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幻情>

      另一边,朱允炆和朱雄英分别之后便直輙接去寻了自个儿母后,吕氏。

      吕氏是朱标的继妃,在正妃常遇春之女常氏生朱允熥빹难产去世后便开始协理东宫事务至今。

      ⤓ 别看现在的吕氏虽说只是个继妃,但在东宫却也是极有话语权的。

      “母亲,母亲...”

      팪 朱允炆在朱雄英兄弟面前像个受气包一般,见了自个儿母后后孩子的天性立即彰显无疑。द

      屰吕氏看到这个将来能做自己靠山的儿子撰满是疼爱,招呼到自己身边,亲切问道:“跑这么快作甚,瞧着一脑门汗。”

      朱允炆逗弄了一下摇篮上吐泡泡的妹妹ꋍ,回道:“皇祖父找了个叫⮁陈恪的给皇祖母治病,治完后又来东宫厨房给皇祖母炖了汤,朱允熥嘴馋也想吃,⾙陈恪便做荞了个炸酱面,母亲,那面可好吃了,等下次儿子给母亲带来。”

      㠹鬐 朱允炆懂事,吕氏自是欣慰,뎴抚摸着朱允炆的脑袋,问道:“别老▻像朱允熥那般冒冒失失的,你皇祖父喜欢如你父亲和你大哥那般沉稳的,对了,你大哥他们现在滚去何处夤了?”

      对吕氏的这个问题,朱允炆没有任何防备回道:“他们吃完后又去个皇祖父和父亲送了。”

      话音才落,吕̖氏一巴掌拍在了朱允炆脑袋上嗔怪,骂道:“蠢,他们去送휥你怎不去?这个时候去送饭,那就是仁孝,即便狫你皇祖父和父亲眼中没你,可你若是不出现,你皇祖父和你父亲便记ꙓ着了,将来你还怎么战胜朱雄英和朱᫶允熥。”

      吕氏的教训让朱允炆大쟠为委屈,眼泪兮兮地道:“我不敢,皇祖父因皇祖母的病心情一直不好,我怕皇祖父责骂。” 㕤

      瞅着这样的儿子,吕氏恨铁不成钢掏出手绢擦干ᕛ了朱允炆的眼泪,叮嘱道:“责骂几句又能如何?你终究是朱家꓾子孙,你若不㱱想将来如你那些叔叔们早早被分藩出去⃧再也见不到娘就必须壮嶌着胆子往你皇祖父跟前凑,明白吗?”

      不过四岁的朱允炆根本就不清楚分藩意味的是什땱么䙵,对吕氏严肃地叮嘱只能是茫然点头⩺,回道:“娘,儿子知道了。”

      ඡ朱允炆认错迅速但在吕氏的认知里还远远不够。

      所谓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若想能被这个皇祖父青睐就必须从生活当中ᓬ的点滴小事做起。 怊

      今日虽说只是没及时送풱面最微小的一个事情,但累积ꌜ起来也是能够毁掉一个人的人设的。

      “你说你皇祖父找到为你皇祖母瞧病的賴人了,对吧?”

      未等朱允炆糁回应,吕氏便随之拉起朱允炆的手,道:“走,娘带起你看看你皇祖母去,自从你皇祖母生病已是许久不曾瞧过了吧。”Ź

      朱允炆这个时候还敢说什么,自是吕氏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很快,吕氏一路打听出现ࡰ在了马皇后房间外面。

      马皇后身体本就虚弱着,醒来没多久便᮪又睡了过去。

      穈老朱抓着马皇后的手,就那么静静坐在马皇后床边盯着马皇后看。

      陈恪经历了一整日生与死的考验累得不行,直接找了把椅子靠着墙打起盹来。

      就在这刻个时候,李德喜刻意压低的声音从外獹面传了进来。

      “陛下,陛下...”

      ꮰ 喊了几声,老朱瞧了一眼床榻上的马皇后并未被打扰到,这才起身没好气챻地走ꧾ至了床边,不耐烦쁨地询问蟘道:“何事?”켐

      Ϩ

      老朱出言,没等李德喜慑的声音再次响起,吕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儹“陛下,允炆听说有个神医治好母后的病了,想来看看母赅后,那孩子胆小又不敢自己来,儿媳便带他过来了。”

      老朱这也是担心李仿德喜寻他会有重要的事情才会询问㤿,若早知晓只마是这个定然是不会多做搭理的。

      听到吕氏的声音,老朱态度并没好到哪里去,道:“该让你们看的时候自会让你们看,回吧。”

      为了ʕ保证马皇后能够顺利痊愈,在马皇后醒了之痜后,朱标都被赶回去了,又如냣何会让朱允細炆进来。 㻀

      “皇祖父,那孙儿回去了。”

      不知朱允炆是自个儿想起还是吕氏在后面督促,反正一句得体的回复也算是中规中矩婔。

      槏对朱允炆的靤这㎍句应答,老朱也没再做回应。

      等了许久,没等到任何波澜,李德喜满是먌为难开口道:“太子妃娘娘,奴婢没说假话,陈恪给皇后娘娘賎割了根什么盲肠,说是七日之内不准探∝视,就连陛下进去也得换衣洁面洗手。”

      李德喜没说假话,吕氏却是不信。

      当然并不ヸ是不信李德喜,而是不信陈恪,满脸的뻟不屑,道:“倒是从未从未听过如此治࢑病之法豇。”

      李德喜뢳不做多言,微微一笑道:“陛下找遍了褒天下有些特殊本事的郎中,皆无人能治皇펚后娘娘,好不容易有יּ个有办法治的,自然是好的,可若是骗子줴,陛下也定会把他碎尸万段的,太子妃娘娘,回吧,到时候皇后娘娘痊愈了自然会召见的。”

      吕氏只为给自家儿子搞个仁孝的名声,ꮒ至于是否能探视到马皇后,马皇后又盷是否能够痊愈并非最辉重要的。

      李德喜出빎言,吕氏倒是笑意吟ᡟ吟回道:“想来㶎倒是不会有如此胆大胆包天之人,好了,那李公公忙吧,等母后痊愈我再带允炆过来。”

      吕氏离开,老朱重新走至马皇后身旁坐下。

      两眼心无旁骛,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马皇后身上。

      瞧着老朱现在的心思还还㰯没都专注到马皇后身上,陈恪适⟒时开口道:“陛酕下,草民给皇后娘娘炖的汤应当差不多了,草民去瞧瞧,之后草民便쟰不过来了,时长出进不利于皇后娘娘的康复,皇后娘娘这里若有问题的话,陛下再遣人喊草民过来吧。”

      也许是陈恪的手术对马ႉ皇后有了轻微的作用,这次老朱竟没加质疑便把陈恪放了回去。

      陈恪出来便直奔东宫而去。

      鲈鱼汤也炖了快两个时辰了,应当也快差不多了。

      湖鱦先前那炸酱面没来得及让丁大力好뀖生尝尝,这个鲈鱼汤自是不能訏再放过了。

      诜 陈恪仿佛已经看到丁餎大力在被啪啪打脸了。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