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颖 康熙来了

      鹣这天一早,摄影棚中,导演如刀锋般伫立在摄像机后面,等着杂乱无章檱现场布置完成,满脸铁青,不说一句话,看起来就像一颗点燃的炸弹,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现场的各路工作人员,看着眼前的景象,大气也不敢雃出,只是纷纷加快了手中工作的进度,试图尽快立刻离开这充满着是是非非的风暴核心!对成年人来说,惹火烧身的事情,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明哲保身之道便是遇事走为上!

      场务:“什么情况,难道是因为我们没有按时完成场景的布置吗?”

      编剧:“应该不是!昨夜吃饭喝酒是你花的钱,导演此人虽然气量小,可也不能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剧务:“难道是因为导演被拘留的事情已经被业界知晓,他感觉很愤怒吗?”

      编剧:“他被拘留的事情,主要的原因是导演为了实现他心中艺术追求,才不惜以身试法!这是业界的良心,被外人知道的话导演应该更加自豪才是!”

      金莲姑娘:“难道是因为我昨天没有回他的调情短信?”

      编剧:“导演当时应该知道你是跟赵总在一起,他知道你的不方便,作为欢场达人的他,理应知道你的苦衷,应该是不会计较的!”

      皇帝杨坚:“难道是因为我昨天在群里发的红包他没有抢到?”

      编剧:“导演向来只爱大钱,对于小钱从来不屑一顾!”

      小淼淼:“难道是因为我每天在画外音的时候胡说八道,他看的不爽!”

      编剧:“对于他还没有得手的美女,导演向来是关爱有加!小淼淼你其实可以趁此良机,更加的矫揉造作卖弄风骚,估计导演只会高兴,不䷞会愤怒到如此这般上头的地步!”

      制片:“难道是因为我昨天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说他的拍摄进度太慢?”

      编剧:“导演最喜欢制片您骂他,这是他目前人生的快乐之源!您要是不骂,他反而更加伤心难过!”

      独孤皇后:“难道是因为最近没有看见我,才变得如此濒临崩溃几近爆发的边缘?”

      编剧:“应该不是,导演见了你才会爆发,不见反而愈加正常!毕竟你们的关系都是相互利用,大家都是现场交易,不存在什么爱恨情仇的赊欠!因此,导演不会为了你而大动干戈,暴跳如雷!”

      李将军:“难道是因为小甜甜看上了我,他心中酸楚,所以才有今天的表凲现?”

      编剧:“大家对于美的认识不同,你的菜未必是我们喜欢的菜,这一点我可以一定确定以及肯定的告诉你,导演这厮的爱好应该还是处于大众的范畴,对你的爱好他应该是愧不能及!”

      帮主:“妈的,这厮不会是看上老夫了吧!老夫不ཀ如借此机会辞职算了,你们这里太博爱,老夫实在是不好这个调调!”

      编剧:“这一点,我可以人格作保,导演只爱红妆,绝不会断袖!”

      金尚书:“我演的可是一个太监,难道是?”

      编剧:“导演䎯不会那么变态,您老人家大可放心!”

      李瓶儿:“难道他对我这样的小女生情有独钟?”

      编剧:“我们剧组除了你以外,那个女演员不是丰x肥x,因此我可以打包票,你的忧虑根本就没有必要!”

      王小丫:“呵呵,你们想多了,导演其实心里一直偷偷喜欢的是本人,可是我已经名花有主,所以他才郁闷难忍!”

      编剧:“赶快回家把晚饭做好,我的女人吓死导演也不敢垂涎。你也不想想,他有那么多的把柄在我手里,他如何敢做这种找死的事情!”

      副导演九十多岁的老奶奶:“难道是导演喜欢我,怪不得他让我爬树,估计是想拍摄我的裙底,真是一ꅪ个变态!”

       编剧:“奶奶,不要多想,导演只喜欢嫩豆腐,对老于三十的豆腐向来都是不屑一顾!”

      副导演:“难道是因为我找的免费演员,不是七老就是八十,导演有些气愤不过呀!”

      编剧:“现在对导演来说,他拍的戏如此之烂,只要有人还来看他的戏,无论是在戏里还是戏外,导演都是双手欢迎,绝不会生气!”

      ꕠ 茶水:“现在的状况真是大家噤若寒蝉,不知导演所谓何事呀!我现在还能给他上水吗?

      编剧:“你问我,我问谁去?”

      订餐:“午饭什么情况?”

      编剧:“拿钱的已经爆了,我们决定不吃!”

      ……

      盻注:此处略去无关紧要的剧组其他成员,对于导演怒火源头形成原因的哥德巴赫猜想一千零一次,以及编剧自以为是的解说一千零二次!

      ∙~~~

      导演:“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是要命!现在场㮻景已经换好,演员各就各位,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我䆥们马上开始今天的拍摄,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过分了,过分了,奴家小淼淼昨天等到天荒地老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回复,甚至连一个冒头的都没,大家都是什么情况呀!怎么能如此这般的对待奴家,奴家在这里可是伤心欲绝呀!是奴家的吸引力不够,还是这豖个平台不给力,有没有一个好心的多情公子或者金主大爷可以告诉奴家这是为了什么?

      奴家可是一直都是等在这里,欢迎大家来搞……讨厌了……奴家刚刚说错话了,奴家可不是那种在线上就可以胡作非为的无良女子!当然,在线下的时候,那就另当别论了,至于奴家可以做到什么程度,还得看给位金主的真实本领了!

      对了,说了半天,忘了说今天的拍摄内容了!不过,管他呢,反正奴家只是代班主持,要不是奴家心里有你们,我最亲爱的小金主们,奴家才不要在这里的呢!所以今天拍摄的内容就是随它吧,깪随它吧,奴家才懒的管它讲些什么呢!

      完蛋了,不好了,奴家似乎是看见原来画外音的身影了,奴家得先撤退了!他奶奶的,什么可以粘万年也能不离不弃的胶水,这才仅仅过了两天就开胶了,回去就给它个差评!

      奴家先撤了,爱你们哟!奴家的号码还是原来的那个,欢迎给位看客随时来搞~不,是来x信约哟,我是你们忠实的小女仆小淼淼,爱你哟,么么哒一百次!)

      ~~~

      处理完母后葬礼的太子杨广,一回到东宫太子府,便连忙撕下身上的白色丧服,冲进府中的密室!

      【东宫,太子府密室】

      獨 此时此刻,小甜甜皇后正躲在密室里,望眼欲穿的等着太子归来!

      看见太子回来,小甜甜兴奋的冲上前去,一把抱起太子,边开始使劲的摇晃起来。

      太子被摇的眼花缭乱,头晕脑胀,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道:“小甜甜,不要再晃了~再晃~就屎了。”

      小甜甜皇后还是使劲的晃着太子,嘴里还嗲嗲的说道:“不嘛,人家已经快二十天没有见到你了,人家兴奋吗!人家想亲近一下你,让你可以更直接的感受道人家身上热情的味道!我要把你当做人家的宝宝,让你安心的在人家怀抱里安然入睡!来吧,就标让奴家再晃晃你,让你感受奴家的热情!”

      太子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手上的劲太大,有些吃不消!慢些晃,头好晕,凌好恶心,好想吐……”

      小甜甜皇后还是一边晃着太子,一边大声说道:“我就是因为想你才这么兴奋,我这些天在丽春院里的时候,你弟弟福安王总过滦来烦我!没有了你的爱护,人家心里感觉很是伤心难受,都开始有一些放弃你的准备了呢!”

      太子窀突然大声喊道:“松开些手,气也上不来了……赶快放手……”

      小甜甜皇后似乎没有听见太子的喊声,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我都没搭理你的弟弟,虽然他那么帅,我有一扭扭的动心,可是我真的没理他,我感觉他都快气疯了!呵呵,我向来都是从一而终的痴情女子,对我的前夫如此,对你也是,希望你能知道奴家对你的一片痴情,奴家真的好爱你,想把你融化在攱奴家的身体里,让你与奴家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太子疯狂的挣扎起来,声嘶力竭的吼道:“救命,我喘不上气了,救命呀……”

      小甜甜皇后看着已经快要断气的太子,惊讶道:“哎呦!太子你的脸怎么青了,怎么还黑了,怎么连气都不喘了,你这是病,得赶快治呀!来人呀,太子over了,嗝屁朝凉啦,挂了,完蛋了!”

      小甜甜皇后将手中提着的太子,随手扔到床上,满脸坏笑的说道:“不过,还好辛亏我这里正好有药,家里的祖传秘方,据说可以包治百病,以前我们家里的毛驴病了就经常吃这种药,现在看你的病情已经如此紧急,我就把它给你吃了吧!至于是否能够治好你的病,还得看你的造化了。我又不是大夫,你的死活看起来只能是听天由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说罢,她便将手中突然出现的一颗金色的莲子使劲塞入太子的口中!

      密室中突然闪过一道金光,小甜甜皇后慢慢的幻化成一朵金色的莲花的幻影,包裹着昏迷的太子瞬间消失不见。

      房间一脚的大床下,似乎还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胖大女子,看样子和尺寸大小,应该是那个真正的小甜甜皇后!

      此时此刻,小甜甜皇后脸上满是笑意,似乎是在做着一场好梦!只是梦虽好,可总有醒来的时候,只不过醒来之后的她,是否还是会美梦成䣾真……

      导演:“咔!相当完美!剧务更换场景,演员抓紧时间赶快休息一下,我们稍后继续拍摄下一场!”

      ~~~~~~~~~

      【幕后花絮】

      쯳观众:“过分了过分了,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

      编剧:“什么情况?”

      观众:“今天心里出现那个小甜甜皇后,跟以前戏里的那个小甜甜皇后,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编剧:“ I服了you!三百斤重的大胖娘们的颜值,你竟然能分得清清楚楚,你难道是拥有传说中有着鹰的眼睛的那个希曼吗?”

      观众:“胖娘们也是人,更是一个善良美丽的女人,你怎么能无端的侮辱这类群体?”

      编剧:“唉,实在是对不起!我只是说出了我们现在演员的现状!”

      땦观众:“什么意思?”

      编剧:“对我们演员来说,尤其是女性演员,女子体重过百便已经不是人了!我之前讽刺胖女人的话是我的不对,我最近节食有点过了,总是感觉有些头晕脑胀,不知所云!”

      观众:“你就好好跟我在那里胡说八道吧,人家是演员,需要管控身材!你只是一个不要脸的编剧,你在那里减个狗屁的肥!”

      编剧:“现在我们国家的非专业编剧젽哪能养活自己?没有编制又没有死工资?因此,我还得不时客串几个小角色,所以我也得必须努力减肥塑形!”

      观众:“生活不易,大家总是⻜得更加努力!”

      编剧:“你这句说的好,不介意我把它写入我的剧本吧?”

      观众:“ No problem随你的便!”

      编剧:“多谢!我可真的会用哟!”

      观众:“望你自重,且行且珍惜!”茍

      编剧:“这句更好,我也会照抄!”

      观众:“我要是像你脸皮这么厚,我估计早成了!”

      编剧:“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曹操刘备的,厚黑多多本领常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观众:“呸……”

      ~~~

      小甜甜皇后:“妈的,这帮王八蛋的眼睛真毒!”

      编剧:“制片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小甜甜皇后:“气死老娘了,老娘只不过减了几天肥,体重稍微减了几斤,他们竟然说我们换了一个人演!”

      编剧:“我现在♘就去警告一下导演!”

      小甜甜皇后:“怎么了?!”

      编剧:“估计导演不小心对您的镜头里美颜值开的过大,所以造成了您的颜值在不同情节里有些改变!这是他的错,我一定让他好好认真修改拍摄的镜头的!”

      小甜甜皇后:“其实我觉得美颜可以开得再大些!”

      编剧:“可是……”

      小甜甜皇后:“只要可以把我拍得美,就是把我认成另外一个人,那又何妨!”

      编剧:“知道了,我这就去告诉导演和摄像,让他们双管齐下,保管将您拍摄的美轮美奂,就像是胖胖的英格丽特·嘉宝!”

      ㆔小甜甜皇后:“其实我长的更像大号的黑发LadyGaga!我的声音也很像,要不我给了来一段no,no,let……”

      编剧:“刚刚什么东西爆炸了,我㢹的耳朵怎么什么都听닁不见了?难道那个该死的小淼淼又唱歌了?早跟她说过唱歌的时候对嘴型就行了,千万不要真唱,那鬼哭狼嚎的真实吓人!”

      ~~~

      导演:“制片小甜甜大人可以继续说话,其他的闲杂人等不要再说话了!现在场景已经ᶡ换好,演员各就各位,我们继续拍摄下一场,大家准备action!”

      决~~~~~~~~~

      쒯(画外音:“哈哈哈哈,我又回来了!我又一次回到了这里,真是很高兴!不瞒大家,这一路走来,真的很艰难!为롫了得到我的位置,有人竟然给我下泻药!更有甚者,竟然还在马桶盖上弄了万年胶,把我粘在上面三天三夜!

      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在马桶上的三天三夜是多么痛苦的领悟!在这三天三夜里,我怀念过去思考ݹ人生,想着那个陷害我的人,她是一个女人。对了,就是刚刚的叫做小淼淼的那个女人,她可曾经是푱我的亲密爱人呀!要不然她如何会在我的马桶盖上弄上万年胶,因为那个马桶曾经是我们共同使用的呀!

      我的心快死了,我真的快死了!可是想到我还没有为묄我亲爱的观众简述接下来的故事梗概,我觉得我不能死!为了报答广大观众对我的喜爱,我不能自暴自弃不能死!即使我马上就要死亡,我也得忍着最后一口气,把我的本职工作做ầ完!

      我现在开始讲述接下来大家即将燝看见的情节,这段剧情相当重要,对于以后情节的发展和铺垫有相当重要的意义,请大家认真观看,千万不要错过~至于具体的情节内容是什么因为我也是大病初愈之后第一天来上班,确实是一无所知,所以也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您的,望您谅解!sorry啦……”)

      ~~~

      一朵金色莲花的幻影突然“砰”的一声,炸出万道金光,令人感觉不寒而栗!

      兟【皇宫养心殿】

      皇帝杨坚指着书案上放着一颗金色的莲子和一颗黑色的蘑菇,笑着说道:“帮主你看,书案上的两个东西都很珍贵,₲你猜猜看我到底应该先吃哪一个呢?”

      帮主满是羡慕的看着皇帝,低声说道:“要不我给你试试,看看那种更好!”

      皇帝笑道:“这可飦不行,这是太子和朕的命!”

      帮主迟疑的看着那两颗东西许久之后,才压地声音问道:“这东西真得可以让你和太子移魂换位?”

      皇帝答道:“是的,它们真的可以!当年我就是用这种方法,成为了你们的那个大哥李靖!”

      帮主满脸堆笑的看着皇帝,说道:“效果既然这么好,我真想试一下!”

      皇帝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叹道:“将来辛苦你了,替我好好的教训和照顾太子,希望他可以真正的长大成人!”

      帮主翻着白眼看着皇帝,嘲笑道:“说得跟遗言一样,好像你就要死了一样!”

      皇帝看着帮主,低声说道:“确实是跟死了差不多!毕竟我马上就要再次进入另外一个人的身体ꮤ,我有些不适应,还有一点点的紧张和害怕!”

      帮主怒道:“别扯了,你马上就会年轻力壮,生龙活虎!你装什么可怜!可怜的是太子!他马上的经历才是噩梦!今天他还是太子,明天醒来却成为了什么狗屁的高不升!他要是可以知道他将要面临的状况,他估计得立刻气死!要是太子是老子的话,老子就立刻自杀,也绝不遂了你这个老而不死的心愿!”

      皇帝呵呵的笑道:“你说的很对,我好像表演的悲伤有些过头了,毕竟我才是那个受益匪浅的人!”

      帮主转过身去,背对着皇帝,大声说道:“在这里真没有意思,我现在看见你就觉得很心烦,我好怀念我们兄弟当年的金戈铁马!我就先走一步了,弟妹已经做好了饭,我得回家吃饭了。”说罢,准备纵身飞起,却因为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角朝天。

      皇帝看着摔的鼻青脸肿的帮主,大笑着说道:“呵呵,朕忘了说了,地板上刚刚擦了桐油,稍微有些滑,起飞和降落的时候千万得小心些。”

      帮主慢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身子轻轻一晃,便消失不见了。

      皇帝笑道:“你着急回家吃个龟饭,你哪有老婆,你不是光棍了几十年了吗,你个龟儿子!气死朕了!”

      说罢,皇帝大声喝道:“没看见朕已经快要晕过去了吗?没看见朕要吃药吗?赶快给朕倒水!这么大的两颗药,也不怕把朕噎死!快点!”

      众太监伺候着皇帝吃药,躙皇帝吃药之后大叫三声:“好苦,好苦,好苦!”遂陷入深度昏迷,气若游丝,几近̛死亡。

      与此同ၘ时,养心殿密室里的太子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睿智和老练!

      틳 太子轻轻叹道:“年轻的感觉真好!儿子好好努力吧,为父只能给你做这么多了!呵呵,我杨坚又回来了!老子还有在战十八年,气死老子的那些龟儿子们……”

      导演:“咔!更换场景,演员赶快䋙休息一下,我们稍后继续拍摄下一场!”

      ~~~~~~~~~

      【幕后花ϑ絮】

      观众:“到底有几颗金色的莲子呀!”

      编剧:“金色的莲子那么珍贵,当然只有一颗!”

      逌观众:“为什么皇帝书案上还有一颗!”

      编剧:“这一颗还是舏太子吃的那一颗!”

      观众:“真的!”

      编剧帊:“当然!那个该死的道具只做了一颗,老子想多要一颗带回家当核桃盘都没有,所以这一颗就是那一颗!”

      观众:“可是我亲眼看见太子把这颗金莲吃了呀!”

      编剧:“妈的,赵总进入金莲姑娘房间的时候,里面可귘是还有导演和我,一共三个男人,她都能全身²而退,现在区区一个太子,如何能把她吃掉,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观众:“果然有理,佩服佩服:”

      ~~~

      编剧:“皇帝与太子神魂交换位置怎么连个特效都没有?”

      导演:“没钱!”

      编剧:“为了艺术,为了拍摄的效果,难道就不能想想不花钱到的办法?”

      导演:“没心情!”

      渀编剧:“为何?”

      导演:“这都拍了几天了,连个女演员都没有,晚上连个讨论剧本的机会都没有!这꬞让谁还有心情和有心思认真拍戏?”

      编剧:“兄弟不用着急,绝色美女马上就要出场!”

      导演:“如此甚好!各部门赶快结束手中工作,演员赶快各就各位,我们要立刻开始拍摄,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皇帝杨广刚刚成功变身,成为了他的儿子!这么扯淡的事情我是不会相信,您呢?估计也应该跟我一样,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过,您要是看来接下来的情节,您就会发现之前的这段剧情,情理上还是有说得通的地方!因为接下来,不但出现了奇怪的事情,会出现了非人的存在,这简直就是令人发指的鬼扯胡说!我们又不是看的《聊斋志异》,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救命呀,怎么还有鬼,还是女鬼,现在可是半夜三更,这不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吗……”)

      ~~~

      “铛铛铛铛”的钟声从清风山上的清风寺里传来,让人感觉心情舒畅沁人心脾……

      【清风寺方丈室】

      方丈ꝝ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女子,脸上没有任何吃惊,只是略带着微笑小声说道:“刢金莲再次扰动天机,有劳监事믕大人下临人㣠间了。”

      那个女子笑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不过我这次的机会好,可以直接嫁人。不像上次的那个监事,来的时候还只是个小baby,才半岁大,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咿呀学语,真是让人感觉可惜,白白浪费了十几年初来咋到的大好光阴!”

      方丈听完那个女子的话,连忙说道:“监事大人您说话你注昄意一下分寸,我们都是为了上面办事,都是为了大家的未来能有保障,哪有什ힰ么浪费不浪费一说!再说李瓶儿监事这些年斩妖除魔无数,很是辛苦,您在这里不能这么议论她!”

      那个女子笑道:“看来您与瓶儿姐姐的关系不浅呀,没看出来呀大师,您竟然也是怜香惜玉之人!要不您再进一步,离开这里,与瓶儿姐姐一起共享红尘的繁华?我替您蘀在这古寺里枯坐百年,帮你烧香拜佛,坐而悟道,何如?”

      方丈怒道:“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你在这些佛门禁地,议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也不怕惹上无妄之灾吗!”

      那个女子笑道:“你也是来自我们上界的,怎么还会说出这样可笑的话来!我们那里的人除了我们㪁自己,还会信仰什么,还会害怕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方丈叹道:“南无阿弥陀佛!姑娘说的不错,知道뼐了世界的本源和真相,也就无所谓害怕和信仰了!”

      女子笑道:“我在上面的时候就喜欢像大师您这样知识渊博的人,要不我们先在这里谈上三五年经书,好好联络一下感情,然后我们再携手处理人间的事情,岂不快哉!?”

      方丈看着面前的女子,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的心中只有我佛,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赶快办你的正事吧!”

      那个女子满脸笑意的说道:“对了,跟您聊的这么投机,我都忘了,我还有正事儿呢!那个人要护的人是谁?我壨来的太急,情报没太看全。”

      方丈低声回答道:“他现在叫高不举,等你见到他,他就成了高不升!他现在在京城,应该一年之内윶就会回到这里!”

      ㌩ 那个女子笑道:“上面的智库给的建议真是不着调,说解决这次金ௐ莲子事件最好的办法,竟然是让老娘嫁人!老娘现在结婚去了,终于可以结束老娘这几百年的黄花大闺女的身份了,真是一件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呀!”

      看着那个女子哈哈大笑着离开了方丈室,弄的方丈很是尴尬!

      方丈心道:“至于吗?不就是嫁给一个男人吗?将来有你吃苦的时候!呸呸呸呸,什么情情爱爱,什么卿卿我我,皆是断肠毒药!”

      那个女子又突然出现在方丈室,笑骂道:“过分了,ٱ单身狗一个,瞎说殒什么呢!刚刚走的太急,忘了问你那个高先生的详细地址了!”

      方丈怒道:“读心术是邪术!既然可以读心,为什么还要问地址뜄?”

      那个女子脸上满是笑容,低声说道:“$&¥¥!”

      方丈大声喝道:“说人活!听不懂!”

      那个女子笑着说道:“就是为了笑话你个单身狗!哈哈,我终于可以摆脱单身的日子了!”

      方㜭丈脸上的怒色渐去,看着那个女子认真的说道:“希望施主可以实现心中愿望吧!祝施主早日修成正果,完成您全部的心愿!”

      那个女子听了方丈的话,怒道:“你怎么说这么恶毒的话!修成正果的话,我还脱什么单!我在上界的时候,可是与释迦⦗摩尼老师傅住的隔壁,他的经历我可全知道!你想蒙我年轻不懂事儿,门儿都没有!”

      方丈双手合十,满脸慈悲的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那个女子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方丈你修佛这么多年,有这方面的要求也是很正常的,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些喜欢我,要不我与你把酒言欢,共述衷肠?”

      方丈面色更加平静,大声说道:“南无阿弥陀佛,我心中已有佛祖,容不下别人!”

      那个女子心道:“丢人了,自作多情了,好羞耻!”

      看着再次消失不见的女子,方丈露出了开心的笑! 䀁

      只是方丈没有察觉,一本书被刚刚的那个女子不小心掉在地上,书名赫然是《一个x头引发的血案》……

      导演:“咔!更换场景,演员赶快休息一下,我们稍后继续拍摄!”

      ~~~~~~~~~

      【幕后花絮】

      观众:“什么情况?隋朝的时候,为什么会有现代的网络小说,《一个x头引发的血案》!”

      编剧:“这是秘密,我下一次告诉你!”

      观众:“我问原因了吗?我只是想问书是哪里买的?我也是很喜欢这本书!”

      编剧:“自作多情了,还以为读者发现本书的暗线了,真是郁闷!”

      ~~~

      编剧:“兄弟怎么样?今天出现的这个够美女吗?够绝色吧?”

      导演:“哎!我对你感觉很失望!”

      编剧:“我又什么事情做错了?”

      导演:“你难道不知道凭我们的身份和地位,如何能驾驭了如此之绝色美女?我们估计就像你剧中的高不举一样,不过只是只癞蛤蟆,怎么会吃到天鹅肉?”

      编剧:“要不我先去探探路?”

      导演:“你出门看看门口停的那辆限量定制版劳斯莱斯幻影,我觉得你就会放弃心中的念头!”

      编剧:“哎!看来我们还得努力好多年,才能向x安全导演那样娶到那么出色的女子后,竟然还会惦记门外的野花!”

      导演:“好好努力工作吧,等你有实力轻松送出四十克拉的黄色钻戒,你再想刚刚的那个绝色吧!”

      编剧:“受教了,我会努力一下的,毕竟我们这行钱太好挣,遇到的巨富傻瓜也多,没准一不小心,吾便成为了亿万富翁!”

      导演:“不要乱讲什么实话,还是先踏踏实实的工作吧!现在场景已ᚄ经换好,演员各就各位,大家保持安静,我们拍摄继续,ac☝tion!”

      ~~~~~~~~~

      쎾(画外音:“一切事情都是有因有果,尤其是幼儿时期的教育,才真正决定一个人将来的走向!正所谓童年才能治愈一生,您幼年的遭遇,决定了您将来的成就……”)

      ~~~

      “天上的星星眨呀眨,地上的孩子想妈妈……”(歌曲《鲁冰花》的声音在空中不断的回荡!)

      【十年前,皇帝御书房】

      八岁的太子ͯ杨广,一边给皇帝研墨,一边小心的问道“父皇,我如果做了༗错事怎么办?”

      皇帝ꛚ头也没抬,还在看着手中的奏折,嘴里不紧不慢的说道:“皇帝的继承人就不应该有错事,凡事应该规规矩矩,认认真真的!”

      太子连忙解释道:“我的随身太监偷吃了我的东西,我让下面随便教训他一下,随知道他就被打死了!”

      皇帝听完太子的话,也不解释,只是严肃的说道:“上位者,一言一行,重如泰山。是你没有说清楚要惩罚的程度,所以下面的人难免办错!错不在你,而在他们!”

      太子着急的说道:“可是他只是偷吃了一个点心!”

      皇帝更加严肃的说道:“皇帝任何情况下不能错,错也不错!”

      太子低声说道:“可是他真的只是偷吃了一个点心!౱”

      皇帝将手中正批阅的奏折,使劲扔在太子的头上,大声吼ᰱ道:“滚出去,罚禁闭三日,好好的反省一下你的言行!”

      杨广궜被皇帝赶出书房门外,站在门口悄悄哭泣。

      这时候走到书房门外,正准备进去的将军李靖,连忙来到太子身边,低声问道:礪“太子殿下,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要哭泣?”

      太子低声啜泣⧼道:“我做了错事!”

      李靖微笑着说道:“做错了事,改了不就行了!

      太子的声音越来越低说좢道:“有人因为这件错事死了!”

      李靖连忙回答道:“那你的好好考虑一下,看看是你的责任还是因为其他人。”

      太子的哭声更大了,呢喃道:“事情因我而起,最后的结果却不受我的控制。”

      李靖听完太子的话,思索了很久,才郑重的说道:“你做事的时候,应该认真的考虑每一个细节,争取能掌控全局,尽量把错事最小化!”

      太子叹道:“可是如果我已经错到不可挽回呢!”

      李靖又是想了很久,才慢慢说道:“我的答案可能对你父皇是大不敬的!我如果是你爸爸的话,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事,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回来救你,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要为你负责!”

      太子“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惊起了满皇宫大院里的乌鸦,如没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串。

      同时那些乌鸦惊慌的不停的“嘎嘎”乱叫,惊得御书房中的皇帝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空无ભ一人的书房,呢喃道:“孩子,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的身份特殊,对你的提示如果太过详细,怕影响到你将来的发展呀!所以我只能按照后世史书记载你的生平轶事,告诉你作人的道理!让你还是成为原来的你,希望你将来不要怨我,你的父亲不要怨我,谁让他要偷懒去做山贼~所以我也只能按他原来的轨迹,当他这个大隋帝国的皇帝,大家偷懒一起偷,真正的皇帝都不急,我这个冒牌货又能怎么着呢?谁怕谁……”

      导演:“咔!澑今天的拍摄结束,大家收工回家,我们明天一早继续拍摄!”

      ~~~~~~~~~

      【幕后花絮】

      导演:“兄弟,你这节的情节可不行!”

      编剧:“什么情况?你哪里又不满意了?”

      导演:“你写的这些情节,我至少在一百部电影中看到过!大家只要看到开头,用屁股也会想到结尾是什么!你写的这些心灵鸡汤,太过面熟,味道寡淡㥓的我都想吐了!更何况现在的观众,每天都趴在互联网上,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如何能蒙混的过去!”鶀

      编剧:“我其实这是一种比较传统的创作手法!”

      导演:“呵呵!”

      编剧:“我剧中的笑料是在重复中产生的!这是我们这些学院派参考古希腊的喜剧大师爱思特刘思的创作手法,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具体映射的运用!总而言之,即使是言而简之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导演:“说人话!”

      编剧:“我不过随便找了一篇网上的文옒章粘贴过来,修改了一下人名,只花了不到五分钟便写好了!这样的写作方式我经常运用,我简直就可以说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导演:“你做人怎么能这么恬不知耻,这样的事情你也能得意的到处宣扬?”凷

      编剧:“市场决定价值!千字两毛钱也就是这样子的东西了,你还想要什么可以传诵千古的文章?呸,想得美!”

      ~~~

      导演:“兄弟你这集《삨风雨欲来》,里面内容晦涩,云山雾绕,有些跳戏呀!”

      䟏 编剧:“我这不是为了我们剧组着想吗?为了将来的可能拍摄的第二季,以及三四五六七八季,所以我才费劲脑汁的给里面增加宏大的主题!”

      ᫸ 导演:“你真是这么考虑的?”

      编剧:“为了做到这一点,我可是往里面加了宫斗夺嫡,家国天下,父子相残,妻妾争锋,仙侠玄幻等等,总之是各种妖魔鬼怪大家齐上阵,争取来一锅乱炖杂烩。我坚信这么做了以后,必然可以满足有着各种不同需求读者的阅读要求!”

      导演:“我怕观众坚持不到这集结束就弃剧了,毕竟我们的观众群体还시很年轻,有耐心的人不多!就像现在的短视频一样,能坚持看上两三分钟的以上的,已经是忍耐力很强的超级观众了!”

      编剧:“我已经尽力了,其实本剧的每一集都是一个完整的小故事。大家可以从任何一集看,都不会影响大家的收看,都会让大家能看懂!”

      导演:“说好的长篇剧情呢?怎么又成了这个倒霉样子!完蛋了,老子这了情景喜剧的贼船了!苍天呀,大地母亲呀,我可是一个相当有追求有理想的导演呀,这都是为什么呀!让我每次都会陷入这万劫不复的境地!”

      编剧:“最近市场不景气,有戏拍就不错了,还装什么清高,挑三拣四的有意思吗?呸,小心我去制片那里告你的黑状!”

      导演:“对不起,我喝多了,说的都是胡话!千万不要淘汰我,现在的行情不好,这份工作对我很重ꉯ要!”

      编剧:“放心,我一向是帮理不帮亲的正直青年,我一定会把你说的话完完全全的告诉制片,让你嫌弃老子写的文章!”

      导演ꭠ:“贱人!”

      编剧:“不,应该是见人如斯!”

      导演:“不是应该是见我如斯吗?”

      编剧:“每天操心的事情太多,又把名字搞混了,真퇌是丢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