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屏app下在线

      一路飞奔回纹身店,老廖的闽南之行只好作罢。

      “妹的,真是晦气,一出门就碰到这邪门的走脚。”老廖往沙发上一倒,吐槽道。

      丢“其实......也没那躜么邪门吧,듥人家只是赶着尸体回家而已。这都算邪门,那我这天天摆弄阴魂的揦岂不是更邪门?”

      老廖抬眼看了我一眼,嘴巴里发出“啧啧”릪的声音:“你有没ﳿ有听说过湘西三邪?”

      “什么意思?”

       “赶尸、蛊术、落花洞女。”老廖似乎对我的一窍不通有点无语,也不再解释,躺倒就睡。

      “赶尸、蛊术我都懂,落花洞女是什么?”

      并没有得到老廖任何回应。ꕱ

      “切,捯有什么好得意的삯,今天还不是被人家赶尸匠吓得掉头就ッ跑。”我也不再理他,打着哈欠就走进了卧室。

      只是当时我没注意到老廖的手中紧紧握着那个小荷包,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䤳

      一夜无话,我打着喷嚏醒飩来,这广东的鬼天气真是奇怪,前一天还热的令人出汗,才过了一晚就好像彻底进入了深ଜ秋,气峐温有些发酚凉了。

       꿌早上联系了一下小祁,没想到这蛇盘牡丹的阳绣效果如此之好,就算没有上色,她ﱯ也愈发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吃喝依旧,但一晚上竟然瘦了4斤。

      ꯛ令我最为惊讶的是,这么冷的天,她醒㖙来竟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难道这阴阳绣还能帮人梦中减肥不成。如劺果㒦真有这个效果,恐怕我以后专门给人减肥都能大赚特赚,毕竟现在的都市女性花个几万块减肥对她们来说可是洒洒水的䳐事斏情。

      本来是商量好三天之后来上色的,谁知道小祁发现了这纹身的好处之后,着急着把图案赶紧做出来,说下午就来店里上色。想着早点做完早点结账,我倒是十分乐意她下午㿸能来。

      “那说好了쇂啊,我做完ꈃ这场直播就来找你。”小祁语气十分兴奋。甄

      挂上电话,出于好奇我也酔打开了ꐶ她的直播ﰟ间,只见小祁穿着一身蛋糕裙,头发盘在脑后,一副邻家小㊐妹的打扮,ၢ只是这200斤的邻家小妹属实有些违和。试想一下200斤的女孩子穿着jk跳到你的身上大喊欧尼酱,想必无论是谁都会心中发寒吧ꤟ。

      “观众宝宝们,今天我们挑战的∕是,15桶炸鸡套餐哦~这里有甜辣的、芥末的、酱油的、孜然的......基羢本上市面上的大部分㗔口味小祁都买回来啦!”

      “给主播똒刷点礼物鼓励鼓励吧~”

      鮖 随后就是疯狂的进食和撕咬炸鸡㲿的画面,场面一度令人有뒖些反胃。倒不是食物的品相不好,而是这小祁的动作太过夸张,仿佛是饿死鬼投胎一样疯狂地撕咬着炸鸡的皮肉,锁骨上露出的小蛇眼睛露出了点点微弱的黑色光芒。

      䱇“看来这没有上色的纹身还是有些㪫缺陷的,得赶紧軡把这图案做完ή才行。”我暗暗思索着。

      “啊,感谢榜一大哥送的火箭,爱你哟~”

      总的来说,这直播的效果还算不错,虽然小祁的身材实属肥胖,但是面容还是姣好型的,椑与那狼吞虎咽的画面形成了极캏大꛳的反差。

      弹幕上疯狂刷着抃“看把孩子饿的닆,都半个小⥳时没吃饭了”、“看的我拿起身旁的火腿肠就啃了起来”......短短两个多小时,收了不少礼物,小祁也一歡脸满足的和观众告别、下播。

      퐊 我拿过一片吐司面包也咀嚼起来,好家伙,这吃播还真脊的能让人胃口大开,看着看着就饿了。崓

      ⎨ 老廖走出来,伸着懒腰,“吃啥呢,津津有味的?”

      “十五桶炸鸡套餐哦哦尼酱。”

      “噗,疯了么,你等会我打120。”老廖一幅被雷倒的表情。

      我也不理会他的嘻嘻哈哈,쿽开始着手准备起蛇盘牡丹┽的染料来,好在这图案的颜色不算难配,也就一梇青一寓红两种䒶配色。

      “张老板~”

      随着一身嗲里嗲气的声丸响,㞕一道厚重的黑影闪进了店里。

      “我出去晃晃,有抖事打我电话。”老廖见状又想溜,我一把将他抓✴了回来,按在沙发上。

      “你今天哪也别想去,好兄弟就是要同甘共苦。”我恶狠狠地说着。

      㯡 小祁瞪了老廖一眼,便在纹床上躺了下来,我拿出红绿脸红肿染料准备上色。她⒵身上的图案处仍略有红肿,这时上色恐怕会影响图案的美观,此时的小ↄ祁哪管得了这么多,不停催促着让我完成刺青图案。

      岏不一会,这图案就算完成了,鲜红的牡丹花瓣,翠绿的青色腾ㄅ蛇缠绕交错,一幅极其鲜艳的图案绽放在她宽厚的锁骨下方。

      “纹好了,你自己也要保持一些运动,不能完全寄托于阴阳绣的力量。”

      “知道了知道了,来签协议吧,签完就把钱付给你。”小祁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纸协议来。

      䶢我随意翻看了这张纸,上面无非是写着如果图案未产生븥效果则我要赔偿精神损失之类的閰,这我倒是不怕她,毕竟图案的效果通ᴑ过日常直播的录像完全显而易见,随即我便在ڏ协议上签上了名字。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小祁突然捂住耠了自己的鼻子。“好臭啊。鵐”

      “老廖,你特么是不是又没洗脚。”

      “不会吧,我这么爱干净쾊的人。”说罢老廖便抬脚去闻,䁹“呕,其实也还好,不算很臭。”

      我慢慢察觉了这气味的不对劲,一股腥鼀臭,似泥土腐烂的味道逐渐蔓延开来,我看向门外,一个穿着黑色长衫,头戴草编斗笠的怪人正站立在门口,全身上下遮挡严实,只露出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

      “湘西赶랜尸匠!”我用眼神暗示了一下老廖,他也心领神会ᘒ,双手向自己的背包里摸去덍。

      Ɓ“喂,哪来的臭要饭的!”小祁冲着那赶尸匠怒骥声喊着。

      㓈 那人也不答话,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铃铛,开始摇晃起来,老廖赶忙走上前挡在小祁的面前。

      “这位同行쒅,在下白云观祖庭道人,有何指教?”

      Վ“嗯?”仿佛听见了那标赶尸匠发出了疑惑的声音,随ꔥ即他侧身一步,让开了大괒门。

      “小祁,你先回去,我有别的业务要做。钱你回去转我支付宝就行。”我赶忙将小祁推出了딯门。

      “哪퓶位是阴阳绣传人?”斗笠下传来沙哑的声音,㲆阴冷至极。

      ﰺ “ሑ有什么事吗?”我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一步。

      ﹩ “我要你䚶,帮我找一个人。”那人取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了自己的面容,脸上ꃕ显露出一道极为닕恐怖的疤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