢慢升起。

      “贼子敢尔!”

      汉军队率双目赤红,怒喝一声,奋起一刀逼退来眼稑前的重甲黄巾军,转身便接住了那两名黄巾的刀盾手。

      其中一人反应不及,被一刀划破了喉咙,当场倒在了地上。

      看另外一人想上前援护,但聚集㊊而来的汉军戟兵已䳫经缓过了神鞎来,塊将他截留在了原蕨地。

      “嘭!”絕  ሦ 巨大的响声从城下传来,那是黄巾军的撞车正在ꋎ撞击了东城的城门。

      “咻————”

      “万胜!!!”

      更大뤱的呼喝룛声随之从城下传来,

      汉军队率略一愣神,却是忘了䛏他身后的那名重甲黄巾军。

      一道雪白的刀光浮现在他的余光之中。

      生死关筙头,汉军队率拼命扭转了身躯,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

      但࿯鲜血还是从他的腹部流出,那ꃺ里被那名重甲ꦀ黄巾军的环首刀给划开了癢一道口子,幸好他身上厚네重的铁甲给环首刀带来了一定的阻隔,没有让被直接开膛破肚。

      “死!”

      重甲黄뇏巾军爆喝一声,他听到了总攻的哨音,知道自己的袍泽正向城上支援,他需要积为他们打开一条通道!

      重甲黄巾军猛地撞向那还未站稳的汉军队率,只听“噗”的一声,他手中的环首刀已是刺穿了汉军队率的腹部。

      鲜血从汉军队率的口中不受控制Ꮽ的流出,那汉军즸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腹部传来ᐃ的疼痛感正在侵蚀他的意识,他的气力正在逐渐消失。

      팗“汉军!”

      汉军队率用尽全力死死的抱住了眼前的重甲黄巾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城外倒去。

      “威武!”

      两人如同落叶一般从城头飘鱑落而下。

      漵 汉军队率眼前最后的情景弭,是汹涌而来的黄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